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娘把我赶出来了,”面对着自己媳妇的疑惑,应翔安吞吞口水,有些艰难的解释着。

    “什么?”谢氏有些不敢置信的瞪着他,惊愕的问道:“就你一个,你爹娘也不让住?”这算是亲爹娘吗?

    应翔安露出裂缝了的布鞋,搓着地上的小石子,有些语无伦次的道:“娘说分家了,得了银子,我就没资格住在老宅那边了,大嫂也是这个意思,”

    谢氏看着应翔安那副样子,哭笑不得的问道:“那你觉得你大嫂你娘说的,有道理吗?”

    换成以前,应翔安肯定会点头理直气壮的说:有道理,娘跟大嫂是不会欺骗他的!可如今,他想跟以前那样回答着,话到嘴边,却哽住了一般,怎么都说不出来。

    谢氏见他沉默着,到了这个地步了,还在帮着朱氏跟杜氏,就苦笑一道:“我带着秋儿住在于奶奶那边,你一个大男人去那边是不妥当的,小杰住在陶子家,你爹娘那边不让你住,你自己想个法子吧,要没吃的了,可以到那边来,”

    她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脸皮厚过一次算是不错了。而且,她觉得应翔安还没得到教训,所以根本不想帮他,让他知道,无助的时候,走一步路,该有多难。

    丢这句话后,谢氏就从应翔安身边走过,完全不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

    换成以前,自己的爹娘在身边,谢氏要这么对待他,他老早就怒吼着挥舞着拳头了。可是,如今,他只是显得有些迷茫,却没有发火,整个人就这样木木的站着,一言不发。

    谢氏硬着心肠回了于奶奶家,脸色很是阴沉,跟刚才很不一样。

    “娘,你怎么了?是陶子伯母不愿意哥哥住在她家吗?”应燕秋知道娘出门的原因,一见她回来就脸色不好,于是开口关切的问道。

    “不是,”谢氏见众人都被秋儿的话吸引了过来,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就连忙解释说:“不是你陶子伯母不答应,而是……你爹被你爷爷奶奶赶出来了,”

    燕莲眼神显得有些古怪,觉得谢氏虽然生气,但怒气不大,好像早就预料到的。

    “怎么会呢?就爹爹一个人住,怎么就不让了呢?”应燕秋惊愕的失声叫道。“那爹现在住在哪里?”于奶奶这边根本住不,连哥哥都住不,更何况是爹爹了。

    “娘让他自己找地方住,没吃的可以来这边,”谢氏的嘴角扬起一抹古怪的笑容,好像对此颇为满意。

    燕莲认真的瞅了一眼谢氏,才发觉她对应翔安不是没有感情,而是被朱氏杜氏等人逼迫的毫无退路了,才想离开的。其实,这件事很简单的,谢氏跟应翔安毕竟生活了二十年,都已经当外婆了,可见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只是她受了委屈,觉得应翔安根本不在乎她在这个糟糠妻,心里恼恨,才那么决绝的。不过,如今看来,她故意忽略着应翔安,估摸着是想让应翔安清醒清醒了。

    若是应翔安能改,她到乐见其成,若是应翔安狗改不了吃屎,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

    这天气,热的能把人烤焦了,亲们,记得要防暑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