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嬷嬷,少夫人赏赐的银子,我买了地,准备盖子,可这于三今日凶巴巴的来,不但指责我抢走了他们于家的银子跟地契,还打伤了我一个长辈,更甚至,刚才拿出长棍对我儿子的头敲去,若不是我爹冲过去抱住了我儿子,这会儿,我儿子就……,”说到这里,燕莲就泣不成声了。

    那一幕,真的吓住她了。

    “实儿,实儿呢?”谢氏一听,双腿一软,差点站不住了。

    “二嫂,实儿在这里,”方氏一听,立刻回答道。

    “实儿,外婆的心肝宝贝,”谢氏冲上去抱住了实儿,上摸着,心慌意乱的问:“哪里受伤了,哪里疼,告诉外婆,”问着问着,那眼眶都红了,语气更是慌张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外婆,哇……,”实儿惊恐的一喊,立刻嚎啕大哭起来,可见他是真的被吓住了。

    “二嫂,你别慌,二哥挡住了,实儿没受伤,就是被吓住了,你哄哄他,”方氏一见,连忙解释说。

    “乖,乖,不哭,不哭,”谢氏一边哄着,自己的眼泪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扑簌簌”的往落,怎么都止不住。

    “放肆,”邱嬷嬷那里能见到这么个场景,不但眼眶红了,怒气更是浮现在脸上,怒吼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跟上官府作对,”

    “嬷嬷息怒,小的们不知道应娘子跟上官府的关系……,”于三一见,那里有刚才的嚣张气焰,这会儿,就差跪地求饶了。

    “不知道,不知道你就冲着孩子手?不知道,你就能杀人放火了?谁给你的胆子?”邱嬷嬷的质问才叫霸气,她不耐烦这些,对车夫道:“麻烦林护卫把这些人都带回京里去,交给老爷,告诉老爷,这些人是怎么欺负少夫人跟小少爷的救命恩人的!”

    “嬷嬷客气了,这是我该做的!”那一直沉默不遇的车夫竟然是个护卫,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气,让几个混混流氓吓懵了,腿都哆嗦了。

    这会儿,被拦住的大夫老早就给应翔安看伤了……人家来头那么大,他有胆子拿乔,也没那个命啊!

    “你们给我听着,应娘子是我上官府的救命恩人,谁要敢造次,别怪嬷嬷我不客气!”邱嬷嬷冷酷的环视了众人一眼,然后出声警告着。

    燕莲看到村民们,包括杜氏在内的都瑟缩这脖子,心里有太多的无奈,想着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变强,变的不在靠人家,一定要让所有人都敬畏她,而不是次次都招她的麻烦。

    院子里,摆放着邱嬷嬷带来的东西,一盒盒的东西极其的精致,还有上面放着的绫罗绸缎,看的众人眼睛都亮了。

    很快的,那些流氓混混都被邱嬷嬷带走了,于三等人想逃,被林护卫给教训的鼻青脸肿的,个个都蔫了,谁也不敢再逃了。

    “应文博,你个王八蛋,你害死老子了,你给我等着,”于三在临走的时候,厉声怒吼着,把应文博吓了一跳,也引起了燕莲的注意。

    应家的长子长孙,哼,她记了!

    “大夫,我爹怎么样?”燕莲把从于三那边拿回来的地契交给了文杰,蹲在地上问着沉默不语的大夫,心里紧张的问道。

    “这骨头被打断了,有些麻烦,”大夫脸色沉重的说道。

    “大夫,不管多少银子,只要能治好我爹,我都会给的,”应翔安救了实儿,这份心,她藏着,对银子之类的身外物,她不会太在乎的。

    “这个我知道,只是现在,得让人抬着他躺着,”他知道应家的情况,想着他们如今最为难的就是一张宽敞的床了。

    “燕莲,不如让你爹去四叔那边吧!?”这生病了的人,住在别人家里,有些不好,应祥林就开口说道。

    “是啊,虽说只是茅,但好在结实,你爹住在那边,你四叔还能照顾着,”方氏在一边开口说道。

    这个时候,燕莲知道自己推不了,否则,爹真的没有地方住了。

    “那就多谢四叔,四婶了,”今日之情,她铭记在心。

    不光光是现在,还有方才,若不是四叔四婶冲进来,恐怕实儿跟爹爹都在躺在地上呢,那情景,她承担不起。

    “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呢?”应祥林温和一笑,喊了陶子跟他父亲一起,把应翔安抬了回去……谢氏自然是跟着的。

    而昏迷不醒的于奶奶一直被文杰照顾着,皱氏找了大夫后,也一直细心的照顾着于奶奶……大夫把脉之后,说于奶奶伤的额头并不严重,只是出血比较多,加之之前身体也不好,所以才会晕倒的。

    燕莲一听,知道那是贫血了,心里稍微放心了一些。

    她让五儿嫂子跟皱氏,还有燕秋一起,把于奶奶扶回了茅,让人照料着她,而她则留在这里,处理邱嬷嬷带来的重礼。

    她明白邱嬷嬷的意思,拿出这些重礼来,是为了震慑村里的人。只是,这些东西,她如今连个放置的地方都没有,真愁人啊!

    “燕莲啊,你看看,你这子还在盖呢,这么多的东西也放不,不如,大伯母拿过去放在老宅那边,等你子盖好了,再搬回去,怎么样?”看到那么多好东西,杜氏的双眼都直了。

    那上好的绸缎缠着金丝,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更何况,那盒子里的好东西,也不知道藏的是什么,只要搬回老宅去,那是什么,就由自己说了。

    把杜氏的贪婪看在眼里,燕莲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道:“大伯母,你开玩笑呢?我哪里敢把东西放在你家啊,你家那么多的东西,要是万一少了什么,我们可担待不起,这些东西可比不上大伯母家里的东西,”

    杜氏怎么会听不出燕莲话里的讽刺,按照平时,她早发怒了,可为了那些好东西,她死死的压抑着怒气,好生好意的劝道:“燕莲,你瞧那么多的好东西,要是丢了一样,可得心疼死,乖乖的啊,听大伯母的话,没错的!”

    “大伯母,不劳费心,”见杜氏伸手想要触摸,燕莲冷冷的挡住了她的路,出声讽刺道:“这东西,就算丢了,我也不敢拿回老宅去,”

    看到那么多的好东西,不光是杜氏眼红,应文博也隐忍不住了。他见娘好声好气的说着,应燕莲都不点头,就拧眉不悦的道:“娘,你跟她废那么多话做什么?我是应家的长子这些东西,理应归我,你赶紧叫爹来搬东西就是了!”

    在应文博的心里,只要他想要的,只要是应家的,没有什么东西不是他的,所以他这么说,是被杜氏朱氏惯出来的,还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应文博,你忘记了吗?于三说的,让你等着,你就不怕吗?”听到应文博理所当然的话后,燕莲扯着嘴角,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应文博一想起这话,就忍不住的颤了一,但实在拒绝不了眼前的诱惑,恶声恶气的道:“你不把眼前的东西给我,我就告诉奶奶去,让她来骂死你,”应家人没有不怕奶奶的,他也知道,奶奶最疼的就是他了。

    “嗤,”燕莲在心里笑了,被应文博这个弱智弄的嘴角抽搐:他以为他奶奶是无敌超人吗?

    “白痴,”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后,燕莲瞅着应文博道:“我如今不是应家的人,这些东西跟应家无关,你别想太多了,”若不是不想惹事,她还真的很想破口大骂呢。

    今日之事,不是应文博搞的鬼,还有谁?要不是他搞鬼,于三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于奶奶跟爹又怎么会受伤,想起于三要打实儿的那一幕,她到现在都还胆战心惊的,怎么可能会把东西给应文博呢。

    就如她说的,扔了也不会给应家人的。

    “文博,走了,”杜氏知道如今的应燕莲跟以前不一样了,如今还傍上了京城里的大户,刚才那个嬷嬷的样子可不像装假的,人家对应燕莲也看重,不然也不会傻傻的在孩子满月的时候送那么多的东西来,所以她心里犯怵,才喊着人离开的。

    “娘,”应文博不敢的怒瞪了燕莲一眼,眼里闪过的贪婪从未停止……。

    “呼,”看着肚子母子离开后,燕莲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还是为眼前的东西郁闷——这些东西,藏哪里都是个大问题啊!

    上官府少夫人让邱嬷嬷带来的东西都蛮珍贵的,有绸缎,有精致的糕点,还有人参,燕窝,海参等上号的补品,还有红枣,桂圆等,更有晒干了的海货,就是没有银子,让燕莲抽搐着嘴角,心里纠结:少夫人,我别的都不紧缺,缺的就是银子啊!

    这些东西,她又不能拿去卖,否则会拂了少夫人的一片心意,只能无奈的把这些东西给藏起来了。

    她让人把东西搬到于奶奶那边去,唯有放在那边,才让她安心。

    于奶奶是失血过多,醒来之后,是满脸的失望,眼里更是止不住的伤心。

    “于奶奶,先把身体养好,别的不要想了,”燕莲一进来的时候,看到于奶奶眼里满是泪水,就赶紧劝着说。

    “那是于家唯一的根了,可他从小被他爹娘宠坏了,成天惹是生非,知道我这里没有好处了,才进京城的,没想到如今,连这样混账的事都做的出来,于家要真正的断根了!”于奶奶想着自己没为于家留根,如今,于三又成这样,她还有什么希望呢。

    “于奶奶,于三这样,跟你无关,等新盖好了,你就住新去后,以后啊,我给你养老送终,”燕莲安抚着她,知道她心里最恐惧的是什么。

    老人最怕的就是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所以每个嫁人的女人心里最想的就是先生个儿子。谢氏就是因为第一个生的女儿,才被朱氏看不起的。

    “燕莲,你是个好姑娘,可惜啊,老天不开眼啊!”于奶奶心里激动,想起燕莲受到的苦难,又为她心疼。

    这哪壶不开提哪壶啊!燕莲额头黑线满布,但嘴上却安慰着说:“老天不开眼,就让他继续闭着吧,咱们过咱们的,一定要过的好好的,先养好身体,别想那么多了,好吗?”

    “嗯,”于奶奶点点头,然后想起了什么,担心的问道:“听冬生娘说,你爹也受伤了,严重吗?”那个时候的她已经昏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根本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

    “伤了骨头,得好好的修养,”想起了应翔安的伤,燕莲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也不知道村里的大夫怎么样,要是内里出血的话,问题就大了。

    “你去那边瞧瞧,我先睡会,”于奶奶知道她两边都担心,就体贴的劝着她道。

    “好,我让冬生娘给你熬些红枣汤,把流掉的血都补回来,”想起邱嬷嬷带来的大红枣,她心里一动,笑着说。

    “那多贵,别浪费了,我休息两天就好了,”知道她的好,于奶奶也舍不得浪费那么贵重的东西。她这辈子,能有现在的日子,也知足了。

    “那是人家送的,不吃也浪费,于奶奶,你先睡着,等会好了,我让冬生娘叫你,我先去看看我爹,”燕莲安抚好于奶奶后,就起身往院子里去。

    那些东西让人帮着搬了回来,放在院子里。她拿了一些糕点,再抓了一些红枣,桂圆等滋补的东西,再拿了一匹素雅的淡蓝绣花布跟一匹青色的适合男人的布,往四叔家去。

    应祥林跟应翔安不一样,他就一家三口,拿着五两银子,还要过日子,就让村民帮着盖了两间茅,现在天热,还能将就着——做饭的地方也遮盖了一,马马虎虎算是一个家了。

    “燕莲,这太贵了,婶子不要,你拿回去吧!”方氏看到燕莲拿的那两匹上好的布,立刻推着不肯接受。

    京城里富贵人家穿的布料,肯定很贵的,她就碰了一,觉得滑滑的,又阴凉阴凉的,就知道好贵,所以打死也不愿意接受。

    ~~~~~~~~

    还有三更,加油!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