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妹子啊,你是不知道,这应家人狠的很啊,竟然逼我女儿交出十两银子……这分家的时候才得了四两银子,这些年又和在一起吃,赚的银子分文没剩,这不是要逼死人吗?”候陈氏拉着来人,吐着苦水,让人来评理。

    “这……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来人有些尴尬的劝着,心里却明白,这样的事,朱氏是做的出来的。

    她就是为了银子见钱眼开的,否则,当初燕莲怎么会落得这样的场。

    “对对,是误会,误会,”朱氏连忙开口道。

    “怎么是误会呢?”侯氏不答应了,挥舞着刀子怒道:“方才,大嫂不是要我交出十两吗?不然的话,要我一家离开,还说什么我不交就是不孝顺,这不是要逼死我们一家吗?”事情,不能就这样结束了。

    每一次,杜氏惹事,闹的起来的就闹,闹不起来的,都是朱氏当和事老,要么劝和,要么力压,事情总是不了了之。就这样,她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暗亏,所以这一次,索性就闹大一些,好让杜氏长长记性。

    拿捏了那么多年,不是次次都要听她摆布的。

    燕莲要是知道侯氏的心里是这样想的,立刻点头称赞,说要早知道侯氏是这样想的,早就该给杜氏一个教训了,免得她如此的猖狂。

    “媳妇,”应祥正见事情有些闹大了,就呐呐的开口喊着,想着只要大嫂不在要求出十两银子,事情就这样算了。

    “孩子他爹,你看看,这些年来,只要播种,秋收,咱们家是全家齐动,就大嫂一家不动,就他们家金贵,就我们家苦命……这些,咱们过去了,也不去计较了。如今,她挤走了二哥跟四弟他们,连我们都想挤走呢,”侯氏明白自己男人的意思,可这一次就这么结束了,以后,还怎么压得住杜氏啊!

    应祥正见媳妇这样,就呐呐的闭嘴了。

    “三弟妹,你说话可仔细一些,我什么时候要你走了?只是,这燕莲说了,她家出布,我们两家没布,就出银子,这可不关我的事,”杜氏见事情闹大了,连忙推掉道。

    “是啊,都是燕莲那个死丫头闹的,你要生气,就冲着她去,”朱氏连忙点头道。

    谢氏一见,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冲着杜氏跟朱氏质问道:“娘,大嫂,合着要布是你们的心思,给银子是你们的意思,最后的不是都落在我家燕莲身上了?她如今不是应家人,你们需要听她的吗?是应家人的时候,她都没资格开口,如今不是应家人了,难道娘跟大嫂反倒听她了的吗?”

    “大嫂,这布料,还需要给娘吗?”方氏在一边柔柔的问着,一点都不为目前的情景焦急。

    杜氏这会儿才知道,以前最好拿捏的方氏跟谢氏在分家后,就不是自己好拿捏的了。

    “够了,拿着你们的布给我滚出去,”一直沉默的应根民爆发了,冲着谢氏跟方氏怒吼道。

    谢氏没有退缩,而是挺胸望着眼前好坏不分的公公,坚持问道:“爹,这布是大嫂让拿来孝敬你跟娘的,你真不要吗?”

    “滚回去,谁要你们的臭布了?让你女儿安生些,别竟做出丢人现眼的事,免得被人戳脊梁骨骂死,”应根民知道,这件事是杜氏吃亏在燕莲的手里了,把自家婆娘也算计进去了。可自家婆娘这个眼皮子浅的,就这样也上当,真正是蠢笨死了。

    “爹,燕莲做什么戳人脊梁骨的了?”谢氏不退不避,而是睁大双眼质问道:“她如今可不是应家人,做什么,还轮不到爹来管吧!?再说了,今日之事,能怪的了燕莲吗?大嫂来逼着四弟妹交出布来孝敬爹娘,为什么最后反倒是燕莲错了?”

    “爹,儿媳孝敬你们是应该的,可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大嫂提出让我们孝敬什么,总不见大嫂主动孝敬你们什么呢?大嫂手里拽着花不完的银子,怎么就那么小气呢?”方氏也跟着掺和,今天,所有人都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让杜氏大出血。

    “你们按的什么心?是想挖我娘的银子吗?”应燕荷一听,立刻忍受不住了。

    她看到谢氏抱来的布,双眼都亮了。在落日的霞光中,那布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她在想象着,要是自己能穿上这样的衣服,肯定会是最美丽,最能吸引别人目光的……。

    应燕荷的话,没人搭理她,毕竟她是小辈的。

    “大嫂,这个家里,谁不知道你当初是带足了银子进门的,你要求这个怎么孝顺爹娘,要求那个给多少银子,不如你自己先跟爹娘表表孝道,我们这些做小的,会跟你学,等以后赚了银子,一定会向你看齐的,”侯氏放了刀子,理直气壮的要求着。

    杜氏的脸色是极其的难堪,知道自己今天是踢到铁板了。

    不吵不闹了,应根民还是喜欢银子的,所以此刻,他的目光也落在了杜氏的身上。

    “不行,娘,你说过的,那银子,你要留给我办嫁妆的,”应燕荷一见这样,就立刻出声抗议着,心里恨死了应燕莲。

    要不是她,娘的银子怎么会给爷爷呢。

    “爹,娘,既然布你们不要了,我们就先回去了,”谢氏拉着方氏,脸色平静的离开了,压根儿不管杜氏快要吐血的表情。

    至于杜氏最后是不是出血,那就跟她们无关了。不是她们小气不肯出,而是侯氏不出,跟她们无关。

    换成以前,杜氏肯定会撒泼打滚,绝对不会答应。可今天,不但侯氏拿着刀子,连她娘都来了,还有公公婆婆咄咄逼人的眼神,若是自己不答应,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就忍痛咬牙道:“那是儿媳该孝顺的!”

    有了杜氏的一句话,侯氏不用别人劝,直接把刀子扔地上了,眉梢上,带着浓浓的喜悦。

    斗了二十来年,终于把杜氏斗去一回,甚至连诉苦的借口都没有,这才是最爽的。

    谢氏回来做饭的时候,跟燕莲说了老那边发生的事,整个人都活了过来似的,满脸都是笑容,看的燕莲在心里腹诽着:这是打胜了多大的一场仗啊,看把她高兴的!

    不过,她知道杜氏出了十两银子后,自家的布都保住了,心里就格外高兴。

    这一天,谁睡的都好,唯有杜氏跟应燕荷睡不着。杜氏是心疼银子,应燕荷是觉得自己的嫁妆少了十两银子,心里在滴血。

    “文博,”白氏摸着自己的肚子,对着躺在床上眯着双眼昏昏欲睡的男人道:“咱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该想想做些营生,不然成天在家,没个进项的,这日子……,”

    “你担心什么?”原本眯着双眼的应文博猛的睁开双眼,不悦的道:“你尽管生你的孩子,这银子的事,轮不到你操心,咱娘手里有的是银子,不会亏了你的,”

    白氏听他这么说,很想问问:你娘当初到底带了多少嫁妆来?就算是几百两,过了这二十年,还剩多少呢?

    可是,她知道,自己若这么问出去,肯定会惹怒他的,就把心里的想法压住了,揉着肚子,躺在了他的身边却久久不能入眠……。

    “这布没得到,得了十两银子,还是好的,”朱氏握着那十两银子,心里高兴的很,得意的跟自家老头炫耀着。

    应根民瞥了她一眼,不悦的道:“以后啊,你少跟大媳妇掺和,她就是个闹事的,若不是今日三个媳妇都想教训她一,你以为那十两银子会在你手里?”杜氏做人太损,才被人记恨的。

    朱氏被他这么训着,有些不高兴了,“要不是我,今天会进十两银子吗?这十两银子以后留给咱们家巧玲当嫁妆,”说起自己的小女儿,她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孩子他爹,你说,咱们家巧玲今年十六了,过了年就十七了,怎么就没有人上门提亲呢?”

    “这件事,你亲自跑一趟,多给媒人些银子,让她找个好的,”想起自家乖巧的小女儿,应根民的脸上还是有笑意的。

    “知道知道,”朱氏藏好了银子,点点头说道。

    这边,杜氏却跟应祥德在发火,数落着道:“我这辈子嫁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自家媳妇被人用刀子戳着,你连个屁都不放,连女儿都不如了,她还知道反驳,你呢?你就蹲着角落里,低着头,你怎么就那么窝囊呢?”

    应祥德原本沉默不远,随意的任由她数落,心里却是苦闷极了。

    自从娶了杜氏,他就一辈子抬不起头来,被她深深的压着,因为她有银子,当初,娘就是为了她的银子才娶的她。可是,她到底有多少的银子,谁也不知道,反正这一次,她拿出了十两银子——至少证明,她手里是有银子的。

    可是,这件事,能怪谁呢?

    要不是她自己,会拿出十两银子给娘吗?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怪得了谁呢?

    ~~~~~~~~~~~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