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啊,这两孩子是去找冬生玩的,难不成是冬生家出事了?”谢氏的语气不确定,但也明白,整件事,只有去了那边才能弄清楚。

    原本依靠在方氏身上的应燕琴突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颤抖了一,惊声叫道:“娘,娘,冬生受伤了,流了好多血……,”

    “什么?”众人被吓住了,全部的眼神都落在了应燕琴的身上,方氏连忙询问道:“琴儿,到底怎么回事?”她见女儿的身上都是好好的,就是身上的衣服脏了,还带着血迹,就这么才把所有人都吓坏了。

    “呜呜……冬生哥哥,”实儿也哭了。

    “不哭不哭,”燕莲连忙抱紧了怀里的孩子,用于奶奶端来的水给他擦洗了一把,见他只是脸上有点擦伤,手掌心也有点血迹,身上没有大伤,心里放心了一,就赶紧出声安抚着,“五儿嫂子,麻烦你去冬生家看看,到底怎么了。要是冬生真的受伤什么的,你回来说一声,这孩子被吓住了,我们也出不去,”

    “行行,”五儿想也没想的点头道:“嫂子这就去,你好好哄哄实儿,我可从没看过实儿这般委屈过,”她是因为自己没有孩子,所以也格外的喜欢实儿。

    燕莲抱紧了孩子,心里有深深的愧疚。

    她一直觉得乡的生活是简单宁静的,至少村民的心是淳朴,有嫉妒,有愤恨,那是人之常情,但那都是大人的事,跟孩子有什么关系呢?可今天看到实儿跟应燕琴的伤势,她的心,痛了,也怒了。

    不管有什么不满,哪怕是实儿调皮顽劣,只要跟大人说一声,也不用对孩子手那么狠。

    实儿的伤是被人推倒在地,擦伤的,所以脸上,手心都是沙土裹着伤口,看着格外让人心疼。

    看到应燕莲沉默不语的抱着孩子,浑身散发出来的浓浓悲伤让北辰傲的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了。

    她,不适合悲伤。

    看到应燕秋不快乐,北辰傲发现自己的心也会跟着落寞,好像在她快乐的跟自己斗嘴吵闹的时候,他的心也会跟着澎湃,难道……想到了这里,他的双眼紧紧的落在她的身上,半天没有转移……。

    方氏慢慢的哄着琴儿,想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开始的时候,应燕琴因为被吓住了,说的迷迷糊糊的,但在方氏耐心的诱哄,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她带着实儿去找冬生,去的时候,冬生跟他娘还有奶奶都在院子里,不知道在吵些什么,反正冬生奶奶的脸色很阴沉,很吓人。

    孩子都是单纯的,他们害怕冬生奶奶会欺负冬生,就想把冬生喊出来。只是,冬生执意不肯出来,两个人张望了一,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那梁氏老婆子也就怒瞪了他们一眼,也没责骂什么。

    这一,他们就放心了,实儿更是拿出了自己带来的零食,笑眯眯的要给冬生吃,结果不知道怎么了,那梁氏上前竟然要抢实儿的东西,推了一把实儿,让实儿受了伤,冬生跟琴儿见了要去阻止,结果那老婆子狠的心,那手劲大的连冬生娘都拦不住,一个不小心,冬生就被磕破了头……。

    “这个老婆子,馋死她的,不要脸的东西,竟然抢孩子的东西,她是活回去了,”于奶奶一听,立刻愤怒的骂着,为孩子们受到的惊吓而担心。

    “怎么会要抢孩子的东西呢?”燕莲抬头问着,觉得很不可思议。

    “谁知道,她就仗着自己儿子是个读书人,在村里可拽着呢,连村长都不放在眼里,说以后她儿子以后是考状元,当大官的,所以村里的人都不愿意跟她多接触,”方氏抱着自己的女儿,像是失而复得似的,语气里对梁氏充满了怨怒。

    “也不知道冬生的伤怎么样了,大过年的,大夫是不会出诊的,”之前看到实儿跟冬生玩的挺好,冬生对实儿也是多加保护的,所以谢氏心里挺牵挂的。

    “燕莲,来人啊,快出来……,”外面,五儿的惊叫声响起,让面色沉重的众人都惊了一,没抱着孩子的人都涌了出去,只见五儿抱着冬生焦急的大喊着,绉氏跟在冬生的后面,不但没有焦急,反倒整个人跟无魂了似的,看着更让人揪心。

    “天啊,”谢氏等人看到冬生在五儿的怀里昏迷过去了,整张小脸都是血迹,那溢血的伤口也不知道被什么覆盖着,看的触目惊心的,立刻惊恐的捂住了嘴。

    “二婶,快搭把手,我抱不了了,”五儿一见到人,立刻求救着,嘴里嚷道:“冬生受伤了,他奶奶不但不许他娘去请大夫,还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说大过年的见血,多么的不吉利什么的,说冬生就是克她儿子的,骂的可难听了,”

    “那个杀千刀的,”于奶奶心疼的怒骂了一句,跟谢氏一起过来帮忙。

    燕莲一听到外面的对话,就知道事情不对劲,就连忙把实儿放在了北辰傲的怀里,扔一句:抱紧了,就转身出了门。

    听到那句信任的话,北辰傲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小人儿,看着他脸上的伤,心里顿觉得心疼——那是从未有过的,因为这个小家伙对自己一直以来都充满了敌意,不是横眉就是瞪眼的,那里有这一刻的乖巧。

    可对比起来,他讨厌现在的乖巧,他宁愿实儿牙尖嘴利的跟自己斗嘴,也不愿意他如此乖巧柔弱,让人心疼。

    细细的看着怀里的孩子,觉得他的五官像他娘,唯有巴处……怎么有点像他呢?北辰傲一想到这里,忍不住的觉得可笑……。

    燕莲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娘怀里的冬生后,立刻跟于奶奶说道:“快去打水来,娘,家里有什么止血的药吗?”

    “这……,”谢氏也慌了,迟疑了一说:“家里可没那精贵的玩意,能止血的,也就是草灰了,”

    “先把人送里去,”燕莲蹙眉深思着,这一般的伤口,用草灰止血杀菌,那还可以的。可是,看冬生的样子,连布都捂不住他额头上的伤口,可见伤势是比较严重的,这万一弄个不好,发个高烧就能毁了他。

    里的北辰傲跟方氏一看到冬生的伤,表情各异,方氏是倒吸了一口气,北辰傲只是皱着眉头,不动声色的倒退了几步,把实儿抱着离了远些,免得实儿看到这个画面而害怕。

    “燕莲,能不能用草灰,”把孩子放后,谢氏紧张的问道。

    “不行,”燕莲咬着唇拒绝着,这万一因为草灰上的脏东西而引起发炎,发脓,那就回天乏术了。这里的医疗相当的落后,万一出事,绉氏不得哭死啊!?“爹,你跟四叔去找个木板来,抬着冬生进城吧,城里肯定有大夫的,”

    京城里的达官贵人可不会因为今天是大年初一而消停,所以肯定是有医馆开门的。

    “行,我们立刻去,”应翔安两兄弟一听,立刻对视了一眼,点头异口同声的回答着。

    “我有金疮药,”北辰傲看着差不多了,幽幽的开口道。

    众人听到这么不紧不慢的话,心里不知道是气还是怒,把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药呢?”燕莲咬牙切齿的问道。

    “里,”北辰傲有些肉疼的说,心里懊悔自己开口。

    燕莲转身离去,北辰傲见状,立刻抱着实儿跟上去,免得这个女**害了自己所有的东西。

    北辰傲的东西多,但都是用的,唯有一个小箱子搁在床头是没有打开的,所以燕莲就直接奔着那个去了。

    打开盖子,一溜的白色小瓶子放着,上面粘着红纸,写了药名的,燕莲伸手想要去翻看,结果被北辰傲阻止了。

    “这个是止血的,是宫里的珍贵玩意,本少爷拢共就那么一瓶,”所以,他才心疼。

    “有补血的吗?”燕莲面不改色的把瓶子握在自己的手里,再次开口问道。

    北辰傲抽抽嘴角,恨不得伸手扇自己一巴掌,让自己多嘴,不如让她送人去京城,免得她得寸进尺。

    “这个……,”他的话还没说完,燕莲就抢了瓶子往外走,弄的他傻了一才开口不舍的嚷道:“那个比止血的药更珍贵,有银子都买不到的,你给他服一颗就行了,其余的拿来还本少爷,”

    “……,”

    北辰傲抱着实儿,觉得伤心了,“你娘不但凶,还狠呢,”抱怨归抱怨,但盒子里还有好东西,他得赶紧收着……自己带的药,可都是名贵且稀少的,他可不想所有的东西都被应燕莲给祸害了。

    “呵呵……,”从哭着回来后,实儿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窝着,这会儿听到他的笑声,让北辰傲忍不住惊异了一,差点把怀里的小家伙给扔出去了。

    “你笑什么?”两母子一样的腹黑。

    “你是个好人,”实儿歪着头看着他,没有以往的怒气跟不平,而是露出了天使般的纯真笑脸。

    ~~~~~~~~~~~~~~~

    啥也不说了,更新,拉肚子的人最可怜,昨天太阳晒的……。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