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了自己的母亲跟向岚心后,北辰卿当着她们姑侄的面,把今天没有好好照顾主子的丫鬟跟嬷嬷一律的痛打了二十大板,不管是醒着的还是昏迷的,统统都发卖了,这让北辰府的人们都知道,北辰府掌家的,还是大少爷。

    以前,她们都冷眼看着,见夫人是个绵软的,老夫人又强势,表小姐势必会进入北辰府,所以对她比对杭青青还敬畏,也因为如此,那些丫鬟嬷嬷才会被向岚心收买,导致杭青青今天差点出了事。

    这北辰卿因为今天的事,雷霆大怒,狠狠的收拾了一番府里的人,并撂狠话:对主子不忠的人,留着有什么用,还不如卖了的好。

    被大户人家卖出来的,不是犯错了的,就是被赶出来的,这以后哪里能找到好的人家,所以个个都不敢再放肆了,连带着,对着向岚心的态度也有了一丝改变,弄的向岚心心里是充满了怒火却无可奈何,毕竟她如今还不是北辰府的女主人,太过放肆的话,会让姑姑不舒服,只能忍着。

    “杭青青,总有一天,我要你跪着求我,要不是你,我向岚心早就是北辰府的女主人了,何至于受这样的冤枉气,你加诸在我身上的,我迟早要还给你!”向岚心恨恨的在心里发誓着,目前却无可奈何。

    对于北辰府里发生的事,燕莲是完全的不知道。她只想着能办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她特意交代了应文杰,不要说出京城里的事,免得到时候谢氏等人担心。

    应文杰因为自己做错了一次,连累姐姐挨骂,哪里还敢跟爹娘说,这如今,姐姐在爹娘的眼里就是宝,要知道她受委屈了,自己还不得挨骂,就捂紧了嘴,把秘密藏到底了。

    只是,不说,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话说,杭青青回了杭府,也没说别的,就说自己想爹娘了,回来住几天。杭家人也没多想,知道北辰卿对她是好的,所以欢欢喜喜的让她住,又知道她有了喜,让所有杭家人都高兴的合不拢嘴了。

    另一边,北辰傲还没从应燕莲对他的态度中回魂,北辰卿就来告诉他——他要娶向岚心,娘不同意,所以这任务,就交给他北辰傲了。

    “为什么她不答应?”北辰傲知道,不管向岚心嫁给谁,娘都会高兴的,因为她最终的目的就是让北辰家的子孙是出自向家的女人的肚皮。

    不要说北辰傲了,连梅氏跟上官浩也好奇,想着刁钻的老夫人怎么就好好的放弃了这个机会。

    “我跟娘说,娶向岚心可以,至于圆不圆房,就不是她能管的……北辰府的掌家之权可以交给向岚心,但是杭青青跟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得由向岚心负责,若是出一点点的差错,我就让向家陪葬……,”北辰卿的语气很淡然,但说出的话却不敢让人小觑。

    “牛,”上官浩很中肯的给了个评价,然后看着北辰傲同情的道:“你惨了!”

    北辰卿是逃过一劫了,可北辰傲不行啊,他没娶妻,没定亲,没有后台强硬的未婚妻,这兜兜转转的日子,还得继续着……。

    “大哥,你说我找个人把向岚心绑了,坏了名声,娘会不会打消念头了?”北辰傲疯狂的道。

    “师兄,向岚心找不到好的,只会更缠着你,”梅氏撇撇嘴,为他的场担忧。

    “那我怎么办?”大哥解脱了,他就得受无尽的折磨了。

    “你自己看着办,”只要自己能解脱了,北辰卿就觉得舒服了,至于自己的弟弟,他管不了那么多。“对了,二弟,那个应娘子的家在那里,你知道吗?你大嫂说人家救了她,还没好好的感激人家,得上门表示表示,”

    梅氏一听,好奇的问道:“北辰大哥,你怎么认识应娘子呢?”

    北辰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北辰傲所做的无良事,然后耸耸肩,无奈的道:“青青说,人家救了她还受气,实在冤的很,就想亲自去谢谢她……我二弟能认识她,肯定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了。”

    “北辰大哥,这你就错了,”梅氏笑着摇头道:“我师兄是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是我家邱嬷嬷知道,嫂子想去的话,就让邱嬷嬷带路,”

    “傲兄啊,你跟那个应娘子上辈子结了什么仇呢?你们两个一相遇,明明是好事,最后都成了坏事,不是她把你气的倒仰,就是你欺负人家,想想还真的诡异!”上官浩笑容满面的说道,语气里满是调侃。

    “若不是人家已经嫁人,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也以为我家二弟对那个应娘子有心思呢,”北辰卿说的很认真,不带一丝玩笑。

    “大哥,你胡说什么?”北辰傲不满的怒瞪着他,脑子里却莫名的闪现出了一长嗔怒多彩的小脸,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师兄,你大哥跟你开玩笑的,那应娘子就算再好,以她的身份,是进不了北辰家的,再说了,人家已经成亲了,就算师兄心里想,也没有用了!”梅氏就当是个玩笑,说过了,也就忘记了。

    只是,北辰傲的回答却有些耐人寻味。

    “就她一个成天抛头露面,张扬惹祸的人,谁娶了她,谁倒霉!”不过,每一次见她的时候,身边不是弟弟就是妹妹的,没见她带夫家的人,有些不对劲。“师妹,那应娘子好像是娘家姓应,从未说过夫家姓什么吧!?”

    一般出嫁的女人都会冠上夫姓,而不会报出娘家姓的。

    梅氏一听,纳闷的点点头道:“好像是真的……,”

    “不就是一个村妇,用的着你们那么关心吗?好奇的话,直接过去瞧瞧就是了,”北辰卿虽然感激应燕莲救了自家夫人,但对于她的身份,是敬谢不敏的,也不希望她会成为北辰府的主人。

    “我家宝儿还小呢,离不开身,”梅氏有些惋惜的说着,然后看着自家男人说:“浩哥哥,上次应娘子送了那么多东西来,咱们也没感激她,不如就让邱嬷嬷带些东西去,好了了我一桩心事!”

    “这事,你看着安排,”上官浩只是淡淡一笑,并不在乎那些东西。

    燕莲在收了陈来米送的粮食后,给了银子,把粮食搬来藏了一部分,一部分留着吃……。

    对于种姜的事,五儿跟陶子显得别提有多上心,毕竟如今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而应文杰则被燕莲吩咐着去开垦土地,他虽然识的几个字,但想出人头地,走别的道路是有些难的,所以燕莲的目的是想让他成为安安分分的农民,种粮为主。

    地种的好,也能过好日子。

    老那边,白氏娘家人来闹过后,白氏的日子表面是好过了,三餐有着落,杜氏就算不满,也做了些吃的,虽然不是很好,但比之情是好了很多。

    这杜氏的父亲是个打猎的,也因为这样,她家里的日子才稳定比人家好,因为有时候打到了大猎物,卖给酒楼里,就是几十两到上百两的收入,所以杜氏的底气才会那么硬的。

    杜家听说白氏生了孩子,就送了一些野物过来,但那些东西没一口是落尽白氏口中的……对于这一点,白氏只把委屈瞒进肚子里,抱着孩子默默的忍受着。

    “明天,让文博跟我一起地吧,”都当爹了,成天在家晃悠,能成什么事呢。

    “这怎么可以?”杜氏一听,立刻摇头反驳着:“博儿从未过地,怎么能做粗活呢?”

    “谁天生就会的,这都当爹了,成天在家猫着,也不知道想点办法做点营生,这以后,他要怎么办?”以前,不觉得这个儿子怎么样。如今,分家后,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干,他才觉得以前自己是做错了。

    这三弟一家,只要干活,都会一起,连最小的都没落,在地头里说说笑笑,就算是累,心里也舒服。而自家,除了自己之外,不但没人地,连送口水的都没有,他这心里啊,就跟戳了个洞似的,拔凉拔凉的。

    “这不用你管,”杜氏白了他一眼,径自站起来出门了。

    杜氏虽然反驳了自家男人的话,但心里却在算计着:让自己精心养大的儿子做粗活,她是舍不得的,但是,不种地,又能去做什么呢?

    “哇哇……,”一阵孩子的哭泣声响起,打断了杜氏的思绪,她正想开口怒骂的时候,想起了白氏握着的东西,计上心头,嘴角扬起了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成天哭个没完,烦不烦的?”应文博从里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看到杜氏站在门口,就不满的嘟囔道:“娘,这日子没法过了,”

    “浑说什么呢,孩子还小,又什么都不懂,当然只能哭了,”杜氏瞧见他一脸的不耐,就伸手拉拉他,然后故意大声的劝着,好让里面的白氏能听到。“行了,你要睡不着,就跟你爹睡一块儿去,晚上我去照顾你家闺女,”

    ~~~~~~~~~~~

    qq被删除,文档全部消失,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不懂电脑的人,看到什么都删除,偏偏该删除的没删除,不该删除的统统不见,好想撞墙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