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让别人听了,不知道有多少的暧昧,所以燕莲只是白了他一眼,并未回答。

    “我扶你进去,”见她不搭理自己,转身要进去,北辰傲鬼使神差的来了这么一句。

    原本表情还算镇定的燕莲狠狠的抽了抽眼角,觉得额头的黑线满布。她有点狰狞的回过头,带着暴走的语调郑重的说道:“北辰傲,我受伤的是肩膀,不是腿,你当我是腿断了吗?”

    “噗嗤,”还不等北辰傲有点反应,出来的应燕秋就忍不住笑了。

    姐姐从京城回来后,一家子都觉得姐姐受伤了,意识的只要她一动,就会冲口而出要扶着她,每一次,都弄的她快暴走却只能忍着,这一次,是第一次看到姐姐那么不客气,就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

    看到她快要暴走的样子,北辰傲也觉得好笑,但他不敢笑,怕眼前的女人因为自己一笑而恼羞成怒,就故作一本正经的道:“反正就是受伤了,哪里来那么多的脾气?”

    “……,”嘴角狠狠的抽了一,她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姐,你说爹把那些官老爷带村长那边去,能行吗?”这雨是越越大了,也不知道那些官老爷能不能走到村长家。

    原本抑郁的心情因为燕秋的话而上扬了嘴角,“人家不是嫌弃咱们家嘛,肯定是喜欢村长家那漏雨的子……,”她才不喜欢这些人住在这里呢,这些人,脾气不好,性子傲,估摸着都把他们一家当人了,她才没那么犯贱呢。

    “这村里除了咱们外,就数村长家的子是最好了的,”燕秋日有所思的道。

    “皇上让他们来,不是为了享受的,”北辰傲悠悠的丢了一句,眼里竟是笑意。

    “你是故意的,”燕莲瞅了他一眼,暗骂了一句:腹黑!

    北辰傲在京城混迹久了,自然了解这些官员的心思,就算拿出古泉村最好的子给他们住,他们也会嫌弃的,那只是意识的反应,并不是心里的真正想法。而北辰傲就揪住了这一点,也拿捏住了自己的性子,于是,这些官员悲催了。

    但愿,他们今天晚上能睡的着。

    对于北辰傲的到来,谢氏跟应翔安都显得有些紧张,最不紧张的就是实儿了。在他的心里,还没有王爷的观念,所以他看到陪着他在王府里玩了几天的北辰傲后,那心底里什么杂念都没有了,一心觉得他是好人。

    能不好吗?北辰傲就是个腹黑的家伙,在燕莲受伤,实儿最最没有安全感的时候,让应翔安夫妇回去,独自留着实儿在王府里由他陪着,那感情要真的不好,就是北辰傲的做人问题了。

    对于那些官员的安排,应家人都没有开口,反正跟他们无关。在吃过晚饭后,燕莲在子里拿着宣纸用另一只好的手在比划着什么,北辰傲原本进来是想告诉她,晚上实儿跟着他一起睡……可进来之后,无意中看到她手里画的东西,就被吸引住了。

    “这是……古泉村?”真正的古泉村他没有走过,有的就是直接从村外绕着路走到村后,没有从村中经过过。但是,一看到那张图,他的嘴里自然而然的就问出声了。

    “恩,”燕莲蹙眉点点头,心思都在那张纸上。

    “你懂水利?”若他连这个都看不明白,就真是傻子了。

    “不懂,”

    “额,”没有预料到会是这个答案,让一向镇定的他有一瞬间的疑惑,以为自己听错了。

    “真的不懂,”有些事能抗,有的事,不能不懂装懂,那会出人命的。

    见她表情严肃,不带一丝的玩笑意味,北辰傲知道她是真的不懂,就郁闷的问:“既然不懂,你画这个干什么?”

    “看看,”不懂也可以学的。

    “……,”第一次,北辰傲心生了掐死人的冲动。

    “你找我,有事吗?”燕莲才想起他的来意,疑惑的问道。

    “实儿晚上与我睡,”北辰傲心里窝着火的丢一句话离开了,弄的燕莲纳闷极了,想着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不用照顾实儿,燕莲就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古泉村的道路跟田地之上,一直到夜深之后才睡。

    第二天,还不等燕莲起来,院门外就“叽叽喳喳”个没完,隐约的,里面还夹杂了几声怒吼,让她不悦的蹙眉,抓住被子,蒙头的睡了起来。

    “北辰傲,你什么意思?自己睡的舒服,把我们丢在漏雨的里,让我们几个夜不能寐,万一病了,这皇上交代来的事情,你能完成吗?”昨天一直被“滴滴答答”的漏雨声给搅和的睡不着的众位大人已经频临暴走的边缘了,语气也是冲人的很。

    面对眼前一群人的指责,北辰傲连眉头都不挑一,拍拍怀里的实儿,轻描淡写的说:“等你们有本事完成的时候,再来我面前耀武扬威……,”这些只会嘴功夫的人,实际上,一点点本事都没有。

    “你……,”质问变成了羞辱,可这样的羞辱,他们无法反驳。

    “皇上让你们来这,不是享福,而是解决问题的,”北辰傲的语气变了,咄咄逼人之中带着狠辣,“若是你们解决不了这里的问题,就自己滚回京城禀明了皇上,”至于最后是生是死,就不关他的事了。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还忌讳着北辰傲,虽然他是商人,可皇上的命令是听他的,所以他们心里极度不满也不敢太放肆,只能扯着喉咙“嗷嗷”叫几句。

    “北辰傲,如今雨这么大,我等出去,双眼都看不见,怎么解决问题?”其中一个眼露得意的人站出来说道,心里在盘算着:皇上让北辰傲负责这件事,若是事情没解决好,该受到责罚的人是他。

    想让他们动手,就得低声气,学会求人。

    “那是你们的问题,”想要拿捏他,就得看看有没有本事了。

    外面的人对峙着,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面,里的燕莲被吵的实在没有法子休息了,就穿好衣服,满脸阴沉的走了出来。

    “爹,去请村长,”这样拖去,等到雨停了,他们也应该能滚蛋了。

    “好,”应翔安愣愣的点头,没有一丝的迟疑。

    “小杰,你让四叔一家跟陶子哥一家都过来,让燕琴也过来,她一个人在家,害怕的!”这雨的那么大,他们家的子,迟早会出问题。

    “好,”应文杰往嘴里塞了个馒头,就披了蓑衣,挤开了挡住门口的人,冲进雨帘里了。

    “你喊村长来干什么?无知的妇人,村长是要陪本大人办事的,”当官的不叫嚣,还真的是对不起头上的那顶乌纱帽了。

    “雨如此大,众位大人能看的见吗?”燕莲的嘴巴,还真的挺毒辣的。“娘,让燕秋给我端点吃的进我,爹回来了,告诉我一声,”她昨天画的图,还有些要修改的。

    “好咧,”男人的事情,她不懂,她能做的,就是喜欢自己的孩子吃的饱饱的,穿的暖暖的,这就够了。

    “实儿,跟娘进去吃饭,”燕莲看到北辰傲怀里的儿子,就随意的说了一句。

    “噢,”实儿点点头,挣扎着想来,但被北辰傲抱住了,“我跟你一起去……,”

    于是,华丽丽的来算账的,饿着肚子的趾高气昂的官员们悲催了,因为他们早上什么都没有吃,人家又不请他们进去,他们就在院子里淋着雨……而谢氏跟于奶奶把早上做的饭菜就当着他们的面端进去,散发着一阵阵的香味,弄的所有人都拼命的咽口水……。

    或许是知道了北辰傲的身份,所以谢氏跟应翔安都不把这些官员看在眼里了。

    村长来的时候,看到那些官员,心里胆战心惊的。他昨晚已经把最好的子让出来了,可还是漏雨,他也无能为力啊!

    “村长,咱们村里的东西都是粗糙的,想必众位大人是吃不惯的,你就别忙碌了,”燕莲知道村长对这些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大人充满了卑微,但在她家里,她实在不喜这些人的趾高气昂。

    “可……,”村长心里觉得燕莲说的对,可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那里不对劲。

    “别管他们了,村长,你先进来,我有事情要跟你说,”燕莲让村长进了大堂,那些官员实在受不住了,就跟着走了进来,到是没有人拦着。

    那些人还得不到教训,个个自作主张的去找了椅子坐着,翘着二郎腿,别提多嘚瑟了。

    他们嘚瑟归嘚瑟,可进来后,谁也没搭理他们,连口热水都没有,肚子叫的更响了。

    “村长,村西跟村东是水淹的最为严重的,你让人开凿挖渠放水,不然再等去,村里人的子都保不住了,”燕莲指着自己画的图纸说道。

    “啧啧,说的轻巧,这开凿挖渠要是那么简单,还要当官的干什么?”翘着二郎腿,懂水利的官员很是不屑的道。

    “既然大人懂,那就请大人示!”燕莲抬头认真的看着他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