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她怀着满心的欢喜回王城。Zi幽阁.ZIyouge.

    四个月后在城门前,她觉得整个人都被失望和彷徨所淹没。似乎,再也没了以后可言。

    而半年后,她坐在这里安静的回想,觉得现在,似乎也没她想象中的那么难熬。

    只是,心口的位置缺了一大块。

    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填不进去。

    半月前,她来到了骆家。距离她离开巫谷,刚巧是半年的时间。

    “啪!”

    一声脆响响在她头顶,北堂雪瞪着眼回头。

    骆阳煦收回手来,似乎刚才敲北堂雪的人不是他一般,他眸中含着清冽的笑,道:“走,去后塘凿冰钓鱼去。”

    “不去,外头那么冷。”

    北堂雪想也不想便摇头道。

    外面,还在着雪。

    骆阳煦似乎也没打算理会她的意见,径直将人从椅上拉了起来。

    。。。。。。

    “这回可别说我没告诉你放鱼饵——”骆阳煦坐在亭中手持着鱼竿,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北堂雪将鱼竿别在了石栏上,一副不敬业的模样,闻言转头瞪向他。

    却见他脸色有些白。

    “不然咱们改日天晴好了来钓吧,你这样,没关系吗?”

    骆阳煦目光仍旧定在垂鱼线的冰洞处,扬起嘴角一笑。

    “说你外行吧,冰钓就得挑天冷的时候,天一晴冰都化去了,还有什么乐子。”

    北堂雪闻言皱眉,“可你的身体——”

    骆阳煦打断她的话,“别成日把我的身体挂在嘴边,说的我好像真的活不成了一样。”

    “……我哪里是哪个意思。”北堂雪低低地说道,担忧地看了他一眼,见他面上仍旧是笑,便转回了目光去。

    拿起了鱼竿,也聚精会神地钓了起来。

    “倘若我真的活不成了,那更得及时行乐才行。”

    好半晌,骆阳煦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瞎说什么呢!”北堂雪虎了他一眼,“别打着这个旗号来给自己的放荡寻借口啊。”

    “放荡?”骆阳煦转头看向她,“我还真想就放荡一回。”

    北堂雪不以为意,嘁了一声,忽觉手一阵晃动。

    她眼睛一亮,喜道:“好像上钩了!”

    骆阳煦便教她该如何收杆。

    半个时辰来。北堂雪竟也钓了三只上来。

    “原来钓鱼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枯燥。”北堂雪大有成就感地感慨了句。

    骆阳煦已钓满了一小木桶,见她这么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不由失笑。

    “有些东西就是如此,你不亲自去尝试永远不会明白其中的滋味好坏与否。”

    亭外鹅毛大雪纷扬而。落在冰面上,化去七分。留的三分凝在冰上像是一层白霜。

    “就像是,你不尝试着放,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难以放。”骆阳煦将目光放得有些悠远,“北堂雪,放他吧。试一试。”

    北堂雪面色微凝。

    直到鱼儿挣脱了鱼钩逃走,她才猛然回神。

    骆阳煦似叹了一口气,极轻。漾在冷冽的空气中,不留痕迹。

    。。。。。。。

    连续五六日来,天色终于放晴。

    北堂雪推着北堂天漠走在后花园的甬道上,北堂烨负手走在一侧。

    三人面上都带着浅笑。

    一家人呆在一起。曾经,这是个不可实现的奢望。

    “我后天回王城。”北堂烨开口说道,看了北堂雪一眼。

    北堂天漠点头,“是该回去了,别耽搁了公事。王御医说了我这毒要全部清除,少说也还要五年的光景,以后若是抽不开身,便不必过来了。”

    北堂烨闻言假笑了声,道:“好么。现在开始赶我了?往年也不见您这么说——这可真是有了女儿就不要儿子了啊!”

    北堂雪在一旁煽风点火,“没错,你是该走了,我跟爹这么久没见,哪儿有你说话的份,你还是早早回王城去吧!”

    “你这丫头,变脸比翻书还快!几年没见这挑拨离间的坏习惯怎还没改?”北堂烨佯怒道,伸手便要去敲北堂雪的脑袋。

    北堂天漠背后像是长了眼一样,伸手把他的手挥去,“我闺女我都舍不得打,你这臭小子哪儿来的资格动手动脚!滚一边儿去!”

    北堂烨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拉着哭腔说道:“爹!您偏心偏的是不是有点儿太明显了啊?”

    北堂天漠一瞪眼,拿出了以往的架子来:“老子就是偏心,你不服?”

    “服服服!”北堂烨忍着笑道:“我哪儿敢不服您呐!”

    北堂雪哈哈地笑开。

    一抬头,却见松尾跑了过来,一脸急色。

    “怎么了?急急忙忙地作何?”

    “方才骆大哥教我算账的时候……忽然又咳血了!”松尾边跑边道:“我这正要去请苗大夫!”

    几人神色一震。

    北堂天漠即刻道:“快去看看!”

    。。。。。。。。。

    大将军王大半生金戈铁马,晚年却失了独子,这个独子仅仅留了一个儿子,便就是骆阳煦了。

    骆阳煦三岁之时,父母便双双惨死,是被仇家暗害,年幼的骆阳煦也险些因此丧命,勉强保住一条命,却落了个不治的后疾。

    大将军王也是因为此事而提出了卸官回乡。

    别看骆阳煦起初接触时看似健朗,实则也是个自小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

    一般的大户人家普遍都爱养花弄草,以彰显风雅之情,而骆家闻名的不是花园,而是一座药园。

    各种稀有的药材应有尽有,即便是不适宜当地气候的,也都养的好好的,消耗的财力物力数不胜数。

    然而纵然如此,也无法根除骆阳煦的病。

    听罢北堂天漠说的这些话,北堂雪略有些出神。

    “起初以为是能医好的,这些年来也很有起色,可不知怎么,自从三年前他王城一行,回来之后便莫名加重了许多,药石无效……”

    她耳边回响着骆老爷子这句沉沉的话来。

    骆老爷子这半生都将心思搁在了骆阳煦的身体上,现在,他能用上了“药石无效”四个字……这意思,已经再明确不过了。

    骆阳煦连续昏迷了三天三夜。

    他醒来的时候,看到北堂雪坐在桌边,正单手支着颌发呆。

    他嘴角溢出一丝虚弱的笑。

    睁开眼睛便能看到她,真好。

    他从没想过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竟会让他觉得如此满足。

    “在想些什么……”

    北堂雪闻言蓦然转回了头来,见他醒了,脸上顿时现出笑意来。“你觉得如何?可有哪里不舒服?”

    骆阳煦轻轻摇头。

    “睡了一觉,觉得很好。”

    北堂雪听他这轻描淡写的语气。忽然觉得鼻子发酸。

    “什么叫睡了一觉,你可知你这一觉……”余的话,她再也说不出口。

    骆阳煦又笑,眼睛都弯了起来,问她,“你怕我就这么死了?”

    这个人,总是能以这么轻松的口气来谈论生死。

    北堂雪压心口泛起的情绪。道:“你可没这么容易死!”

    “为何?”骆阳煦挑眉看她。

    “因为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像你这种祸害中的祸害,命硬着呢。”

    “哈哈哈……”骆阳煦赞同的点头。

    。。。。。。

    骆阳煦清醒过来的第二日。北堂烨便要上路回王城了。

    骆老爷子和北堂雪,北堂天漠将他送出了骆府。

    “可有什么事情要我传达吗?”随从替北堂烨牵来了马,北堂烨倒没急着上马,看向北堂雪问道。

    北堂雪摇了摇头。

    北堂烨看了她好一会儿,适才也只是叹了口气。翻身上马。

    “等一等。”北堂雪忽然叫住他,几步走到他身边,抬头看向他道:“别告诉他。”

    “为什么?”北堂烨皱眉,“你真的打算一辈子不回王城?”

    他了解北堂雪,知道她根本放不。

    北堂雪摇摇头。“如果要说,我想亲口告诉他。如果不必说,那为何还要打扰别人。”

    这三年来,即便没有她,他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吗?娶妃生子,君临天。

    或许,她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重要。

    他的生命里,有她没她,也并无太大的区别。

    是她把自己设想的太不可或缺。

    北堂烨静默了片刻,终也点了头。

    将北堂烨送走之后,北堂雪推着北堂天漠回了院子。

    “爹知道你性子倔,但很多事情,若是错失过去,便是一辈子了。”北堂天漠语重心长地说道。

    北堂雪倒茶的动作未有停顿,只问道:“错失有时不是世人能控制得的,若是已经错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呢?”

    “你确定真的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吗?”

    北堂雪不语。

    北堂天漠叹了口气,道:“若真的再无可能,那便舍吧。为了一个认定了再不可能有结果的人诸多劳心,委实不值得。爹可不想见你一直这样去——”

    北堂雪轻轻点头:“我知道……”

    。。。。。。。。。。。。。。

    也许是在巫谷里待得久了,北堂雪觉得,今年的除夕格外的热闹。

    骆府上张灯结彩,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色。

    “爷爷,您教我的我都背熟了,家训也抄完了,今晚可以出去看焰火了吧!”松尾一身宝蓝色缎袍,身量似又长高了不少,眉目间带着笑问道。

    十日前,骆老爷子办了场热热闹闹的认亲仪式。可是在广阳城中炸开了锅,成了一桩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事情。

    骆老爷子思虑周全,对外宣称松尾是他失散在外的旁支后代,将人认回族谱,改名骆松帷。

    松尾是同骆阳煦,还有骆老爷子十分投机,很得骆老爷子青眼,时常将人逗得开怀大笑,骆老爷子一生识人无数,看人精准,又是个做事极风风火火的,所以当骆阳煦将这事提出来的时候,骆老爷子当场便拍案定了。

    松尾失去了至亲之人,现能有这么一个家,北堂雪自然乐见其成。

    今晚除夕,广阳是也有场焰火大会,而这场焰火大会的筹办者,则是有着广阳一方之主之称的骆家了。

    一行人用罢了晚食,带了几个随从便出了府。

    一场热闹无比,璀璨绝伦的焰火大会北堂雪似没看进去多少。

    果然,心里装着事情,眼里便就看不进东西。

    松尾推着北堂天漠并着骆老爷子几个人行在前头,多数人都识得骆老爷子,对他都是既尊重又仰慕,故在这喧闹拥挤的环境中,总有人自觉的给他们让着道儿。

    骆阳煦今日的脸色看起来尚可,也不知是不是被这绚丽的焰火给染就了颜色。

    “真的不打算回去吗?”

    北堂雪不知该怎么回答,扯开了话题,道:“怎么,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

    “我哪里舍得赶你走,我昨日还梦见你成了我骆家的媳妇儿呢……”他转过来头看着北堂雪,黑耀的眼瞳中注满了笑意,却没有以往的轻浮。

    北堂雪被他眼中的认真盯住,略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假笑了两声,开着玩笑道:“我可不敢嫁你,否则只怕要被你们广阳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组队给暗杀了。”

    骆阳煦却不笑,似没听到她的话一般,大约是走了十多步的时间,他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我好好的,我想娶你为妻。”

    话语很平静,口气很淡,却平白让人觉得有些揪心。

    北堂雪一怔,抬眼看向骆阳煦,却见他正仰头看着绽放在夜空的焰火。

    几束不同颜色的烟火轰然绽放,将他的眸子照耀的烨烨生辉,像是有无数颗星辰在闪烁,带着不甘与无奈,藏着世间所有的温暖与薄凉。

    北堂雪忽然觉得,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双眼睛。

    紧接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情绪荡漾在心口,窝心极了。

    她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所有的措辞似乎都派不上用场,她只是觉得……分明不应该这样的。

    “骆阳煦,我……”

    骆阳煦忽然收回了视线来,伸手挡在她唇边,道:“我随口一说你别当真,纵然我好好的你也不会嫁我。你该知道我不乐意见你同情我。”

    “谁要同情你了,我又没说要嫁你。”

    “那最好了。”骆阳煦将手拿开,勾唇一笑,提步走在了前面。

    笑意在渐渐的消退。

    他只是怕,她真的说出了口,他便无法拒绝了。

    他真的不敢确定……

    即便明知是同情,他也不敢确定。

    轮回更迭,不过也就一场烟花,何苦再牵扯他人。

    也罢,也罢……

    自打从除夕夜之后,骆阳煦的身子每况愈。

    骆家上被一种无声无形的哀落笼罩。

    “今日不喝药。”

    骆阳煦笑望着端药进来的北堂雪,说道。

    “不行。”北堂雪将药放到他床头的矮几上,没商量的地道。

    丫鬟行了进来,先是对着骆阳煦一行礼,后便跪坐在床的蓝底儿暗红团花厚毯上,将药碗端了过来。

    骆阳煦对那丫鬟摆了摆手,“我不喝。”

    丫鬟求救一般地看向北堂雪。

    “不喝药怎么行,这药每天一服,断不可停。”北堂雪皱眉看向他,“必须喝。”

    骆阳煦望着她,好大一会儿才道:“我可以喝,但你需答应我两个条件。”

    这人,喝药还讲起条件来了!

    北堂雪瞪他一眼,很想直截了当地告诉他,爱喝不喝,关我屁事!

    可她心知如今骆阳煦的身子经不起半分玩笑……

    想着,她心中便徒然地一紧。

    “你先喝药,喝完再说。”

    “不行,你先答应。”

    北堂雪无奈地叹了口气,妥协道:“我答应总可以了吧。”

    “那你还站着做什么?”

    北堂雪一愣,不解地看向倚在床头的骆阳煦。

    骆阳煦扬唇一笑,“第一件事就是喂我喝药,来——”

    他拍了拍床沿的位置。

    北堂雪翻了个白眼,只得从那丫鬟手中接过药碗。

    小丫鬟起身一礼,便退至了屏风外。

    北堂雪拿调羹在碗中搅了一搅。便是一股浓郁的药味扑面,她意识地一皱眉。

    在巫谷那三年里,她可真是喝药喝的怕了,现在一闻到药味儿简直就觉得头皮发麻。

    她将勺送到骆阳煦嘴边,却见他没有张嘴的意思,就静静地盯着她看,眼里含着一成不变的浅笑。

    “大少爷,喝药了。”

    北堂雪拉长了腔调道。

    骆阳煦适才配合地张了嘴。任由北堂雪一勺一勺地将药喂完。

    北堂雪忙端起手肘小案边半温的茶水,送到他嘴边。

    “快簌一簌口。”

    骆阳煦摇摇头。

    “不苦?”北堂雪皱着一张脸问道,那苦不堪言的味道,她可清楚着呢。

    “你喂的药怎么会苦。”

    。。。。。。。。。。。。。。

    女子身披玄色连帽斗篷,手中提着一盏六角萤灯,橙红色的灯光随着她的走动微微摇曳着。

    她举目望去,借着月色可看见这山中种有不尽相同的花树。修筑的平整的甬道相接,多处设有凉亭,景观石灯沿路而修。

    “可真是财大气粗……”

    北堂雪咕哝了一句。

    连一座山也能纳入自家庭院供以玩赏,她想除了骆家之外,应当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月光并着灯火将四周照的明亮,她吹熄了手中的灯,朝着不远处的一座亭阁行去。

    近了才发现。这亭阁是被一条蜿蜒的溪流环绕在中间,溪水极浅却绵延不绝,通往亭阶的路,由三块凹凸的黑石落于溪水中,供人踩踏进亭。

    “怎现在才过来。”

    亭中有人轻声问道,声音似同溪流之音混为了一体,清响悦耳。

    北堂雪看他一眼,踩着黑石进了亭中,方埋怨道:“你只说来后山赏梨花,可这后山这样大。我足足找了半个时辰才寻到这里来。”

    骆阳煦轻笑了两声,“那是你笨,这后山虽大,但只有此处有梨林,现梨花开的这样好,站在远处一眼不瞧见了么?”

    北堂雪刚想还嘴,却见他连件氅衣都没穿,一身锦袍显得格外单薄。她即刻皱了眉道:“你怎衣服也不知披一件?等明日见了太阳咱们再来赏这梨花也不迟,夜里风大,还是回去吧。”

    骆阳煦正煮着酒,闻言抬头看她。“人家都说梅花雪,梨花月,赏梨花,自然要在月看才更好。”

    北堂雪刚想再劝,却听他抢在前头说道:“我今日觉着还好,不必担心,喝杯酒身子自然就暖了,快坐。”

    北堂雪闻言看向他,微微一诧。

    骆阳煦的精神竟是许久未见过的好,脸色康润,除却脸颊稍显清瘦,看来是完全不像一个重病缠身之人。

    北堂雪却高兴不起来,心底一股惧意油然而生。

    她不傻,她知道容面焕发不该是一个重病之人该有的正常模样……

    “骆阳煦,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这可是你答应我的第二件事情,我好歹还是个病者,你这么堂而皇之的变卦食言可不厚道。”说着,他指了指身侧的位置,道:“快坐,赏花吃酒,可是人生一大乐事,活着,便要及时行乐。”

    北堂雪近乎僵硬地坐了来。

    骆阳煦斟满了两杯酒。

    “这是梨花酿。”

    北堂雪闻言将酒盏捧起,轻尝了一口。

    入口芬香清淡,入嗓甘醇微辣,入腑则荡出了一股暖暖的热,传至四肢。

    “岁月催人老,不改梨花期。”

    骆阳煦一饮而尽,单手搭在身后的亭栏上,含笑望着环亭梨花。

    一簇簇雪白的梨花挂在枝头,如团团云絮,在月色泄着如玉的色彩,花枝随风轻动,被吹落的梨花瓣打着旋儿落入溪中,随溪水流动,洁白的花瓣闪着淡芒,如不慎掉入溪水中的星子。

    磬香随风飘入亭中,跟梨花酿的香味相接为一体。

    北堂雪略微有些失神,看着他的眼睛,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骆阳煦。”

    “嗯?”

    “不要走,好不好?”她声音满是不安。

    “如果你让我抱一抱,我就不走。”骆阳煦没个正经地答道。

    忽然。便觉胸前多了一份温暖。

    他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住。

    北堂雪斜靠在他胸口,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许走。”

    “好。”骆阳煦伸手环住她,“看在你主动投怀送抱的份上,我不走。”

    北堂雪鼻子一酸,望着云锦般铺天盖地的梨花,视线逐渐变得氤氲。

    “我替你做了个决定。”

    骆阳煦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微有些沙哑。

    北堂雪尽量克制着声音里的哽咽,问道:“什么决定?”

    “一个可以让你重新选择一次的决定。”

    北堂雪听得迷糊。却没有了再问去的打算。

    因为她已经克制不住自己过于颤抖的声音了,她担心一开口便会把气氛烘托得悲切起来。

    “谢谢你还活着。”骆阳煦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弱,“谢谢你,陪我看梨花。”

    北堂雪的眼泪终于一如断了线的珍珠,滑落不止。

    她似乎能清晰的感觉到,靠着的这个胸膛,温度在逐渐的减退。

    半晌再听不得骆阳煦开口。

    周遭寂静的只有溪流的潺潺之音。

    北堂雪不敢抬头。

    她再顾不得过于颤抖的声音是否会破坏气氛。似试探般的问道:“你很喜欢梨花吗?”

    她声音放得很轻,怕惊吓到什么一样。

    她屏息等待着。

    直到她觉得所有坚持的意识都快崩塌之时,方听骆阳煦低低的声音问道:“你呢,喜欢吗?”

    再听到他的声音,北堂雪的泪水流的更凶了。

    他还在……

    “我不喜欢。”北堂雪答道。

    至少现在,一点也不喜欢。

    她向来不认为自己迷信,但她此刻却觉得这梨花白的刺眼。

    梨花中又有个跟“离”字同音的字。

    骆阳煦就笑了声。

    好大会儿他才道:“我也。不喜欢……”

    北堂雪唇边显现出一个带着颤意的笑,道:“既然你也不喜欢,那次,我们可以去看梅花,去看桃花,去看桂花……”

    没听他应答,她心里一慌,忙又道:“这些你也都不喜欢?那我们可以去看茶花,海棠,紫荆花……好不好?”

    然而。却迟迟没有等到回答。

    环在她肩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滑落。

    她手中握着的半杯酒,尚温。

    手心却一片冰凉。

    一阵山风吹来,梨枝攒动,数不清的梨花瓣卷落纷扬,铺天盖地一般……

    “骆阳煦,梨花雨了……”

    。。。。。。。。。。。。。。。。。。。。。。。

    。。。。。。。。。。。。。。。。。。。。。。。。。。。

    一场春雨洒落。

    不再似往年北堂雪记忆里的模样,春日里的雨总是朦朦胧胧的细雨。雾水一般。

    这场春雨,出奇的磅礴。

    从昨夜开始便没消停过片刻。

    身着白色襦裙无任何花纹装饰的女子身形隐现在绿山之中,一把白底儿的油纸伞,上面描了三只黄梅。开的正好。

    青山在雨水的洗刷,满目凝翠。

    今日距离骆阳煦离去的日子,刚巧一个月。

    按照他生前的交待,葬在了后山。

    北堂雪单手撑着伞,在他墓碑前静静的立着。

    雨中山,雾中水。

    山上雨雾之气较重,纵然撑着伞,也难挡水雾袭人,站的久了,青丝眉发上都沾染上了雾气。

    雾气凝聚成水珠,滴打在卷翘的睫毛上,眼睫其重难承,一个眨眼,水珠便顺着眼角流淌而。

    像极了泪。

    这不长不短的一段时日来,她总算接受了骆阳煦离去的事实。

    骆阳煦之于她,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意义,在她最彷徨的时候,是他不厌其烦地陪着她,即使不多说,但她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很懂她。

    她总觉得像骆阳煦这样的人,人生断然不该就如此仓促的结束。

    他该承接家业,娶一个贤淑美丽的女子,生那么一打孩子。

    然后,一辈子就那么过去。

    雨幕中,似有人正往此处走来,脚步声极轻,细听之却略显凌乱。

    远远看到撑伞而立的白衣女子的背影,他停了脚步。

    北堂雪似有所查,心陡然一震。

    好大会儿,她才缓缓地转过了身去。

    百步开外之处,有白衣男子站在雨里,通身都被雨水打湿,高大挺拔的身形分明挺得笔直,却让人觉得好似一座摇晃不止的玉山一般,随时都会崩塌瓦解。

    几年没见,他蓄起了短密的胡须,显得越发沉稳冷毅。

    北堂雪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人,只一眼,大脑便被抽空。

    这些日子来,她对他绝口不提,但却时常会看到他的幻影。

    在梅花丛林深处,在不休的琴音之中,在辗转反侧的梦境里……

    但却没有一次如同现在这般,如此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和靠近。

    他在缓缓走近,一言不发。

    北堂雪忽然有些害怕。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怎么面对以后……

    她担心一旦见到他所有的理智都会涅灭。

    想到此处,仅存的理智逼迫她匆然地转身,衣袂被山风扬起,背影就如同一只受惊的白蝶。

    “站住!”

    沉沉地怒喝声徒然在背后响起。

    北堂雪身形一怔,视线顿时模糊了起来。

    没用,都没用……

    原来只需要听到他的声音,一切都会顿时瓦解。

    “谁给你的胆子躲着我!”

    北堂雪被他愤怒的声音惊的一抖。

    他从没这样过,他从不会将自己的愤怒以如此明显的口气表露出来。

    “回答我!”

    他几近质问般。

    他甚至想问一问她究竟有没有心,究竟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她知不知道这些年来他是怎样活来的……

    “……陛已有妻儿,又何苦再来打搅我的生活?”北堂雪尽量将声音压的平静一些。“我又哪里来的理由去打扰陛的生活。”

    “请陛就当以前的北堂雪已经死了——”

    她说什么?

    慕冬气极反笑。

    她要他当做她已经死了?

    慕冬闻言双手紧握成圈,只觉得心口处被她这疏冷的口气生生戳了一个大洞,鲜血淋漓。

    她到底为什么能够说出如此狠心决绝的话来……

    “你说过让我信你,我信了,这么多年我都信了!”慕冬蓦然提高了声音,眼中似翻涌的惊涛骇浪,“可你怎能不信我!你就如此厌恶我,连你活着的消息都不屑于告诉我?”

    这个自私到了极点的女人!

    北堂雪猛然地转回了身来。

    手中的伞不防之被一阵山风卷走。几起几落。

    她红着一双眼睛。

    “信你?你娶了我最好的姐妹现在要我信你?你他妈连孩子都有了还让我信你!见鬼去吧!”她近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来,激动的险些都要站不稳。

    话说出来之后,却是连她自己都错愕万分。

    这才是,她心里真正想说的话吗?

    这些时日以来,没有一天不在说服自己,告诉自己没有理由埋怨他,没有资格要求他在明知她已经不在人世的情况。身边一个女子也没有……

    可她终究还是在意的,终究还是在怨恨他的。

    恨他这么快便忘记了对她的承诺……

    “所以我们之间早就扯平了。”北堂雪将目光错开,状似平静地道:“你既忘了我,又有什么理由来强迫我必须还心心念念对你永不相忘?纵然你贵为天子,也没有这个权利。”

    你忘了我,我便忘了你——试着,忘记你。

    “谁告诉你我忘了……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过我的心意?”

    他声音渐渐低来。一步步的朝着北堂雪走去,洁白的衣袍上溅上了泥泞。

    他眼中是再不掩饰的情意,和铺天盖地的患得患失。

    北堂雪就这么看着他走来,脚似被定住,完全移不得半步,倾盆大雨似已消声,周遭的景物也都不复存在。

    全世界,只剩那么一个他。

    “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相信,你尽管说,我去做。”慕冬望着她说道。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对人说出这句话。

    他是真的怕极了。

    什么尊严,什么威仪,跟失去她比起来再没什么可以令他这么害怕了……

    说什么,他都不可能再让她离开。

    “你不喜欢宫里的生活,没关系,皇位迟早也是让给别人坐,我可以不要。”他又走近几步。

    “只要你可以留在我身边。”他说着,口气都有些颤抖起来。

    北堂雪泪水应声而落。

    慕冬望入她的眼中。看到那里面是自己的倒影,片刻之后,他颤颤地伸出双臂,在近了她肩膀之后。蓦然将她拥入怀中。

    这是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奢望……

    怀中的身体在轻颤。

    他将她拥得更紧了一些,哑声道:“你说什么都可以,我什么都可以去做……所以,能不能不要再试探你有多重要了?”

    北堂雪犹豫半天,勉强找回了一丝理智,道:“可你已是有妇之夫……”

    “她已经回大漠了。在知道你还活着之前——”

    她大抵是看清楚了心中的人到底是谁。

    北堂雪一怔,又问道:“那,孩子呢?”

    慕冬这才记起她方才说的什么‘孩子都有了’,现在听她又提起,不由皱眉问道:“什么孩子?”

    “你和珍珠的孩子啊……”

    慕冬哭笑不得,“我同她怎会有孩子?”

    她都是从哪里听来的?等回去他一定要把造谣之人揪出来,碎尸万段。

    北堂雪闻言也是一愣,他这意思,是说他跟向珍珠是……清白的?

    可那天她真的听到了孩子的声音,在向珍珠的步撵里。

    “就是去年八月初七,你们乘撵出城……分明有个孩子。”

    慕冬想了半天,才叹了口气,道:“那是洐王的女儿……”

    这么多年来,她这自以为是,遇事只会按照自己的思路分析,一条路走到底儿的臭毛病怎就一点没变。

    北堂雪只觉得上天再次跟她开了个玩笑。

    “还有其它的问题吗?”

    北堂雪想了半晌,“你为何要留胡子?”

    慕冬:“…………”

    “我觉得不是太适合你,你觉得呢?”

    慕冬:“还好吧…………”

    “可我不喜欢。”

    “那便不要了。”

    “嗯!”

    。。。。。。。。。。。。。。。。

    整座山林都被朦胧的雨雾笼罩,山中雨声回荡不绝,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绿如染碧,一双似雪白影在其中格外显眼,似如天外来客一般。

    忽听那女子叹了口气,道:“这山路越往走越滑啊……”

    一道温温凉凉的男声说道:“那我们走慢些?”

    “可雨得这么大,淋得久了染了风寒如何是好?”

    “……那先找个凉亭避雨,等雨小了再走?”

    女子似有些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地道:“我看了天气预报这雨今天停不了——”

    “何谓天气预报?”

    “就是……我昨晚观了星象的意思……”

    “可昨晚也在雨,你自何处观的星象?”

    “你!”女子吼道:“你听不出来吗!我的意思就是让你背着我走!”

    见她急眼,男子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山谷中,颇有几分得逞的意味。

    “你,你故意的!”

    “哪有……”男子没有底气地辩解了一句,笑道:“上来吧——”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