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银票就想算了吗?”燕莲眼疾手快的从老板的手中抽出了那张银票,不顾老板的怒瞪口袋,径自把一百两的银票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老板,那两文,我也不跟你计较了,你把所有的棉花都给我打包好,再给我十床……不,二十床的棉被,再把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给我每样拿两匹……,”不是自己付银子,用的也爽些。

    老板泪流满面的照办,心里了决心:以后惹谁都不要惹女人,太可怕了。

    人家是打了她,她不但打回了人家两巴掌,还白得一百两的银票跟那么多的东西,换成他,也愿意挨这一巴掌。

    燕莲:掌柜的,你要是挨了那一巴掌,估计你的店都得倒了,人家还嫌弃你玷污了人家的手呢。

    “姐,还疼吗?”看到姐姐的脸肿的那么高,燕秋看着那么多的东西,脸上并没有多大的笑意。

    “没事,等回去用鸡蛋敷敷就好了,”燕莲揣着一百两的银票,心里正爽的很呢,哪里还管脸上的伤呢。

    从布店出来后,她带着燕秋去了灵儿家的米铺,买做馒头用的粉……。

    “莲姐姐,你这是怎么了?”灵儿依旧乖巧的守着店,一看到她脸上的红肿,立刻关切的问道。

    “没事,被疯狗咬了一口,”燕莲心里是舒服了,对于人家,依旧没有好感。“灵儿,喊你爹出来,今天姐姐买的多,得跟你爹爹好好的讨价还价一番,”她就是喜欢讨价还价的那种感觉,就算是让了一文,心里也舒服啊!

    “好嘞,”灵儿一听,立刻去找人了。

    燕莲在陈家米铺买了高粱粉跟面粉,再买了二十斤的上好白米,让陈来米等会送到城门口去,燕秋跟着去,好收了布店里的东西,免得自己再跑一趟。

    顶着脸上的伤,燕莲又去买了鱼,买了三只鸡,又顺手买了好些饴糖跟桂花糕,觉得差不多了,才赶到城门口去……。

    一整牛车的东西,把路上的人看的羡慕不已……这一回,燕莲不在遮遮掩掩了,因为她的东西光明正大的,不是偷来抢来的。人家想要,也得看看有没有本事从自己的手里拿走了。

    很多聊天的村妇见到那么一牛车的东西,就羡慕的跟着看热闹。燕莲也大大方方的让人帮着从牛车上把东西卸来。

    “燕莲啊,这天那么热,你就买那么好的棉花做什么?”有人好奇的问道,觉得她这个是浪费,不会过日子。

    “人家现在有银子了,钱多的呗!”有人尖酸的讽刺着。

    燕莲原本不想回答的,见出口的是胖婶,就巧笑解释说:“胖婶,你这话可就错了,这棉花买的不是时候,可价钱便宜啊,一斤才二十文,比冬天三十多文的便宜,所以啊,我才买了那么多……,”

    “燕莲,你说真的?这么好的棉花,才二十文一斤?”有人不敢置信的质问道。

    “当然了,这大热天的,也就我这个傻子买棉花,”燕莲话里有话的塞了胖婶一句,然后转身招呼着谢氏抬东西……。

    “燕莲,你的脸怎么了?”一进,谢氏就有些急切的问道。

    “没事,就挨了一,先把东西搬来,”燕莲不想节外生枝,在陈家米铺的时候,灵儿见她脸上肿着,就那鸡蛋给她敷了好一会儿,这会儿没那么肿,也没那么可怕了。

    不然啊,她一回村,估计所有人都会觉得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人打了。

    “你先休息一,娘跟秋儿去搬,”谢氏见她不愿意说,也不要求着,就体贴的让她坐着。

    “嗯,”走了半天,她也累了,真的不想动了。

    刚好,应文杰跟应翔安这个时候来了,应翔安还是不能随意的乱动,应文杰就跟谢氏一起,把扯上的米啊,布啊之类的东西,统统都搬来,再给马夫二十文铜板,就把他打发走了。

    那些妇人看到院子里那么多的东西,个个羡慕的叽叽喳喳的,无非是恭维着谢氏命好,出了这么一个有本事的女儿——对于这些称赞,谢氏荣辱不惊,她没有忘记当初燕莲出事的时候,这些人是怎么狠心的把燕莲往死里逼……。

    “娘,”实儿跟冬生兴奋的挤了进来,看着坐着的人甜甜的喊着。

    “瞧你满头大汗的,”燕莲是想坐休息的,但见到玩的双手黑漆漆的,一脸汗水的实儿,就站了起来,打了水,好好的给他跟冬生一起清洗了一番,才把买来的饴糖一人分了一大块,然后再拿出一块递给冬生道:“把这个送去给燕琴妹妹,”

    “好,”冬生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接过那块饴糖,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弄掉了。

    “燕莲啊,那么多糖,给点我孙子尝尝呗,可怜他长那么大,还没尝过呢,”胖婶一见到那么多的糖,立刻双眼冒光,厚着脸皮讨着。

    “胖婶,瞧你说的那么可怜,整个村里的人,谁不知道你胖婶的日子过的比谁都好,这三天两头的开荤,哪里像我们,一年到头难得闻到肉味,你就别在我们面前喊穷了,”有人不爽胖婶的为人,忍不住的嘲讽着。

    “哪里有肉了,你别胡说八道的,”胖婶怒瞪了人家一眼,瞅着燕莲巴巴的看着,大有你不同意,我就上前抢的架势。

    燕莲看到胖婶那副样子,想起当初她欺负自己跟实儿的时候,就眯着眼看了一手中的饴糖,当着她的面用粽叶裹好,并慢悠悠的道:“胖婶,就那么点糖,总不能给你一个,不分给她们吧?既然分不匀,那我就不分了,也免得人家说我厚此薄彼的!”

    反正她怎么分,胖婶都不会说自己好,她干嘛傻愣愣的去找骂呢。

    “燕莲,别听胖婶的,她家那金孙孙可不差你那点糖,你还是留着给实儿吃,”在燕莲家帮过忙的人都知道燕莲的好,所以都帮着她。

    “吃饱了撑的,多嘴多舌!”胖婶平时再怎么厉害,也说不过那么多人,就恼恨的咒骂了一句,然后扭动着自己的大屁股离开了。

    “燕秋,你跟娘说,你姐的脸是怎么回事?”谢氏见燕莲进去整理东西了,门外又没有别人,就拉住燕秋悄声问道。

    燕秋原本就心疼自家姐姐被人打了的事,(她心里可没有那种自家姐姐打了人家两巴掌,自己受的那巴掌就没事了的感觉!)就生气的一股脑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包括哪些东西都是姐姐白拿的,还有塞进了姐姐荷包里的一百两银子。

    咳咳,燕莲啊,你那一巴掌,好贵的说,你妹子觉得你还受委屈了呢。

    “燕莲,”一听完了事情的始末,谢氏就站不住了,她冲进里,一脸关切的问道:“这什么人啊,好好的要打你?”燕莲正跟应文杰在安排怎么放东西,听到谢氏的问话后,就瞥了一眼燕秋,见她冲着自己吐吐舌头,就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她不是生气燕秋把事情告诉谢氏,而是觉得这事情在她的心里,已经解决了,没必要再告诉谢氏,让她担心,胡思乱想了。

    对于谢氏来说,自己招惹到京城里的人,肯定是不妥的。

    “娘,你别担心,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姑娘,为了嫁给她表哥,快魔怔了,以为我跟她表哥有什么关系,误会了,才打了我一巴掌的,”燕莲简单化了事情的原因,心里在腹诽着:北辰傲,我诅咒你娶你的表妹,以后生个傻乎乎的儿子,让你得意去。

    表兄表妹,亲近结婚,这一代,能好才怪。

    “这姑娘怎么能这样呢?她难道不知道你梳着妇人的发鬓,已经有孩子了吗?”谢氏心里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儿有那么大的心,再说了,就算有心,人家也不会要燕莲的,未婚先孕,有个儿子,就算为妾,人家也得掂量一的。

    “她双眼里满是我就是个女人,就是个跟她抢男人的女人!”燕莲没好气的说道。

    “燕莲,以后啊,你还是少进京,你打了人家,若是遇到人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以后你还是少进城的好,”谢氏心里始终提心吊胆着,就怕燕莲会受委屈。

    “嗯,最近一段时间,肯定不进的!”燕莲点头同意,她不是怕那个疯子表妹,而是不想看到北辰傲——嘿嘿,或许是因为心虚。

    有那么多的棉被要做,燕莲的心就活络了起来,让五儿嫂子跟四婶过来帮忙。她原本是想做好之后,每人送一床,可是五儿嫂子跟四婶都不同意,她无奈了,就送了一些棉花给她们,要她们自己买被面。

    主要是她挑的被面都是好的,方氏跟五儿都怕她给的又会跟上次那样那么贵,她们拿了理亏,才只收了棉花,不要被面的。

    “二弟妹,娘让你去老一趟,有事要找你,”杜氏虽然不愿意走一趟,但想着是为了燕荷,就黑着脸走了这一趟。

    ~~~~~~~~~~~~~~~

    手脚酸软,头痛欲裂,这是大病的前兆吗?好痛苦的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