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你说的好笑了,如今不要脸,她要是要脸的话,也不会有这么个小杂种了,瞧瞧那样,唷,双眼瞪的那么大,想吃人呐!?”杜氏望着怒视自己的小家伙,不但不生气,反倒觉得有些好笑。

    “你们闹也闹过了,打也打过了,够了吧!?”于奶奶维护着实儿,看着那对得意洋洋的婆媳,心里急的不得了,想着燕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样去,她也护不住啊!

    “呵呵,一个克夫,一个杂。种,你们什么时候那么好了?这偷东西,难道也有你的份?”杜氏一见她那么维护小杂种,刚才她打人的时候,就是被于氏挡住了,好些巴掌都落在她的身上了。

    “杜氏,你胡说什么?”于奶奶被人骂克夫,是习惯了。可她不偷不抢,被人这么诬陷着,背上这么个名声,以后怎么去见儿子跟孩子他爹,所以立刻怒斥着。

    “我胡说?呵,你若没得到好处,会死命护着这个小杂种?别说笑了,就你守着那半亩地,一个人也吃不饱,能好好的活着,也不容易啊!”杜氏被于氏当中反驳了,就嗷嗷叫着,梗着脖子歪曲事实,想让众人误会,家里丢了的东西,就是她偷的。

    “你……,”于奶奶这辈子过的相当的心酸,什么事情她没有经历过,所以对于杜氏的血口喷人显得特别的气愤,可是一辈子都被人指指点点的她那里有那种气势跟人家对峙,只能红着脸,受着那莫须有的罪名。

    “怎么?无话可说?”杜氏见她哑口无言,脸上闪现着得意,嘴里嘲弄道:“这做了贼还这么理直气壮的立牌坊,还真的是少见啊!大家可是听清楚了,以后遇到这种人,躲远点,沾了晦气不说,还得防着家里东西有没有被顺走呢!”

    面对这样的羞辱,一般很少有人能承受的住,尤其是于氏这样心里原本就很苦的人,这会儿已经红了眼眶,双眼里泛起了拼命的狠辣,想着自己原本清清白白,人家硬是往自己的身上泼脏水,这不是摆明了要逼着死吗?

    “我跟你有多少的深仇大恨?”她松开了实儿的手,红着双眼,一步步往前逼近杜氏,咬牙切齿的质问道:“你非得逼死我,才安心吗?逼死了我,你夜里做梦睡的着吗?不怕我化成厉鬼来找你吗?”

    众人从未见过于氏这么疯狂过,都被吓呆了,尤其是杜氏,吓的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唷,这是怎么了?于氏,我儿媳妇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这个当长辈的至于这么咄咄逼人吗?”朱氏在一旁看了之后,不但没有训斥自家儿媳妇,反倒责怪于氏不会做人。

    “玩笑?”于氏用不可思议的语气盯着朱氏,冷笑道:“是啊,你应家开的玩笑还少吗?就差把人逼死了!”当初燕莲的事情,不也是她在推波助澜吗?

    “你……你扯应家做什么?我家哪里得罪你了?”一听不答应了,嗷嗷叫着质问道。

    ~~~~~~~~~~~~~

    风暴会更猛烈的,亲们努力踩脚!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