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写?”燕莲挑眉,善意的提醒道:“若是由我应家人写的话,这就不是你们潘家要退亲,而是由我应家退了这门亲事了!”她会让他们先得意,然后让他们后悔到连心都能揉碎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潘家人脸色有些难看,几个人小声的嘀咕着,觉得着是应燕莲在故弄玄虚——这收聘礼收的那么狠,这退亲了,银子就得吐出来,他们舍得吗?所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应家故意在吓唬他们,就是为了压住他们,压那些流言。

    有了这样的认定,潘家人更是嚣张得意,冲着燕莲叫嚷道:“行啊,只要你们敢写,我们潘家就敢认,”一个退亲了的女人,能有什么好结果。

    她就不信了,这应家大姑娘都这样了,他们还敢让二姑娘退亲,这不是跟人家说,应家没一个好姑娘吗?

    燕莲要是知道人家的想法,肯定会鼓掌道:恭喜你,真想了,可惜真正的应家人却不明白这一层的含义,还在人群中看热闹,还以为看到应家二房倒霉了,他们就得意了,也不知道脑子里是不是装稻草的。

    “你也没意见,是不是?”燕莲把眼神落在潘阿树的身上,冷冷的问道。

    潘阿树有些胆怯的睨了她一眼,然后伸手拉拉自己父亲的衣角道:“爹……,”

    潘家阿爹感觉到了儿子的犹豫,就狠狠的点点头说:“只要你们写的出退亲书,再把聘礼还我们,这亲事,我们退了!”

    “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众位乡亲,你们也听到了,还请众位到时候给应家做个见证,”燕莲扬声说着,也不怕人家是来看热闹的。她就是制造出一些热闹给大家看的,让他们热闹热闹,知道不要总把人看扁了。

    有那么点银子,别太自以为是了。

    “燕莲啊,你放心,就算是燕秋退亲了,我们也帮着你的,”真心话没有,到有着带刺的讽刺话。

    对于这样的话,燕莲不甚在意,她突然有种感觉,就是自己越低调,人家越是要折腾你,要看不起你,既然这样的话,那她还不如高调的显示,让所有人都知道,应家二房早就不是以前的应家二房了。

    “那燕莲就先谢过婶子了,”装作听不出人家的嘲弄,认真的感激着,反倒让人家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讪讪的躲避在一边不说话了。

    “姐,这退亲书,我自己写,”突然的,大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穿着新衣服的燕秋,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唇,不点而朱,柳眉弯弯,加上精致的罗裙,咋一看,还以为是哪家的前进呢,头上更是别了一支款式新颖的银簪加上几朵他们从未见过的花儿,个个都有些呆了。

    “秋……秋儿,”潘阿树看到自己的媳妇这么的美貌,立刻看呆了,呐呐的喊出声。

    “潘阿树,我应燕秋今日要跟你退亲,请以后别喊的你们近乎,免得坏了你潘家的名声,”燕莲的泼辣在这个时候显露无疑,把潘家人挤兑的脸色都变了。

    潘家大姐看到人家身上穿的跟头上戴的,哪一样没超过八两银子的,心里懊悔的不得了,就讪讪笑着说道:“燕秋啊,我是大姐呢,这亲事定了,退了的话,也不好……,”

    “这位嫂子,我大姐站我身边呢,请不要乱喊,”燕秋望着人家,冷嘲道:“不就是八两的聘礼吗?你潘家真的以为我应家没银子要卖女儿吗?我这一身罗裙,京城里的师傅定做的,光功夫银子就得好几两,头上的银簪子,没有人跟我这个是一样的,还有……,”说着,她从袖子里掏出一叠的纸张,挥舞着说:“这是我姐在溪坑村给我买的五亩上好的水田,十亩旱地,比的上你潘家的八两银子吗?”

    应燕秋的一番话,把众人都惊呆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不,她是骗人的,”应燕荷在人群里叫着,满脸不敢置信,“我爷爷奶奶分家的时候,总共就给了五两银子,按照方才应燕秋这么一说,这嫁妆得过百两了,咱们古泉村的闺女出嫁,谁家出的起上百两啊!?”

    “是啊,那是人家信口开河,怕被退亲,故意乱说的,”人群躁动,说的唱的,热闹的很。

    “应燕秋,你也别乱说话了,只要你乖乖的答应嫁给我家弟弟,这聘礼,我们潘家就当送给你们应家了,不然的话,你们吃进去多少,我们潘家就让你们吐出来多少,”潘家大姐觉得人家说的是对的,就更加疾言厉色,想把应燕秋压去。

    瞧她那身气派的衣裙,哼,等嫁过来之后,一定要娘从她手里拿过来给自己穿……这走出去,还不的把人家给羡慕死。一想到了这里,潘家大姐眼里的贪婪就更深了。

    “你要我吐出多少呢?”燕秋歪着头睨着她,一脸的不屑,“姐,人家跟我们要银子呢,这给多少呢?”

    “你自己不是有吗?别跟我要,”燕莲白了她一眼,故作不开心的道。

    “噢,那我看看你给我准备了多少的嫁妆,”燕秋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往袖口里掏……。

    众人被他们的表情疑惑住了,想着她们真的有银子呢,还是在装腔作势?

    “……咦?”燕莲摸了半天也没摸到什么,最后还狐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什么意思。“这是什么?”说完,她就从里面掏出了一张银票,故作纳闷的问道。“姐,这是你给我的吗?”

    “是啊,地跟衣服首饰不算,姐还想拿五十两银子给你当嫁妆呢,如今你要退亲了,这银子就留给你了,”要高调,就高调到闪瞎他们的双眼。“行了,赶紧写了退亲书,你荷包里不是有个十两的银锭子吗?给人家,要人家还你二两银子,咱们晚上好买肉吃顿好的,”

    这话,不是要气的人家吐血吗?

    可对燕莲燕秋来说,就算你吐血,人家照说不误,因为她们无法想象,要是今天有银子的是潘家人,她们的场会如何的凄惨,说不定人家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把他们一家人给淹死了。

    “肉肉,我要肉肉吃,”一直挤在里面偷看的实儿听到买肉,立刻拍着小手掌兴奋的喊着。

    潘家人这会儿的脸色,比便秘了更加的难受。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八两的聘礼对应家人来说,不但不是多的,而且还是少到极点的。

    不要是嫁妆,单单就是五十两的贴身银子,就是这几个村里的头份了,到时候,潘家该有多大的面子呢。

    如今,被人家当面红果果的打了一巴掌,这潘家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阿树,你快跟秋儿说,这亲啊,你没想退,”潘家阿爹看到那么多的银子,立刻眼红了。

    当初潘家挤出二十两银子当聘礼,其实是为了面子。所以应燕秋收了八两银子,他气的要命。

    如今,不要说别的,就单单这个银子,就比潘家多几倍了,他要是不眼红,那就不是人了。

    人群里,个个都在议论纷纷,尤其是当应家姐妹拿出那么多的银子来,把众人都惊呆了。

    他们一直以为,盖了子的应家人是没有银子了的,所以他们总是紧闭大门,连进新的酒水都吝啬的办了几桌,根本没请村里的人。没想到,人家不但是有银子,而且银子比村里任何一个人都多。

    这样的对比,让众人都惊呆了。

    潘阿树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原本要娶的女人,对于姐姐跟爹爹亲戚们说的话,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满,但因为中意人家,也就勉强的接受了。

    虽然是这样决定的,但还是在心里想着:以后一定要把家里的东西看牢了,绝对不能让应燕秋都搬去娘家了。

    可现在这会儿,他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烫,显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可笑的事。

    被自家大姐这么一提醒着,他立刻抬头看着应燕秋,眼神炽热而迫切,“秋儿……咱们已经定亲了,婚期也定好了,这退亲的事……,”

    应燕秋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之前萌生的能跟他过一辈子的想法很可笑,这么一个窝囊的男人,能给她好日子过吗?什么都听父亲姐姐的,自己在他的心里,算什么呢?

    突然的,她开始感激潘家人的不知好歹,不然的话,等自己嫁出去之后,那才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退亲跟和离是两种意思,这个,她很明白的。

    “潘阿树,刚才你爹说退亲的时候,你不是默然不出声吗?这会儿,怎么提起婚期了呢?”燕秋面色严厉的质问道,一点面子都不给。

    “我……我……我没想退亲,”可是,他扛不住家里的人啊!

    “得了吧,要不是我应家今天能拿出那么多的东西来,你潘家会不退亲吗?这说我应家卖女儿,传的附近几个村镇都知道了,你们潘家的意思,不是很明显吗?秋儿,别跟人家废话了,又不是什么亲戚,说那么多做什么,去跟实儿拿文房四宝,写退亲书吧!”燕莲的话,真的是往人家的心窝子戳。

    ~~~~~~~~~~~~·

    早上六点起来都没时间码字,小家伙抽血化验,还是今天生日,悲催的……懒懒先送上一章,午再更新,先去医院送饭……实在忙,不是不想更新,别抽懒懒,弱弱的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