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家唯有一女,名唤阮逐月。

    她被阮家老爷教导的很不错,在阮家老爷的仕途之上,总能帮一些忙,出出注意,所以阮家老爷对她很是疼爱,只不过有些惋惜她不是一个男子。若是男子,阮家的风光,指日可待。

    “爹,只要不掺和其中,不管是什么大事,都不会牵连咱们阮家,”阮逐月的眉眼英气十足,颇具男儿气概。她说这话的时候,有着明哲保身的意味,却不知道整件事,都是她身后的男人给搞的鬼,差点害的阮家满门抄斩。

    “话说的是对的,可是皇上未立太子,这朝廷的纷争总会不止的,”阮家老爷叹息了一声,看着自己的女儿道:“月儿,你真的要嫁给梁震吗?”对于那个表面温和,实际上心狠手辣的男人,他是一百个不同意。

    这个男人的心很沉,眼底偶尔闪过的野心让他心惊。可是,他毕竟救了月儿,月儿又倾心于他,若是分散了他们,伤了月儿的心,他还是不舍的。

    阮逐月闻言,抬头一笑道:“爹,你错了,不是女儿嫁,是梁震入赘咱们阮家,以后生的孩子都姓阮,”她知道,爹爹唯一的遗憾就是一生没有一个儿子,她想,自己应该能圆了爹爹的遗憾。

    “可是……你并不了解他,单单就因为他救了你而招赘他,是否太过草率了?”阮家老爷担忧的问。

    “爹,梁震愿意入赘,那就是最好的证明了!”阮逐月娇笑道。

    可他就是因为这个而担忧啊!这个男人,野心如此之大,隐忍的地步让他都自愧不如——招赘,意味着以后他就是阮家人了,而这样的男人是被人看不起的。

    若是梁震拒绝或者拖延,他或许会觉得这个男人还行,可如今,他对梁震的心里只有戒备,没有喜欢。

    “……,”拦不住自己的女儿,阮家老爷无奈的叹息一声说:“若京城没有出什么大事,就找人挑个好日子,把你们的亲事办了吧!”这拖延去,于自家女儿的名声不利。

    “嗯,女儿明白的!”

    同仁药铺内,掌柜的得到消息,立刻关了大门,任何病人都不接了。

    看到那撕裂开如此之大的伤口,大夫们都倒抽了口气,想着这样一刀砍在他们的身上,不知道能不能承受的住。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女儿,”谢氏看到大夫个个脸色难看,心里充满了无助……。

    “娘,娘……,”一路上,实儿是哭着进城的,这会儿双眼已经红肿了,看的格外让人心疼。

    “实儿,”谢氏听到他的哭声,连忙哽咽的把他搂在了怀里。

    暗卫甲见大夫正在查看伤口上的药,就冷声道:“用的是大内的上好止血药,连皇子都不一定有的,”这种药,千金难求,这北辰傲竟然舍得留给应燕莲,真是诡异。

    那大夫一听,双手颤了一,然后把脉片刻后说:“这位小娘子伤的极重,但好在有伤药止住了血,只是之前流血过多,以至于失血过多而昏迷,小娘子的身子底子好,只要好好调养,不会有大问题……就是这手……以后不能太用力了,得好好的保养,”用的上大内的伤药,这小娘子的身份不简单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谢氏抱着实儿,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住。

    应翔安只是站在一边,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双拳紧握,眼里迸发出来的怒意是前所未有的。他心里懊悔,自己在女儿出事的时候没有站出来……虽然以前他对这个女儿是不屑的,总觉得她连累了应家的名声。

    可是,自从分家之后,跟着她一起生活,才知道以前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他一心想维护的应家名声对所谓的应家人来说,算什么?到现在,他才知道,什么都无所谓,唯有家人是最为重要的。

    想到今日大嫂带了人来差点要了燕莲的命,为的只是银子,双眼里的目光就更锐利了。

    也许,燕莲没有想到,她这一受伤,不但让应文杰激发出了心中的责任感,更是让应翔安彻底的改变过来,对应家老那边也充满了不满。

    北辰卿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但觉着跟北辰府没有多大的关系,就只让人关注着,并没有在意。当他得到管家的禀告,说是古泉村应家人求见。

    这古泉村应家人,也就是应燕莲了,他愣了一,连忙让人请了进来。当他看到进来的不是应燕莲,而是应文杰的时候,有些诧异。

    “噗通!”还不等北辰卿开口,应文杰就“砰”的一声跪了去,磕头哭诉道:“北辰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姐姐吧!?”

    “你姐姐?”北辰卿一听,随即想到了什么,上前扶起他问道:“你姐姐怎么了?你别急,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尽管放心,”

    此时的应文杰已经泪流满面了,他的脑子里闪烁就是姐姐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样子,心里眼里满是胆战心惊。

    “北辰公子,今日……,”应文杰把发生在古泉村的事说了一遍,把应燕莲如今的去处,自己跟四叔带了那些受伤的衙役进城的事都说了出来,然后慎重道:“那些衙役虽然受伤了,可还是衙门中的人,四叔怕带那么多人进京,不但讨不到好处,还会引来祸害,所以留在城外,等候消息!”

    北辰卿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心中的震怒是可想而知的。他想着,万一没有皇上派的暗卫,这应燕莲要出事,连累的可不是单单只有一个古泉村,恐怕自己都难辞其咎了。

    这古泉村上上的地都被应燕莲买了,也唯有这个时候的古泉村是一片绿意盎然,跟旁的地方不一样。虽然皇上没有说什么,可对于古泉村的一举一动都是了如指掌的,心里很是期待最后的成果。

    应燕莲出事,不单单是一点点粮食的问题,而是整个秦国。

    二弟给皇上说过,应燕莲说了,古泉村将会是秦国的粮仓——粮仓,意味着什么?那是粮食,是百姓的救命稻草。

    “管家,”北辰卿的心思一转,冲着一边的管家吩咐道:“去跟二爷说一声,让他去找应娘子,应文杰,走,我们出城,”

    “是,”管家转身离去。

    “好,”应文杰激动的眼眶又红了。

    “砰!”当北辰傲听到管家所说的事情后,双目里没有震怒,唯有阴寒的嗜血,浑身散发出来的阴冷,让管家颤抖了一。

    “人在什么地方?”北辰傲想起管家说应燕莲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心就绞在一起了。

    “在同仁药铺,”管家随即回答着,心里纳闷,这个应娘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让大爷这么紧张,让二爷如今的在意,还牵动了皇家的暗卫,这事若追究起来,恐怕又有许多的人要倒大霉了。

    北辰傲只留给管家一道残影,人就已经不见了。

    “二表哥,”向婉心看到自己心仪的人,娇笑着想上前请安,结果还没等到她的笑容露出来,那身影已经不见了,还引来了一阵风,吹动了她鬓角的首饰,更让她目瞪口呆的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哈哈……,”向岚心看到这一幕,发出了清脆的笑声,里面隐含嘲弄。

    向婉心整理好了自己的发丝,冷哼一声,不甘示弱的道:“大姐,别笑的那么高兴,趁机多陪陪姑姑,爹爹说,过几天,就让你回付了,”以后,就没有人跟自己争夺二表哥了。

    大姐已经老了,自己还年轻着呢,就算熬,也要把二表哥熬到手。可是,她心里没有想过的是,向岚心不也是被熬老的吗?换成她,北辰傲就会认了吗?想太多了!

    北辰傲离开北辰府就直奔同仁药铺,可同仁药铺已经紧闭大门了,他的举动,也引来了众多人的围观。

    “受伤的人是北辰傲认识的?”这个是上官浩的询问。

    “是,北辰二爷直接奔着同仁药铺去了,他敲了大门好久,里面才出来人,原本以为他也会被人拒绝,没想到他激动的问了几句,人就进去了,但里面受伤的到底是谁,小的没打探清楚!”来人跪在上官浩的面前,很是自责的请罪着。

    “去吧,”上官浩显得有些深思,想着到底什么人能牵动北辰傲,让他不管京城众多的耳目呢。

    当北辰傲一进同仁药铺,就闻到了丝丝的血腥味,那味道让他心都痛了。

    “北辰二爷,这边请,”同仁药铺的人领着他往里走去,当他刚一露面,就对上了实儿哭的红肿的双眼,刚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见他满脸委屈的扑了过来,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抱住了他……。

    “呜呜……娘……,”原本已经停住哭泣的实儿一看到他,就觉得委屈,抱住他指着床上绑了白布还昏迷不醒的娘亲,心里充满了不安跟恐惧,就怕娘会一直睡去,再也不要实儿了。

    看到实儿哭的如此可怜,让北辰傲的心都缩成了一团了,抱着他,拍着他的背,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着:“实儿乖,娘会没事的,她舍不得实儿的……,”

    ~~~~~~~

    说好的加更,又被迟来的事情打断了。晚上心情超级的不好,很想知道:女人为什么要嫁人,要结婚生子……付出了最美丽的青春年华,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