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玩意?”北辰傲没有跟她废话,直接问道,那漆黑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的光芒……。

    燕莲对上眼前的男人,莫名的就觉得不喜,主要是他眼里闪过的那丝意味不明的光芒,其中泛着明显的算计。

    “吃的,”语气,不甚客气,甚至有些冲人。

    梅氏跟邱嬷嬷听到她的回答,眼里都闪过诧异——在她们的心里,应娘子都是懂礼守礼之人,虽然是乡妇人,可进退有度,才让她看上眼的。可现在,为何这般的无礼呢?

    北辰傲也有些吃惊,但面上却一丝不露,“本少爷知道是吃的,就想知道是什么吃食!”

    “少夫人,北辰少爷做什么营生的?”燕莲没有回答,而是扭头看着梅氏问道。

    “他是最为奸诈的生意人,”上官浩是不会错过任何嘲弄北辰傲的机会的。自己在他手里吃亏的次数太多了——这个男人,每每自家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他总是堂而皇之的上门。而他那边新颖的东西,自己只能用银子买,所以心里总有一股子怨气。

    “北辰少爷是看中小妇人手里的这些玩意了,是吗?”燕莲抿嘴轻笑道。

    众人听了她的话后,颇为诧异,尤其是北辰傲,他是真的看中了这两样东西,连他都没有吃过的东西,京城里的人更不能知道,所以他才想抢的先机,想从眼前略微有些清秀的小妇人手里买这两样东西——甚至于,在套出这两样是何种东西后,一用一文钱就能得到一切。

    这是商人的本性,跟其他无关。

    “是!”人家都这么说了,北辰傲也大方的点头。他就不信了,自己给个百八十两的银子,她能不动心。

    “给你一百两的银子,告诉本少爷,这两样是什么东西,怎么做!”他一副很大方的样子,把燕莲都逗笑了。“你笑什么?”北辰傲有些恼羞成怒的质问道。

    “难怪上官少爷说北辰少爷是个奸商,还真的是耶!”燕莲用嘲弄的语气讽刺着。

    “一百两的银子都嫌少,应娘子的心,未免太凶了?”北辰傲很有气势的嘲弄着,讽刺她的心太贪了。

    “是吗?”燕莲冲着他妖媚的挑眉,然后很是无辜的道:“少夫人打赏的都比你多呢,看来啊,北辰少爷连个女人都比不上呢!”

    “噗嗤,”这会儿,不要说上官浩了,连梅氏都忍不住的笑出声了。“呵呵……师兄,别小看应娘子,她可厉害着呢!”这是第一次看到师兄吃瘪,她的心里怎么能不高兴呢。

    “五百两,”北辰傲咬牙切齿的怒道,心里疼的很,想着一个乡妇人,怎么就那么精明,怎么会看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呢?

    “北辰少爷,你知道刚才吃的那是什么东西吗?”燕莲没有直接回答着,而是转移了话题问道。

    “本少爷若是知道了,也就不会问了!”该死的,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难缠呢。

    他北辰傲在京城里做了多少的生意,从未有过今天的狼狈——之前,只要他微微蹙眉,人家就上杆子的缠着他做生意,唯有这个小女人,还拿乔了,看自己不好好的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知道本辰傲的厉害。

    “那北辰少爷想知不知道让少夫人如今容光焕发的原因呢?”这做月子的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说出去了,他们估计就不爽了。

    北辰傲是个生意,自然明白她话中的意思,身子也不由的动了一——梅以蓝做月子之后发生的事,他当然知道,心里也只是微微诧异,并未多想,毕竟那是女人的事。可是,如今听这个女人提起来,他到想到了一件让他激动的事。

    要是自己得到了方子,再传去的话,那得到的银子,可就数不清了。他是生意人,比任何人都明白,女人为了美丽,为了拢住男人的心,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更何况是能用银子解决的事。

    “一千两,”那是他的底线了。

    “少夫人,家里还有孩子,我父亲受伤了,正在养身子,家里实在离不开人,小妇人就先回去了,”燕莲压根儿就懒得跟他多费半句话——商人奸诈是对的,可太抠门,就上不了台面。她不喜欢北辰傲的斤斤计较,觉得这样的话,不如自己想法子赚些银子。

    这一次,不光是北辰傲被震住了,连梅氏跟上官浩都被震住了,三人不约而同的想着:一千两银子,足够应燕莲在乡过好日子了。所以,他们的心里都隐约的浮上了一层猜测,觉得应燕莲是故意这么做想引北辰傲开更高的价……。

    燕莲要是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估计会直接翻个白眼,转身走人。

    梅氏见北辰傲不开口了,就点点头道:“邱嬷嬷,送送应娘子,”

    “是,”邱嬷嬷心里也有些猜忌,觉得应娘子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有些不喜她太贪心的性子。

    “北辰公子,若是小妇人在北辰公子的酒楼前开个小饭馆,每十天上一道新菜,而且都不带重复的,京城里的人都没有吃过的,你觉得赚那一千两银子,很难吗?”燕莲见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知道他们对自己有所误会,就在临走之际,俏生生的说了那番话,不等众人有反应,就转身离去了。

    该死的北辰傲,想用银子砸死谁呢!一千两,很多吗?对现在的她来说,是很多,可那并不能保证实儿他们能过上富裕的日子,她要做的是在京城立足,让实儿能真正的抬头做人,而不是在长大之后,在村里被人谩骂为没父的野孩子。

    只有地位高了,他才会被人尊敬,才能让人忘记,他是个没爹的孩子。

    北辰傲要是聪明一些,一口气拿出五千两银子,她还能马马虎虎的点头——不要说别的,就单单是照顾少夫人月子里的那些吃食,就能赚很多银子了,这个小气吧啦的男人,谁嫁给他,谁倒霉。

    “北辰少爷,你惨咯!”上官浩在明白应娘子说的话后,冲着北辰傲嘲弄道。

    北辰傲这一回没有回嘴,而是看着梅氏问道:“她真的是个农妇?”

    “邱嬷嬷去过她家,说是在古泉村里长大的,有个儿子,家里还发生了一些事情,邱嬷嬷那天去的时候,还带回好些人,说是欺负应娘子,还打伤了她父亲……,”梅氏把自己知道的事说了出来,至于北辰傲问的问题,她觉得自己已经给他答案了。

    “一个乡来的农妇,那里来的本事?见到一千两银子,早就吓的胆颤了,还能那么镇定,这份胆识,比那些风华雪月的千金们好的不知道多少,”上官浩若有所思的道。

    这一次,北辰傲没有再开口了。

    他对应娘子的那几道菜跟神秘的吃食是有很大野心的,他就不信了,人家会拒绝的了一千两的银子——想要在京城开店,不但得有银子,还得有靠山。她以为谁想赚钱就能赚钱吗?

    这京城里的铺子,随便的一小间,就能跟大户人家牵上关系的,要是被人盯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他对那几道菜是势在必得,也在等着应娘子的主动求饶。

    运筹帷幄,才是上上之策。

    应燕莲是谈不拢就拍拍屁股走了,可惜的是,人家上官浩悲催了,因为北辰傲为了蹭吃蹭喝,竟然要住在他家。

    而应燕莲拿来的东西,虽说蛮多的,可经不住家里那么多人吃喝啊!

    上官老夫人正因为胃口不开而没有精神,喝了薄荷桃浆后,觉得浑身都舒服,更别说整天为了家事劳心劳力的上官夫人了。

    北辰傲自然不会跟两个长辈争,但他会跟上官浩争,莫名其妙曰:客人为上,连梅氏,都以养身体为由,把她的份也拦走了。

    至于那咸香爆炒出来的东西,上官浩跟北辰傲都觉得没有应娘子做的好吃,可人家现在压根儿不理会他们,只能忍着了。

    燕莲要是知道他们这个样子,肯定会怒骂一声:活该!她就该把送去的东西都带回来,至于的话,看北辰傲还嘚瑟不嘚瑟了。

    北辰傲的事情,在燕莲的心里,就像是一场梦,过去了就完全无所谓,根本不值得放在心里。如今的她,最最要紧的事,就是盖子,好在冬天来临之际,给大家一个温暖的家。

    因为燕莲的银子给的爽快,伙食又好,又加上村里人畏惧她跟京城里的人有些关系,就不敢在造次,干活也干的很细心,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这子快的在往上跑,燕莲的荷包快的缩水,她在心里盘算着,这盖好子,到底够不够……。

    看到谢氏每天高高兴兴的在新那边忙着,受了伤的应翔安虽然没做事,可能走之后,就跟着去瞧瞧,就是坐在那边,嘴角挂着的笑容都能刺激人——杜氏看到这一幕,就觉得挠心挠肺的不舒服。

    她一直觉得,该过好日子的人是她的闺女,应燕莲是只破鞋,最嘚瑟也就在古泉村里,是出不去的,所以心里一直惦记着之前琢磨的事,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

    终于更新完了,累。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