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可以?”杜氏一听,立刻摇头反驳着:“博儿从未过地,怎么能做粗活呢?”

    “谁天生就会的,这都当爹了,成天在家猫着,也不知道想点办法做点营生,这以后,他要怎么办?”以前,不觉得这个儿子怎么样。如今,分家后,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干,他才觉得以前自己是做错了。

    这三弟一家,只要干活,都会一起,连最小的都没落,在地头里说说笑笑,就算是累,心里也舒服。而自家,除了自己之外,不但没人地,连送口水的都没有,他这心里啊,就跟戳了个洞似的,拔凉拔凉的。

    “这不用你管,”杜氏白了他一眼,径自站起来出门了。

    杜氏虽然反驳了自家男人的话,但心里却在算计着:让自己精心养大的儿子做粗活,她是舍不得的,但是,不种地,又能去做什么呢?

    “哇哇……,”一阵孩子的哭泣声响起,打断了杜氏的思绪,她正想开口怒骂的时候,想起了白氏握着的东西,计上心头,嘴角扬起了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成天哭个没完,烦不烦的?”应文博从里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看到杜氏站在门口,就不满的嘟囔道:“娘,这日子没法过了,”

    “浑说什么呢,孩子还小,又什么都不懂,当然只能哭了,”杜氏瞧见他一脸的不耐,就伸手拉拉他,然后故意大声的劝着,好让里面的白氏能听到。“行了,你要睡不着,就跟你爹睡一块儿去,晚上我去照顾你闺女,”

    听到杜氏的话,不要说应文博惊愕,就连子里的白氏都觉得事情不对劲——只要每一次女儿一哭,就数她骂的最难听,现在,却说要照顾孩子,这情况让白氏不由的暗暗警惕起……。

    应文博用见鬼了的表情看了她一眼,刚张嘴想问,就被杜氏用眼神阻止住了,然后悄悄的拉着他出了院子,低声道:“差点被你坏了大事,”

    “娘,你干什么呢?”应文博有些迷糊的道:“你不是不耐那个丫头吗?怎么想起去照顾她呢?”没有生儿子,还弄的自己成为村里的笑话,让他如今对白氏是充满不耐,恨不得一脚踢开她。

    “你啊,你爹方才跟我说,要你从明儿开始地干活,你要去吗?”杜氏见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就压低声音问道。

    “娘,你疯了吗?”应文博一听,瞪大双眼,满脸不敢置信的道:“长那么大,我都没握过锄头,让我地,不如一刀杀了我呢!”

    “呸呸,说的什么话,”杜氏怒瞪他一眼训道:“你是娘唯一的儿子,你要是有不三长两短的,还让不让娘活了?”

    “那爹……,”他享受惯了,打死都不愿意地干活的。

    “你放心,娘给你想了个法子,”说着,她就凑近了他,在他耳边轻声的嘀咕了几句,然后拍拍他的肩膀,眉开眼笑道:“怎么样?娘这个法子,好吗?”

    应文博的双眼晶亮,里面的光芒灼人,急切的点点头道:“好好,呵呵,娘,还是你对我好!”

    “说什么傻话,不对你好,娘对谁好去?”杜氏白了他一眼,然后提醒着说:“以后见到她,要客气一些,知道吗?至于以后,那就看你的本事了,要是咱们家真的能发迹,换了白氏,还不容易吗?”

    “娘放心,我会努力的,咱们家啊,肯定是最最好的,”应文博发出了豪言壮语,眼睛里闪烁着满满的自信。

    杜氏母子达成了什么主意,别人都不知道,燕莲更是不知道。她跟应文杰在后院忙的昏天暗地的,应燕秋想帮忙,被燕莲跟谢氏拦住了,因为最近谢氏就想请媒人给她说亲,要是太黑了,怎么找好人家,就直接让她窝在家里绣花陪着于奶奶。

    “实儿,你在捣乱,娘就打你小屁屁了,”看到好不容易挖好的地被实儿这个小捣蛋给搞的乱七八糟的,燕莲眉头一蹙,威严的冷喝道。

    “实儿,去让外婆拿些水来,”应文杰一看,立刻笑着打圆场,冲着实儿眨眨眼。

    实儿的皮肤不知道像谁,每天在外晒也晒不黑,只不过是因为天热,脸颊上晕开了两抹胭脂似的的红晕,搭配上他无辜的眼神,饶是燕莲,也舍不得对他凶。

    燕莲当然明白自家小弟的意思,这一家人住一起后,每个人对实儿的宠爱都让她无奈了。她想严厉,娘就会唠叨着说她当初没对他们严,他们不长的也挺好的,弄的她颇感无力——好在实儿还蛮懂事,或许是以前的苦难日子让他懂得了许多,至少只是小顽皮,没有那种让人抓狂的任性。

    “别跑的太快,”燕莲看到小家伙睨了自己一眼后,快速的要往前院跑去,就出声叮嘱着。

    “姐,娘说实儿没有父亲,怪可怜的,你别老说他,还是调皮才可爱,”应文杰拿着锄头敲着挖出来的土块,低声沉稳的说道。

    燕莲抽搐着嘴角,吐槽道:你们怎么不说我没男人也挺可怜的呢?搞得她不像亲娘,像后母似的,这叫什么事啊!

    “啦啦……,”实儿的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迈着沉稳的小步伐,往前院走去。他见院子里没有外婆的身影,想往灶间去,却听到了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就警惕的皱皱眉,然后走到一边低声问:“谁啊?”

    娘说,外面有许多的外人,不认识的,千万不要开门,不然抢走了他,他就再也见不到娘跟舅舅他们了。

    “实儿,开门,我是冬生,”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让实儿露出了笑脸,扭头大喊着:“外婆,冬生哥哥来了,开开门,”

    “来了,来了,”谢氏在灶间里忙碌着,听到外孙的话,就立刻出声应着,不一会儿就从灶间出来,嘴里唠叨着:“冬生啊,这虽然入秋了,可白天还热的很呢,你在外乱跑,小心中暑热……咦?”当门打开后,看到门口站着的几个人,谢氏愣住了,说的话也卡在那边打住了。

    “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谢氏警惕的问道,语气也显得有些紧张。

    “阿婆,他们是来找莲姨的,是从京城来的,”冬生领着人走了进来,笑着道。

    “京城?”谢氏还在征楞的时候,实儿已经机灵的往后院跑去了。

    “应大娘,还认识我吗?”邱嬷嬷从后面走了上来,满面笑容的问道。

    “邱……邱嬷嬷,”谢氏对谁都陌生,对邱嬷嬷却是充满感激的,连忙惊喜的招呼着:“你怎么来了,快,快请进,”

    面对谢氏对邱嬷嬷是惊喜不已,对他们是警惕加小心,众人都露出了一抹无奈。

    “应大娘,这是我家少爷,少夫人,这是北辰府的大爷跟夫人,这是二爷,”邱嬷嬷一边介绍着,一边笑着说:“众位主子今日来,是来看应娘子的,不知是否方便?”

    “方便方便,我家莲儿在后院呢,我这就去叫来,”谢氏想要招呼,可秋儿是未嫁的姑娘,招呼众人不方便,就在犹豫的时候,梅氏开口了。

    “你就别忙了,我们今天是来看她的,别因为我们来而打搅了她,还是我们去看看,”梅氏看到这别具一格的院子,眼里闪过好奇。

    “这……后院是山地,路不稳当,”看她们个个穿的软底的绣鞋,谢氏有些惶恐的道。

    “无碍的!”杭青青上前挽住了梅氏,跟着要往前走。

    在后院的燕莲在问清楚实儿惊慌跑回来的目的后,就抱起实儿想回前院,她这个时候脑子里唯一闪烁的就是这里的姜地是不能被发现的——尤其是不能被跟她对冲的北辰傲看到。

    一个赶来,一个回去,就在小路的转角处相遇了。

    一头不算滑不算黑的秀发随意的用粗粗的类似筷子松垮垮的挽着,鬓边的头发因为汗水黏在一起,身上穿的黑色的打了补丁的衣服,跟平日里的妇人没什么区别,唯一让众人觉得惊异的,大概就是她整体散发出的磊落气质,连男人都比不上。

    “你们怎么来了?”开口没有欢迎,还有浓烈的不满跟疏远。

    “我们是来看你的,”本该跟应燕莲超级不合拍的北辰傲在看到她这个样子的时候,心,微微的缩了一,语气平静的说道。

    听到北辰傲那诡异的声音后,燕莲用见鬼的表情睨了他一眼,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往前厅坐吧,这后院脏的很,你们走不了的,”燕莲没有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格外兴奋,而是语气淡淡的招呼着:“娘,给他们端桃浆解解暑,”

    “好,”谢氏跟在后面是战战兢兢的,哪里有自家女儿的淡定。这会儿得了女儿的安排,立刻松口气,觉得跟逃过一劫似的,那样子,把客人当成劫匪了。

    谢氏的慌张在众人的眼里才算是正常的,应燕莲这个才是不正常的。他们从马车开始,遇到的村民见到他们,无不是畏畏缩缩,充满惊恐,唯有她平淡到甚至有些不欢迎他们了。

    ~~~~~~~~

    花了三个小时才修好电脑,一切的资料都没有了,我伤的起吗?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