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北辰傲为自己做的事,燕莲是一点都不知道。她撑着身体,努力的改变古泉村的一切。

    从重生后,融入了这个身体,感受到了人家对她的好,她都没有想要离开的念头。不想离开,只能改变一切。

    “古泉村的结构是纵横交错,但总归有一点,无论怎么样,最后只有一个出口,所以呢,你们从这里挖掘,另一边开口,让水先不要进入水坑里,等到挖好了,堵住这个缺口,水,自然就会流在水坑里了,”忍着身体的不适,燕莲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跟村长带头的几个人解释着。

    有了第一次的惊险,第二次,大家都显得小心翼翼,甚至有些消极。好在,村长是个聪明的,极力的说服了大家,也使得事情进行的比较顺利。

    众人见她说的头头是道,虽然没有出门,但对村里的地形了如指掌,也就慢慢的信服了。

    “好了,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人家苦一苦,以后孩子们就享福了,”村长是见到过燕莲不畏惧京城来的大人,所以觉得她肯定是有什么大靠山的,比如说那个北辰公子,所以言语之间,对她有些敬畏。

    “说的也是,往年春雨绵绵不绝,到了后来,旱死的庄稼能把大家看的哭也哭不出来,不如拼一拼,说不定啊,真的能成呢!”女人跟男人比起来,女人爱搬弄是非,爱猜测,可男人不同,性格直爽的,老实可靠的,一心只想为子孙后代着想。

    一个赞同,一个点头,面的就不是问题了。

    所有人都赞同了,唯有朱氏不满意了。对她来说,自家老头还要听那不要脸的孙女的话,那就是在打她的脸,所以坚决不同意自家的老头跟儿子出门。

    “你们是被应燕莲那只狐狸迷了心窍了,听她的,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面对村民,朱氏呈现出了一味的强悍。

    “根民嫂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那是村长的注意,跟你家孙女有什么关系?”虽然注意是应燕莲出的,但大伙都同意啊,觉得有点道理。再说了,这雨天,又没什么事情可做,挖个坑,又是轮流着的,能有多累呢。

    “我呸,我没那种不要脸的孙女,你们爱听她糊弄,你们就去,别来我家烦,”朱氏一脸坚决,丝毫不妥协,弄的众人是皱眉不已。

    “这朱氏越老越不讲理了,都是一个村的事,就她特殊,”说不过她,那些人就转身离去,但对朱氏的做法,还是充满了不屑的。

    “算了,多她应家不多,少她应家不少,以后真有什么事,她也别厚着脸皮来要水,”有人恨恨的想着,但他们实在太低估了朱氏的厚脸皮。为了活着,让她跪都能做的出来,更何况是撒泼打滚呢。

    或许是老天也觉得了那么多天的大雨,有些难为情了,终于开始放晴了。但有经验的老人都知道,这只是开头,并没有结束。

    为了难得的好天气,大伙加紧了挖水坑的事,个个热火朝天的,连那些孩子们都觉得很快乐,纷纷拍手叫好。

    乡的孩子,没什么热闹可看,见大人们唱着号子,齐声吆喝,就觉得热闹,好玩,更愿意留在这边看了。

    被大雨关了好几天的实儿也被放了出来,由应燕秋跟应燕琴带着,往热闹的地方走去。

    “呜呜……,”一阵哭声,让三人顿时停住了脚步,虽然男人的吼叫声很大,但是哭声还是很敏感的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你怎么了?”实儿看到一个比自己瘦弱的人儿坐在地上哭泣着,就歪着头好奇的问道。

    “燕秋姐,是林二叔家的小燕儿,”应燕琴看到跌坐在地上哭泣的人,立刻就上前扶起了她。

    “小燕儿,谁欺负你了?这地都湿的,瞧你都弄脏了,”应燕秋上前拍着她的后背,可泥土已经黏上去了,越拍越脏。

    这小燕儿是林家二房的闺女,也就是小瘸子的小堂妹。继承了林家的特点,那腿,也是有点不好的。只是,这林家二房的人都比较好,总被毛氏欺负着,尤其是这个小燕儿,比实儿还大呢,可这个子,跟实儿差了一截,瞧着让人怜惜。

    “呜呜……嗝……哥哥……,”哭的打嗝的小燕儿被人这么一问,无比委屈的说道。

    “是小瘸子干的好事,他就欺负小燕儿,”应燕琴无比愤怒的道。

    这小瘸子总爱欺负人,可自从欺负实儿被教训了一顿之后,不敢在村里惹事了,就可着劲的欺负小燕儿,毕竟欺负小燕儿后,没有人告状,也没有人骂他,所以他就变本加厉了。

    “小燕儿,身上哪里有疼吗?”燕秋显得谨慎了很多,伸手捏着她的小胳膊小手问道。

    “嘶……疼,”小燕儿因为燕秋的一个触摸,疼的眼泪汪汪的,让燕秋眉头一皱,掀开她的手臂一看,上面满是受伤愈合的,没愈合的痕迹,看着触目惊心。

    一看到这伤痕,燕秋跟燕琴都瞪大了双眼,实儿更是撅着小嘴问道:“疼不疼,”眼眶红红的,像是随时要哭的样子。

    “疼……,”第一次被人这么关心的问着,小燕儿的语气也是无比的委屈。

    燕秋跟燕琴都是从小受尽委屈过来的,现在的日子虽然好些了,但这种滋味怎么都忘记不了,所以看到小燕儿这样,哪能放心的,所以三个原本出来的人就这么带着她回去了。

    燕莲在里听到动静,想着家里没有别人了,就忍着不适走了出来。自从之前发热之后,身体就有些不适,昏昏沉沉的还没好够,这样躺着也不是个法子,只能逼着自己出来透透气,趁着难得的好天气。

    “姐,”进门后,看到站在门口的燕莲,燕秋意识的叫着。

    “怎么才出门就回来了?”刚才出门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叫着,别提多上心了,怎么才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呢。

    “姐,你看看这毛氏做的事,”燕秋本身也是个泼辣性子的,就算退亲了,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加上如今家里不同了,所以没有畏畏缩缩,反倒更加的性格分明了。她说着,就把站外门口胆怯的小燕儿拉了进来,打抱不平的拉起了小燕儿的衣袖,怒声抱怨道。

    燕莲本就对这个胆怯的小女孩有些好奇,可当她一对上小女孩手臂上的伤痕后,双眼闪了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真的让她难以忍受。

    “这是谁家的孩子?”瘦弱,胆怯,委屈,就跟她刚重生的时候,看到的实儿一样,不知道这个孩子受了多少的委屈。

    “是林家二叔的孩子,被小瘸子跟他娘毛氏打的,”一路过来,应燕秋也从小燕儿的嘴里断断续续的知道了一些事情,语气里,更是难以控制的怒火。

    小瘸子跟毛氏这两个人对燕莲来说,大概是重生之后,除了应家人之外,印象比较深刻的人了。

    “先把人带进来,你那么怒气冲冲的,把人家吓到了,”燕莲睨了她一眼,心里担忧燕秋这么个性子,以后要是嫁人了,该怎么办?

    婆家的人,是不能容许媳妇张狂的,虽然她的性子是好的。

    “噢,”燕秋牵着小燕儿走了进来,实儿跟燕琴跟在他们的身后。

    家里没有适合小燕儿穿的衣服,实儿的更不能拿给她穿了,要是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他们是不但没有帮到她,反倒是害了她。燕琴想着爹娘节俭的很,自己以前穿过的衣服肯定还在,就自告奋勇的回去拿衣服。

    让燕秋把实儿带走,虽然他才五岁,可看多了这个毕竟不好,等到里就剩燕莲跟小燕儿的时候,她掀起了小燕儿的衣服,看到后面上被树枝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打的的伤痕,双眸眯了一。

    “你大伯母跟你大堂哥打你,你爹娘不管吗?”她是重生的,也带了应燕莲的记忆,可是被逼着去村后四年,她都没有进过村,所以对人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

    四年,可以改变很多的。

    小燕儿是第一次感受到别人对她的温柔,双眼里满是喜悦,“娘哭,可是大伯母好凶,还骂娘……,”说起这个,声音里满是无助跟落寞。

    燕莲头痛了,这个毛氏,到底有多狠呢。面对这么一个瘦弱的孩子也的去收,她的心到底什么做的?

    “不哭,等会姑姑给你涂药,”看着她,燕莲充满了怜惜,只因为她跟实儿之前的处境有几分的相像。

    燕琴跑回去拿了几件衣服来,燕秋让实儿进去写字之后就去灶间烧了热水,几个人齐心协力的给小燕儿洗了个澡,连枯黄的头发也洗的干干净净的。给她涂了药,再穿上燕琴拿来的衣服,小模样就完全变了。

    虽然衣服有些大,但是看上去,比刚才好多了。

    头发是燕莲给梳的,枯黄的头发编成了两只小辫子,前面的刘海也乖巧的贴在额头上,小辫子面绑了让小燕儿连摸都不敢摸一的红绳子,让她的双眼晶亮晶亮的。

    对上这么一双单纯不记恨的双眼,燕莲的心都软了。孩子何其的无辜,可是面对那么多的折磨,她依旧保持着那份纯真,不怨不恨,是何其的珍贵呢。

    “姐,小燕儿今天就是被小瘸子给推倒的,要是她这么回去,小瘸子肯定要欺负她的,”燕秋看着乖巧的小燕儿,心里担忧的说道。

    “实儿,她是燕儿姐姐,”燕莲问过之后才知道,小燕儿已经七岁了,可实际上,她比五岁的实儿还要瘦小。

    “姐姐?”实儿眼里闪过疑惑,可能是觉得这个姐姐没有自己高。

    “嗯,是姐姐,”燕莲肯定的点点头,然后望着一脸不知所措的小燕儿,叹息一声说:“燕秋,这不是咱们随便能帮的……,”小燕儿的爹娘若是一直这么窝囊着,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没有用,毕竟小燕儿不是应家人。

    “那怎么办?看小燕儿浑身都是伤,在这样去,小燕儿会被他们打死的,”燕秋急了,语气也提高了不少。

    小燕儿双眼里蓄满了泪水,只要轻轻一眨,就会掉落,可她倔强的咬着唇没有哭出来……。

    看到小燕儿这样,燕莲叹息一声说:“除非她爹娘愿意帮她,护着她,否则谁都救不了她!”当初的谢氏跟应翔安不也是护不住自己的女儿吗?这些人眼里,只有愚孝,连个是非好歹都分辨不出了。

    这样的一句话,让燕秋沉默了。他们能帮的了一时,帮不了一世。但不管怎么样,对于小燕儿来说,今天是她有史以来,最为开心的。

    有实儿陪着她玩,没有人对她凶,没有人打她,骂她,还吃了好多好吃的,让她都舍不得回家了。

    于奶奶中间回过一次,看到小燕儿后,怜惜的说了一句:也是个可怜的,但也没说别的,肯定也是知道其中的不好管。

    就在大家觉得该让小燕儿吃了晚饭之后回去,就听到了敲门声,燕秋去开了门,传来了一道弱弱的声音:“我……我家小燕儿是不是在这里?”小燕儿的娘是别村的,家里姐妹多了,穷,养不起,就嫁给了林家二子。

    这人是嫁对了,可碰上一个不对付并强悍的大嫂,弄得她的日子比掉进黄连堆里还苦。

    “娘,”小燕儿听到熟悉的声音,还不等燕秋开口就先喊出声了。

    “小燕儿?”看到自己的孩子跟换了个人似的,她有些不敢置信。那个绑了两根红绳子,脸上露出甜甜笑容的小姑娘,是自家成天哭着鼻子,畏畏缩缩不敢说话的女儿吗?

    “燕儿娘,你是怎么知道小燕儿在这里的?”燕秋好奇的问道。

    “是你于奶奶说的,”因为自家男人腿不好,不能帮村里干活,怕被村里人挤兑,所以她努力的帮着村里干活,什么脏的累的都抢先干,所以才没有管住小燕儿。

    ~~~~~~~~~~~~~·

    求月票,求月票……有月票有加更……过五十票加更四千!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