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上这样的笑脸,北辰傲就是有一肚子的怨怒也无处发泄,只能抽搐着嘴角嘟囔着:“一个来硬的,一个来软的,当本少爷好欺负吗?”

    实儿听着他的嘟囔,伸手搂紧了他的脖子,觉得这样比在娘的怀里更让人觉得安全,嘴角忍不住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样的情景,饶是北辰傲心里不管多么的不舒服,也只能忍着,乖乖的抱着小家伙去看看另一个受伤的小屁孩。

    “砰,”北辰傲一只脚才踏进子,还没看清楚路呢,就听到一声巨响,眼前就直挺挺的一个人冲着他跪,吓的实儿“啊”的惊叫了一声,弄的他也差点喊出声来——魂都被吓掉一半了。

    “北辰公子,谢谢你救了我家冬生,要不是你,我家冬生就完了,谢谢你,谢谢你,”这会儿的绉氏跟刚才是天差地别的,那激动的,头猛磕着,一次次的敲在地上,让人的心都跟着“砰砰”的跳了。

    “你……你快起来,”回过神来的北辰傲已经被绉氏磕了几个头了,他抱着实儿赶紧闪到一边去,冲着燕莲喊道:“还不把人扶起来?”

    燕莲撇撇嘴,没有反驳,这一次是北辰傲的功劳,要不是他,冬生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婶子,冬生没事就好,你不要再担心了,快起来吧,”燕莲扶着她站了起来,心里腹诽着:这宫里出来的东西就是好啊,拿了那染血的破布,用温水清洗了一伤口,倒上止血药,那血就不流了,好的她立刻把剩的东西都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这种东西,是真的有银子都买不到的。

    “呜呜……,”受到惊吓的绉氏这会儿才呜咽的哭起来,冲着大伙哭喊道:“我……我以为今天冬生是没命了的,没想到……谢谢你们了,我给你们磕头了,”哭着,又要跪去,被谢氏给拦住了。

    “啊呀,冬生娘,你这是做什么呢?大家乡里乡亲的,何必那么生分呢?”谢氏看到她那样,心里也有所感触。

    当初燕莲出事,要被浸猪笼的时候,她也是心灰意冷,都想跟着一块儿去了。

    好在,一切都挺过来了。

    “呜呜……你们都看不过去了,可她却冷眼旁观,恨不得冬生没了……那是她的亲孙子啊,她的心,怎么就那么狠呢?”绉氏看着床上依旧昏迷不醒,但脸色呼吸都好了许多的儿子,哭诉着喊道。

    “那个老家伙,心不是一般的很,我去抱冬生的时候,她都不让抱,说什么不吉利,这不摆明了想让冬生流血而死吗?”五儿握紧了拳头,一脸愤怒,“还是我威胁了她,才把冬生抱到这里的,否则冬生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冬生娘,”看到个个都咬牙切齿的,燕莲觉得有必要熄火,虽然这件事真的让人难以接受。“这实儿跟燕琴去你家的时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孩子们都会受伤呢?”这才是世情的关键,至于梁氏对冬生的态度,恐怕是一直都有的吧。

    只是绉氏好强,不与人说,才没有暴露出来。

    “是啊是啊,我问了琴儿,可她说不全乎,说是冬生奶奶要抢实儿的东西,这是不是真的?”因为对孩子描述的有些怀疑,所以她才开口问的。

    绉氏面对他们的疑惑,叹息一声说:“琴儿说的没错,是冬生奶奶要抢实儿的东西,实儿不给,才推了他一把,擦伤手,也弄脏身上的,”

    “怎么会呢?”众人惊愕,难以理解。

    面对众人的不敢置信,绉氏苦笑了一,说出了整个过年的所有事情。

    对别人来说,大过年的,是好事,可对她来说,那无益于晴天霹雳。

    梁秀才要进京,绉氏不许,想等过完年后再让他去,可他坚持,婆婆梁氏也帮着,说她不答应,不拿银子出来,就是害她儿子一辈子,咒骂她心狠歹毒……每天闹腾着,连饭都吃不好,所以她无奈的答应了,为的就是过个平安年。

    她当着一家人的面,拿出了自己攒的银子,一半给了梁秀才,一半留在家里过年——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一个不注意,梁秀才就偷了她留着过年的银子。

    家里没了银子,梁秀才又不回来,绉氏就算勒紧了裤腰带也不敢被人看出来,所以这个年,过的相当的简单,就是一碗米粥,炒了一盘子的大白菜,心酸到让人想哭。

    这梁氏因为过年吃的不好,就骂骂咧咧的,说绉氏不孝,说等他儿子回来了,要休妻,也因此,实儿跟燕琴去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在吵闹着,因为梁氏怕丢了脸,所以一直没大声吵闹,别人也不知道。

    实儿跟琴儿只是两个孩子,知道大人在吵架,只想哄着冬生,所以拿出了自己藏在身上的零食——那不是瓜子花生之类的小东西,而是燕莲做的精致点心,不会压坏的,不但好看,而且味道也香,也因为这样,才使得好几天没吃一块肉的梁氏受不住了,说给她孙子的就先孝敬她……实儿自然是不愿意的,就这么狠狠的推了实儿一……。

    冬生自然见不得实儿受伤,扶着他要起来,被梁氏咒骂吃里扒外,说他没良心,不是梁家人……推挤之,把冬生狠狠的推倒,才撞到了头,才发生了之后得事。

    众人听了之后,保持了沉默,谁也没有开口,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发表出心头的怒火。

    “她那么的嚣张,你们都不知道吗?”北辰傲见气氛有些古怪,就开口询问道。

    “公子有所不知,这梁氏嚣张,大伙自然是知道的,但大伙怕梁秀才中了状元,要得罪了他娘,以后大家都没好日子过,就不愿意去招惹她,”谢氏斟酌了一,还是开口解释着。

    “那梁秀才呢?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北辰傲继续问道。

    “他每天只关在子里念书,别的什么都不管,孩子有时候顽皮了,他就拿着棍子出来要打人,以前孩子不懂事的时候,被狠狠的教训了几次,差点被打死,之后就不敢大声的说话了,”绉氏说起这些,眼眶又红了。

    “他要中了状元,会怎么样?”北辰傲是个聪明的,一子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

    说到支撑自己念头的绉氏双眼里一亮,略带希望的说:“他说只要考了状元,就带着我跟儿子去京城享福,要我先忍耐这贫困的日子,他对孩子也不是无情,只是心里焦躁而已,”

    当初,孩子被打,她的心也痛了,要和离,被他给劝了,为了孩子,她又忍了。只是,原本的暴力变成了之后得漠视,好像冬生根本不是他的儿子似的,完全无视。

    外面的人谁能知道,她从生了冬生之后,就再也没跟他一起生活过。他总说,有了一个儿子,就能传宗接代了,能让他毫无牵挂的读书考状元……。

    她也觉得事情不对劲,却不知道到底那里不对劲,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希望他能中状元,好改变这一切。

    燕莲看到绉氏那带着希望的样子,微微摇摇头,也不愿意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要是她是个聪明的,不固执的,自己说了,她自然会思索一。但她要是固执的,就会觉得自己是有心挑拨,到时候没有证据,当坏人的就是自己了。

    她不愿意掺和这些,只是在能帮的时候帮一把,为的也是不忍心冬生这个孩子太苦。

    “你儿子可认字?”北辰傲继续问道。

    “不曾,”绉氏迟疑的说道。

    “不曾?”北辰傲心里其实早就猜测到了,他是什么人,大户人家家里的嫡子,能平安的活着,自然也经历过许多,所以梁秀才的那点小猫腻,他自然是最为清楚的。

    “孩子他爹说……等他中了状元后,会好好的教养孩子,孩子还小,不急,”绉氏迟疑了一后才回答着,心里的信念,莫名的开始动摇,虽然人家什么话都没有说。

    “行了,冬生还受着伤呢,娘,你去灶间做点吃的,要清淡一些,等冬生醒来也好吃一些,”其实,要不出这样的事,大家应该连饭都吃了。

    “瞧我慌的,连做饭都忘记了,”谢氏连忙敲着自己的脑子,于奶奶跟燕秋见状,连忙跟着去帮忙。

    被打断了话,北辰傲没有生气,只是挑眉睨了一眼燕莲,知道她是故意的——她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打断自己的话吗?

    等冬生醒来,吃了东西,休息了一会儿后,就觉得好多了。应翔安把他背了回去,梁氏就算嘴里咒骂的狠,但对于绉氏的回来,还是没说太多,毕竟在家里,她是什么都不做的,都是绉氏伺候她的,所以她不会让绉氏离开的。

    至少在儿子回来之前,她都不会让绉氏离开,不然她吃什么喝什么呢?

    在这个村子里,就数她过的最最好,虽然家里穷,但有个念书的儿子,儿媳妇被她牢牢的捏在手里,让她东,她不敢往西,听话的不得了。这样的日子,她可不想失去,所以对于儿子的回来,她冷哼一声,就闭嘴不言了。

    ~~~~~~~~~~~··

    吐血啊,后台弄了个验证码,一直显示不出,弄到现在,想哭了。为了补昨天的更新,今天更新一万七……。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