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莲若知道她的想法,就会冷冷一笑嘲弄道:杨娇儿,你算计的真好,是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供着你玩呢?

    你好,你好个毛,成天的算计人家,你都不累的慌吗?

    “娘,”杨娇儿故作呆愣的迟疑了片刻,才惊慌道:“娘,你快去拦着文博,我只是跟应燕莲在门口聊了几句,她并没有对我怎么样,你快把文博拽回来,他肯定是误会了,”应文博的脚步快,应该快跑到应燕莲的家里了。

    只是,杨娇儿有点太抬举自己的婆婆了,只见杜氏不但没急,反倒坐到了床头不悦的数落说:“你是文博的媳妇,怀的又是应家的长孙,她应燕莲算个什么东西,竟然坐都不让你坐一,害的你动了胎气,给她一点教训也好,让她知道知道,就算是出了应家的门,她还是应家的人。”

    “这心黑的,竟然不让你进聊,也不知道按的是什么心,”朱氏也表示支持杜氏的话,想着给点二房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在怎么样,还是老这边的人要紧。

    “她啊,肯定是心生歹意,想要了娇儿肚里的孩子,”杜氏胡乱猜测着,因为自己的心都有黑,就把人家的心想的也黑了。

    杨娇儿无语的看着两个胡乱猜测的人,却刚好中了她的心思,所以就保持沉默,也不管了。

    话说这边,应文博冲了出去,直接往应家二房那边去。

    “砰砰,”用脚踹门,发出的声音,格外的响亮,引得应家人都吓了一跳。

    等杨娇儿慢慢的回去之后,应家地的男人都回来了。

    “谁啊,干什么呢?”应文杰去开门,嘴里不满的嘟囔着。

    “砰,”门被打开之后,应文杰没个防备,被冲进来的人一把推的倒仰,摔在了地上,并发出了“啊哟”的声音。

    应家人一听,就各自从里出来,看到面色阴沉的应文博,应翔安蹙眉不悦的开口道:“文博,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的,这么冲进来,不但推倒了文杰,你还想干什么呢?”这个文博是越来越不像样了,跟以前完全的不一样。

    燕莲抱着实儿,看到应文博那怒气冲冲的样子,就觉得肯定跟杨娇儿有关,就顺势把孩子塞给了一边的秋儿。

    “有话好好说,干嘛动手推人呢?”谢氏心疼自己的儿子,过去扶起了应文杰,嘴里抱怨道。

    “应燕莲,你个黑心的女人,竟然要害死我儿子,看我今天不好好的教训你,”应文博冲着应燕莲叫嚣着,看到被应燕秋抱着的孩子,就怒目圆睁的威胁着:“要是我儿子出了什么事,我定要这个小杂种偿命!”

    原本,燕莲是抱着看戏的心情,想知道杨娇儿到底想要做什么——只是,应文博的话惹怒了她,谁也不能拿孩子说事,就算是说说都不成。

    “爹娘,小杰,这件事,你们都别管,”实儿被人骂,她知道他们都不会答应的,但爹娘要是插手,就是长辈对小辈动手,不管理由多么的充分,最后还是错的,所以她决定先不解释,先把应文博胖揍一顿再说。

    “想教训我?来吧!”燕莲把自己的裙摆塞进了腰里,露出了里面的裤子,然后冲着应文博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伸出一根手指示意着,那嚣张的样子,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的。

    “你该死,”应文博被刺激的什么都不管了,抡起拳头就要打。

    “姐姐,”这个是秋儿跟小杰的惊叫声。

    “燕莲,”这个是三个长辈的关心。

    “娘,”这个是实儿略带惊恐的呼喊。

    “你们退开,”燕莲避开了应文博的拳头,叮嘱了一声之后,全心全意的开始跟应文博周旋,想着他一个大男人,对自己的媳妇女儿那么狠的心,就差杀人了。这会儿,又对自己胡乱动手,要换成原主的话,还不被她打死,所以心里的恨意加上怒意,就让燕莲的手劲更猛了。

    “啊,”惨叫声响起,不是燕莲的,是应文博的。

    他捂着自己的眼眶,发出了惨叫,心中的怒意更深,恨不得一拳打死应燕莲。

    “你个不要脸的jian人,我要杀了你,”应文博发狠的样子,吓坏了众人。

    应文博看上去狠辣,可他长期不干活,那凶悍的样子是装出来的,又加上打的是乱拳,根本没章法,所以被燕莲控制的死死的,身上的暗伤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众人见燕莲应付的游刃有余,好像还在戏弄人家似的,就站到了一边,细细的看着,并没有出声。

    “一个大男人,养家糊口没本事,威胁女人,打女人,你好大的本事啊,”燕莲一边数落着,一边又给他一拳,两个黑眼圈可以相配,国宝啊!

    “打人不打脸,”暗卫乙看了之后,呐呐的呢喃着。

    “她是故意的,”暗卫甲摸摸自己的脸,看到应燕莲发狠的样子,缩了缩脖子。

    皇上让他们来干什么呢?看人家打人种地吗?这应燕莲强悍的很,哪里用的到他们帮忙呢?

    刚才,应文博冲进来的时候,他们就想出现了。但想着里有那么多的人,应燕莲也不会出事,就先观察着,结果让他们差点没摔倒。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强悍的。

    “来教训我,你算个什么东西,”燕莲的怒气很旺盛,被杨娇儿的算计,应文博的冲动给刺激的,一个个拳头都落在了应文博的脸上,身上,把应文博打的估计连他娘都不认识了。

    “燕莲,够了,够了,再打去,得把他打死了,”谢氏见状,立刻冲上来劝着。

    “呼呼……,”被松开后的应文博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气,那恶狠狠的话都消失了,唯有那张被打肿的脸上闪过不敢置信跟迷茫……。

    “姐,”应燕秋跟应文杰一见她停手了,立刻双眼冒泡泡的走了过来,里面满是羡慕跟崇拜,看的燕莲都不好意思了。

    “你们想学,以后我教你们,”这红果果的眼神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姐姐,你好厉害啊,”应燕秋抱着实儿,满是笑意的道。

    “天啊,文博,你这是怎么了?”杜氏慢悠悠的晃了过来,想看看儿子把应燕莲打成什么样子了,却没想到一进院子,看到的是自己的儿子瘫坐在地上,那脸肿的,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

    “娘,疼,”应文博看到她,就差痛哭流涕去告状了。

    “伤到哪里了?可把娘心疼死了,”这一次,杜氏是真正的心疼了。她这个儿子,从小宝贝着,受一点点的伤,她就心疼个半天,更何况如今被狠狠的打了一顿。“应翔安,你怎么当二叔的,这手是不是太狠了?”

    又是这般可笑的质问,每一次杜氏的孩子惹出祸,受到质问的,永远都是他们。这些日子,应翔安算是看透了他们的为人,就冷冷的开口道:“大嫂,这比狠,能狠的过你儿子吗?燕莲只不过是教训了他一顿,让他知道知道疼……可是他呢,冲进来就要打要杀的,这又怎么解释呢?”

    以往的应翔安从不会说那么多,只要杜氏一开口,他永远都是低头的。如今,或许是觉得自己家里有银子了,腰板子挺直了,完全不需要理会杜氏了,所以这话说的是一溜的顺畅。

    杜氏愣了一,没想到应翔安会反驳。“这话说的,受伤的是我家文博,你们这些杀千刀,黑心肠的,竟然对我儿子这样的黑手……,”杜氏的话,说的很难听,但就是不挪动自己的儿子回去,也不去找帮手。

    “别想讹银子,告诉你,今天你要从我手里讹走一文钱,我应燕莲的名字倒过来写,”燕莲那里会看不出杜氏的打算,这看到儿子受伤了,被人打的跟猪头似的,一般都是赶紧的找大夫,而不是光开口骂着,一点回去的打算都没有。

    杜氏被梗了一,她就是打算要银子的,因为她知道应燕莲手中银子多的很,所以想诈个几百两出来,好给自己留点好处。可是,被她这么挑明了话题,弄的她有些不来台了。

    不过,就这样想让杜氏放弃到嘴边的银子,那是不可能的。

    “你不给银子,我就去告官,告的你坐牢还得拿银子出来,”杜氏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儿子的伤怎么样,全心全意的跟应燕莲商议着银子的事。

    “去吧,我家的大门被踹了,那脚印还在呢,”燕莲一点都不怕的说:“更何况,应文博主动动手的,我只是防护……人家打我,我总不能站着吧?”

    “你胡说,你一个女人家家的,怎么能把我儿子打的那么惨?”杜氏完全不信,冲着应翔安嚷道:“你个没种的,打了人还要女儿出来扛着,真是不要脸!”

    面对杜氏的叫嚣,众人都囧了,因为他们心里也是不敢置信的——只是,动手的确实是燕莲,这要怎么解释呢?

    众人把眼神落在了燕莲的身上,等待着她的回答。

    ~~~~~~~~~~~~~~·

    终于不用等到晚上了,呼呼……。(求月票……今日一张都没有,内伤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