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当你什么好心情出来赏花。%D7%CF%D3%C4%B8%F3”史红药走的远了,慕冬这才开口同北堂雪说了第一句话。

    北堂雪闻言不由想撇嘴。

    这话说得好像是她借着赏花的名义来找范明砾的茬一样——

    “臣女是有心赏花,却有人不想成全。”她滋味莫辩的说了一句,顿了顿,便礼道:“不打扰陛赏景了。臣女告退。”

    慕冬瞧了她一眼,没有言语。

    只是在北堂雪经过他身侧之际,极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

    北堂雪不由一瞪眼。

    却听慕冬再平静不过的声音说道:“一起赏如何。”

    “。。。 。。。”

    显然,她的回答根本不重要,慕冬自拉了她的手提了步子。

    光萼和争香互看了一眼,眼里都是带笑。刚想跟过去却被那便衣宦官拦住,道:“嗳——我说二位姐姐,你们看那边儿的红梅开的那样好。不去观赏一番岂不白来一趟?”

    光萼怔了怔,方领会到他的意思,是不想她们跟去打搅二人,会意地一笑。“公公所言极是。”

    大许是慕冬过于有威慑力的缘故,二人所经之处竟是难寻半个人影,以至于让北堂雪觉得这清波馆里头现是不是只有他们二人了。

    “怨我方才没替你出气?”

    北堂雪闻言仰头看他一眼,摇摇头道:“没有。”

    的确是没有,在那种情况,总不好真的将范明砾如何,且这事本来就算不得什么。委实谈不上什么出气不出气。

    若真要说出气的话,他方才罚了齐瑞珠也算是间接的给范明砾提醒了。

    慕冬见她表情不似撒谎,便又问道:“那又为何这张脸色。”

    “。。。 。。。”

    北堂雪默然了半晌,终究还是摇了头。

    这件小事她本不会放在心上——可偏偏在提醒着她什么。

    现在还没开始怎样呢,就隐隐露出了你争我斗的苗头了,一个范明砾或许还不足为惧,可若是一百个又该如何?

    还没进宫尚且如此,那以后的宫中生活想必更是热闹非常。

    若说这些日子来她尚且因慕冬是那句承诺而抱有犹豫的心思,那么现在则是觉得有一桶冷水将她泼醒了。

    他身为帝王,怎么可能呢——

    也深知他身不由已,能做到如此已是难得,更知道不该将自己的情绪迁怒到他身上去,可终究还是欢愉不起来。

    慕冬见她执意不肯说,也不再多问。

    转而提起了另外一桩事来。

    “三个月后汴州之行,你若不怕吃苦,便带你同去。”

    北堂雪闻言错愕交加。

    “汴州?”

    “嗯。”

    三个月后去汴州。。。 。。。

    北堂雪沉思了一会儿,明白了其中因由。

    汴州是属卫国边疆临近大漠,现这个情形慕冬去汴州,是有些御驾亲征的意味。

    可为何要带她同去?

    是,不放心留她一人在王城之中吗——

    若真如此,那他先前如此强势的‘逼’她应入宫一事,是否也是为此事做好铺垫——是想为她先安上一个可以同他一起离京的名分?

    想到这确实是他的作风,北堂雪不自觉弯起了嘴角。

    原来,他这样为自己设身处地的想过。

    只是,不说罢了。

    她猜的却也没错,慕冬本就不放心她一人留在城中,主要是因为那来自巫谷的父子二人,再者就是今日这件看似不起眼的小风波,事情虽小,但难保次不会演变成大祸。

    若说之前他还在犹豫将北堂雪带去汴州是否会有危险的话。那么经过此事他这种犹豫便烟消云散了。

    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将她放在身边,才最安全。

    才能让他安心。

    见北堂雪没搭腔,他想到这小东西的想法和行事素来与别人不同,难保她不会拒绝,便又加上了一句:“汴州事先建有行宫,你若去了也吃不得什么苦。”

    北堂雪闻言心中更有感动。

    这些日子。她夜夜不得安眠。

    家,没了家人就不再能称之为家。

    若慕冬再一走,她在这城中就再没了可依赖之人,而她的牵挂便又会增多一分。

    能陪在他身边,总好过每日每夜惴惴不安的等待消息。

    想到此处。她就暗暗握紧了他的手,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坚定地道:“听说汴州的荒漠很美,我早就想去瞧一瞧了。”

    既有他在,她为何不去——再苦也要去。

    一阵风卷起,三五片白梅花瓣自枝上落。在二人眼前打着旋落。

    慕冬嘴角含笑。

    **

    打清波馆出来之后,北堂雪并未急着回府去,而是带着两个丫鬟去东街逛了一逛。首饰胭脂水粉铺也都看了几家,显得兴致不错。

    光萼和争香在后头窃笑着私语,大致是在说还是皇上有办法,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竟让这些日子来一直消消沉沉的小姐给哄得开窍了云云。

    待主仆几人回到北堂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暗,只因积雪映光的缘故,倒不是一片如洗的漆黑。

    堆心因脚上今日没跟出来,但一天到晚脑子也愣是没闲着,自打北堂雪今日出门后她眼皮子就一直跳,横想竖想的都觉得那范明砾请北堂雪去赏花大有嫌疑。

    又迟迟不见北堂雪回来,更是担心的不得了。一整日连饭也没吃上几口,斗艳倒没像她这样,反而是对堆心没事瞎操心的认知又更深了一步。

    故而等北堂雪毫发无损的回来之时,堆心那副大感庆幸,恨不得双手合十念上十来句菩萨保佑的夸张表情也就不难接受了。

    被伺候着沐浴更衣躺在了床上之后,北堂雪睡了个难得的安稳觉。

    同一时刻的凉州,正飘洒着鹅毛大雪。

    虽已值深夜,但多数人还是无法放松来。

    因早在十日前,因谈判不合的缘故,两军已经操戈。

    虽说两方势均力敌,北堂家军绝无可能一时半刻就攻入城内,可只要一想到城外百里之处有数十万大军安营扎寨,正在筹谋着如何破城,凉州军民都皆都惶惶不可终日。

    更夫打更的声音徒然响起在空旷的巷子中。

    已是夜半三更天了。

    允亲王府里亦有人尚未入眠。

    “我要见王爷。”女子清冷的声音响起,带着不可查的恨意。

    守在前殿的其中一名侍卫冷冷瞥了她一眼,纵然眼前的人是貌可倾城,但这个时候他显然是没心思去欣赏。

    “王妃还是请回吧。”

    女子身后的婢女闻言不由就皱了眉,眉眼五官并不陌生,正是明水浣的贴身丫鬟,陪嫁过来的灵茜。

    她上前垂首道:“这殿外寒重,主子不如先回房歇息。。。明日再来寻王爷便是了。”

    “不。”明水浣冷冷吐出一个字眼。

    自从她嫁到允亲王府来,说的好听是个王妃,可实际上却连个人都不如——

    人还可出府走动,而她却被攸允软禁在王府里,半步也出不去!

    这次攸允退守凉州显是兵败,可她的父兄竟没跟着一同过来,有关明家的消息人们更是缄口不言,一问三不知。

    她试着问过攸允几次皆被他厉色打断,再然后,便对她避而不见。

    这叫她如何能不多想,如何能安心!

    现在的生活与她当初所料想的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她开始怀疑,她当初的决定是不是真的错了。。。

    雪还在,随着夜色的加重,空气中的冷意更甚。

    明水浣的身影被琉璃方灯的灯光映的很长,却越发显得单薄了起来。

    正对着攸允寝殿的重楼之上,仍有一位女子静立,凭栏而望。

    王府里的人丫鬟们也都已习惯了她每夜如此,也都是见怪不怪了。

    只是,她脸上的神情再不似往日的冷然无波。

    这个细微的变化,要从十日前说起。

    那一日两军交战,血光溅百里。。。 。。。

    “明日,出去走一走吧小姐。”

    良久,有丫鬟从楼中行了出来,望着漫天扬无声的落雪,站在她身后轻声地说道。

    女子没有做声,也不知是有没有听到。

    又听那丫鬟说道:“小姐是不是极爱茶花?”

    近身伺候的她自然清楚,瓷瓶上描绘的水墨图,锦被和床帐上头绣着的花样——无一不是它。

    若非极爱茶花,当不会如此。

    女子眼神微闪,片刻之后终也点了头。

    脑海中凭空就闪过一个清朗的声音:“半年之后我再带你来看便是——若是十二月份过来,会落雪,景色更好。”

    可,却终究也没机会去看上一眼。

    “那便是了。”丫鬟见她点头,展开一个清浅的笑,道:“小姐兴许还不知,今年的茶花已早早开了,城外的百岁山上当是开的最好的。”

    女子眼眸微动。

    眼前忽然掠过一道黑影。

    那丫鬟未觉察到异样,见女子没有作答,也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嘴,就道:“夜太深了,小姐该回房歇息了。。。”

    女子若有所思又伫立了片刻,便转身去了楼中。

    楼中统共也只有三个丫鬟。只因她们的主子不喜人多。

    侍候着女子更了衣之后,近身的那位丫鬟也退出了内室,了楼去。

    一时间,偌大的重楼之中,寂静无比。只她一人。

    自从来到凉州之后,她日渐孤僻,就寝之时只要听得半点动静便会被惊醒。故攸允了令,入夜之后便不许任何人靠近这钥雪楼。

    辗转了半柱香的时间,她合衣坐起。

    总觉得心绪无法安宁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须臾,只听楼外隐约传来了噪杂的声音。

    听急乱的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在靠近着钥雪楼。

    “。。。 。。。”

    “快,分头去追!”

    “去那边看看!”

    “快!”

    她闻声迅速地起了身。拿起披身的裘衣穿好便往外间走去。

    可还没来得及踏出内间。只觉面前闪过一阵冷风。霎时间面前就多出了一个黑衣蒙面人来。

    她身形一震,惶然地后退了几步,“你是什么人!为何深夜潜入王府!”

    黑衣人却似比她更加震惊,直直地看着她。

    “。。。是我。”

    女子闻言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神色错综难辨。

    略一回神之后,她眼中即刻染上了一层恨色,冷声道:“你竟还敢过来!”

    “你听我解释——”

    他话音未落。便听得有人登楼而上的脚步音。

    声音停在门外。

    十来个身上带着寒气的王府侍卫立在门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不敢伸手敲门。

    这楼中住着的小姐,可是被王爷捧在手心里的人,甚少出来,故他们也没有见过是何模样,可据说性子古怪的紧,喜怒无常的。

    府里的人都是对这钥雪楼敬而远之。

    若非今日追踪可疑的黑衣人至此,王爷又了严令必须将人活捉,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上来。

    领头的终究还是领头的,见无人敢上前,暗自壮了壮胆,伸手叩响了房门。

    “林小姐可已歇?”

    众人等了好大会儿,也不见有人作答。

    那侍卫头领复又叩了几,再次开口问道:“林小姐可在房中?”

    房内总算是有了动静。

    却只冷冷清清的两个字:“何事。”

    端听这声音,就不是位好商量的主儿。

    “回小姐,方才见有刺客朝着钥雪楼过来,卑职忧心小姐的安危,故带人前来查看。”

    他这话说的倒也好听。

    却听房内传来一声冷笑,道:“那可真是有劳各位深夜跑这一趟了,我一直在房中并未见有什么刺客,还请到别处搜寻。”

    “。。。可确实有人亲眼看到那刺客是朝着此处过来了。”那头领硬着头皮道:“小姐可方便开门让属进去查看一番,这刺客轻功极好,说不准趁小姐不备已潜入了房中,届时伤到了小姐就大事不妙了。”

    “刺客我是没瞧见,倒是见着了一群不知规矩的奴才。”

    女子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却自带着一股讽意。

    “属不敢。。。 。。。属也只是为了小姐的安全着想——”

    “我房里有没有刺客我自己不清楚吗!”见他执意坚持,那声音终也带了怒气,“都给我去!”

    一干侍卫闻言不由面色为难。

    犹豫之,那侍卫头领才面色僵硬的道了句:“是,属告退。”

    转头对一侧的侍卫低声吩咐道:“将此事禀告王爷。”

    一行人这才齐齐地了楼去。

    “别以为我是在帮你,我只是想亲手为我爹爹报仇!”待那些人一退,璐璐便抓起了梳妆台上的一支金钗,朝着他刺去。

    蒙面人只得躲开,皱眉道:“林叔的死与我无干,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肯信!”

    正是北堂烨的声音。

    他今日潜入允亲王府,本是为了打探囚禁北堂天漠之处,不料被人发现,见这楼中无人本欲由此离开。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许久未见,他本是有很多话要跟她说——

    可她张口就是报仇!

    “我亲眼所见,你要我怎么信你!”璐璐红了眼睛,纵然这么久以来都是冷冰冰的模样,可一见到他总也无法再冷静的伪装。“我那次便对你说过,若再相见定要亲手为我爹爹报仇!”

    “林叔的死我已调查清楚,种种证据都证明攸允才是凶手!”

    “你胡说八道!”她怎能相信。这全天仅剩的一个对她好的人,会是杀害她爹爹的真凶!

    “事到如今我又为何骗你!”北堂烨见她如此信任维护攸允,口气也不禁变得冷硬,见她又挥着钗刺来,眼中是浓厚的失望。

    “信不信由你!”北堂烨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虽然我不知道攸允到底为何杀害林叔,但把你继续留在他身边我绝不放心。跟我走!”

    璐璐闻言冷笑了声。边挣开他的手边道:“荒谬。我为什么要跟你走!今晚我就要杀了你为爹爹报仇雪恨!”

    “你就这么恨我?”北堂烨见她百般听不进他的话,满心满口都是要杀了他,一时间觉得抽心的痛。

    “没错!”璐璐咬着牙答道,趁他失神之际将手抽了出来。

    举起手中的金钗就朝着他的心口刺去!

    尖锐的钗头穿过衣料没入血肉的声音响起。

    北堂烨身子一颤。

    璐璐表情随之僵住,颤颤地将钗抽离。

    殷红的血聚成一颗颗的血珠,从钗尖滴落在她脚。

    依照他的身手,明明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躲开。。。 。。。

    她怔怔的抬起头。却见他满眼的不可置信和失望。

    北堂烨定定的看着她,心口一阵阵滔天的寒意蔓延。

    她竟真的对他得了手——

    “砰砰砰!”

    就在此时,有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璐璐心头一跳,手中的钗也惊的掉落在地。

    “璐璐——”自房外传来的是攸允的声音,“可歇了?”

    “没,还没。。。”璐璐惊慌失措的答着,余光撇开半开的窗子,眼中闪过挣扎之色。

    “听说有刺客靠近了钥雪楼,你没事吧?”

    “我没事——”璐璐平复着声音,“允哥哥回去歇着吧。”

    她话音刚落,却听推门的声音响起。

    璐璐瞳孔一紧。

    须臾,攸允已大步行了进来,见璐璐立在帘边,脸色有些发白,忙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可是见到那刺客了?”

    璐璐刚想摇头,却见攸允已欠身捡起了那只掉落的金钗。

    她顿时一慌——怎忘了这个东西还在!

    “哪里来的血?”攸允眯眼看着钗上的血迹,即刻变了脸色,皱眉道:“那刺客果真来过?”

    璐璐强定了心神,点点头道:“方才侍卫一楼,就有一个黑衣男子闯了进来。。。本想要挟持我,我情急之用钗伤了他。。。他受了伤就仓皇的逃走了——”

    攸允将她略显慌乱的脸色看在眼中,问道:“可曾看清他的样貌?”

    璐璐闻言忙摇头:“不曾,用面巾遮着脸,根本看不清长相。。。”

    “那你如何得知他一定就是位男子?”

    “。。。我是见他身形魁梧猜想应不是女子。”璐璐还算冷静的应答,手心却已冒起了汗来,她本就不怎么擅长撒谎,更何况面前的人还是攸允。

    见攸允盯着自己看,她不由心生虚,为掩饰慌乱,就伸手指向外室朝南的一扇窗,道:“就是从那里逃走的,现在应还没逃远,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攸允闻言稍顿,后就点了点头。

    朝着外面吩咐道:“印轩,沿着南苑继续派人去追!”

    外头即刻就传来男子浑厚的声音应答道:“属领命!”

    攸允安抚了璐璐几句交待她安心歇息,又留了十多个武功精湛的贴身侍卫留保护她,才离了钥雪楼去。

    璐璐几步奔到东窗旁,伸手推开了一扇雕木窗。

    窗外是一片梅林,在隆冬之日显得格外萧条,大雪压盖之更显苍凉。

    出了这片梅林,就安全了。

    可他的伤。。。。。。

    她暗自咬唇,却没能遏制的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她痛恨自己的懦弱和心软,更痛恨自己这颗不听使唤的心。

    在这些日日夜夜里,她曾问过自己无数次,如果再见面是不是真的能对他毫不留情,每次她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为什么 。。。”

    望着窗苍苍白雪,她喃喃自问。

    **

    翌日一早,凉州西城门前立着的两个守卫神色疲懒。

    近日来凉州警戒有加,但凡出入都须得严查更得逐一登记姓名,可是将这些守卫们给折腾坏了,虽是麻烦但也不得不照办,若是除了纰漏后果还得他们来担。

    好在这西城门比不得东城门的稽查严密,由此出入的百姓也甚少。

    “你说这鬼天气,前几年旱的要死一滴雨雪也没瞧着,今年旱灾解了,它倒个没完没了了——”其中一名守卫揉了揉冻得通红的鼻子,见雪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喃喃地埋怨道。

    自打入冬之后凉州便没见过太阳,雨刚停就开始起大雪,至今已是第四天了。

    二人有一茬没一茬的说着,不多时便见有一辆马车自城内缓缓地驶了过来。

    马车碾过轮的积雪,留两道长长的车辙印。

    赶车的马夫是个四十岁上的男人,浓眉大眼长须看着有几分凶悍,衣着也不寒酸。看着应是大户人家的车夫。

    近了城门,车夫在那守卫的示意勒住了马。

    “哪个府里的?车里头坐的什么人,要去哪儿啊?”守卫依照惯例地开口发问。

    那马夫却答也不答。只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映着寒光的手牌来。

    是王府的令牌。

    守卫一愣之后便忙地躬身,换就了一副惶恐的神色。道:“这位爷好走。”

    待那马车行的远了些,那守卫才一脸好奇的说道,“你说这车里坐的是王府里的哪一位主子?”

    “那谁知道——这么一大早的,也不知去城西做什么。”

    正如那丫鬟所言,百岁山上的茶花开的最好。

    大雪也丝毫不掩它的芬芳馥郁。

    “小姐您看,那是白茶花——”

    丫鬟行在身披暖裘的女子身侧替她撑着伞,伸手朝着西南角的方向指去。

    是一片同雪融为了一体的白山茶花。

    “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女子举目望去,低喃道。

    有些东西,随着时间变得淡了。

    有些东西,随着时间却变得更为深刻。

    稍一碰触。便会占据心海,让人防不胜防。

    “别跟来。”

    女子轻声吩咐,朝着那片白茶花海而去。

    **

    凉州百里之外,有人望雪而立。

    营帐内几名副将武侯和军师围炉而坐,商讨着作战方案。

    这必是一场持久性的苦战。众人来时便已做好了准备。

    正事谈罢,一名武侯伸手指了指帐外,道:“将军的伤还未好,就这样淋雪恐怕对伤势恢复不利啊。”

    “想必还是在忧心丞相的安危。”年长些的一位副将沉沉地说道,“自古以来。忠孝难两全啊!”

    那一日谈判,在场的几人都知道,攸允开出的条件是什么。

    可以放了北堂天漠,但北堂烨必须交出兵符并立誓将北堂家军归入他的麾——

    北堂烨自是不会同意。

    “纵然让丞相抉择,定然也是不愿见北堂家军落入攸允之手的——将军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身处这个位置,太多的时候都是不能依心而行。

    “经过此事,将军心性却是大见沉稳了。”

    众人闻言只能长长地叹着气。

    帐外,北堂烨面无表情的负手而立。

    当夜他逃出允亲王府回到营地之后,整整昏迷了一整夜的时间,据军医称,那伤口正中心口的位置,不偏不倚。

    若再救治的晚一些,只怕能否保住性命都是未知之数。

    即使这次勉强医好了,日后也会留心痛不定时发作的后遗。

    然而这种后遗又怎仅仅是身体上的痛。

    纵然他知道她对自己有误解,但却不知她竟是恨他恨到了如此地步,恨不得真的亲手将他置之死地。

    他竟还傻傻的想要带她离开!

    “如果你今日还能侥幸活命的话,那日后就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想起她最后那句恨意满满的话,他就觉得自己这么久来的坚持是根本没有必要的。

    “外面风大,将军还是进去坐着吧,再过一刻便该换药了。”白须的军医上前来叮嘱道。

    北堂烨闻言颔首,方转身进了营帐。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