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也别生气了,这梁氏想用孝道压你,这是不可能的,她儿子是当着大伙的面当众跟你和离的,跟梁家没有一点关系了,所以你不要搭理她们,任由她们说去,”谢氏安抚着,想着梁氏落得这样的场,也是咎由自取。

    要不是她鼓动梁秀才休了绉氏,她至于日子过成这样吗?

    她享福享了十几年,这突然什么都要自己做,这日子是没法子过的。

    “她们要不是说珠儿娘,我也不愿意搭理她们,”这日子,还要怎么过呢。

    安抚了绉氏之后,燕莲等人就往家里去。

    “前面的是谁?”燕莲,谢氏,于奶奶三人往村后走去,却看到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张望着,不知道要往燕莲家去呢,还是往后山去,好像正在决定往那边,还往紧闭的院门张望了一,行迹非常的可疑。

    “不认识啊,好像是个女人,”谢氏眯起视线不好的双眼,努力的看了半天才回道。

    燕莲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古怪,这村后平视甚少来人,除非是她家发生了什么事,人家过来看热闹的,那人才会多,其余的时候,连乞丐都不会过来,所以这个人,让燕莲有了警惕心,她可没有忘记自己的后院还有值钱的鲜姜呢。

    “娘,于奶奶,我先去看看,”地的活是最累的,见于奶奶跟谢氏都步履蹒跚了,所以燕莲丢一句话后,加快了脚步往前走,还有意无意的往角落走,让人看不到自己回来了。

    她偷偷的观察着,见那女人在院门口查看了一,见院门口紧闭,就迟疑了一,然后转身往后山走,沿着燕莲家竖着藤蔓树枝的地方走着,双眼使劲张望着,可对于里面的东西,她只看到一点点的绿色,其余的什么都没有瞧见。

    “你在干什么?”燕莲冷不防的冲到人家背后,冷声质问道。

    原本正在偷眼张望的杨娇儿被吓了一跳,“啊”的尖叫了一声,抚着肚子心虚的转过身,在看到来人后,微微的松口气笑道:“燕莲啊,呵呵,我是来找你的,”

    燕莲认出了她,是应文博的女人,因为她没跟应文博办喜酒,对于村里人来说,这两人还不算是夫妻。

    “你是谁?”因为从未正式的见过面,燕莲只是有远远的看过,并没有当面的说过话,所以佯装不认识,表情格外的严肃,“你好像不是古泉村的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想做什么?”

    杨娇儿听到她的质问,愣了一,想着应燕莲是故意的,因为之前她们远远的见过,她还冲着人家点头了,这会儿却故意装作不认识的质问自己,真是太可恶了。

    可人家说不认识你,你也不能硬说彼此是认识的,所以她快的转动了脑子,露出一抹柔弱的笑容怯怯的说:“我是你文博弟的媳妇,你叫我娇儿吧,大伙都是那么叫的,”

    谁跟你是大伙,燕莲在心里腹诽着,看到刚才的举动,更加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了。

    挑眉,斜睨了她一眼,燕莲的语气不是很客气的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一个大肚子的女人,万一有个闪失,谁担待的气?”

    杨娇儿微微蹙眉,纳闷自己跟应燕莲从未交集过,可她这敌意,从何而来呢?她已经摆正了态度,是来找她的,她说话还那么呛人,是什么意思呢?

    “已经稳四个月了,一般的走动不会有事的,”杨娇儿柔柔一笑,却更显得精明,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你来找我,怎么不敲门呢,我妹妹在子里,”至于实儿跟冬生,现在估计在地头跑的找不到人影了。“怎么还绕到后山去呢,那边可没有后门,进不了院子,”她没做什么,但举止古怪,所以燕莲也就敲打了几句,并没有再说什么。

    杨娇儿的面色很难看,因为被挤兑的心里快呕血了。

    “燕莲姐,”改口非常的快,话里有讨好的意思,“我来呢,是有些事情要跟你说,跟老那边有点关系,”

    “老?”想起了应燕春说的话,燕莲心里有底之后,纳闷问道:“老那边怎么了?”一点都没有打算请她进去的意思。

    杨娇儿从进了应家的门后,就整天娇养着,比当初的杜氏有过而无不及,所以这会儿累的都快坐地上去了。心里对应燕莲产生了一丝的怨怒,但轻易不会表露出来。

    “我听我娘跟奶奶说,估摸着想找你麻烦,你也知道的,我之前没了男人,日子也不好过,跟你一样的处境,所以才想过来说一声的,”杨娇儿跺跺脚,疲惫的说。

    这算什么?

    贼喊捉贼?

    要是应燕春没有过来的话,她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相信杨娇儿的话,这个女人,为何要盯上自己呢?

    表面与自己交好,背地里又捅一刀,挑拨杜氏跟朱氏,这想要做什么呢?

    “噢,我知道了,反正她们什么也得不到,来就来呗,”燕莲的情绪很平静,一点都不生气,反倒睨了她一眼说:“我看你也累了,赶紧回去吧,免得应文博担心,”说完,也不等杨娇儿开口,就转身回去了。

    那门,“砰”的一声,当着杨娇儿的面关上了。

    人家摆明了要捅你一刀,你还跟人家交好,那就是傻子。跟这样心思深的人打交道,她敢保证谢氏等人会被她吃的死死的,又加上她长的几分艳丽,挺着肚子,只要一摆出委屈的样子,人家就会心软。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她宁愿跟杜氏应燕荷这些人闹腾,毕竟,她们带了什么目的,总会闹腾出来。而杨娇儿目前的做法,她还没看透,所以不招惹的好。

    杨娇儿咬牙切齿的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然后挺着自己疲惫的肚子,一步步的往家去……心里充满了怨怒。

    谢氏跟于奶奶已经进了,所以,刚才燕莲进来的时候,门是开着的。

    燕莲一进去,谢氏就急切的问道:“燕莲,那人过来做什么?那是老那边的,你可不要跟她多接触!”

    “我知道,”见谢氏对杨娇儿没什么好感,燕莲的嘴角带着笑意,“娘,以后她来,你们别让她进,这个女人不简单,比杜氏手段更好呢!”杜氏只是贪银子,但是杨娇儿的目的是什么,她根本弄不明白,所以才会那么防备的。

    “我晓得,”谢氏一边回答,一边进灶间跟于奶奶一起做饭。

    燕莲想了想,就进了燕秋的子,跟她说以后但凡不是自家人喊开门的,这门就不要开,免得惹出事情来,解释不清。

    应燕秋点头说她知道了。

    杨娇儿回到应家的时候,只觉得肚子坠的难受,脸色也惨白的很,咬着唇,双腿都打哆嗦了。

    “娇儿,你去哪里了?”应文博开门看到进门的杨娇儿,立刻出声问道,见她神情不对劲,就冲上去打横抱起了她,蹙眉问道:“身体不舒服吗?”

    杜氏在里听到应文博的话后,就立刻冲了出来,毕竟杨娇儿怀的是应家的子孙,她一心期盼着呢,所以也表示出了自己的紧张。

    “娇儿,你去哪里了?出去半天了,是摔了还是碰了?”见她脸色难看,杜氏开口问道。

    “娘,我去请大夫来瞧瞧吧,大嫂的脸色可难看了,”知道杨娇儿手里有银子,偶尔得些好处的应燕荷表现的无比积极。

    “快去,娘,你给娇儿烧点水,我先抱着她进去,”应文博见她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就赶紧的吩咐着,然后自己抱着人回了。

    躺在了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杨娇儿才觉得自己回魂了,就是肚子还是有点坠,有些不适。

    大夫很快被请来了,把脉之后也没说什么,只说太累了,伤了胎气,得静养,还给开了药——这关系到应家的长孙,连朱氏也开始关心了。

    付了药钱,应燕荷跟着去拿药,其余的人围在应文博里,细声的询问着。

    “娇儿,你干什么去了?有事跟娘说一声,你是双身子,跟以前不一样的,”杜氏见花了银子,心疼的不得了,难免有些抱怨。

    “娘,娇儿都这样了,你还说这些干什么?”应文博心疼的瞅着她,不满的瞪了杜氏一眼。

    “文博,你娘说的对,娇儿如今怀着孩子,这举止都得当心,万一伤到了孩子,你也心疼不是,”朱氏这会儿没有帮着杨娇儿,只是语气轻柔了许多,没有大吼大叫。

    “都怪我,”杨娇儿未说话就先红了眼眶,歉疚的说:“我只是觉得今儿天气好,出去转转,谁知道迷了路,遇到了燕莲……,”

    “是她害你的,是不是?”应文博一听,立刻怒火高涨,怒吼一声之后道:“这个该死的女人,看我不整死她,”说着,不等杨娇儿回应就冲出去了。

    杨娇儿看到怒气冲冲的应文博,心里高兴极了,想着应文博好好的怒打一应燕莲才好,到时候,自己去当个好人劝劝,说不定应燕莲就知道自己的好了。

    ~~~~~~~~~~~~~

    泪,今天一张月票都没有……求月票,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