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氏带着燕秋去卖桃浆了,燕莲则带着谢氏为自己找的口碑不错的盖子的人往茅草那边去,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了,后想着请五儿嫂子跟性子柔顺的人来帮自己做饭,免得自己一个人,累死。

    “燕莲,不好了,实儿受伤了,”燕莲正在想着该怎么手的时候,于奶奶突然慌张的跑了过来……。

    “怎么受伤了?”燕莲急的一边跑,一边问。

    “在家,在家里呢,”于奶奶追不上,只能大声的问。

    “实儿不哭,以后小瘸子再欺负你,你告诉哥哥,哥哥帮你,”一道小大人似的的声音,让燕莲慌忙的脚步打住了,她看到院子里的实儿满脸通红,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孩子正露出阳光搬灿烂的笑容安慰着他,这一幕,让燕莲觉得很温暖。

    “怎么了?实儿,哪里受伤了?”想归想,但孩子的伤要紧,她上前搂住实儿,轻声问道。

    “这里疼,”实儿委屈的红了眼眶,指指自己的小屁屁,萌样十足。

    “莲姑姑,那小瘸子可坏着呢,狠狠的推了实儿一把,还要打实儿,”旁边的小男孩子再一次发出了愤怒的不平之声。

    “是你救了实儿,对不对,冬生,姑姑谢谢你呢,”燕莲轻轻的摸了一实儿的屁股,见他并没有疼的“哇哇”叫,就知道没有受多大的伤,心里的不安稍稍放,冲着那个阳光的孩子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原本笑的阳光的男孩子因为燕莲真诚的感激而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呵呵……,”的傻笑着,因为从来没有人会这样对他说话,把他当个大人一样对待。

    对于冬生,燕莲是在记忆中出现的,本身并不认识他。

    冬生的父亲在村长里,算是有点名字,因为有个秀才的功名,而他的娘却苦了,要养家,要照顾孩子,照顾尖酸刻薄的婆婆,照顾一无是处,只会摇头晃脑读书的男人,这才二十多的年龄,看着跟三十多一样,格外的沧桑。

    若是人家知道你付出的一切,并知道你的好,那你就算再苦再累,心里还是舒服的。可是,在梁家,不管皱氏付出了多少,还要被梁秀才辱骂,被婆婆梁氏羞辱,这日子过的,百般的不容易。

    “应燕莲,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自己做人有问题,养出的儿子也那么贱……,”毛氏的咒骂声从远处传来,自然带来了一大批的人,个个热闹的议论着,睁大双眼想看热闹呢。

    “你嘴巴没洗干净呢?”燕莲冷冷的截住她的话,眼神锐利的紧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警告道:“你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立刻把你的臭嘴好好的洗一遍,”她可以忍受别人辱骂自己,可绝对接受不了大人的事,由孩子承担。

    前世,自己没有父亲的时候,受到的委屈跟辱骂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如今,实儿面对着跟自己同样的处境,她深受过那种痛苦,所以,绝对不允许实儿也受这样的委屈。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