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燕莲不一样,她没得选择,若是有人要她的话,不管是嫁出去还是住在这边,她都知足了。

    这样的话,老了,也有个伴了。

    我才不要呢,有男人,不是享福,那是罪过,燕莲在心里腹诽着,脸上挂着严肃说道:“娘,我的事情你别管,我心里有数的,”

    “有数,你怎么有数了?”谢氏的别扭性子发挥到了极致,跟燕莲犟着说道:“虽然带着实儿不好嫁,但咱们家有房子,找个家里儿子多,穷的,人厚实的,这日子,也是能过的,以后再生个孩子,照样是一家人,”

    娘,燕莲头痛了,尤其是一边还有一道:你爬墙了的炽热视线,她想哭了。

    “人家能对实儿好吗?要真有那么好的人,人家早成亲了,还轮得到我吗?”燕莲嘲弄了一句,然后抱起实儿说:“谁都比不过实儿,娘,你别提那些了,”实儿已经懂得了一些,此刻的脸上满是担忧,她不想孩子胡思乱想,这样会让他没有安全感的。

    “铁定能找到一个对实儿好的,”谢氏还是不死心的嘀咕着。

    “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些了,大过年的,菜都冷了,”于奶奶热情的招呼着,这气氛,还是有些诡异。

    这诡异,主要还是北辰傲偶尔扫过来的视线,弄的燕莲都食不知味了。

    这个死家伙,赶紧过完年,赶紧马不停蹄的滚,滚了之后永远的不要来,她实在不想跟北辰傲有什么牵扯——她敢保证,要是被他家那个什么表妹知道他是在这里过年的话,自己家里不是被拆了,就是吵的不可开交。

    白氏是个倔强的,燕莲让她带着孩子过来一起吃年夜饭,她说谁都没有在别人家过年的习惯,所以接受了燕莲送的菜,自己做了跟孩子一起吃,倒也过了一个安静的年三十。

    大年初一,每个人穿着新衣服,高高兴兴的串门,估计就燕莲家稍微的冷清一些,也就五儿家人跟方氏还有白氏过来,其余的就没人了。

    这样的热闹很得燕莲的心,她要的是真心,不要虚伪。

    “娘,实儿想去找冬生哥哥,”实儿扭着小手指低声的说道。

    “去吧,路上遇到小朋友,记得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分一些给他们吃,”燕莲叮嘱了几句之后,就让应燕琴带着实儿一起去,因为她也只是一个孩子。

    “说到冬生,这大过年的,都没看到他娘出门呢,”五儿想起了什么,有些疑惑的说道。

    “连冬生都好久没来了,估计是家里有事,”燕莲从里拿出了从城里买来的精致点心,分给了坐在院子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唠嗑的人。

    “大过年的,别出什么事才好,”谢氏呢喃了一句。

    五儿张望了一,见旁边没旁人,就压低声音说:“这梁秀才去京城了,年前去的,说是在家影响他看书,都是皱氏的错,狠狠的怒骂了几句,就拿了家里所有的银子,去京城了,说考不中状元就不回来了……,”

    “他那样的人,不回来才好,冬生跟他娘才能有好日子过,”方氏一向不说别人的闲话,可见这个梁秀才是多么的不招人喜欢。

    燕莲正在里跟院子来回,端着吃的喝的东西出来,听到四婶说的话,就差异的挑眉问了一句:“这梁秀才夺了家里所有的银子,那冬生一家这个年是怎么过的?”又是一个没担当的男人,这对比起来,应翔安算是好的不得了了,至少他不是自己自私,只是被愚孝蒙蔽了。

    众人一听,立刻面面相觑了一眼,然后由谢氏迟疑的开口说道:“这过年……总有吃的吧?”话,却不是理直气壮的。

    因为这几家人离得绉氏家比较远,所以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大过年的,他们去人家家里问,也不好,就换了个话题继续的聊着,气氛却没有方才那么融洽了。

    北辰傲还没回去,他不傻,知道这几天才是宴席最多,最最难以应付的,所以很心安理得的住在这里,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宁静。

    他听到楼几个妇人的谈话,只是闭上双眼假寐着,没有参与,也没有挪动身子。

    几个人都聊的不亦乐乎,因为这样轻松自在的生活对于已经成亲生子的妇人来说,那是极其不易的,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几个妇人对于燕莲所提议的,留在她家吃饭的事,也同意了。

    这样一来,就算进了厨房,她们也能聊一聊了。

    北辰傲的眉头深深的皱着,纳闷女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话呢?聊了一个早上了,还“叽叽呱呱”的聊着,而应燕莲却跟哑巴似的,就开始的时候说了几句,之后一言不发,弄的他以为这个女人不在呢,起身看了一眼,却见她坐在谢氏的身边,伸手撑着巴,不知道在想什么,眼里迷茫的很。

    “呜呜……,”一道哭声从远处传来,引起了北辰傲的注意,他看到了从枯黄野草遮住的小路上,隐约的出现一道人影,就一提气,踩着顶的木柱子,身而去,把楼几个妇人吓了一跳……。

    “北辰傲……,”燕莲也被吓了一跳,心里想着北辰傲在这里住那么久了,从未有过这么唐突的举动,这突然冲出去,是出什么事了吗?她一边喊着,一边往门口走去……。

    “出什么事了?”谢氏等人也惊魂不定的问着,可谁也没有一个答案。

    不一会儿,北辰傲就抱着哭泣的小家伙回来了,原本身上穿的漂漂亮亮的衣服变了,不但脏了,还破了,小脸上不但有灰尘,还有伤口,这会儿正渗着血迹,看的人触目惊心的,差点让燕莲晕倒。

    “实儿,怎么了?谁伤的你?”从北辰傲的怀里接过了委屈哭泣的实儿,燕莲的心都拧了。

    “啊哟,这那个伤天害理的东西,竟然冲孩子手,”看到被燕莲抱回来的实儿受伤了,五儿立刻出声骂着,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愤怒。

    “怎么回事?不是去玩的吗?怎么就受伤了?”谢氏紧张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琴儿呢?是琴儿带着实儿去的,琴儿怎么没回来?”方氏想起自己的女儿,心里“咯噔”了一。

    “姨……姨姨在……呃,”实儿哭着打了个嗝,断断续续的道:“在后面,”

    “琴儿,”方氏想也不想的转身离去,应燕秋见这边有人了,就跟着跑了出去……。

    “找大夫,给孩子找大夫,”于奶奶在一边好半天才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去,我去,”谢氏急忙的回答着。

    “娘,今天是大年初一,大夫不会上门的,”这大年初一去找人治病,多么的晦气,人家肯定不会来的。

    “可……这……这怎么办呢?”谢氏慌的话都说不全了。

    “娘,娘……,”跟着方氏出去的应燕秋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急急忙忙的吼道:“琴儿出事了,”

    “什么?我的天啊,这到底这么回事啊!?”谢氏一边念着,一边转身跑了出去。

    “嫂子,你去我四叔家找我爹跟四叔回来,”燕莲见事情不简单,孩子跟孩子争吵,不会闹成这样的,所以连忙跟于奶奶说道。

    “好,我就去,”五儿也不耽误,直接就出了院子。

    实儿被燕莲抱进了子,还不等于奶奶把水送进去,琴儿被方氏颤抖的抱了回来,身上沾染的血迹,连脸上都有,把众人都吓的心都停了一。

    “琴儿,娘就只有你一个,你可别吓唬娘啊,”方氏抱着一直抽噎着的女儿,手脚都冷了。“你要出事了,娘也活不去了,”

    “四弟妹,你先把琴儿放到床上去,看看孩子那里受伤了,”谢氏想起了燕莲说的,想着村里的大夫不诊,那就只能把人送到京城去看看……。

    温温的水覆盖在琴儿的额头上,让她浑身颤抖了一,随机,她睁开被吓蒙了的双眼,抬头看到自己熟悉的人,立刻扑上去哭喊道:“娘,娘……,”

    “琴儿,”方氏扔了布巾,抱起她哭着道:“琴儿,告诉娘,你哪里受伤了,怎么会受伤的?”大过年的,遇到这样的事,她的心都快要碎了。

    原本想着好不容易赚了银子,这日子以后会一天比一天好,万万没有想到,琴儿会差点出事——她要是失去了唯一的女儿,就真的活不去了。

    燕莲一直没有开口,实儿哭的嗓子都哑了,这会儿正一抽一抽的在打嗝,那小模样,看的燕莲跟于奶奶他们都心疼死了。

    北辰傲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眼里有凌厉的怒气,恨不得一拳把欺负孩子的人打死。

    “出什么事了?”门口,应翔安跟应文杰,应祥林过来了,后面跟着气喘吁吁的五儿。

    “琴儿,这……这怎么回事?”看到女儿身上的血迹,应祥林的腿都软了一,差点摔了。

    “实儿,”应翔安也注意到了被燕莲抱在怀里的孩子,连忙上前问道:“怎么回事?孩子怎么会受伤的?”

    ~~~~~~~~~~~~

    喝冷饮的,过情人节的还没回来,看在懒懒那么努力的份上,记得给懒懒投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