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应燕秋看到她,红着眼眶委屈的叫了一声,最后满怀恨意的说道:“大伯娘要分家,她要把你跟实儿赶走,不许你们住在这里,”否则,他们一家人分到的就只有这一处地方,到时候,该怎么活啊!?

    看到自己的东西被散落着,还有是被成天糟蹋的,应燕莲的眉头挑了一,并未出声。

    “谢氏,你让不让开?你再不让开,就当你只要这块地了,别的东西,你休想得到一丁点,”杜氏得意的叫嚣这,知道谢氏是放不应燕莲的,这样的话,大房就能分的更多的东西了。

    “大嫂,你别逼人太甚了,”谢氏一改之前的懦弱,多了几分为母则强的架势,“应家分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你当咱爹娘都不在了吗?”

    “爹,娘,媳妇可不是这个意思,看谢氏,心狠的很呐,竟然诅咒爹娘,”杜氏一听,立刻回身冲着朱氏跟应根民控诉着,表示着自己的无辜。

    “不然呢?爹娘还在,为何分家要大嫂说了算?”谢氏并没有急着分辨,而是理直气壮的问道。

    “那是我让她这么说的,”朱氏怒瞪了她一眼,冷声道。

    “娘,”谢氏不敢置信的愣了一,然后拧头看着应翔安,冷冷的问道:“你也是同意的,是吗?”

    应翔安根本不知道有这一出,见媳妇怒瞪着自己,用很是陌生的眼神盯着自己,弄的他心里有一丝异样,刚张嘴想要说的时候,就被自家娘给怒瞪了一眼,心里要说的话就蔫了,最后嗫嚅了一,一句话都不说,好像已经默认了谢氏所质问的。

    对他来说,为了一个应燕莲失去更多的家产是不值得的,所以他觉得娘是为他好,才没有开口回答。

    “娘,你让开,”见谢氏的眼里闪过一丝决绝的时候,燕莲轻笑着劝道,然后似笑非笑的睨了杜氏一眼,嘲弄问道:“这个子,我娘不要,我也不要……你要就留给你了,想必你是家里银子多,只要这个茅就可以了!”

    “谁说的,”杜氏一听,立刻跳脚尖着嗓子反驳着。

    “刚才不是你说的吗?大伙是不是听到了?”农村里的事,就这点好,做什么都是敞开的,想遮掩都遮掩不住。

    “是啊是啊,要了这茅的就不能要别的家产了,”有人在人群中高声的回应着。

    “杜氏,难道应家真的是你在分家,由你说了算?”有不喜欢杜氏的就趁机落井石,算是帮了燕莲的。

    杜氏就算再厉害,也斗不过人家的几张嘴,就没有刚才的嚣张了。

    “莲儿,不要这里,你跟实儿要住哪里?”谢氏拉过燕莲,紧张的问道。

    “娘,就算你保护住这里了,有了我跟实儿住的地方,那秋儿呢,小弟呢?你也得为他们想想,放心,我会没事的,”燕莲低声的安抚着她,对她全心全意为自己的心而感动着。

    谢氏有了燕莲的这句话,加上应翔安刚才那冷漠的样子,突然变的强硬起来了。

    ~~~~~~~~~~~~~~

    多收多更新咧!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