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应燕秋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跟燕荷抢男人,真是不要脸,”杜氏心口堵着一口气,想也没想的就怒骂出声了。

    她是觉得自己女儿样样都好,谢氏的儿女什么都不好,所以厚颜无耻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候氏在一边低着头无声的冷哼了一声,嘲弄杜氏的不要脸:燕荷的男人,我呸,不要脸的东西,八字都没一撇呢,还说人家……至少那公子是住在燕莲家里的,好意思说这些话!

    应燕荷一个黄花大闺女,竟然主动上门勾搭人家男人,还理直气壮的,真是让人佩服呢。

    想到这里,候氏在心里警告自己,以后一定要让她家的燕春离应燕荷远点,免得她带坏了自己的女儿。

    “瞎嚷嚷什么呢?”朱氏白了杜氏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是觉得整个村里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想嚷嚷的所有人都知道吗?”这种事情,好意思拿出来说吗?

    本来,她的孙子赚了银子,孝敬她,让她觉得脸上备有面儿。可是,想起自己的孙子要娶个死了男人的,她的心里就膈应的很,觉得这件事是杜氏的错,要不是她赶走了白氏,那女人怎么能跟自己的孙子纠缠到底呢。

    所以这会儿憋着一口气,想着快过年了,这大孙子都不回来,心里的气可不是一点点,所以横竖看杜氏都不顺眼。

    杜氏心里也明白,只能怒瞪了燕荷一眼,不在抱怨什么了。

    “燕荷,你说的都是真的?”朱氏望着燕荷,脸色严厉的质问道。

    “嗯,”燕荷委屈的点点头。

    “既然那公子对你是有好感的,又帮你解了围,可见是那两个不要脸的想坏了你的好事,你不要气馁,人家有心,总会知道你的好的,”朱氏对燕荷是难得的和蔼,因为她或许真的能改变应家,所以她心里也急切的很。

    燕荷有富贵的话,铁定是不会忘记他们的,可二房富贵的话,他们什么好处都得不到,所以她也想破坏燕秋的好事,在怎么样,燕荷比燕秋长的好看多了。

    “那当然了,奶奶,燕荷要是好了,以后肯定会好好孝顺奶奶的,”燕荷对朱氏是不满的,但想到彪悍的奶奶是二叔害怕的,就存心讨好,想要哄着她,到时候让她出门,哼,二叔跟二婶还敢欺负她吗?

    “好,还是奶奶的荷儿最乖了,”朱氏凑趣的夸奖了一句,刚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道熟悉并让人觉得古怪的声音。

    “小心门槛,这里有个坑呢,”应文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让杜氏等人愣了一之后全部都往门口走去,却看到了院子里的诡异一幕。

    穿着蓝色绸缎棉袄的应文博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一个娇俏瘦小的女人,那脸上的温柔是当娘,当奶奶的从未见过的。

    “文博,”杜氏一见,当然知道那女人是谁了,就拧眉一脸怒火的冲上前想打人,却被应文博拦住了。

    “娘,娇儿怀了我的孩子,”应文博就地扔一个炸弹,把所有人都炸晕了。

    杜氏惊愕的张大嘴,望着眼前自己熟悉的人,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说什么?”

    “娘,娇儿怀了我的孩子,大夫说是个男孩呢,”应文博把身后的女人保护的严严实实的,要是白氏看到,心恐怕更痛了。

    “文博……,”杨娇儿娇羞的站在他的身后,满脸的喜悦。

    她虽然嫁过,但因保养得宜,看上去比应燕荷还要美艳几分,尤其是那娇弱的小模样,让应文博看了心都化了。

    “我不许,”杜氏一听,更疯狂了,“文博,她要进了应家的大门,这辈子你都抬不起头来,”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迷的自己儿子是非不分,连脸面也不要了。

    “砰,”就在应文博要说什么的时候,杨娇儿突然双膝一软,跪了去,泪流满面,委屈无力的哭诉道:“娘,娇儿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配,可……可娇儿的肚子里怀了文博的孩子,娇儿别的不求,只等娇儿为文博生儿子,就……就变卖所有的家产离开,一辈子都不会缠着文博了,”说到这里,满脸不舍的看了应文博一眼,眼里满是无奈跟痛苦。

    “娘,娇儿对儿子是真心的,她为了跟着我来这里受苦,变卖了京城里的一切,还给你买了金簪呢,”应文博想起了她所做的一切,心都软了。

    “什么?金簪?”杜氏别的都没有听进去,眼里只有那两个字,双眼发光。

    杨娇儿柔弱的跪着,把身后的包袱解开,摊在了地上打开,露出了里面的银票跟首饰,那金晃晃的金簪让众人的脸色一变,朱氏跟应燕荷的脸上都闪过了羡慕跟贪婪,而杜氏更是双眼冒直,尤其是那包袱里的银票跟首饰,让她一子就改变了注意……。

    这白氏当初在应家的时候,被自己骗了所有的嫁妆,要不是后来发生的事,白氏被休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有。如今,这杨娇儿有了身孕,还带了那么多的东西进门,自己可以佯装对她好,哄骗了她所有的东西再赶出去,她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法子呢?

    想到了这里,杜氏就露出了和蔼的笑容,跟方才是判若两人。

    “啊哟,娇儿是吧?瞧瞧你,有了身孕就不要跪着,赶紧起来,累坏了我的宝贝孙子,可就罪过了,”说着,上前亲自把杨娇儿扶了起来,满脸的慈祥,看呆了众人。

    杨娇儿自然是明白自己的计划凑效了,收敛的眸光底有着厌恶却虚伪的露出了无助并感激的笑容,表示着她的诚心。

    “娘,这金簪是娇儿送与你的,”应文博在众人的眸光种捡起了地上的包袱,然后把里面的金簪递给了杜氏,随后把包袱挂在了自己的身上,扶住杨娇儿道:“累了吧,往里去休息一,娘,娇儿饿了,你给做点吃的,”

    手里握着那支金簪,杜氏恍惚的点点头应答着:“好,好,娘立刻去做,”什么不满意,什么怒气,什么脸面,在看到这只金簪之后,统统都消失了。

    “娘,”应燕荷看到那支金簪,巴巴的凑上前想伸手摸着,语气里尽是羡慕,可杜氏那里舍得给她触碰,直接藏在自己的袖子里,笑着说:“燕荷啊,你嫂子进门了,你去好好的照顾照顾,娘去给她做些吃的,”

    应燕荷心里失望自己得不到金簪,但想起人家铺在地上的包袱里还有好多的首饰,立刻明白了娘的意思,连忙大声的应着道:“好,荷儿立刻去照顾大嫂,”

    候氏看着积极母女俩,眼里闪过一丝冷笑,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没有掺和这些糟心的事。

    这杨娇儿不简单,就那么简单的进了应家大门,还得了杜氏的心,不管用的什么法子,至少她进门了,以后,这应家,由谁说了算还不定呢。

    为什么她有种另一个杜氏的感觉呢?

    不管怎么样,至少他们已经分家了,不管人家怎么样,跟她毫无关系。

    杨娇儿有了身孕进应家大门的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也很快的传进了白氏跟燕莲等人的耳朵里……谢氏担心白氏会想太多,但燕莲却一点表情都没有——白氏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去,怎么能走出这个坎呢。

    或许是应文博当初做的太绝情了,所以谢氏来安慰的时候,白氏还一脸的笑容,一点伤心都没有。

    “这个杨娇儿不简单,以后应家有热闹可看了,”燕莲对着白氏眨眼说着,心里充满了期待——也不知道这一次,杜氏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那也是他家的事,”白氏淡淡的回答着,一点兴趣都没有。

    燕莲满意她的态度,想着白氏才是真正有本事的。

    北辰傲继续住在应家,他每天过的很是惬意,看看书,赏赏风景,吃着别有一番滋味的农家菜,觉得这样也不错,少了算计,每天睡的格外舒坦。

    这几天,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就是年仅四岁的实儿在用树枝写字,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就好奇的关注着,最后摇着头对应燕莲道:“树枝跟毛笔毕竟不一样,要是习惯了树枝的强硬,以后练毛笔就苦了,还不如现在就让他握着毛笔呢!”

    原本以为应燕莲会怒气冲冲呢,谁知道她略微思索一就摸着巴点点头道:“说的有点道理……,”然后,一大堆的笔墨纸砚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要自己教实儿练字。

    不教,可以,滚吧!

    教小孩子练字总比回京城面对那些人要强,北辰傲妥协了。

    燕莲之所以这么要求,一是因为她自己不会毛笔,二是她觉得除了请夫子之外,能教实儿练字的人就是北辰傲了,因为他出声富贵,对这些东西应该是最为熟悉的。

    果然,当实儿接触到毛笔后,小脸上满是委屈跟怨怒,觉得是北辰傲害的他出糗的,因为他写的字,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

    ~~~~~~~··

    这几天晚上都出门了,更新迟了,有点内疚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