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古泉村的人都知道,应燕莲受伤了,而且是死里逃生的,所以没有人要求她出来做事,毕竟应家二房还拿出了鲜姜给大家熬姜汤——若不是有热腾腾的姜汤,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倒呢。

    所以,当有人看到她在大雨倾盆之时冲过来,都显得有些吃惊。

    “燕莲娘,你家燕莲来了,好像挺急的,不知道她身上的伤好了没有,”吃人家的,嘴就软了,所以看到谢氏,也是关切的很。

    “什么?”正在把姜片放进锅里的谢氏一听到人家的话,就愣了一,连忙扔了手里的活,连蓑衣都顾不得披上,直接冲进了大雨里。

    “这受伤了就在家里养伤,出来添什么乱呢?”有些个不愿意动弹的妇人因为谢氏的离开而不得已起身忙碌,就不满的抱怨着。

    “燕莲,”谢氏冒雨冲了过来,跑到她面前急切的责备道:“你出来做什么?有什么事,不能让燕秋来吗?你这肩膀上要沾了水,伤口会发脓的,你忘记了吗?”家里小心翼翼的照料着,让她连灶间都不许进,就怕她会碰水。没想到一个不注意,她竟然冲进雨里来了,这不是要坏事吗?

    不知道人家把水坑挖在什么地方的燕莲看到谢氏后,也不管她噼里啪啦的教训,伸手自己没有受伤的手抓住她的手臂道:“娘,快告诉我,爹他们在什么地方?”

    “你找爹做什么?有事,娘去给你喊,”谢氏还是不同意她冒雨出来,想让她赶紧的回答。

    “娘,快告诉我,不然来不及了,要出大事的,”燕莲见她不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就厉声叫着,但被大雨滂沱遮盖着,就算是尖利,也不是那么有气势。

    好在,谢氏看出她表情的交集,知道她不是随意爱开玩笑的,就狐疑的望了她一,见她慎重的点点头后,就牵着她的手往西边走去……。

    “娘,你先回去换件衣服,不然要生病的,”看到了男人们干活的场地后,燕莲快的丢一句话,就匆忙的往前跑去。

    谢氏想追上,但是因为浑身都淋了雨,脚步也挪不动,只能转身回去换衣服……。

    西边到处都是人,都穿着蓑衣,大雨天的,睁开双眼都难,谁能看的清楚是谁,于是,燕莲找人就有些难了。

    她知道,在这里找到应翔安有些难,这个固执的男人应该是在干活的人群里,所以她直接朝着一边盖了草棚子,正舒服喝着姜汤的众位大人,见他们正面露得意的商议着什么,嘴角还挂着来不及收敛的笑容……。

    “谁让水坑挖在这里的?”燕莲一冲进草棚子,就厉声质问道。

    原本还在幻想着回去之后升官发财的众位大人都愣了一,想起了这件事办的漂亮,也就不把出注意的人看在眼里了。

    “应燕莲,你什么态度?”其中一个确定了地址的人看到火热朝天的干活场面,完全忘记了这个是谁的注意,不可一世的叫嚣着怒道:“你信不信,你在这么无礼,本大人随时能让人抓了你,痛打你一顿?”

    对她这么客气,完全是看在她还有几分能利用的份上。如今,该会的都会了,她要是有自知之明,就别出来蹦跶,否则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至于北辰傲,一个商人,就算有皇上的圣旨,也起不了事,所以他们现在实施的就是过河拆桥。

    “那你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命,”忍受着肩膀的疼痛,看到了一边的村长,燕莲连忙厉声道:“村长,赶紧把人叫回来……,”

    “应燕莲,你胡闹什么?耽误了本大人的事,你担待的起吗?”见她要破坏他们升官发财的路,每个人都露出了阴沉的表情,语气更不客气了。

    燕莲见村长迟疑着,有些举棋不定,知道他不敢随意的违背这些大人的话,就掀开了遮盖雨水的斗笠,指着还在挖的水坑,恼恨的咒骂道:“你白痴啊?到底懂不懂水利啊!?让你找个地方挖水坑蓄水,你找的是什么地方?”

    “你……你敢骂本官?”被她那逼人的气势弄的有些错愕的大人连说话都结巴了。

    “骂你还是好的,你信不信,你留在这里两天,小命都保不住,”燕莲的眼里满是怒火,在雨中还能让人感受到她的怒气。

    “燕莲,怎么回事?”村长不安的问道。

    “村长,你别听她胡说八道,一个乡妇人,能懂什么?这里是蓄水最好的地方,都是山地,又不会浪费村民的天地,又大,水又储的多,怎么就不是好地方了?”那官员不服气的争辩着,大有你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跟你没完的架势。

    燕莲握紧拳头,忍着肩膀上传来的一阵阵的疼痛,知道自己情绪激动,可能把肩膀上的伤口弄开了,但为了众人的安全,她也顾不得这些了。她深呼吸一口气,用冷静自制的语气道:“大人,这里是大,可你发现没有?这里是山脚,如今大雨,你把坑挖的多大都没有用,而且……,”说道这里,她的双眼里迸发出来的冷意,都能杀人了。“这里靠近山脚,地形是斜坡的,要是一夜暴雨,水坑里蓄满了水,狂涌而,你能想到是什么结果吗?”

    不要说那些大人,连村长在一边听了都浑身冒汗了,不用各位大人吩咐,赶紧的吆喝着让人停手了。

    “你……你胡说,说不定,这雨明天就停了呢?”那人被说的有些结巴,但还是不死心的强撑着。

    “你怎么不说若是有大雨,这古泉村会有什么场?”燕莲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让众位大人都哑口无言了。

    这些人,为了功绩,真的是不折手段啊!她可以确定,要是古泉村没事,他们就是大功臣,要是古泉村出事了,就是她这个该死的人出的注意,死了也该,而无辜的古泉村村民,就成了无辜的亡魂了。

    一个人出面应付,另外几个人在私嘀咕着,像是商量好了,其余的几个人陆续的走了出来,冲着她厉声道:“应燕莲,这注意是你出的,要害的话,也是你要害死整个古泉村的人,”

    看到这么不要脸的人,燕莲彻底默了。

    秦国有这样的大臣,那是国家的不幸。要真的有打仗要打,率先捣乱的,就是这群急功近利又像升官发财但又贪生怕死之辈。

    “燕莲她爹跟兄弟都在水坑里,她要害人的话,会让她的亲人来这边吗?”旁边有人听不过去了,因为他们私里都知道,这一次开凿挖水渠的事,都是应燕莲给出的注意,那些大人来这边,就是做做样子的。

    “就是,方才,燕莲去喊人的时候,你们不是不同意,说她什么都不懂吗?”身边没有带护卫的大人,其实蛮可怜的。

    百姓是盲目的,只要当官的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可现在,燕莲冒雨来,那些大人对她极尽的羞辱,当知道会出大事的时候,又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让一边的村民都怒了,你一言我一语的质问着,把那些大人都问的面面相觑……。

    有了村长的吆喝,大家齐声的喊着,挖水坑的人很快就出来了。好在因为雨势大,就算村民齐心协力,因为工具的落后,水坑挖的并不大,这让燕莲放心了不少。

    “燕莲,你肩膀上的伤还没好呢,你这么淋着雨,伤口碰了水,就难好了,”应翔安知道她来了之后,就赶紧的跑了过来,眼里满是担心。

    看到人都离开了水坑,那紧张的情绪一松懈,就察觉到了肩膀上的刺痛,她苦笑了一,并没有回答。

    不需要挖水坑了,那些村民就一哄而散,各自离开了。燕莲也在应翔安等人的护送,戴上了斗笠,快的往家里去,唯独那几个被村民撑着雨伞送过来的大人懵了,没有人愿意理会他们,也没人要管他们……。

    “你们等等,护送本大人回去,”叫嚣的声音被大雨遮盖住,谁也没听到——或许是听到了,村民们谁也不愿意回头。

    燕莲回来的时候,谢氏在家已经换了衣服,煮了姜汤了。看到她回来,立刻送了热水让她里,拿了换洗的衣服,让她洗个热水澡,把身体泡热,免得着凉了。

    蓑衣被取了来,因为拿了斗笠,所以雨水顺着脖子流进了衣服里,肩膀上的伤口也碰到水了。

    “你就不听话,好不容易好些的伤口就肿起来了,”脱了她的衣服,谢氏一看,红着眼眶唠叨着,收却一直忙碌着,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

    头晕晕的,燕莲知道自己要惨了。淋雨加上伤口浸水,自己又得躺了。

    果然,还没等她要洗澡,人已经头重脚轻了。喝了热姜水,换了湿透的衣服,穿了睡衣,就捂着被子昏昏沉沉了。

    看到她不对劲的样子,应家又是一片忙碌。她是知道的,可是昏昏沉沉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由她们担心了。

    ~~~~~~~~~~

    搞定,呼!求月票,保持万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