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卿成亲了,杭青青的身份又不一样,为了拉拢北辰家,送出的肯定是嫡女,所以只能为北辰傲的正妻,无法成为北辰卿的妾室。

    对于京城里的混乱,燕莲是完全不知,也不知道睡了一觉,改变了许多——至少连皇上都关注起她了,北辰卿再对她有什么意见,也只能藏着掖着了。

    等燕莲醒来的时候,谢氏等人都已经起来,天都快黑了。她在灶间找了吃的东西,随意的吃过之后来到后院,看到原本狼藉的一地经过大家的整理,已经变得整洁干净了。

    “燕莲,这地里却的泥也被拉开填好了,接来,该怎么做?”五儿看到她就跟看到财神爷似的,双眼都泛着光芒呢。

    清晨的时候,他们一家回去后商议了一,觉得以后做什么都得跟着燕莲,不要说别的,就算那一百两的银子,这辈子靠着他们自己都挣不来,所以不管燕莲以后做什么,他们都无条件的支持。

    燕莲沉思了一,想着这里的事情,只需要提点几句,大家都能搞定了,就寻思着自己想要在过完年之后育苗的事……。

    “是这样的,这里只要重新开垦,再把姜种分了种去,不会有太多的事情,”看到应祥林后,她蹙眉道:“四叔那边的山地,虽然贫瘠,但四处都是枯萎的野草,砍了之后烧成灰,一层层的铺撒在地里,到时候再把姜种去,肯定能成,也不需要担心……,”

    “既然这都不是什么难事,那你担心什么?”谢氏看着她,纳闷的问。

    对于这个女儿,她跟孩子她爹都觉得有些陌生,记忆中那个胆怯不爱说话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刚强有本事了。

    她如今做的事,说的话,都是他们不知道,不了解的。看到女儿如此的有本事,他们心中也高兴,但又怕燕莲如此的有本事,会引来村中人的不满。

    当初在盖子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满,只不过是燕莲本事大,那些人得了好处,才没盯着的。

    如今,她可是很怕被人知道自家后院的事,要是被老那边的人知道了,还不活活折腾死。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就摊摊手笑道:“离过年还有两个月,咱们的鲜姜估摸着还能卖一次,至少今年过年不会很差……只不过,这件事,也不会隐藏很久,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知道,到时候这个法子也藏不住了,”除非他们能顶得住所有村民的责难跟压力。

    “姐姐,那是你想出的法子,为什么要告诉别人?”应燕秋不满的问道。

    “小秋,咱们是在古泉村里生根的,若是整个人村里的人都穷,唯独咱们家过的好,你说他们会甘心吗?被人如狼般的时时刻刻的盯着,那种感觉,不好受,还不如把法子说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呢!”只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后,鲜姜也没有那么好的利润了。

    “燕莲,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啊!?”方氏看着她,迟疑了一问道。

    燕莲有些诧异的看了方氏一些,惊讶于她的敏锐(方氏要知道燕莲心里的想法,肯定会自嘲说:什么敏锐,她是看人脸色看惯了,一有不对劲的,立刻就会察觉出来!),随即含笑道:“是的,接来我要说的事,恐怕你们会难以接受,但不管怎么样,我只告诉你们,那是我绝对要做的事……你们可以不帮我,但是不能反对!”

    燕莲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双眼里迸发出来的强势,让原本就生活在最最卑微一层的人都瑟缩了一,呐呐的看着她,好半天都没有说一句话。

    “燕莲,不管你做什么,嫂子都支持你,绝对不会反对的!”想起自家人的决定,五儿恢复的最快,也因为这个决定,造就了她家在古泉村的位置,让她在之后回忆起的时候,觉得她做的最对的时候,就是在燕莲无助的时候站在她那边,否则那里有她家之后的富有呢。

    “是啊,四叔也站在你这边,不管你要做什么,吩咐一声就是了,”应祥林的心里没那么多的弯弯道道,因为他还没从燕莲这边得到什么好处。之所以会点头,完全是因为之前燕莲帮了他们一家,免受了杜氏的羞辱。

    燕莲听了他们的话后,把眼神落在了应翔安的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对上燕莲的目光,应翔安有些无措的挠挠自己的头,随即笑笑说:“爹老了,许多事都帮不上,但你弟弟跟你妹妹都还年轻着,以后有什么事,就让他们帮你吧!”

    燕莲没有因为应翔安的话而生气,反倒觉得这些日子过来,他成熟了许多。

    他的不帮,其实是在帮她!

    “嗯,”燕莲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燕莲,说了半天,你还没说你到底要做什么呢?”谢氏在一边急的不得了,这孩子,什么时候那么磨叽了。

    见众人都表态了,自己再不说,就得惹众怒了,所以她咧嘴笑笑说:“等过完年,我就打算育苗种稻,一年种……两次,”或许是觉得自己说的话不过瘾,她还伸出两只手来比划着,完全无视众人惊呆的表情。

    “两……两次?”谢氏跟方氏等老一辈的人呢喃着,久久没有再出声了,而五儿跟陶子等年轻一辈的人却双眼闪烁着光芒,对这件事,充满了兴趣跟期待。

    “燕莲,你说的是真的?一年真的能种两次吗?”五儿率先开口问道,眼里精光四溢。

    “咳咳……,”对上五儿的灼热目光,燕莲突然有些心虚了。“我只想试试……,”这成功不成功的,她还没有把握。但是,根据上一世自己得到的经验,只要不出什么麻烦,应该不会有问题。

    “不管能不能成,我家就跟着你了,”五儿豪气冲天的道,一点都不在乎自家会因为自己的决定而喝西北风。

    她的心里也是有算计的,燕莲刚带着他们家得了一百两的银子,就算耽搁了一年,也没事……若是真的如燕莲说的那样,一年两季,家里的粮食就多了,大家也能过更好的日子。若是不行,来年,燕莲也就不会为难他们,到时候自家再种就是了。

    “燕莲,不是四婶不赞同,而是过完年之后就育秧的话,天气还冷的很,那些苗子能在水里存活吗?”方氏有她自己的考虑,只想知道此刻能不能成。

    一年两季,对他们一家来说,是最好不过的。

    一季的粮食,自家省着吃还不一定能吃得饱,毕竟她家的好地少,都是荒地开荒出来的,种番薯等,也显得有些贫瘠,更何况是别的了。

    “试试,我也不一定觉得行,”燕莲思索了一后说:“不然这样,你们先把姜种好,我呢,先拿村头的几亩水田试试,就算不行,也花不了多少的银子,”浪费的就是育苗的种子而已。

    若是成功了,好处多的不得了,不是她有悲天悯人的心思,而是觉得自己能赚好多银子了。

    自己都吃不饱,她可没心思想别的。

    众人见她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对于她要在年后种水稻的事情,个个心里保持着观望——老祖宗没有实现的事,但愿她能行。

    鲜姜一事,就像一道旋风,刮过了就消失,任由人家花费了多少的心思,就是查探不出一丝的痕迹,若不是北方传来将士无忧的事,他们都以为那是北辰卿的一个阴谋呢。

    肚子微凸的杭青青看着眼前脸色阴沉的男人,很是同情的道:“二弟,你也老大不小了,趁此机会,先定来吧!?”

    应燕莲的一番杰作到成就了北辰傲的名声,弄的北辰府如今是三天两头的被人搅和着……若不是她如今身怀有孕,恐怕那些帖子都能把她砸死。但是,对她来说,北辰傲既然不想娶向岚心,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挑选一心仪的人,免得总因此事跟老夫人起冲突。

    北辰傲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转回了自己幽深的眸子,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盘算什么。

    “快过年了,你要离家也不是个事,你最好想想清楚,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北辰卿想起之前向岚心一直在询问青青关于鲜姜的事,就觉得此事不简单。

    向家,暗地里,还在打着什么主意呢?

    他很清楚,向家除了想搭住北辰府外,还跟了某位皇子,想要脚踏两只船,更想把北辰府拉入漩涡之中,想让京城变得更加混乱……。

    回到北辰家的北辰傲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表情阴冷,服侍他的丫鬟都不敢近身,更别说去诱惑他了。要是应燕莲看到这一幕,会觉得那是北辰傲的双胞胎兄弟,完全不是北辰傲本人。

    在她的心里,北辰傲就是个嘴上犯贱的无耻男人,根本不会有现在这般沉稳的表现。

    “我等着,”北辰傲的心里压着一股子的邪火,很想找找晦气,好好的发泄一,要是有人不长眼的找麻烦,他很乐意的等着。

    ~~~~~~~~~~~~

    接连被打击,懒懒撞墙了,这什么狗屎运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