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出手那么阔绰啊,竟然买五亩地盖子,是城里来的大户人家吗?”杜氏毕竟有点见识,进过城,羡慕过人家,见村长说人家是买地盖子,不免有些好奇了。

    “谁知道是什么人,就是让人来说的,我也不好多问呢,要真的是大户人家,咱们惹怒了,可没咱们的好果子吃,”村长模棱两可的态度,更让人家相信,这买地的人背后是有背景的,不是你们这些小村民能惹得起的。

    村长这么说了,又加上银子给的确实好,应根民就点头了。

    村长得了准信后,就说明天把地契拿来,他去过户给人家,到时候直接给他送五两银子来。

    一见应根民真的卖了地,个个的眼光就如狼似虎的盯着他,好像要把他给吃了似的,弄的他也忍不住的打了个寒蝉。

    “干嘛,干嘛,吃人啊,”朱氏见状,立刻怒吼了一声。

    “娘,什么叫吃人呢,那么难听,儿媳只是觉得这一家人住的太挤了,孩子们都大了,该娶媳妇抱孙子了,这还挤在一块,日子可怎么过啊!?”侯氏是个厉害的,说话双眼都不眨一,“文博啊,你媳妇如今可有身孕呢,半夜的时候,你悠着点,这声音吵的你三叔晚上都睡不好了,白天那么累,晚上还听床脚,可真不是人干的!”

    她的话一说完,不光应文博的脸色难看,白氏更是脸色大变,红着脸,低着头,都快要晕倒了。

    “三婶,你胡说什么?”应文博梗着脖子怒气冲冲的质问着。

    对于应文博的叫嚣,侯氏只是懒懒的瞥了他一眼,没有回话,反正该说的她都说了,有什么好争的。

    说句不好听的,这子都是用木板隔着的,谁家晚上有动静听不到,她是想着谁家都这样,也就忍了。可现在,家里人该出嫁的出嫁,该娶媳妇的娶媳妇,这子如何能够?在这样去,轮到她家的时候,就住犄角旮旯去。

    侯氏的话让杜氏的脸色也难看了,应根民更是沉着脸,想着家里人多,子不够,就沉重的点点头说:“分吧,不过怎么分得听我的,谁敢多言一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爹,我家燕莲如今住在外面,她还是应家人,又是单独住的,得分她一份吧!?”突然的,谢氏开口了,说的话,把众人都惊呆了。

    “你胡说什么?”应翔安一听,就差跳脚。

    这谢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天回来后,不说不笑,脸色阴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弄的他心里有乖乖的,没有再乱嚷嚷了。如今,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心里惊愕的不得了,张大的嘴巴都快塞鸡蛋了。

    “谢氏,你脑子没坏吧!?”杜氏一听,第一个不答应了,“她那个不要脸的玩意,也配位应家人吗?分东西,她个赔钱货,能分什么?”谢氏的注意打的真好,应燕莲搬出去后,又是一家人,难道他们按照四家分吗?

    这种事,谢氏想的到美了。

    ~~~~~~~~

    求收藏,崩溃的收藏,好伤心的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