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半的子,被侯氏得了。她是个强势的,又要强,怎么能让自己的孩子去住娘家或者外面呢,于是,应家二房跟四房被打发出门了。

    “文杰,秋儿,走,咱们去你姐姐那边,”谢氏这一回不但没闹,连废话一句都没有,留应翔安一个人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眼前的事来,急忙喊着:“孩子他娘,你去哪里啊!?”

    谢氏一听,回头望着他,认真的问道:“这就是你爹娘公正的分家,应翔安,如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粮食更没熟,手头里就五两银子,你觉得我们是先买粮食呢,还是先买子呢?”

    就算村里再穷,也没有五两银子的子。

    燕莲买地就花了五两,更何况还要请人盖子,供吃供喝的,这盘算来,没有十两银子,根本转不过来。石头跟木头可以上山砍,可一个人,要砍到什么时候?

    心里早就对应家失望了的谢氏这会儿连气都没有了,反倒心平气和的问着应翔安……。

    换成以前,应翔安会急哄哄的乱叫着,可这一回,他知道,自己一家真的被爹娘赶出来了,没地方住了。五两银子,能办什么?

    有子,省着点,还是能过的。

    可没子,五两银子有什么用啊!?

    他尴尬的红了脸,迟疑了半响后道:“你不能丢我一个啊!”

    燕莲要是看到应翔安那个样子,估计忍不住想笑。可现在,燕莲不在,谢氏又对他失望了,谁还管他呢。

    “燕莲如今也住在于奶奶那边,于奶奶是个寡妇,你去了更不便,你不是说你爹娘对你好吗?你就住在你爹娘那边,反正就你一个人的饭,你爹娘肯定会同意的,到时候,有子了,我们娘仨就搬回来,”谢氏一口气把话都说完了,在应翔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带着儿子女儿走了,独留他一个人。

    “娘,姐姐那边,不好住吧!?”谢氏走的是硬气,可燕秋心里担忧着。

    上次去姐姐那边,几个人都是打地铺的,如今加上哥哥,更挤不去了。

    “先过去看看,再不行,就让你哥哥去住陶子家,他家有空子,就当租着也行,”谢氏想了一,很有气势的安排着,完全不管自己的男人会怎么样。

    她心里想着,自己带走了孩子,应根民就算再心狠,也不会不管自己亲儿子的死活吧!可是,她还是高估了应家人,这应翔安别说住,就是一顿饭,人家也不给吃,直接把他挤兑出来了。

    也因为这一次,应翔安的心里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在心里寻思着:难道以前,他错了吗?

    他觉得,媳妇孝顺爹娘,不能反驳爹娘,那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了。当初媳妇抱怨爹娘不公的时候,他不是愤怒的骂着她,就挥起拳头要打人,这会儿,看到自家娘对着自己那么的尖酸刻薄,大嫂在一边一直挤兑着,他的心里就苦涩极了,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这么浑浑噩噩之间出了曾经自己以为最为重要的家,抬头看去,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