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出了谢氏话里的消极,燕莲无声的叹息了一声后劝道:“娘,不管怎么样,咱们过日子,不用看谁脸色,他们要来,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要从这里拿走一丁点好处,就得出点血,”他们早已经不是之前的应家二房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话是这么说,可每一次都这样,让人烦躁,”谢氏心里纠结,一心想要拜托老那边人的纠缠,可怎么摆脱都摆脱不掉,真心让人不舒服。

    “这件事,交给我,你就别出面了,”想起了后面的鲜姜,她突然想起来了北辰傲,也不知道这个家伙还要不要这些鲜姜了。

    谢氏撇撇嘴,不满的白她一眼道:“什么事都你出头,在这样去,你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啊!?”

    “呃,”燕莲没有想到谢氏还会说这样的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娘,我带着实儿好好的,为什么一定要嫁呢?咱们以后的日子好了,给小杰另外盖个子,你跟爹以后跟着我住,不用看媳妇的脸色,不好吗?”

    这媳妇跟婆婆之间的关系,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她觉得谢氏这样性子的人,想要拿捏某个人是很难,所以觉得她还是跟自己住比较好。

    “那小杰不要被人戳脊背吗?”谢氏不满的拒绝。

    “娘,话是人家说的,你管人家怎么说,只要自己过的舒服就行,”到时候,人家不要羡慕你就好。

    谢氏可没有自家闺女那么简单的想法,总觉得燕莲有时候的想法太吓人。

    她寻思着,是不是得让黄媒婆给燕莲找 个合适的人呢?

    咳咳,燕莲要是知道自己多管之后的结果是这样的话,肯定不会去管的,让谢氏跟杜氏吵个没玩没了才好,反正东西都在自己这里,他们是一点都拿不走。

    看热闹的人在看过热闹后,就开始继续开垦土地,因为人家说了,要是种不好地,这一年,他们就一点粮食都没有了。

    谁家种的地是一亩里最多的,就会得到银子的打赏,要是种的最差的跟别人比相差太大,就会没收所有的粮食,到时候饿肚子的话,就别怪人家太无情。

    这么一来,古泉村离看热闹的人少了,认真种地的人多了。

    白氏跟绉氏如今是比邻而居,有时候,白氏抱着珠儿没有办法做法的时候,绉氏就隔着院子喊一声,这两个和离出来的女人反倒有了幽静自在的日子,跟以前受人鄙视欺辱的日子完全不一样,跟重生了一样。

    “不管怎么说,都相处了十年,你也不能不管她死活吧?”绉氏的院子里,几个妇人在跟绉氏说着什么,白氏抱着珠儿走了过来,好奇的问道:“冬生娘,出什么事了?”她在自家院子里听到这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就不放心的过来看看。

    “没事,这天还冷着呢,你怎么就带了珠儿出来,也不多给她穿件衣服,”知道这辈子自己只能带着冬生过日子,是不可能再有女儿了,所以看到白嫩可爱的珠儿,她是稀罕的很,好的有时候冬生都要抗议他娘不要他了。

    “今日日头大,燕莲说得给她晒晒,”白氏笑着回答着,然后打量了一来人,是梁氏的邻居,就露出和善的笑容招呼道:“大娘们都不忙吗?来这里找冬生娘唠嗑啊!?”这些人来,恐怕不简单吧。

    被人家这么客气的问着话,那几个老妇人也只能回应着。

    “珠儿娘,你帮着劝劝,这冬生奶奶病了,没人照顾,再怎么样,冬生娘跟她相处了十几年,这婆媳的感情还是在的,更何况,她还是冬生的亲奶奶呢,不去,这也太绝情了!”一个两鬓已经斑白的妇人走了出来,一副好心的劝说道。

    白氏挑眉,好笑的问道:“梁秀才呢?”

    “他从走了之后就没回来了,”那妇人讪讪的回答着。

    “好笑了,这亲生儿子都不管自己的亲生娘了,怎么叫个和离了的没有关系的人去照顾呢?”白氏很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满脸的疑惑,也不管人家的脸色多难看。

    “话是这么说的,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病了,没人照顾不是,”一个被说退了,另外一个就上来了。

    白氏很想问问她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梁氏病了,你们看的过去就别管,看不过去就照顾着,为何要摊上绉氏呢?

    这没有关系了,再去照顾,以梁氏那样的为人,会嘚瑟的说是绉氏自己凑上来的,不是她要求的。

    而梁秀才,良心只会被狗吃了,绝对不会说绉氏好,甚至还责怪她去照顾了他母亲,巴不得梁氏早点死了,好让他无牵无挂呢。

    “冬生娘跟她如今也没有关系了,还不如你们当邻居的亲近呢,”白氏淡淡的说着,嘴角挂着不轻不重的嘲弄冷笑。

    几个老妇人一听,个个都变了眼神,脸色更是难看。其实,她们来,是梁氏给了她们好处,要是能把绉氏劝回去,就会把原先梁家祖上留的地留给她们种。

    那地是卖了,可是那银子够她一个人用了,只是她不习惯什么事都自己做,所以跟人家说,这地想要就去种,只要种好了,那三层的粮食都给他们,所以这些老妇人就心动了,来当和事老,帮着劝说。

    不然,梁氏每天没事了就在院子里哭诉,这咋一听的,还有些渗人,能把孩子给吓坏了,所以她们也积极了一点,想着绉氏回去之后,照顾梁氏,也好相依为命。

    这些人也自私的很,也不管梁氏把地给他们种了,绉氏带着冬生回去之后,该吃什么用什么呢?

    人性的自私,真正的可怕。

    “这事情跟你无关,冬生娘才不跟你那么无情呢,心怎么就那么狠呢,难怪人家文博要跟你和离,瞧人家对新娶的小媳妇的疼爱,真是怕捧着都摔了呢,”见白氏一直在跟他们唱对头戏,其中一个嘴利的老妇人也就不客气的数落着,说的话难听就算了,那语气也极尽的刻薄。

    “你们走吧,我也是个无情的人,她梁氏怎么对我的,我心里清楚的很,她算什么,自己儿子不管让我管,当初是她让她那孝顺的儿子跟我和离的,想让我回去照顾她,这辈子就别想了!”绉氏见白氏受委屈,白白的被人数落,立刻火冒三丈的怒道。

    几个人在这边磨叽了半天,绉氏只是软软的拒绝着,并没有撕破脸的意思。这白氏一来,绉氏就变了脸色,肯定是被她挑唆的,所以个个都狰狞着一张脸,怒瞪着白氏……可惜的是,面对人家的怒气,白氏依旧笑着逗弄孩子,根本不愿意搭理他们。

    这几个老妇人肯定是得到梁氏什么好处了,才会来这边当说客的,否则她们闲着没事做啊,家家户户都在地头忙碌着呢。

    “啊呀,冬生娘,你婆婆也跟我们说了,她是老糊涂,后悔了,你就别跟她一个老婆子计较,再说了,冬生可是她的孙子,你再怎么样,也不能置冬生于不孝的位子啊!?”

    绉氏是极力的忍着气,见人家越说越过分,竟然还扯上了冬生,心里的怒气就出来了,冲着人家质问道:“我家冬生跟梁氏有什么关系?他如今跟我姓,姓绉,你们要是再乱说话,我就去告你们,毁我儿子的名声,你们想干什么?”

    绉氏这般不客气的质问,吓了众人一跳。

    “你怎么这样呢?我们也是好心,”有人呐呐的说着,眼里满是不自然,也恼恨方才的人不会说话。

    这冬生是绉氏的儿子,拿孩子说事,这不是存心找骂吗?

    “好心?”绉氏也不压抑着声音,放声大笑道:“好心的话,梁家会逼的我们母子走投无路,不但一文银子都不给,还连衣服都不许我们拿,这就是她老糊涂了?你们回去告诉她,我跟我儿子早就被她逼死了,想要我回去照顾她,别痴心妄想了!”

    不管人家怎么说好,绉氏就是不同意,那几个来劝说的人就恼羞成怒,那言语就变得不客气,说出的话更是难听,说绉氏冷酷无情,狼心狗肺……这样的吵闹,很快的引来了看热闹的人,连燕莲跟谢氏,于奶奶都在其中,因为她们刚从地头回来,想回去做饭。

    燕莲站在人群中,见白氏跟绉氏站在那边被人骂的狗血淋头着,而她们却一句都不反驳,就蹙眉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宁愿被这样骂着也一句不回。

    众人都在指指点点的,毕竟绉氏跟梁氏之间的恩怨,她们都是知道的。

    “这梁秀才如今不管梁氏了,梁氏竟然还想让绉氏回去给她洗衣做饭,也不想想自己当初到底多么的可恶狠心,儿媳妇不要还说的过去,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要,她好意思吗?”有人愤恨不平的抱怨着,因为她也是受够婆婆欺负的。

    “就是,当初她可狠了,恨不得必死儿媳妇跟亲生孙子呢,现在知道后悔,迟了!”有人附和着,为绉氏抱不平。

    虽然绉氏没开口解释,但帮着绉氏的人太多了,那些来找茬的人看情况有变,就讪讪的解释说:“梁秀才的娘病了,她一个老婆子,没人照顾着也不是个事,她跟我们唠叨说后悔了,对不起冬生她娘……,”

    “说句对不起就好了?竟然心生悔意了,冬生母子没有地呢,就让她把那些地给冬生娘种呗,反正她也不会种了,”有人跟着起哄,为了是看热闹。

    这村里没什么热闹,就是看别人吵架,才能弄点话题出来唠嗑。

    那几个老妇人就是为了地才来当说客的,这若是地给了绉氏,那她们何苦来当说客,所以个个脸色诡异,面面相觑了一眼之后,就打退堂鼓了。

    “算了,那是梁氏自己的事,我们就不管了,”一个老妇人丢也句话,就转身狼狈的走了。

    一个走,几个妇人也就四散的离开了。

    “呸,”人群众,有人吐了口口水,不屑的鄙视道:“这几个老婆子,心贪着呢,肯定是看中了梁氏什么,说好了什么,才来当说客的,”

    “说的有点道理,那几个老妇人之前恨死了梁氏,等梁秀才走后没有回来,她们可没少嘲弄梁氏,”有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没事吧?”燕莲不管人家的议论,冲着白氏跟绉氏问道。

    “她们就是嘴上刻薄,到没有动手,”白氏颠了一孩子,皱眉抱怨说:“这些人也真是的,睁眼说瞎话,还说冬生娘没良心,她们才狠着呢,这不是要逼死人吗?”

    “算了,别说了,任由她们去吧,”绉氏有些疲惫的说道。

    “这梁秀才的心也太狠毒了,连自己亲生的娘也不管,他夜里能睡的着吗?”谢氏走了过来,满心的感叹。

    当初,梁氏在村里到处炫耀着,说她儿子是个秀才,以后要当大官的,她要进京城当富贵太太的……她炫耀的时候,村里的人都羡慕着,毕竟不是谁家都会出一个秀才的。

    为了培养梁秀才,苦看绉氏,她不但没有享受一丝的福气,还受尽了委屈,最后还被人这般说着,这心里要没气,是不可能的。

    “他一心就是自己的富贵梦,恨不得他娘死呢,怎么可能回来管他娘呢,”绉氏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幽幽的开口着,觉得自己是傻了十年,到现在才清醒。

    “这样的人当官了,也是一个祸害,”燕莲幽幽的道,想着梁秀才若真的进京城里阮家的女婿的话,买官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遭殃的就是百姓。

    这样的人,只认银子跟权利,是不会在乎百姓生死的。

    他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认,还会在乎无关紧要的百姓吗?

    “只要他不来烦我们母子,他想怎么样,我都无所谓,但他们要是不给我们母子好过,我就是一死,也要跟梁秀才拼了,”绉氏咬牙切齿的怒道,可见真的是被笔记了。

    ~~~~~~~~~~~~~

    半夜偷偷的更新,咳咳……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