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文杰想说什么,燕莲是不知道的,但她知道,要真的让他说出了那番话,肯定会闯大祸,就赶在他之前,对着迎面过来的女人很自然的笑道:“夫人,你去哪里了?让奴婢好找呢!”

    好在燕莲今天穿的衣服是梅氏给的那种上好的布料,看上去不寒酸,否则,这个丫鬟,她也当的有些汗颜啊!

    杭青青原本是满脸焦急的,她知道后面有人跟着自己,可是她身边的丫鬟嬷嬷都不见了,想求救,可大街上没有一个人是认识的,正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跟一张笑意盈盈的小脸落进了她的眼里,让她有些错愕却莫名觉得心安。

    “让你买点东西,你敢乱走,等回了府,看本夫人不打你一顿,”伸出颤抖的手紧紧的握住眼前粗糙的小手,杭青青觉得自己的腿都软了,紧紧的依偎在眼前陌生人的身边,好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泄密了。

    还真的摆上了,燕莲在心里吐槽着,脸上却挂着谦卑惶恐的表情,不安的道:“夫人恕罪,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以后多长点记性……,”杭青青的嘴里是这么训着的,表情却一刻都没有放轻松。

    “是是,夫人,你让奴婢选的布料选好了,你随奴婢去看看,”燕莲看到不远处的一家布庄,就跟应文杰眨了一眼,扶着人家往那装饰的蛮好的布庄去……。

    紧紧跟着的两个男人眼里闪过不死心,对视了一眼之后,还是跟了上来,弄的燕莲郁闷的想哭——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不要回头,他们还跟着呢,”燕莲见人家要回头,就赶紧的低声叮嘱着,然后领着脸色惨白的人进了所谓的布庄。

    “夫人有什么需要吗?本店有上好的布料,是别家都没有的,”掌柜的一见生意上门,就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招呼着。

    燕莲扶着那腿软的夫人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自己也虚软的坐了上去,挥着手想让自己浑身的汗水能挥掉一些……。

    应文杰只是傻傻的站在燕莲的身后,没有开口也没有四张望——这一次,他是真的不敢了。

    “掌柜的,这里的店可是北辰家的?”缓口气后,杭青青见到了柜台上的一个标志,开口轻声问道。

    “自然是,夫人是……?”掌柜的见她只是从进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对劲,很快的就恢复了优雅庄重,就不免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是北辰卿的夫人,你派人去北辰府,告知大少爷一声,记着,一定要亲自找大爷,告知他本夫人在这里,明白吗?”杭青青的语气是急促的,但眼神却是锐利中带着警告。

    “是,”掌柜的一见,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就点点头呢喃着说:“二爷许久没来了,这铺子里的账有几个月没有送了,小的得去找找大爷……,”他话外的意思,让杭青青的顿时放心来了。

    “掌柜的,派几个不显眼的伙计去跟上门口那两个猥琐的人,不要打草惊蛇,只需要看看跟什么人在一起,做了什么就可以了,”燕莲出声打断了他的话,觉得他好墨迹啊!

    “额,这位是……?”掌柜的一看到能跟夫人平起平坐,语气又没有半点卑微的小妇人,糊涂了。

    “她是本夫人的救命恩人,你且听她的去安排,”杭青青听到燕莲的话后,眼里闪过一丝的锐利,轻声吩咐道。

    “是,小的这就去,”掌柜的不敢拿乔,直接转身吩咐人去跟着,然后招呼伙计过来招呼着,茶水点心,一样都不少,尔后自己匆忙的拿着所谓的账本出了门……。

    等到掌柜的出了门,燕莲才在心里抓狂:北辰府大爷二爷……不要告诉她,其中有一个是北辰傲,她会撞墙的。

    为什么自己每次进城,都会莫名其妙的跟北辰家扯上关系呢?

    她对北辰傲没好感,想着上次好好的被他缠上,自己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这一回……自己还是先走的好,免得惹上那个灾星,好事没有,坏事一大堆。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杭青青站在自己的地盘上,心里的不安少了许多,就关心起一旁的救命恩人了。

    “我娘家姓应,”燕莲无力一笑,起身道:“夫人,如今你已安全,小妇人就带弟弟回去了,”

    杭青青一听,立刻摇着头拒绝道:“这怎么可以呢?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杭青青不知道报恩呢,你先等会,让我家爷见见你,也好知道我今天若不是遇到你,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那语气,有些咬牙切齿了。

    对于京城知名家族的姓氏,燕莲是真的不清楚,所以杭青青这么说着,她还是一头雾水,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

    “夫人,那两人,是什么人?你怎么会不带丫鬟的出门呢?”原本是不想管闲事的,可人家不让走,闹的太僵反倒不好,说不定这个北辰府跟哪个北辰府是不一样呢——她在心里蒙蔽自己。

    “你带这位小哥去那边坐,茶水点心不要怠慢了,”杭青青见一年轻男人站在自己身边,浑身不自在,就吩咐一边的伙计把人招呼着,然后才转身回着人家的话。“这事,说起来,都怪我自己,明知道别人不安好心,也不防着,才差点吃了大亏的,”

    燕莲知道她说的肯定是豪门大宅里的一些猫腻的事,就没有再仔细的询问了。只是,她不问,人家却叨叨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讲了出来——或许是今日真的委屈了,也或许是她找不到可以诉说的人,才急切的想找个人说一说。

    “我与我家爷是从小定的婚约,两家都是世交,彼此也熟悉,这感情也不错,至少相敬如宾……可是,我那婆婆却是个闹不清的,非得把自家侄女塞进府里。因为我的存在,挡住了她侄女长媳的地位,横竖看我不顺眼,我也忍了。她又把目光落在我小叔的身上,闹的小叔连家也不回了……,”杭青青红着眼眶,委屈的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那事情,都快要让她崩溃了。

    燕莲听了她说的事情后,表情有些古怪,心里在嘀咕着:莫不是那个侄女就是上次打了自己一巴掌,自己还了两巴掌的人?

    “她都把目光落在你的小叔身上了,缘何还要找你的麻烦?”燕莲纳闷的问道,这个只是好奇。

    “我有了,”摸着自己的肚子,杭青青笑的一脸的幸福,但随即表情骤变,“小叔因为执意不肯,人家今年已经十八了,再耽搁去,以后真的不好交代了,就想让我家爷娶了人家当平妻,我是没什么资格反驳的,恰恰在这个时候,我又有了身孕……,”

    好狗血的剧情,燕莲吐槽着。

    “人家是不想见你生长子,好夺了你的地位,所以才会让人找你麻烦的,是不是?”是傻子,也猜中其中是怎么回事了。

    “简单的麻烦,我不怕,可刚才跟着我的那两个人,一脸猥琐,一看就知道什么人,人家是想毁了我的名声,污了我肚子里的名声,好让我从北辰府滚出去,”想起这一切,杭青青的手握成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桌角,吓了应文杰一跳。

    “你怀着孩子呢,不要生气,伤了身体,你后悔都来不及,”燕莲连忙劝着,心里却苦哈哈的,祈祷着来的一定是杭青青的男人,而不是北辰傲这个惹麻烦的男人。

    伸手摸着肚子,杭青青的脸色红润了一,“今日,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面对人家真诚的谢意,燕莲笑的有些尴尬,“呵呵,这个,你还得多谢我弟弟,若不是他说帮忙,我真的会视而不见,因为京城的水太深,我怕一个不小心,就招惹上麻烦!”这个是她的心里话,她之前是真的不想帮忙,现在是更不想了。

    杭青青看着她,见她说话不亢不卑,举止大方又自在,心里充满了好奇,忍不住问道:“你的家在什么地方?”看身上的布料,好像还蛮不错的,家里的条件,应该还可以的。

    燕莲见她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露出了好奇的表情,就苦笑一道:“夫人,你别被我身上的衣服骗了,那是我唯一一件能出么见人的衣服,那料子还是人家送的呢!”

    “额,”杭青青没想到人家说的那么坦然,有些不知道怎么接了。

    “小妇人的家在乡,因为家里发生了一点事,以至于家里没有一点存粮,今天带着小弟进京,是为了买些粮食储存的,巧合的遇到了夫人的事,所以夫人还是别放在心里的好,”她是真心不想跟北辰家有什么牵扯,就怕遇到那个刁蛮的表妹,到时候,自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杭青青刚想拒绝,就被一道急切的声音打断了。

    ~~~~~~~~~~~

    男主跟女主算是欢喜冤家吧,都看彼此不顺眼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