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氏看到杜氏,眉头暗暗皱了一,就抬头问道:“有什么要紧的事吗?”这婆婆找自己,肯定没好事,她心里极其不愿意去。

    “二弟妹,咱家就算是分了,你还是二弟的媳妇,还是应家的媳妇,娘有没有事情找你,你去了,不就知道了?”杜氏没好气的说道。

    燕莲在里面听到杜氏的声音,心里琢磨着,这朱氏找娘肯定是没好事的,就俯身在燕秋的耳边说了几句,然后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出去。

    燕秋乖乖的点点头,然后站起来冲着门口喊道:“娘,你要去奶奶那边吗?我要去找小姑要绣线,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你去干什么?你奶奶有事跟你娘商量,要绣线,让你娘带来就成了,”杜氏想着今天好不容易等到侯氏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怎么会允许燕秋跟着去呢。

    “大伯母,奶奶找我娘什么事啊,那么神秘兮兮的,”燕秋佯装好奇的问道。

    “都说了不知道,二弟妹,快走了,拖拖拉拉的,天都黑了,”杜氏没好气的催促着……。

    “我去里换身衣服,”谢氏知道燕秋出来,肯定是燕莲有事要跟自己说,就寻了个借口回,在里面随意的拍了几,闷声听着燕莲跟自己说着话,然后摸摸鬓角的头发,走了出去道:“走吧!”

    “姐,娘这么去,会不会吃亏啊!?”燕秋有些担心的问。

    “等会你就跟着去,进院子后大声的喊着,不然他们以为你偷听,到时候对你不好,”燕莲低声的叮嘱着,然后继续道:“你就说爹找娘有事,知道吗?”

    “嗯,”燕秋一听,双眼闪烁的点点头。

    谢氏到了老,见院子里静悄悄的,跟以前热闹的场景不一样,就有些诧异的问道:“大嫂,三弟妹去哪里了?怎么都不见孩子们呢?”

    “回娘家吃饭了,还没回呢!”杜氏随意的回了一句,然后指指上道:“娘在里呢,我就不进去了,”

    谢氏满心的疑惑,但想起燕莲说过的话,就挺起了胸膛走了进去,然后低声的喊了一声: “娘,”

    朱氏一看到她,就拧眉不悦道:“你还知道叫我娘啊!?来看看我这个老不死的,连点东西都没有,谢家是怎么教你做人的?”这应燕莲搬了那么多的东西来,也不知道拿些送给她,真正的让人恼恨。

    谢氏一见朱氏发难,就默默的忍受着,没有回声,没有辩解——不管她说什么都是错的,还不如不说呢。

    朱氏咒骂了半天,见谢氏连个屁都不蹦出一个,是恨的咬牙切齿,自己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冷哼一声,转了话题问道:“听说燕莲救了京城什么府里的少夫人跟小少爷?”

    “嗯,”这件事是大家都知道的,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是不知道她问这个有什么深意。

    “你去跟燕莲说,把燕荷送进上官府去伺候上官少爷,她对人家那么大的恩情,那个少夫人应该不会反对的,”朱氏说的话,是理直气壮的,完全不觉得自己说这样的话是多么的让人错愕。

    谢氏原本是低着头听着她说话的,没想到冲进耳朵里的竟然是这种啼笑皆非,不可思议的要求,就意识的反驳道:“娘,这样的事,怎么能让燕莲去办呢?”

    “为什么不能?”杜氏在外一直偷听着,一听到谢氏的回答,就推门进来,不客气的质问道:“你是不是不想看到我家燕荷好啊!?应燕莲未婚先孕,就别想变凤凰的美梦了,至于你家燕秋,长的有我家燕荷那么美吗?”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呢,谢氏是哭笑不得,想着应燕荷到底有什么好的,这杜氏不免心太大了点。

    “要是燕荷进了上官府,得了上官少爷的喜欢,以后咱们应家就好了,富贵的日子就不用说了,这燕秋跟文杰也得好处,不然的话,凭着他们有个未婚先孕的姐姐,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或者娶到媳妇了!”朱氏跟着诅咒着,一点都不在乎那两个是她嫡亲的孙辈。

    谢氏听了朱氏说的那么狠心的话后,气的是心口起伏,可她知道,要是自己真的生怒气了,就上了他们的当,会被他们指责着,自己是见不得他们好,才不帮忙的,所以机器的冷静道:“这件事,我还得回去跟燕莲商议一,”

    “商议什么,你是她娘,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吗?”杜氏不满她的推脱,恶声恶气的道。

    “大嫂,就算我如今答应你了,燕莲不点头,难不成的,你们要我进京去跟人家少爷说吗?”谢氏恼怒的质问着,心里庆幸他们一家都离开了这里,不然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谢氏只是恼怒的冲口而出,没想到她无心的话被杜氏听进去了,双眼一亮的点头道:“二弟妹,你说的不错,燕莲是绝对不愿意看到燕荷过的比她好的,她的心毒着呢,所以啊,还是你进城跟人家说的好,”

    “大嫂,人家知道我是谁吗?”谢氏听她一直数落在燕莲的不好,还咒骂燕秋跟文杰,心里的怒气已经快爆棚了,不知道在这里去,自己会不会隐忍不住……。

    “反正我不管,谢氏,我跟你说,要么你把燕荷送进上官府,要么把巧玲送进去……两个人,你总要送一个进去,”朱氏的心思不完全跟着杜氏的,她的心里还有自己的打算呢。

    “娘,怎么变成小姑了?”杜氏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质问着。

    朱氏才不管她的怒气,没好气的道:“巧玲怎么不好了?不但白,还乖巧听话,绣活更好,比燕荷更合适,”反正被她知道了,朱氏也不藏着掖着,干脆大大方方的说着。

    “小姑哪里比燕荷好了?”杜氏不满的嗷嗷叫着……。

    “娘,”外面,传来了燕秋的声音,“爹找你呢,没事的话,让你快回去,”

    “唉,娘这就来,”谢氏一听,立刻回了一声,丢一句,“娘,我先回去了,”就不等她们反应,赶紧出了门,就跟外面有狼追似的,走的极快。

    这一回,杜氏跟朱氏都没有拦着,两个人此刻正有事要商量呢。

    “娘,这件事是我与你说的,燕荷是你的请孙女,你总不能不为她着想吧!?”这话说的好像应燕荷已经要进上官府似的,完全没想到这件事连八字都没一撇呢。

    朱氏坐在椅子上,淡淡的扫她一眼道:“燕荷是我的孙女,巧玲还是我女儿呢,你说女儿亲,还是孙女亲?反正谁进府,就看人家的,我们说谁好一点用都没有,”反正在她的心里,自己的女儿是最好的。

    杜氏心里是咬牙切齿的,诅咒着朱氏这个老不死的,可脸上不得不挂着虚伪的笑容,跟她虚以委蛇道:“娘,不管谁进的上官府,只要能进,就是应家的福气,不是吗?”

    反正,她是死也不会让人破坏燕荷过富贵日子的,这还关系到自己儿子的一生,所以她怎么都不愿意退缩,心里更恨上了应巧玲,想着她要是不在,就不会挡住燕荷的路了。

    谢氏一路都抿嘴保持沉默,不管燕秋怎么问,她一句话都没有透露。回到了新那边,不等燕莲询问,她就一股脑的把藏在肚子里的事说了出来,坐在一边大喘气的道:“都是什么人啊,这样的事都想的出来,她们这是争着要卖女儿呢?”

    燕莲张大嘴巴,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她是万万没有想到,朱氏找了谢氏去,竟然是为了这样可笑的事。

    应燕荷好看吗?她要是见到了梅氏,恐怕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说容貌,单单她那优雅高贵的举止,就能让应燕荷羞愧的想要重新投胎一次了。

    “她们好大的心啊,”燕莲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冷笑嘲弄着:“她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想抢人家男人的心,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她敢保证,要是上官浩此刻在古泉村的话,应燕荷应该会自愈美貌,贱兮兮的扑上去了……。

    “燕荷,你说这件事怎么办?”谢氏想起这件事,心里就觉得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眼皮一直在跳。“你奶奶跟你大伯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娘担心她们会冲着你来,到时候逼迫你答应,”

    “呸,那个上官府里做粗活的丫鬟都比应燕荷好看多了,她也不照照自己,真恶心人!”应燕秋语气有些尖锐,但说的都是实话,因为她跟着邱嬷嬷进过上官府,自然见到了所谓貌美的丫鬟了。

    “娘,次大伯母跟奶奶单独找你,你别搭理就是了,”燕莲心里实在没有想到好的解决法子,难道她还请了梅氏来村里不成?

    “一次好说,多几次,到时候你奶奶又得折腾了,说我不孝顺,”谢氏满脸都是苦涩,为自己摊上这样的婆婆而烦心。

    “让她说,有什么意见,去跟爹反应,找你有什么用!”这样的事都想到出来,那俩人都是想银子想疯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