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氏噼里啪啦的声音被燕莲阴冷恐怖的声音给吓住了,“嘎”的一声,所有人的辱骂都消失了。

    “你看看你儿子干的好事,把我儿子弄成什么样了?”毛氏没有辱骂却开始连番的质问,伸手拽过自己的儿子,指着他厉声质问道。

    燕莲看了小瘸子一眼,见他脸上不但有擦伤,嘴唇还破的出血并肿起来了,看着颇为狼狈,就转身看着冬生,想询问一他到底是怎么了。

    被欺负的不是实儿吗?

    怎么受伤的会是小瘸子呢?

    “燕姑姑,小瘸子欺负实儿,推了实儿一个屁股蹲,自己没站好,一个踉跄,面朝摔了,”冬生说的有条有理的,很是分明。

    燕莲一听,什么都明白了,感情这小瘸子是欺负了人还想来坑蒙拐骗呢,这是个什么孩子啊!

    “毛氏,你听清楚了吗?你儿子是自己没站好,摔了,你来这里骂骂咧咧的,是觉得你儿子欺负我儿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是不是?”要当泼妇,那就来呗,她什么都不怕,陪着他们闹腾就是了。

    “啊哟喂啊,怎么就这么欺负人的呢,大伙瞧瞧,我儿子摔成了这样,人家儿子好好的,竟然说儿子欺负人,这不是要逼死个人吗?”毛氏见讹诈不了应燕莲,就干脆耍横坐地上拍大腿,开始嚎哭起来了。

    “燕莲,不是大伯母说你,这养孩子得教,宠着会惹大祸的,”杜氏是跟着来凑热闹的,一见到毛氏坐在地上撒泼,就装作很明事理的劝着,一副为燕莲好的样子。

    “大伯母,你这是在开玩笑吗?实儿才几岁呢,就欺负人家十来岁的孩子?人家脚长瘸了,站不住了,也怪我家实儿?你怎么不说,这千错万错,都是我家实儿的错,他就该站在那里任由人家打骂,你看了才开心大笑,是吧!?”燕莲的语气是咄咄逼人的,把原本得意洋洋的杜氏问的脸色阴沉,气的浑身抖索。

    “应燕莲,你娘怎么教你的,我是你长辈,你敢这么对我说话?”杜氏在应家嘚瑟惯了,这会儿被燕莲一个小辈当面教训着,脸上的难堪就可想而知了。

    “我娘教我,长辈得有个长辈的样子,没有样子的长辈就甭搭理,”燕莲拿话把她堵的死死的,然后在丢一句:“叫你一声大伯母,那是客气的,你可别忘记了,应家早把我赶出去了,如今的我,可立的是女户,跟你杜氏有什么关系呢?”

    那长辈欺压她,想太多了吧!

    杜氏的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而燕莲根本懒得搭理她,望着坐在地上看的一愣愣的毛氏,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柔声问道:“毛氏,你带着儿子来这里大呼小叫的,想干什么呢?”

    毛氏被她看的有些心神不宁,但想着儿子受伤,得给他补补,就压住了心里的不舒坦,大声嚷嚷道:“我不管,我儿子受伤了,你得付药费,否则,我去衙门里告你,”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