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是应家人,不是吗?”谢氏不争不辩,就坚持这句话。

    众人心里一咯噔,想着:是啊,应燕莲不算出嫁,可她毕竟已经生子,这还是应家人,要是谢氏强烈要求,再提起那一百两的银子,到时候死活要分给应燕莲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所以所有人都把眼神落在了应根民的身上。

    “那就让她办女户去,”应根民也是个狠的,反正孙女在他的心里,就是不值钱的,拒绝的话连想都不想一。

    谢氏压抑着心里的喜悦,面无表情的道:“爹,这不好吧!?当初,燕莲住在茅那边,是你答应的,可如今地要卖了,连户籍都不让燕莲留了,这是要逼死她吗?”

    “死就死吧,免得丢人现眼,”朱氏在一旁不屑的冷哼道。

    “行了,少说几句,等明儿个,你找了燕莲来,让她自己去办女户,把她留在应家的户名给消了,免得跟应家牵扯不清,连累了弟弟妹妹们,”应翔安到没想那么多,觉得应燕莲的户籍不在应家也好,免得说不出,会连累应家人。

    应燕秋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双眼直直的盯着,让应翔安心里涌上一抹怪怪的感觉,怒瞪着她骂道:“看什么看?”

    应文杰没有开口,而是双手握紧,那绷紧的青筋绿绿的,可见他心里的怒气有多么的旺盛了。

    “二弟说的是,这燕莲命不好,还是别姓应的好,免得连累了应家人,”杜氏嘲弄道。

    谢氏一个人据理力争,可应家那么多人,唯有自己的一双儿女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可他们都是小辈,她如何能斗的过,最后,不但被骂的狗血淋头,还被人家羞辱了一顿……。

    “都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应燕莲是你女儿,燕秋就不是吗?她都十五了,你就不担心她找不到婆家吗?文杰十六了,都还没娶媳妇,这也是你的儿女,你清醒清醒吧!”应翔安一回,就冲着谢氏怒吼着,恨不得撕碎了她。

    谢氏没有跟他对着来,而是斜睨着问道:“你说分家的时候,爹娘分的会公平吗?”看老爷子今天的样子,这家,分的玄乎着呢。

    “肯定会公平了,”应翔安想都不想的回答着,对自己爹娘的期望很高,“爹娘有四个儿子,总不能有失偏颇吧!?”就算有,也不会很大的。

    呵呵,有失偏颇,这话说的可真的笑死人了……谢氏在心里腹诽着,面上没有跟应翔安来硬的,而是诡异一笑道:“那就等着看吧!”

    换成以前,谢氏就会跟应翔安死磕,可她今日的样子,弄的应翔安心里闷闷的,想要发怒火,最后跟打在棉花堆里似的,闷闷的。

    燕莲是让五儿嫂子去跟村长说的,没说是她买的,等五儿嫂子送来消息的时候,燕莲高兴极了,给了她十两银子,再把于奶奶的户籍带上,帮着办了地契,这样的话,就不用于奶奶出面了。

    这多出的银子,让她跟着村长去城里的时候,打点衙门里的人,免得因为一点点差错就白费了那么多的努力。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