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杜氏不是你应家的儿媳妇吗?这不怪应家教养不好,难道还怪杜氏娘家不会教人吗?”这都嫁进应家多少年了,仗着娘家有点财力,就在应家无法无天,有这样的儿媳妇,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呢。

    燕莲分开众人,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语气爽朗里带着嘲弄,双眼落在实儿红肿的脸颊上,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

    “应燕莲,你终于知道死回来了?你家大伯母都快被欺负死了,你这个没良心,当初就不该留你,”杜氏一见到应燕莲回来,就立刻扯着嗓子骂着,一点长辈的样子都没有。

    燕莲知道,杜氏在应家有种莫名的地位,因为大伯应祥德跟她相差六岁,是朱氏费了好大的心血把她娶回来的,就为了她的嫁妆。

    这杜氏娘家是小地主,良田有几十亩,家里人口又简单,父亲还会打猎,就只有一个兄弟,所以日子过的比一般人都好。当初,杜氏的娘就把话撂那里了,谁要娶她家的闺女,聘礼少于十两,绝对不会嫁的。

    当然了,嫁妆也是多多的,毕竟杜氏是她的心头肉,也不会亏了她去。

    就这样,被朱氏惦记上,花了好大的心血,了十二两的聘礼,才把杜氏娶了回来。

    这杜氏在娘家就受宠,又带着蛮多嫁妆进应家,加上生的第一胎就是男丁,这气势不想高涨都难。

    冷眼看着杜氏耍泼的样子,燕莲伸手拉过实儿,蹲身子伸手触摸着他的小脸,轻声的问道:“告诉娘,是谁打的?”

    实儿眼里蓄满了委屈的泪水,那双因为长时间挨饿而凸大的双眼染上了红晕,看上去就有种诡异可怕的感觉,却揪疼了燕莲的心。他怯怯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杜氏,随即收回自己的目光,双眼里满是泪水,轻轻一眨,滑落了。

    这个可怜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还要被朱氏杜氏等人三天两头的找麻烦,真是让人厌烦至极。

    她们是真的当应燕莲是好欺负的,随意任由她们揉捏了。

    “看什么看?小杂种,你在看,小心我挖了你的双眼,”杜氏刚才被于氏吓住了,这会儿见于氏没盯着自己了,就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实儿叫骂着,语气极尽狠毒。

    “那你挖啊!?”燕莲一听,没有生气,反倒笑了。她把实儿推到杜氏的面前,冷眼嘲弄着:“今日你要是不挖,你就不是人!”

    众人见到应燕莲如此,都震惊的瞪大了双眼,用不可思议,她疯了的眼神瞪着她——以前要是发生这样的事,应燕莲只会麻木的抱着孩子,任由她们打骂够了,离开了,才会抱着孩子默默的流泪着,从不开口反驳的。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以为我不敢,”杜氏被应燕莲的举动吓住了,她哪里有那个胆子去挖人家的眼珠子,她只不过是想吓唬人家一,却没料到以往打死都嘣不出一个屁来的应燕莲胆子大了,竟然敢跟自己犟嘴了。“娘,你瞧瞧你的好孙女,不尊长辈,这是要逼死我呢!”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