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这小院子里,就那么点大,又加上她们是进了院子的,想要悄悄的溜走,那是不可能的。

    “奶奶,大伯母,事情还没解决,你们别急着走啊!”她们是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家里还有事,你爷爷他们等会地回来,还得回来吃饭呢,”朱氏脸色阴沉的说道。

    “你爷爷他们可没你家那么富裕,还吃肉包子呢,”杜氏是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这婆婆拿了一百两的银子,连个肉包子都没让她吃过。她的手里虽然有点私房,可要不注意点,以后花的没有了,回去跟娘家要是不行的,家里还有个表面柔和,暗地里手段了得的嫂子,她这几年,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的。

    “你家有事没事,我不知道,但今天你们在这里打了实儿,骂了于奶奶,这件事,我就要弄清楚——骂我家实儿是贼,你们个个都几岁了,好意思跟一个四岁的孩子计较吗?毛氏,你别想着走,不然我去你家闹,”见毛氏也想溜走,燕莲抽空警告了一。

    “打都打了,你想怎么样?难道你还想打回去吗?”杜氏一见事情不消停了,干脆横着道。

    “打了长辈是要遭雷劈的,”有人好心的劝着。

    “莲妹子,”五儿也有些担忧的喊着,就怕她一个冲动,真打了大伯母的话,以后在村里过的就更难了。

    “打你,我可不敢,但看我家实儿这小脸肿的,看大夫得要银子吧,大伯母既然的了手,肯定是荷包里鼓鼓的,怎么也得把药费给付了吧!?”她不能打人,但能宰人。

    杜氏以后想要动手动脚,就得掂量一自己的荷包是不是足够了。

    “什么?药费?你疯了吧?就那么一巴掌,要银子,你想银子想疯了吧!?”杜氏对自己是大方的,但对别人,可就别那么大方了。这会儿听说是要银子,怒目圆睁,瞪大了双眼,梗着脖子,大有一副你点头就跟你拼命的样子。

    “我儿子我自己不会教吗?轮得到你来动手吗?按你这么说,我以后见到应燕荷,只要我一个不高兴,随时可以打的她连你都认不出来,对吧!?”若杜氏真的点头了,她绝对会让她后悔的。

    “你敢!”杜氏心里憋着一口气,怎么都发泄不出,快要崩溃了。

    “敢不敢的,你试试看,”双眼一转,眼里闪过一丝光芒,阴狠的威胁道:“要不,我把大伯母对付我的法子也放在应燕荷的身上,毕竟她现在十五了,说不定,也能蹦出个儿子来,到时候免费的外婆当当,大伯母该高兴的很,是吧!?”

    当初,她就是这么嘲弄谢氏的。

    “应燕莲,你要敢的话,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应燕荷是她的宝,是她拿来换好日子过的工具,若是被应燕莲糟蹋了,那不是要自己的命吗?

    面对杜氏的威胁,她只是耸耸肩,略带无赖的道:“我是破罐子破摔,儿子都生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怕的是你家的黄花大闺女。

    ~~~~~~~~~~~~~~~~

    懒懒也破罐子破摔,求收藏,求推荐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