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应燕莲那低声气的语气(他自以为是),那大人的鼻孔更是朝天了。

    “哼,这样的事,岂是说了就能做的,”那官员还想大放阙词,但不料被一声冷冷的怒喝声打断了。

    “既然做不到,那就请大人闭嘴吧!”早就知道这些人的没有,还想试试,活该被奚落。

    “你……,”恼羞成怒的人猛的站了起来,伸手指着眼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妇人,想要怒骂,但人家只是冷冷的睨着他,他就发现自己的舌头被抓住了似的,一句话都骂不出口。

    “这位小娘子,不是周大人狂妄,而是这水利的事,终究是不简单的,这加上老天的刁难……,”总算是有个要低头的人想要好声好气的跟燕莲说话,却不料人家未必喜欢。

    “那以这位大人之见呢?”语气,依旧不冷不热。

    “还是等雨小了之后,再去勘察勘察,若实在不行,就只能等到雨停了,”那大人语气平和的说着,觉得自己这么说,总不会错的。

    以往发生这样的事,他们都是这么解决的——能解决的,那是他们的本事。不能解决的,那是老天不赏脸,能有什么法子呢。

    可惜这一次,他们注定要踢到铁板了。

    “那按照大人的意思,地里的早稻不要救了,只要等雨停了,众位大人留一句雨势太大,无能为力,然后就吃好喝好之后,拍拍屁股走人?”燕莲阴沉的质问道。

    虽然心里有点眉目,但真正的听他们说出来,心里的怒气还是控制不住的。

    “燕莲,这春雨太大,谁也没有法子啊,”村长忧心忡忡的说道。

    “就是,你以为此事说说就能成的吗?”有村长帮衬着,刚才嚣张的人更嘚瑟了。

    一子的人,都看着燕莲,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更别提是胆怯不安了。“村长,爹,四叔,这春雨虽然来势汹汹,可也不是没有应对之法,你们要是听了这些怕死又来应付的大人们的话,今天咱们古泉村的粮食,就真的颗粒无收,大伙就等着哭吧!”

    众人一听,有惊喜的,有怒火冲天的,更有好奇的。

    这惊喜的,自然是村长之类的种地人了。怒火冲天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官员了。至于好奇的,那就是北辰傲了。因为他昨天晚上还听燕莲说过,她对水利之事,并不懂。

    “说的轻巧,哼,你如此大言不惭的,好,你说,这事情如今该怎么办?”不管走到哪里都手捧的大人们这一次是真的伤心又伤肺了。

    没被人捧着就算了,还被一个乡妇人瞧不起,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你们想知道?”燕莲挑眉,不怀好意的问道。

    要是了解她,肯定不会点头的,可惜的是,那几个大人对她是充满怨怒,所以她这么一问,就立刻理所当然的点头了。

    看好戏!这个是北辰傲的心思。

    果然,等到众人听了燕莲的话后,村长等人是笑眯眯的,充满了希望,而那些官员的脸色就跟家里死了人似的,格外的难看。

    燕莲正愁没有人呢,这些大人不知死活的闯进来,不用白不用,于是,她就让这些大人穿上蓑衣,跟着他们在村里几个要点开凿放水……。

    因为村长的召集,加上几位官员在场,每家每户的壮丁都出来了,没一个有异议的。对于这样的结果,燕莲是格外满意的。她知道,要是没有那些官员坐阵,自己还真的没有法子说服古泉村的村民。

    “呵呵,你这一手高啊,不但整治了这些自以为是的大人,还让他们震慑了那些村民,无人敢有异议,”北辰傲不得不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因为这么安排,自己也不一定能想到。

    “村里的人,对当官的只有一个字:怕。用他们震慑村民,就不用村长一户户的说服了,”等到真的说服了整个村,恐怕大雨都能停了。“至于那些大人,骨子里傲的很,怎么能容得了我一个乡妇人越过他们呢,就算是苦逼到极点,也只有咬牙承受的份!”

    “呵呵呵……所以我说你手段高啊,”

    燕莲睨了他一眼,撇撇嘴道:“人家那么幸苦,就不怕人家给你小鞋穿?”都是一朝为官,太嚣张,也不是好的。

    “他们不担心皇上给他们小鞋穿,那就万幸了!”他们以为这里还跟别处一样能遮掩过去,那就大错特错了。

    皇上对古泉村的重视,除了他们两兄弟之外,没有人知道。所以,这些官员在这里越是嘚瑟,回去之后,越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才没有生气,反正最后有人整治他们。

    大雨滂沱,越越大,燕莲见谢氏方氏等人在翘首期盼,想着这大雨一刻也不会停,就开口说道:“娘,你跟四婶去把储存的姜拿出一些来,分发到各处去,让几户人家拼一起烧一大锅的姜汤,好让淋雨的人回来后去去寒气,”

    “好,娘跟你四婶即可就去,”什么事都干不了,心里竟是担忧,还不如找些事情忙一。

    燕莲是想帮忙的,可肩膀上的伤还不能大动,只能硬忍着,努力的安排着一切,希望自己的努力能有个好结果。

    男人在开凿挖渠,女人在熬制姜汤,整个古泉村忙的不可开交,但人多了,就没有人觉得事情不公平了。

    有了燕莲的注意,众人的齐心协力,原本水漫的高高的水田里的蓄水都退去了,让众人心里都充满了高兴,累及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觉得保住粮食,有希望了。

    原本抱怨的大人们在大雨中战战兢兢的站了一天,什么抱怨都没有,喝了浓浓的姜汤,吃了农家最普通的饭后,也不管床是不是湿的,直接蒙上被子就睡,哪里还有力气跟人家争辩一言半句呢。

    这也让燕莲轻松了很多。

    第二天,雨水小了很多,但淅淅沥沥的,没有停的意思。

    “这春天了那么多的雨,秋后可不要滴水没有啊,那半年的收成,也是个问题,”谢氏切着鲜姜,抬头望望天,有些担忧的呢喃着。

    天还没亮,昨儿个忙碌了一天的男人都自动的出门了。因为挖渠有效果,能保护住粮食,所以不用谁吩咐,个个都充满了力气的去做这些。

    听到谢氏的呢喃,燕莲摸摸微疼的肩膀,蹙眉思索着,想着大雨大旱的问题,总要解决的,不然就坐等老天的脸色了。

    “北辰傲,”她看着眼前就算吃最最简单早餐也是优雅高贵的男人,语气颇为沉重的问道:“若是大旱的话,朝廷会怎么做?”

    正在享受早餐的北辰傲被她突然这么严肃的一问,“咳咳”的呛住了,用指责的眼神控诉着,拍着胸口好一会儿才喘着气道:“抗旱呗!”

    “怎么抗旱?”执着的问着,她发现自己选择当个农女有些错误。先天条件不足,不要说别的,就是大雨大旱两个自然灾害,她抵抗的都有些疲惫不堪。

    “还能这么抗旱,若是不严重,百姓自己运水,若是严重,一般都是离乡背井的避难,等情况好转之后回来,”这样的事情,北辰傲已经习以为常了。

    燕莲听到这样的回答,就知道他们对于干旱根本没有预先解决的意思,而是凭之由之。

    “为什么问这个?”现在是大雨,不是大旱,意思完全相反啊!

    “大涝之后必有大旱,”就算没有,她也要未雨绸缪。

    观察了两天,见那些个原本趾高气昂的官员都累的脸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是刁难。对于自己所说的问题,他们完成的都不错,想到他们其中有懂水利的,就召集了他们进行一番询问。

    “春雨绵绵,不是什么好事,但也不是大坏事,”燕莲看着个个疲惫不堪的人,眉头深蹙的说道:“你们其中有懂水利的,小妇人想问问,若是把春雨储蓄来,等到干旱的时候,能否解决燃眉之急?”

    她的话,让村里的人都茫然不已,却让北辰傲跟几个大人震惊了。这几天来,他们当然不敢小觑这个小娘子了。他们解决不了的事,她解决了,而且还当着他们的面,若是他们在狂妄的话,那就该打嘴巴子。

    如今,会乖乖的听她的安排,完全是想学学她那套法子,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好解决,就用不找干瞪眼,看着百姓哭嚎了。

    其实,不是他们不愿意救粮食,而是无能为力,从未有人教过他们,根本不懂这些。

    “储存春雨?”北辰傲压着内心的震撼呢喃着,终于明白她方才为什么会问自己那个问题了。

    春雨都没有解决,她就已经想到了干旱,这个女人的心思,到底什么做的,竟然如此的玲珑剔透。

    “不知道小娘子有什么想法?”语气是充满佩服加敬畏的。

    “小妇人的意思是,让你们在村中找一处适时的地方请村民挖掘出大型的储水水坑,这个河道水渠里的不一样,不要四面八通的,水就不会流失……等到干旱的时候,就能解决燃眉之急,说不定还能救人!”燕莲不知道,她无意中的一句话,真的救了好多人。

    从未有人想过用春雨去救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干旱,所以个个在惊呆之后都发出了喜悦的议论声。

    “这件事,交给我们办了,我们定能选出一个妥当的地方来的,”这若成功了,那是大功一件,回京之后,恐怕不单单是赏赐,还有加官进爵吧。

    北辰傲自然了解这些人的想法,嘴角露出一抹讽刺,但也知道燕莲的提议或许会救很多人,就没有阻止。

    告诉了他们之后,燕莲心里放松了,觉得这样的一件小事,就不需要自己多操心了。可她不知道,就那么一个疏忽,差点造成整个古泉村村毁人亡的大悲剧来。

    因为雨天,所以燕莲的肩膀上的伤口隐约的有些阵痛,她知道,这个跟天气有关,也就没有说,跟往常一样。

    “爹爹跟哥哥去挖水坑了,娘跟四婶他们去帮着煮姜汤了,我去了还把我赶回来,说我只会添乱,”应燕秋不满的抱怨着,有些不服气。

    燕莲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娘是关心你,怕你淋雨之后会生病,你啊,就好好在家陪陪我呗,”连于奶奶都出门了,这个家,就只有自己跟实儿了。

    至于北辰傲,她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去那里了,反正没说一声,打了雨伞就出门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勾当去了。

    “说的也是,”被这么一说,应燕秋心里的不满就消失了。“连冬生跟他娘都去帮忙了,这村里,大概就你我最闲了。每一次我过去,三婶家的小姑子就笑我,讨厌死她了!”

    “她也去帮忙吗?”燕莲问的很无意。

    “这水坑挖的就离她婆家最近,村里人熬制姜汤就借了她家的院子,我一去,娘就赶我走,她就嘲弄我,什么忙都不会帮,竟添乱……,”燕秋是无意识的抱怨,心里觉得委屈,因为她是真的想帮忙的。

    燕莲的脑子里突然闪烁着村里的地形图,想到了什么,突然跳起来,吓了燕秋一跳,不等她开口,就看到燕莲跑进子里,随即就跑了出来,抓着她画的地形图摊开问道:“燕秋,你说,三婶小姑子婆家在哪里?”

    “额,”燕秋一愣,被姐姐的表情吓到了,迟疑了一后才呐呐的说:“就是靠近西山那边的……,”

    “该死的,”还没等燕秋指明在什么地方,就是她呢喃了一句,燕秋就咒骂了一句,然后不等燕秋有反应,抓了门口的蓑衣披上就冲进了雨帘里……。

    “姐姐……,”应燕秋愣愣的喊着,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尖利的喊着:“姐姐,你快回来……,”

    “姨姨,”实儿听到她的尖叫声,从里走了出来,满脸的无措。

    “没事,没事,姨姨声音大了,”燕秋心里担心姐姐肩膀上的伤势,可实儿一个人在家,她也不放心啊!

    ~~~~~~~~~~~~~

    闷一天在家,也不知道干什么,就是码不了字,浑浑噩噩的,医生说血压极低……保证万更,亲们扔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