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巧玲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最后摇摇头回了。

    “太过分了,哪里有这样的奶奶,恨不得逼死了自己的亲孙女才罢休,”朱氏走后,谢氏哭诉着,声音里有浓浓的委屈。

    “这朱氏也是得,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说的出口呢?”有人好心的劝说着,宽慰着谢氏的心。

    “好狠毒的心思,这当奶奶的不喜欢孙女还说的过去,想害死自己的亲生孙女的却不常见,也就朱氏独一份了,”

    人心,都是通透的。

    这些妇人都是看热闹的,但真正的遇到大事的时候,还是会劝说几句的。

    燕莲没有劝谢氏,因为她知道谢氏需要发泄,见爹陪着,就抱了实儿去了后院,这里的气氛,让她有些不舒服,觉得很压抑。

    “娘,”实儿的心很敏感,察觉到娘的不开心,就抬头望着她,眼里满是不安。

    “娘没事,”伸手揉着他的小脑袋,燕莲柔柔一笑,冲着那一片青绿说道:“实儿,以后,你也会遇到这些的,娘希望你能坚强,不要生气,不要发泄……,”这些对现在的实儿来说,还太沉重了,可她忍不住的还是想开口。

    “娘,”实儿茫然的眨眨眼,表示自己的疑惑。

    “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了,现在不急,”看到实儿懵懂的样子,燕莲笑了,觉得自己真的不对劲了。

    “恩,”实儿乖巧的点点头,依偎进娘暖暖的怀抱里,嘴角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看着憨厚的实儿,燕莲一扫之前的阴霾,露出了清雅的笑容。

    母子俩就这么站在想依偎着,双眼里迸发出来的满足,深深的撼动了站在楼上目视着他们的北辰傲。他很确定的明白,刚才当燕莲带着实儿往后院去的时候,他的心是纠结的,很想去安慰她,可不知道该如何说。

    她一个女人,孤苦的带个孩子,生活已经不容易了,却还要遭受来自亲人的迫害,这些年,她到底经历过什么呢?

    北辰傲想问,但应家人都紧闭着嘴巴,关于应燕莲跟她男人之间的事,一点点都打探不出来……其实,这个是燕莲特意叮嘱了家人,毕竟未婚先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能瞒得住就瞒得住,瞒不住以后再说了。

    也因为这样,不出门的北辰傲完全不知道应燕莲遭遇过的一切。

    他无法想象,怎么样一个男人能放得如此聪慧的女人跟可爱的儿子,他看到他们受欺负,心里都觉得有些疼了。

    燕莲不知道,自己在朱氏面前的淡漠会引来北辰傲的同情,她只是觉得没必要跟朱氏纠缠而已,因为她从未把自己当过应家人,对于朱氏的胡搅蛮缠根本不放在心里。

    此刻对她来说最为重要的就是快要收成的姜了。

    可是,这一次还能如上次那样隐瞒的那么好吗?

    若没有北辰傲住在这里,她确定可以隐瞒的很好,因为村里的人一天黑就熄灯休息,尤其是现在天冷,他们不会出来聊天。可是,因为人家对北辰傲的好奇,三五不时的就会有人来这边张望着,尤其是那些睡不着的小姑娘。

    这样一来,弄的这边热闹了许多,让她也有几分无奈。自家若是有什么异样的举动,被一个人看到,那传遍整个村就是分分钟的事。

    这以后,就别想过安静的日子了。

    “在想什么?”原本进了的北辰傲感觉到顶有人,就走了上来,看到应燕莲坐在椅子上地头沉思着,就开口问道。

    燕莲抬头瞄了他一眼,眼里有怨怒,有郁闷,更多的是纠结,“这姜,你打算怎么运出去?”这一次,不但有后院的,还有四叔四婶那边的。

    “你在担心什么?”北辰傲上次就想问了,可那个时候为了运送去北方,事情紧迫,就没有多问。上次是这样,这一次又是这样,他忍不住的问道。

    面对他灼热的视线,燕莲心里有些烦躁,她站起来避开了那晶亮的视线,走到柱子边看着沉浸在夜色中的古泉村,幽幽的道:“这个村虽然靠近京城,可跟京城里的富裕完全无法比……这里的人很穷,几乎是整个村都穷,”

    “我在这里盖了这个子,在村里人的眼里,已经算是一个异类了,”她抬头望着北辰傲,淡淡一笑,充满了讽刺,“这里的人,宁愿所有人都一起穷着,也不想有人的日子过的更好,所以已经成为异类的我若再在村里做了什么秘密的营生,恐怕得被口水淹死,”而第一个人,恐怕就是赢家老那边的。

    北辰傲听了她的话后,摸摸巴,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整个村宁静极了,好像在反驳着燕莲的话,证明这里是安静和善的。

    “这一次,我会安排人,跟上一次一样,”北辰傲也不想让她成为众矢之的,就嘶哑着嗓子说。

    燕莲瞥了他一眼,没有说出自己心底的担忧,因为他已经尽力了。而他住在这里,不但给银子,还从不开口找麻烦,错的只是那些在做梦的姑娘们,没看清自己的身份。

    在这个年代,门当户对是最最讲究的。

    也因为如此,应燕莲从未把北辰傲放在心里,只简单的把他当成一个过客。

    “还有心事?”这件事,已经安排好了,可她的眉头还是皱着,让他忍不住的想伸手去抚平——她适合笑,肆无忌惮的的,而不是眉头深蹙,那样的她,让他有些不喜。

    “什么时候,古泉村能吃的饱,穿的暖呢?”那样的话,她就不用藏着掖着,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他不是当官的,回答不了。

    燕莲也只是感叹,知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应祥林跟方氏那边的好一些,本就僻静,白天就能不声不响的收拾了种好的……至于燕莲后面,只能到晚上,而且比上一次更晚,避免被人发现。

    北辰傲是离家出走了,他只是吩咐自己的手来取姜,又让人把姜送走,根本没回京城。

    这一批凭空冒出来的鲜姜,再一次的把众人镇住了。先不要说别的,各个家族都抢疯了,因为没有鲜姜,过年烧出来的鱼肉都不会好吃,所以也不管多贵的价格,只要能买到就好。

    “这北辰傲也太过分了,上官府去买,一块都不卖,被我逮到了,非揍死他不可,”上官浩听到管家委屈的禀告,就忍不住的想骂娘了。

    管家带人去买姜,那是自信满满的,谁让自家少爷跟北辰傲是好兄弟,跟少夫人还是师兄妹呢,可是最后他去了,却是泪奔回来的,因为一块姜都没有买到。

    梅氏抱着自个儿抱成团子似的的儿子,看到自家男人那么怒气冲冲的,就抿嘴好笑道:“如今,他连人都不见了,你去哪里找他?”

    上官浩听了她的调侃,怒瞪了她一眼,最后忍不住的笑道:“不要说我,许多人这会儿恨死北辰傲了,他这姜卖的不但贵,而且还不认人,骂死他的人多了,”

    “那这姜卖的很好?”梅氏好奇的问道。

    上次只是好奇的去了一,并不知道应娘子弄的到底是什么。后来,朝廷来命令,北辰傲跟北辰卿误打误撞的去了应娘子那边,真的拿到了姜,不要说她,连自己的爹都惊愕了半天,还让人去找,但被她拦住了。

    这件事,不管谁插手,都不是一件好事。

    北辰卿是明着为皇上做事的,北辰傲呢,谁知道打的什么主意,这拦了北辰傲的声音,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明知道不能分一杯羹,就干脆不要动。

    后来证明她说的是对的,因为不管是谁都没有查到姜的出处……。

    “肯定了,”上官浩从她手里抱过因为穿的多,连小手都挥舞不了的儿子,“哦哦……”的逗弄着他,然后歪头说:“这家伙是知道这东西铁定是藏不住的,所以这次铁着心的先赚银子,把什么都往后抛,不管了,”

    “噗嗤,”听出了他话中的不满跟抱怨,梅氏抿嘴轻笑道:“你又不是第一天了解他,又必要那么生气吗?再说了,京城买不到,你就出城呗,说不定应娘子还会送你一些呢,到时候,你可着劲的跟北辰傲嘚瑟,郁闷的就是他了!”

    “蓝儿,这个时候,我能出城吗?”一出城,等他回来,应娘子那边的事就暴露了。

    梅氏一愣,想到了什么,讪讪笑道:“呵呵,也是,对了,浩哥哥,你说我师兄这会儿会在什么地方呢?”

    离家出走,以前的他只会在京城里晃悠,不管去了哪里都会被他们知道,这会儿,连北辰卿都找不到他,也不知道他窝去哪里了。

    “管他呢,反正北辰卿是郁闷了!”上官浩颇为幸灾乐祸的道。

    “……,”浩哥哥是越来越孩子气了,看谁不高兴就兴奋。

    这一次的银子拿的比上一次要少,但对应祥林他们来说,已经是天价了。

    他们活到如今,从未拿过一两以上的银子,这一次,有好几十两,他们怎么能不激动呢。

    ~~~~~~~~~~~~~·

    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