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啊,你什么时候走,我来拉着走,”那大叔性子不错,因为燕莲是最后一个的,所以一路跟燕莲聊来,也让她知道了蛮多的事情,这些事情是从未出过村的燕莲不知道的。

    “明日天不亮的时候吧,免得到时候天热了,晒,”有了牛车,自己会舒服很多。

    “好嘞!”大叔爽快的答应着,就赶着牛车走了。

    虽然这里离京城近,但因为进城要交钱,所以众人一般都很少进城,除非是实在缺的很了,才会进城,否则一般买东西都在村里的杂货铺里买,虽然贵点,但好过每日进城。

    燕莲怕自己坐着牛车回去太过显眼,所以才会在半路车,趁着这个天最热,大伙都在家歇息的时候,挑着东西回去。

    这一路上,因为燕莲的警惕,也没遇到什么人。她一回到家,就觉得自己跟做贼似的,整个人都松懈了,顿时觉得浑身都疼。

    回家之后,见实儿不在,知道是被于奶奶带走了,她微微松口气,心里也没有担忧,而是想着烧锅热水,给自己先洗个澡,再做点吃的,然后去找实儿。

    她归置了自己买来的东西,快速的烧水洗澡,免得自己被浑身的汗味冲昏了。

    洗好了澡,燕莲囧了,衣服……竟然破了个洞,针呢,针呢,没针,她怎么见人呢?

    这个家,到底过的有多穷啊!?

    好不容易找到一枚类似针的东东,已经是生锈了的,燕莲没发,抽了个草绳里的一股,马马虎虎的给自己缝了衣服,若实在不行,就用草绳扎一,难道她真的因为一个破洞而一辈子不出门吗?

    手脚麻利的她一边在锅里熬着骨头汤,一边洗着衣服,想着实儿没有回来,可见他在于奶奶那边还是可以的,心里略微放心了一,把买的碎米淘洗了一,晚上吃顿好的。

    她回来之后都是午后了,实儿大概是在于奶奶那边吃过了,她安心的做着自己的事。

    把明天要卖的桃浆拿出来泡水,等会还要洗干净再烧,不然明天早上会来不及……。

    等她把一切都弄好后,才拿着早上于奶奶给自己的小包袱去了她家,把里面的铜板还给了她,至于吃的,她都留了,那是于奶奶的一片心意。

    “娘,”实儿刚睡醒,睁着一双糯糯的双眼,水雾雾的,看着人忍不住心软。

    “实儿乖,”燕莲上去抱起了他,回头对抿着嘴望着实儿,眼里闪过不舍的于奶奶说道:“我从城里买了些东西回来,晚上你就到我那里去吃吧,”

    “你跟实儿也不容易,赚了点钱就别乱花了,我不去,把这些吃的留给实儿吧,”于奶奶一听,立刻脸色一凛,不悦的说。

    对于她的拒绝,燕莲早就预料到了,她就跟前世的妈妈一样,因为没了靠山,就拒绝所有人的关心,变得有些尖利不近人情。可这样的人往往关心人的话,会倾尽一切,就如于奶奶对实儿一样,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拒之门外呢。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