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抚好实儿后,他就这么抱着实儿走到燕莲的身边,看了一眼她肩膀上沾满血迹的地方,眯着双眼冷厉的问道:“伤势如何?”

    “禀二爷,应娘子的伤虽重,但敷了你留的伤药后,伤势已经稳住了,”暗卫甲沉声回道。

    听到话语中略带戒备的声音,让北辰傲回头睨着一身黑衣的人,蹙眉疑惑问道:“你是谁?”什么时候,应燕莲的身边有了这样的高手?

    “保护应娘子的人,”暗卫甲不亢不卑的回道。

    北辰傲根本不知道暗卫进京的事,只听管家说应燕莲受伤了,所以才急急的赶来,并不知道这件事已经引起了京城各势力的好奇,更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打探应燕莲的身份,想知道到底是谁,能有本事让皇家暗卫保护着。

    只是,由皇家暗卫保护的人,不都是皇亲贵族吗?这样的人受伤了,请的都是御医,怎么可能会去同仁医馆呢?

    很多人都好奇的查探着,却发现什么都查探不出。

    “什么来路?”北辰傲不疾不徐的质问道。

    “……,”暗卫甲跟暗卫乙对视了一眼,保持沉默。要是被北辰二爷知道他们的身份,这以后还要不要继续保护呢?

    “北辰……少爷,是他们救了燕莲,要不是他们,那大刀就直接往燕莲的心口砍去了,”谢氏想起了那一幕,心都还在颤抖着,连忙紧张的解释着。

    “二爷,属只是奉命保护应娘子,并不会打搅她的生活,除非她有生命危险,”暗卫乙斟酌了一字眼之后,认真的解释着。

    对于这两个一身黑的人,北辰傲见他们没有恶意,就没有继续追问,反正该知道的,始终会明白的。

    暗卫甲跟暗卫乙见北辰傲不在追问了,就对视了一眼,然后快速的离开了医馆,连应祥林想要招呼都来不及。

    “娘……,”实儿咬着唇,委屈的嘤咛着。

    “你娘只是累了,让她好好休息,等睡够了,她就能醒了,”北辰傲温柔的安抚着……他的情绪被死死的压制着,就怕发泄出来会吓到实儿。当他看到应燕莲脸色苍白的昏睡着,被绑好的肩膀处还有斑斑血迹,看的触目惊心。

    “嗯,”浓重的鼻音让人知道实儿哭的是多么的伤心,嗓子已经哭哑了。在北辰傲的呵护,小家伙的头开始一点一点,最后闭上双眼,在北辰傲的怀里睡着了。

    对于这样的事,谢氏跟应翔安都目瞪口呆,因为在他们的心里,虽然觉得北辰傲没有什么架子,也比较好相处,但是这么一个高贵的男人此刻却抱着哭泣的实儿安抚着,那眼泪鼻涕都留在他的身上了,他连眉头都不皱一——这到底是怎么了?

    实儿睡着了,北辰傲也没有放来,而是继续抱着。

    “这伤势能不能挪动?”一直留在同仁医馆里也不是个法子,这医馆关一天还无所谓,但一直关去,迟早会出事。他更知道燕莲并不喜欢把事情闹大,她喜欢的是安静的种田生活。

    这一点,北辰傲猜的很对。上一世的燕莲在不得已的情况入了商场,在商场上尔虞我诈,经历了几番的生死挣扎,所以她这一世能重生,她就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

    掌柜的看了一边的大夫一眼,连忙点点头说:“是能挪动,但方才离去的两位大人说了,不能让人知道她的身份,可挪动的话,又不能太剧烈,免得扯动了伤口。”这事情,还真棘手啊!

    也不知道这小娘子是什么人,看她的穿着跟打扮,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大家小姐,可这个小娘子引来的人,为什么都是得罪不起的呢?

    北辰傲闻言,沉默的思索着,想着如何才能安然无误的把应燕莲带出京而不惊动旁人。

    与此同时,另一边,北辰卿亲自骑马带着人马出城,当他看到那些躺在地上半死不活,嘴里不干不净骂着,还出口威胁的衙役们,脸色阴沉,原本温润的气质中散发出了浓烈的杀气,让一边的应文杰都吓的胆战心惊的。

    “你们是谁?知道我们是谁吗?为什么可是京城林大人的手,你们敢动我们,林大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带头的人已经痛的失去了理智,只想着凭借着狐假虎威能让自己回去,好跟大人好好的禀告这一切,到时候,一定要杀了伤了他们的人。

    “林大人?”骑在马上,北辰卿的声音里喊着玩味,冲着身后的人道:“把他们全部绑在马后,拖着进城,”

    “是,”跟着他来的人一听,个个激动——这是二爷会做的事,大爷偶尔来这么一次,好有气势的说。

    “你们敢,等老子没事了,老子杀了你们,”只有带头的人在咋呼着,其余的人都保持沉默,脸上满是心灰意冷。

    “恐怕你没那个机会了,”北辰卿带来的人狠狠的踢了他一脚,嗤笑一声,拿出绳子紧紧的帮了他,不管他的吃痛嚎叫声,反正得罪了大爷,让大爷如此的雷霆大怒,就该好好的对待他……。

    被北辰卿这么拖进去,引来的轰动是可想而知的。北辰卿在众人的眼里,都是温润如玉的模样,从不发火,所以咋一看到他这般模样,众人都惊呆了。

    “啊……,”一路惨叫而去,那鲜血染红了大街,让很多的妇人孩子都看的快晕倒了,个个都紧闭双眼,不敢多看了。

    早就得到消息的林大人在看到自己的手如此狼狈的被人当街拉过,这是在红果果的打自己的脸,那恼怒是可想而知的。可是,他就算再这么厉害,也不能跟北辰卿硬碰硬,毕竟他的官职比自己高。

    “卑职参见北辰大人,”林大人装模作样的表示着自己的大大方方。

    “林大人,这些是不是你的人?”北辰傲没有让林大人起身,而是直接追问道。

    “大人,救命啊,救命啊,”一路上被拖着过来,个个都皮开肉绽的,这会儿看到林大人就跟看到救星似的,眼泪鼻涕的吼着。

    街上的血腥让人不敢多看,但是,好奇的人还是有的,对着躺在地上的人指指点点,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北辰大人,不知道官的属犯了什么错,竟然让北辰大人如此的动怒?”林大人不疾不徐的问着,想着北辰卿就算是为了一个村姑,也没必要手段那么阴狠。

    他只吩咐给那个村姑一些教训,再得些银子了事,大不了,就把吞进去的银子还给人家就是了。

    “林大人不知道?”北辰卿挑眉,走进他的身边,冷笑道:“你可知道今天皇家暗卫送进城的人,是伤在谁的手里吗?”

    原本脸上不变的林大人在听到他话中有话的话后,完全懵了,身子也不由的颤抖了一,颤声道:“北辰……北辰大人,官只吩咐他们去教训人,没让他们动真格的,”这到底这么回事?

    那皇家暗卫出动并保护了一个受伤的人紧急进城,所有人都在张望着,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身份的人,竟然会出动皇家暗卫,没想到是跟自己的人有关,让林大人瞬间懵了。

    “进去,”北辰卿睨了他一眼,没有说相信或者不相信。

    “走,”北辰卿的人不客气的把那些人当死狗般的拖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说,谁让你们动手的?”北辰卿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就如看死人似的,眼里竟是冷漠。

    “没……没有人……,”浑身的疼痛让人清醒的想自杀,可他们更知道,若是真的说了什么,就会惹来祸害满门的事。

    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后悔今天的冲动了。银子没有可以再赚,小命没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来人,”北辰卿见林大人给他们暗中打了个眼色,就厉声喊道:“给他们泼水,让他们清醒一,”

    “是,”北辰卿的人立刻去提了两桶冷水过来……这个时候还是春天,身上满是伤痕,这水要泼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啊……,”这水一泼去,连林大人都颤抖了一,更别说受伤的人了。

    原本是火辣辣的疼,这会儿是刺激的连舌头都快咬断了。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北辰卿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道身影快的从院墙外跃而进,还不等众人看清楚,那人已经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了林大人,厉声道:“哥,什么都不用问了,是这个该死的勾结了阮家的女婿,也就是古泉村的梁秀才,”

    不用等燕莲醒来,谢氏跟应翔安就把事情说了一遍,也告诉他那幕后策划的人就是出村了的梁秀才。

    北辰卿看到愤怒的快要失去理智的二弟,眉头深皱,觉得这样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就算是知道不对劲,但这个时候,他不能细问,要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再说。

    “你……你是何人,敢擅闯府衙……,”人家对北辰卿的称呼让林大人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他这个时候要承认人家的身份,死的就是自己了,就大呼小叫的命令道:“来人 ,把这个擅闯府衙的匪徒抓起来……,”

    ~~~~~~~~~~~~·

    晚上没更新了……情绪不高的懒懒决定睡觉了,明儿在更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