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谢氏傍晚回来的时候,听说了这件事,气的差点晕倒,好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她才缓过来的。

    “她的心怎么就那么狠呢?文博是她的孙子,文杰就不是吗?她这是要逼死我们才罢休吗?”谢氏红着眼眶,委屈的控诉着,双眼里的痛苦,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流露出来。

    “娘,”燕秋见到她这样,心疼的喊着,眼眶也红红的,喉咙都哽咽了。

    “行了,事情都过去了,就别嚷嚷了,被人笑话,”应翔安见到她这么说,心里自然是有些不舒服的。

    “被谁笑话?谁怕笑话了,啊?”谢氏一听,来火了,冲着应翔安怒道:“你娘不怕丢脸,我怕什么?应翔安,你要是敢点头,你就一个人滚出去住,别连累了孩子住地头,”这一次,她的心里是真的有恨了。

    应翔安要是知道自己今天差点就被燕莲跟谢氏除名的话,该吓出一身冷汗了。

    面对想要吃人似的的谢氏,应翔安抿抿嘴,最后无声的叹息了一声,站起来道:“我先回去了,”

    谢氏的怒气,应翔安的无措,燕莲都看在眼里,头大了。

    “爹,”就在应翔安落寞的往外走去的时候,燕莲走了出来,走到他的身边,轻声道:“我陪你走走!”

    应翔安没有回答,而是用狐疑的眼神望着她,在他的心里,从未有过这样的情景。

    “爹,你是不是觉得娘变了好多?变的有些不可理喻了?”走出了于奶奶的院子,燕莲轻声问道。

    “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应翔安思索了一后,才开口闷闷的道。

    燕莲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生气,而是语气沉重的道:“那你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为什么?”问的有些急切,想必心里有些无法接受。

    “以前在奶奶家的时候,只要爹一生气,娘就算心里有再大的委屈,她也忍了,那是因为在她的心里,奶奶,大伯母都是外人,她要给你面子,不能被人戳着脊梁说你是窝囊废……她那么做,无非是想护住整个家……可如今,家没有了,她还有什么可以跟你隐藏的……爹,你好好想想,这些年,娘受到的委屈还少吗?娘如今会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她心里绝望了,你当男人的都护不住她,她就只能自己死死的撑着,给她的孩子一个家——那个家,可以不要你!”最后一句,才是最为沉重敲人心的。

    那个家,可以不要你……这句话,在应翔安的心里重复着,他有些慌张了。“燕莲,爹没有……只是,那是我娘,你亲奶奶,爹能怎么样?”

    按照燕莲的性子,她是不会管应翔安什么结局的,但是,她不能不管谢氏啊!谢氏对她的好,全心的信任,现在努力的卖桃浆赚银子,为的就是盖起大家共同的家,所以她不忍心让谢氏失望,才跟自己这个便宜爹说那么多的。

    “爹,孝顺是好,可愚孝就显得那么可笑了,奶奶就是捏住你这一点,才会提出莫名其妙的条件来……以前过去了的,咱们就不说了,就说说今天的事——于奶奶的家,她理直气壮的要应文博夫妇住进来,要我们一家住在于奶奶的茅里,她这个是做长辈的样子吗?别的不说,文博是奶奶的孙子,文杰就不是吗?如果,她要我们一家住回应家老宅去,我也就一句话都没有了,但现在……你好好想想,到底是奶奶重要,还是我娘跟小杰,小秋重要……,”能说出这番话来,已经是她最大的退步了。

    要是应翔安还固守自己的念头,那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若真的那样,她就提议谢氏跟应翔安和离,反正少他一个不少,日子照样能过。他要是摇摆不定,想要两边当好人,危险的会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说不定就被他给卖了。

    燕莲说完这番话,不定应翔安回答,就转身走了。她明白,一子让他接受有些难,但该决定的还是要,不然,他就真的要失去所有了。

    望着自己女儿瘦弱的背影,应翔安的心里有种怪怪的念头——这个女儿,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厉害了?

    可她说的话,虽然不好听,但好像有几分的道理……应翔安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想着——难道,自己真的错吗?

    谢氏的怒气是来的快,去的也快,等应翔安走了,应燕秋劝着,一子就没事了。等燕莲进来的时候,她正抱着实儿笑嘻嘻的说着,好像刚才发火的根本不是她。

    “娘,你热不热的,实儿都那么大了,你别总抱着他,”家里有老人,就这一点不好。对孩子,什么都要宠着,那么大个人了,竟然还想给他喂饭,她表示亚历山大。

    “才多大,看他瘦的,实儿,外婆给你买肉肉吃,吃的胖胖的,好不好?”谢氏的额头抵着实儿微微出汗的额头,温情的问道。

    “好,”实儿知道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也知道这里的人都是真心对他好的,所以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以前就他跟娘两个人的时候,都没人说话,静悄悄的,让他有些害怕。可现在,家里不但有姨姨,还有舅舅跟外婆,还有于奶奶,让他高兴极了。

    “姐,你知不知道,原先我们卖桃浆的那个地方,多了好多人呢,”燕秋凑到燕莲的身边,神秘兮兮的道。

    “那里本就是歇脚的地方,多出人来,有什么奇怪呢?”燕莲纳闷的问。

    “呵呵,秋儿想说的是,那里多了很多卖早点,卖茶水的,热闹的不得了,跟赶集似的,”谢氏摇着实儿,嘴角上翘的说道。

    “噢,那生意好吗?”燕莲恍然,这古代的人,别的都没学好,脑子却不错,举一反三啊!

    “怎么能好的过咱们呢,”燕秋有些得意洋洋的道:“他们的东西都是热的,人家赶路赶的渴死了,谁愿意喝那个啊!?所以啊,每天卖的最快的就是咱们的桃浆了……,”

    “莲儿,说到这里,我到想起一件事来,有人问这个是什么,问咱们买呢,出的银子也不错,你看这个……?”谢氏心里盘算了一,觉得单卖桃浆的话,更赚银子呢。

    她也知道,这桃浆都是山上桃树结的,白的,没花一文钱,所以觉得能卖一点也是好的,如今,家里盖子,什么都要银子。

    “娘,这个缓缓,咱们不能卖,”这个,她心里早就思索过了,卖了,就等于把做法都说出去,以后,就没那么独特了。“家里盖房子的钱,已经足够了,你别担心这个!”一百多两都不够,娘要盖什么子呢?

    谢氏知道,她这么说是有自己的道理,也就没往这边想了。

    而此刻,整个应家的气氛陷入最低迷当中,每个人的脸色阴沉,都不好看呢。

    “爹,咱们家的地,怎么就卖给了于氏呢?她一没儿没女的,多晦气呢,”杜氏这是没事找事,为的就是心里的不甘。

    燕莲要是听到她说的话,就满脸莞尔的问她:人家晦气,那银子晦气吗?

    “现在瞎嚷嚷有什么用?银子收了,地契名字也换了,你们还惦记什么呢?”应根民听到老婆子回来说的事后,心里也堵着一口气,可气归气,理智还是有的,这件事是村长经手办的,闹大了,惹怒了村长,事情就不好办了。

    “这于婶的那里来那么多的银子?”侯氏到没有生气,只是纯粹的好奇。

    “谁知道从哪里里的,五亩地呢,这地基打的那么打,盖的子不知道得多大,瞧着就来气,”杜氏心里恨极了,原本在应家,她才是最好的,如今,谢氏狠狠的压了她一头,她心里怎么能不气呢。

    “娘,说不定啊,这银子不是于奶奶的,是应燕莲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骗来的,”应燕荷一脸尖酸,跟她十五年纪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

    应文博的媳妇白氏是个话不多的,她瞥了一眼自己的小姑,低着头,心里在想着:自家这个小姑尖酸不说,心肠还毒的很,以后自己还是少惹的为好,最好能离开这里,免得自己一不小心惹怒了她,还不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来呢。

    “荷儿,那是大人的事,你少掺和,”应祥德对于自己女儿说的那句话,心里有些不满——这都要到嫁人的年纪了,这般的尖酸,要是被人知道了,可怎么嫁的出去呢。

    只是,他随意的一句呵斥,竟然让杜氏不满了。

    “应燕莲算大,哪门子的大人了?我家荷儿提起她,才倒霉呢,”杜氏数落了应祥德几句后,把头拧向朱氏,不甘的问道:“娘,难道就这么的让谢氏他们得意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她得不到的,让谢氏他们都得不到。

    反正,应家谁都不许过的比她好。

    侯氏看着他们充满算计的样子,真心的不喜欢。

    这日子不多过的是自己的吗?分家了,自己过自己的,何必管那么多呢?她很想提醒一句杜氏,管多了事,迟早会出事的。可想起她那性子,就撇撇嘴,把一肚子的话咽回去了。

    “娘,这于奶奶不是还有侄子吗?听说是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如今在城里混着,一般都很少回村的,不如去找找他?”应文博坐一边一直没说话,这会儿脑子里蹦出个人来,就一脸阴沉的说道。

    他跟杜氏的性子是一样的,就是不想看到有人过的比他们好——他是应家的长子长孙,什么好的,都该他得才是。

    “那是个混账的东西,找他干什么?”杜氏知道这个人,叫于三,家里就他一个人了,知道于氏穷,也不回来,反正炸不出一文钱,回来也没用,还不如在外混着好。

    “娘,他就是一个无赖不知耻的东西,你说他要是知道于奶奶不但有银子,还能盖大,他能不觊觎吗?再说了,他是于奶奶唯一的亲侄子,于奶奶的东西给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不是吗?”应文博的注意更损,我们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

    只要于三回来了,应翔安一家连那个破茅都住不了了。

    杜氏跟朱氏一听,觉得这个注意好,就赶紧点头答应了。

    白氏见状,柳眉紧蹙,心里总有一股不好的感觉,可这个时候说出来,只会挨骂,所以只能不舒坦的隐忍着。

    侯氏呢,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想掺和这件事,就保持沉默,当什么都不知道。

    村里的人,原本对于奶奶盖大很不满的,但谢氏找人说要去山上砍树,中午包一顿吃的,一天还有二十文,当天结算,把村里的人高兴坏了,原本的怒气也消失了。再加上人多起来后,燕莲找了村里的农妇帮忙一起做饭,做完了之后,还把剩打包带回去给自家的孩子开荤,就更帮着说好话了。

    他们家是一年到头开那么几次荤,如今,在这边帮忙,做出来的东西,不但有油水,就连做冬瓜,也是放各种东西,做出来的滋味跟红烧肉似的,家里的老人孩子都欢喜的不得了,所以个个都麻利的干活,想得多一些剩菜。

    对于那些妇人的想法,燕莲是清楚的很,前世的妈妈,也是属于那样的人,所以她很体谅她们,也不计较这些,只要她们能认真的干活就可以了。

    “燕莲,燕莲……,”后山上,响起了呼唤声。

    “我在这里呢,”因为做饭的人够了,燕莲趁着今天天气阴凉,就想上山看看有什么好东西没有。所以听到呼唤声时,有些疑惑,但也出声应答着。

    “你快回来,家里出事了,于奶奶受伤了,”来人的声音里有些颤抖。

    “怎么会受伤的?”燕莲三步并作两步跳来,看着眼前的妇人问道。

    眼前的妇人就是冬生的娘,皱氏。她一生浆洗发白了的麻衣蓝色衣衫,黝黑的脸上满是褶子,头发也白了一片,看上去,格外的苍老。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