第二日,明景山醒在了她的前面。

    还是第一次见她熟睡的模样。

    婴儿般白皙光滑的皮肤,小巧的鼻梁,精致恬淡的眉眼。

    明景山将视线停在她的唇上,才发现是一片红肿。

    他脾气的确不好,但还从没这么粗暴的对待过哪一个女人,自然,那些女人都是主动凑上来还来不及,哪里会给他强迫的机会。

    而且,他竟然还动手打了她。

    想到这里,明景山才想起来自己也是挨了一巴掌的,先前心里浮现的些许愧疚顿时烟消云散。

    他冷哼了一声,自床上起了身,极快的穿好了衣袍,便出了房间。

    听到甩门的声音响起,午爰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一日,天气晴的格外的明朗。

    白记茶楼四字招牌在晨光的照耀散发着暖色。

    一对主仆渐渐走近。

    茶楼里的小二笑眯眯地迎了上来,作揖道:“北堂小姐来了。”

    北堂雪颔首道:“泠泠人呢?”

    “在二楼等着北堂小姐呢,小的带您上去!”

    这茶楼是白家的产业,她们平素有事没事便会在此聚上一聚,喝一喝茶,这楼中的掌柜和小厮们一来二去的也都熟识了起来。

    “有劳了。”

    白泠泠提前几天便让人去北堂府递了帖子了约,程序倒是正式。

    也让北堂雪隐隐觉得,不止是喝喝茶这么简单。

    “阿雪来啦——”白泠泠面带笑意的站起了身,亲昵的拉着北堂雪坐了去。

    小二关门行了出去,白泠泠又屏退了伺候的丫鬟。

    她抬手为北堂雪倒茶,边道:“这是武夷山岩茶,是我令她们从府里专门带过来的,你尝一尝。”

    北堂雪微微一怔,武夷山岩茶?

    是中国十大名茶之首,素有“溪边奇茗冠天,武夷仙人自古栽”之赞誉,品具“岩骨花香”,香气馥郁,且此茶只有在武夷山这种环境才养的起来,而王城距离武夷山极远,来回路程水路山路加一起少说要两个月,茶叶矜贵,要时刻保持干燥,运送途中往往因天气和必走水路的弊端,最后能保留来的完好茶叶少之又少。

    故在这个交通不甚发达的时空里,素有千金难求一说。

    白泠泠将茶盏推到她面前,脸上的笑容在茶雾的衬托显得越发。。。可疑。

    北堂雪眼角一跳,脑海中徒然跳出了一句话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犹豫了一会儿,北堂雪终是开口问道:“你该不是。。。捅了什么大篓子吧?”

    “。。。 。。。”白泠泠见她脸色慎重。一时觉得不知该如何言语。

    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知该如何开口,言辞还没能成功的组织起来,脸倒是越来越红。

    这时传来了叩门的声音。

    北堂雪这才移开目光,起了身去开门。

    竟是史红药。

    “阿雪,你也在——”史红药笑盈盈地道,却挨了北堂雪一记冷眼相待。

    史红药稍楞之后便反应了过来,北堂雪这应是在气她那日诓骗了她去跟史行云见面。

    见北堂雪转了身,史红药陪着笑追了上去,坐在她的身侧,耐心地解释道:“其实这事开始我也是觉得不妥的。可我娘她一个劲儿的。。。你也知道,咱们做儿女的,哪里有拗得过父母的。我也是不得已。。。”

    北堂雪抱臂斜睨着她道,“真的?”

    史红药重重地点头,将头上的银钗都震得直晃荡,神色严肃地道:“真的!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接来的一刻钟里,史红药绘声绘色的将史夫人逼迫她的过程讲解的清清楚楚。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她娘亲身上,为自己造就了一个被迫签订丧国辱权的可怜形象,最后几乎更是要声泪俱的跟北堂雪忏悔。

    她爆发性的演技让北堂雪和白泠泠为之震撼。

    唯恐她再继续去,北堂雪只得表了态道:“好了,我原谅你了——”

    史红药大松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是冷脸热心。才不会真的气我!”

    北堂雪嘁了一声,呷了一口茶道,“少来了。不为例——次若再敢这样,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

    史红药绉媚地一笑,“我记了。”

    北堂雪看她一眼,觉得史红药今日也大有不同。

    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 欢喜。

    白泠泠此际也将情绪酝酿的差不多了,看着北堂雪和史红药二人道:“今日将你们约出来。是有件事情要同你们说。”

    史红药抬眼看她,“什么事情。还神秘兮兮的。”

    “。。。我是想着你们迟早也要知道的,倒不如我事先跟你们说一说,免得到时你们又埋怨我瞒着你们——”白泠泠自打开始说这句话,便将眼睛定在了茶盏上,嘴角含着遮不住的笑意。

    北堂雪见状,嘴角不由一抽,“你该不是要告诉我们。。。你要成亲了?”

    “咳咳,咳咳咳!”正喝着茶的史红药闻言猛地咳嗽了起来,脸色憋得涨红。

    白泠泠轻轻摇头。

    史红药顺过气儿来,这才道:“我就说怎么可能这么突然——不过话说回来,究竟是什么事情?”

    “我是要定亲了——”

    “什么?!”史红药和北堂雪齐齐地出声。

    白泠泠娇羞地点头,“是真的。”

    “是谁?我们可认识?”北堂雪率先反应了过来。

    白泠泠摇头,一提到他,眼睛中便开始闪着点点光芒,“他刚回王城,是五年前高中的榜眼,后来去了武夷县做知县,这些年立了不少功劳——他黎家又世代为官,在朝中有些人脉,今年打春,接到了吏部的文书回京任职。”

    五年前便高中了榜眼?

    北堂雪忽然想起范进中举的事情来,不由的不对这个还未谋面的黎公子的年纪持以观望的态度。

    而史红药接来的话便打消了她的观望。

    “黎家?莫不是那个太常寺卿黎恃均的次子——就是那个传闻四岁能读四书五经,年仅十五岁一举中了榜眼的黎秋明?”

    白泠泠与有荣焉地点头,“恩。。。”

    十五岁便中了榜眼。。。北堂雪不禁咋舌。

    “一回城便急着定亲,你们该不是早就。。。”史红药坏笑着揶揄道。

    白泠泠倒也没闪躲,大方的就承认了,“我们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当年他去武夷的时候,便立誓言,定会回来娶我为妻。”

    北堂雪忽然就想起了那日在丁香楼中。白泠泠红着脸匆匆离去的情形,想来,当时应该就是得了黎秋明这位昔日竹马回京的消息吧。

    青梅竹马,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能结为连理,更是天赐。

    史红药越听越起劲,觉得难得有一次调侃白泠泠的机会,“什么时候将人带出来给我们瞧一瞧?好让我们开一开眼,看一看昔日传说中的神童,究竟是什么模样!”

    白泠泠假笑了一声。不怀好意地看着史红药到:“说到这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来,昨日在护城河畔我瞧见有人泛舟,那穿着湖蓝色儿衣裳的。怎么瞧着那么像你?”

    “你定是眼花了!”史红药急急地辨解道,一句话便让北堂雪产生了一种想将她的脑袋撬开看一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的冲动,只听史红药唯恐她们不信似的,又补上了一句,“我怎会同马琼一起泛舟!”

    “哈哈哈。。哈哈。。。”白泠泠一怔。随后大笑了起来。

    北堂雪忍笑道,“我想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不打自招了。。。”

    史红药顿觉大窘,恨不得多长出一张嘴来解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我的意思是说,我昨日的确是去泛舟了。还看到,还看到马琼了——我是怕你们误会才补上那句话!”

    “哦。。。”白泠泠了然的点头,看向北堂雪道:“我也觉着应当不会。阿雪你还记得咱们那次去鸿运楼,不还瞧见他身边儿带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来的吗?”

    “自然记得!”北堂雪一副谈的兴起的模样,煽风点火地道:“话说回来那位姑娘生的当真是花容月貌,端是叫人过目难忘——马琼也到了成家的年纪了。。。 说不定昨日你看到的那同他泛舟的女子就是那日鸿运楼的那一位。”

    “怎会!?昨日同他泛舟的分明是我才对!”史红药顿时爆发了起来,“他当真带了貌美的女子去鸿运楼吗。那姑娘姓甚名谁,我认识不认识?”

    她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像是要跟那位姑娘拼命一般,光是这副神情,便足以让二人敲定了心中的猜想。

    史红药见北堂雪二人饶有兴味的看着自己,急道:“你们倒是说话啊——”

    白泠泠颔首而笑,“你认得。”

    北堂雪喝了口茶,补充道:“就是马琼的胞妹,好像是叫马晴。”

    史红药脸色几变。

    反应过来之后,她才羞愤交加地道:“好啊你们!竟敢诓我!”

    “谁诓你了,分明是你自己醋意大发,没搞清楚是谁便大吼大叫。。。”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们。。。。。。”史红药被她们一唱一和的话给堵得哑口无言。

    见她俩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瞧着她,史红药心一横,咬牙道:“没错!我的确是看上马琼了,怎么着吧!”

    北堂雪二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来。

    笑归笑,北堂雪还是觉得这个问题值得细谈,心知史红药的性子,她开口劝道:“我们能怎么着你——倒是你,还遮遮掩掩的放不架子来,你若真的有意,可别再对人家冷言冷语的了,不然一不留神说不准就被旁人抢了去了。”

    史红药闻言颇有微词,“可我,我堂堂一个礼部尚书的千金,难不成还要追在他的屁股后头?再者说了,他都还没任何表态。。。”

    “怎没表态了?”白泠泠瞥她一眼,“你这是当局者迷,我同马琼也算是发小了,他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依照他那古板的性子,能同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去泛舟,那心思还用多说吗?”

    史红药眼中闪过一抹光亮,“此话当真?”

    白泠泠即刻拍了胸脯保证,“那是当然!”

    史红药眼睛微眯,开始在心里暗自构思了起来。

    这一日,北堂天漠一大早便进了宫。

    待他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暗。

    北堂雪在饭厅里等了他整整有一个时辰还尚且有余。

    北堂天漠听闻,衣服来不及换,径直去了饭厅。

    他一进饭厅,果见北堂雪坐在那里,似乎在想什么想出了神,眉眼间有些忧色。

    北堂天漠无奈地摇头,走近道:“早上不是同你说不必等爹了吗?”

    北堂雪闻声猛然回神,忙地起了身,“爹,您回来了。”

    北堂天漠微一颔首,就着身后的棕木椅坐了来。

    “爹,怎么样了?”北堂雪的手指绞着绣着青色藤蔓的衣袖,出声问道,声音谨慎而又急切。

    即使北堂天漠不说,她也知他进宫是去找了谁,为了什么事。

    北堂天漠担心的,也正是她所担心的。

    虽然她不相信慕冬真的会放弃国公岛的军士们,但是,事关北堂烨,她真的无法放心来。

    “你放心。”北堂天漠安慰了她这么一句,便道:“好了,你且回房歇息吧,时辰也不早了。”

    北堂雪闻言却无法放心来。

    她意识的皱眉,望着北堂天漠道:“爹,究竟如何了——”

    北堂天漠见她紧张的神情,笑道:“好了,爹都告诉你没事了,难道连爹的话你也都不信了吗?”

    “那殿他,是怎么说的?”

    北堂天漠见她一副不打破沙锅问到底就不能安心的架势,半是无奈地笑了两声,“殿说了,粮草不日便会运送到国公岛,且秦将军也会带兵相助。”

    北堂雪闻言大松了一口气,但又总觉得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慕冬为什么非要等到现在才做出决定来,且至今为止还仍然是不漏风声。也没给国公岛半点准信,这不是明摆着在熬人吗?

    只怕国公岛上如今已是人心惶惶了吧?

    举棋不定根本不像是他的作风。

    且他应当知道,拖得越久便对战事越发的不利。

    北堂雪眼光微闪,难道——他是在等什么吗。。。 。。。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