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东西放在了灵儿家,让她照料一,跑去买了两馒头填肚子,然后给实儿买了一点布,够他两身欢喜的就好,至于别的,她思索了一后,就买了几个肉包子给实儿尝尝,家里的菜是于奶奶家的,也不需要买了,先攒着盖子要紧。

    很想给实儿买精细一点的细棉布,可是太贵,只能买粗布,花了一百文左右。几个馒头也便宜,连刚才自己买的添肚子的馒头也就二十文,这半天来,手里还有两百多文,比昨儿好了很多,让燕莲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唉,一文等于两角,二百多文,等于她有二十块,她是多么的容易满足啊!?

    想起前世二十块都吃不了一餐饭,如今却满足了,这心态,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快速的买好了东西后,她就急着回家了。若是赶的早,中午还能早家做一顿——昨晚从实儿的口中得知,于奶奶昨天中午只给实儿做了点吃的,她自己并没有吃,所以她心里有些感动,知道有些穷苦的地方都是一天两餐的,包括孩子。

    可她宁愿省自己的口粮也要给实儿吃,这样的恩情,她怎么能不记在心里呢。

    出城的时候,遇到了早上的牛车,牛车大叔热情的招呼着,让她不好意思推却,就上了马车,悠哉悠哉的被他送回去了。

    挑着担子,因为今天回来的有些早,所以一路过来,看到了一些眼神诡异的人,燕莲统统无视之,只管自己往前走。她知道,原主未婚先孕这件事,把简朴的村民吓坏了,他们本想着要把原主沉塘的,可惜被原主的娘死死的拦着,又加上又个彪悍的奶奶,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

    话说当初那个撒泼耍狠的奶奶之所以帮她,那是有原因的,并不是提鲜一个长辈的和蔼。

    “燕莲,”就在她暗自思索着以往的旧事的时候,一道略带紧张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去哪里了?你奶奶跟你大伯母去了你那茅草那边,说是实儿偷了谁家的东西,这会儿恐怕都闹开了,”

    一听到奶奶朱氏跟大伯母杜氏去找实儿跟于奶奶的麻烦,燕莲就慌了,连忙把身上的担子放了来,丢一句:“嫂子,麻烦帮我看一,”人就跑远了。

    那知会燕莲的人是个年轻的妇人,叫五儿,是应燕莲堂哥家的嫂子,为人善良,暗地里也会帮着燕莲,只是能力有限,帮不了大忙,毕竟她这样的身份,帮多了,反倒会让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

    还没等到她到小茅那边,就听到了难听的咒骂声跟实儿哭泣声,还有于奶奶无奈懦弱的阻挡声,听的她心头涌起一阵的怒火。

    赶到摇摇欲坠的小茅前,看到了外面围满了人,有大人有小孩,都在笑闹着,把朱氏跟杜氏的咒骂当成嬉闹来看,完全听不到实儿凄惨的哭泣声,让她的心痛极了。

    “应燕莲那个扫把星死哪里去了?胆子大了,竟然敢偷我家的东西,当初就该浸猪笼,免得她如今这般的不要脸,”朱氏看到哭泣尖叫的实儿,心里就更烦躁,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的厉害。

    ~~~~~~~~~~

    多多支持啊,懒懒保证更新撒!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