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我们能这么教孩子吗?”杭青青看着这一幕,摸着自己的肚子,若有所思的问道。

    在她的心里,对孩子充满了憧憬,想着怎么给孩子最好的,却从未想过教会孩子怎么去懂人生最基本的道理。

    就算知道了,或许他们心里对孩子还是不舍的,不像应燕莲那么的决绝。

    北辰卿没有回答,而是眼里充满了思索……。

    “给铜板,”实儿在得到娘的点头后,去找北辰傲要银子,小脸格外的认真。

    北辰傲看着眼前小小的人儿,心里总有一股子的柔软,“你要多少?”看到他对自己那么严肃,对应燕莲是双眼笑成了月牙状,他心里有些不舒坦,就想逗弄一。

    实儿咬着唇,有些矛盾了。他掐着自己的小手,始终举棋不定,就把目光落在了自己娘亲的身上,却发现娘亲已经不在自己身边,就张张小嘴想喊,可想到那么多的人,就抿抿嘴巴最终没有开口。

    “娘说你知道的,”歪着头,实儿把问题抛回给他了。

    “可我不知道,该给你这个呢,还是这个好?”北辰傲很恶劣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的铜板跟一小块的金子,一脸矛盾的问道。“要不,你来选一个?”

    “二弟好古怪,”杭青青见北辰傲在为难一个孩子,有些看不过去了。

    “你看着就明白了,”北辰卿没有多大的反应,双眼却一直落在那个看起来憨厚,实际上却聪明的跟他娘一样的孩子,想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那实儿选那个,你就给那个吗?”实儿望着他,憨憨的问道。

    “是啊,”北辰傲掂量了手里装着铜板的道:“这个好多噢,叔叔的手都握不住了,”

    “那多的留给叔叔,小的留给实儿,”一脸乖巧,一脸憨厚,可双眼里闪过的光芒却不容忽视。

    “额,”北辰傲僵着嘴角,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噗嗤,”为了增加他的尴尬,燕莲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当着他的面,红果果的露出一个大笑脸,完全漠视了北辰傲的怒视。

    “北辰少爷应该是说话算数的哦?”她要不要那么坏呢?

    北辰傲没有搭理应燕莲,他知道,自己只要搭理她的话,哑口无言的铁定是自己,就把目光落在实儿的身上,好奇的道:“为何要选少的?”

    “你给我,我就告诉你!”实儿咬着唇,一脸的坚持。

    对上坚持到底的双眼,北辰傲投降了,只得把手里的小块金子给他,然后等着小家伙的答案——他到不是在乎那点金子,而是纳闷应燕莲到底是怎么教的孩子。

    一般来说,孩子都会被多的吸引住,那里会跟实儿一样,会选择金子的。他拿出银子,只是想逗弄一孩子,想找个机会刺激一应燕莲,却不料吃了哑巴亏的是自己。

    实儿得了金子,立刻谄媚的交给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娘,然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道:“娘说了,金闪闪的才是最最值钱的……,”

    “……,”所有人都沉默了,金子,还真的是金闪闪的。

    “你都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北辰傲看着应燕莲,很是无语的问道。

    “不教这些乱七八糟的,能让这个落在我的手里吗?”燕莲晃晃手里的金子,很是得意的问道。

    “……,”北辰傲吐血了。

    “实儿,你该知道怎么做的,是不是?”燕莲把金子放进了实儿的手心里,然后语气严肃的问道。

    “是,”实儿望了她一眼,就在众人还搞不懂他们母子要做什么的时候,实儿走到北辰傲的面前,把手心里的金子递给他,脆生生的道:“还给你!”

    众人惊愕的望着这一幕,充满了不解。

    包括谢氏等人在内,都在心疼那一块金子——金子啊,是他们这辈子都不会拥有,从未见过的。

    “为何?”北辰傲压心里的惊愕,蹲身子跟孩子平视问道。

    “那不是实儿的,”对于手里的金子,实儿没有一点的留恋,快速的塞进了他的衣领里面,然后摊开小手道:“把铜板给实儿,那才是实儿的……,”说完,露出了一抹暖暖的笑容,两个深深的酒窝,笑的月牙状的双眼里满是得意。

    北辰傲从衣领里拿出了那块被塞进去的金子,觉得那块金子沉甸甸的,有些烫手。这个孩子,连大人都不如他。他一直觉得应燕莲教孩子的方式很古怪,但如今一见,孩子被她教的最最明事理了。

    “这个给你,这个也给你,”他一边把金子塞进他的小手里,一边把放在袖子里的铜板拿出来递给他——那铜板完全是为了付给晚上在这里干活的人,否则他身上是不会有铜板的。

    “北辰少爷,别教坏了孩子,”燕莲把他手中的铜板接了过来,再从实儿的手里把金子还给了北辰傲,一本正经的说:“实儿的是非分辨只到这里,若是你再把金子给他,他会弄混淆的,”

    “这个是我给他的,”北辰傲不满她的话,反驳着说。

    “给?”燕莲眉头一挑,不满的质问道:“你是觉得实儿低你一等,需要你的打赏吗?还是你会觉得,我的儿子永远都留在这里,没有资格闯出一番自己的天地来?”

    “你知道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北辰傲有些挫败的嚷道。

    “没有这个意思,就把金子收起来,别让孩子觉得得到是那么容易,”燕莲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蹲身子把一把的铜板给了他,摸摸他的头,亲亲他的小脸道:“这个是实儿的,实儿要自己存着,知道吗?”

    “恩,”实儿掀起了衣角,把自己握不住的铜板都兜起来,然后冲着自己的娘亲甜甜的笑着说:“实儿以后好存好多好多的银子,给娘吃好的,”

    “真乖!”孩子暖暖的话语,融化了所有人的心,也让两个大男人的心不平衡了。

    心里不平衡的人自然是北辰傲跟北辰卿了。因为他们俩人从未享受过这样的亲情,看到他们母子之间的互动,心里一番的酸涩。

    燕莲这边清净,加上燕莲最近很是低调,所以没有人察觉到这边一夜的不平静。

    四亩多的姜,除了姜种之外,都被挖走了。在走的时候,燕莲还跟北辰傲签订了一个协议,那就是她告诉他如何能让姜在北方不但不会少,而且会越来越多,以后都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但条件是这个法子,绝对不许被人知道。

    她这么做,没有什么大的心思,只是为了国泰民安,自己的日子稳定一些而已。

    对于这一点,北辰傲只有点头的份,哪里还敢不答应呢。

    燕莲也没暴露出自己的法子,而是从自己的地里挖了土壤出来,倒在马车上,告诉他,只要用木桶子把泥土装上,把姜放进去不要管,它自然就会长出叶子,会发出新的姜来……只要不把姜全部弄掉,只会越来越多,以后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燕……燕莲,这……这是真的吗?”手里的一百两银票被五儿捏在手里,手都还在颤抖着,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不会看吗?”燕莲倒是很淡定的把几张银票塞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对应文杰道:“小杰,你的银子还是放在姐姐这边,等到你娶媳妇的时候,姐姐再拿出来给你,”她对谢氏不放心啊。

    谢氏手里要是有银子的话,谁都打她的注意,她一个心软,什么都保不住。

    “恩,”应文杰也没问自己有多少,反倒憨憨的摸摸自己的头答应了。

    “燕莲……这是不是太多了?”不敢置信的人还有于奶奶,她万万没有想到,晚上只是去帮着干活,根本没做多少,就的了一两银子,心里激动的不得了。

    “人家银子多的很,不收白不收,”其实,她可以组织村里的人来给自己收姜,好给他们赚些银子的。可是,想到自己卖的姜恐怕会银子村里人的眼红,到时候好心办坏事,所以她只能让北辰傲找人了。

    “燕莲,我家能赚那么多的银子,多亏了你,”陶子娘一脸激动的说道,眼里是满满的感激。

    当初,五儿说什么跟燕莲一起种什么东西,她也只是想着局拒绝的话,两家的脸上无关,反正冬日里没什么事情,就点头答应了。

    想到自己怀里揣着的几两散碎的银子,再看看五儿手里握着的一百两银子,心里在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阻止,否则她肯定会后悔死。

    “大家都是一家人,何须那么客气呢,”燕莲笑着说道:“陶子哥跟五儿嫂子也帮了我不少忙,我爹身子不好,还是他们帮着我弟弟开垦了那些地呢,”

    应翔安看着这个,只是露出憨憨的笑容,没有开口说话。

    孩子能赚银子,他自然是高兴的。因为他养伤,燕莲不许他动太多,所以后院开垦的时候,他没有帮忙。之后他伤好了之后,后院已经不需要他动手了。

    ~~~~~~~~~~

    迟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