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看到姨姨跟外公的脸上都被喷了水,还挂着米,实儿第一个忍不住了,拍着手大笑。

    “文杰,”应翔安略带咬牙切齿的声音溢出,配上他滑稽的面孔,怎么都没有震慑力。

    “娘,”应燕秋可怜巴巴的瞅着傻愣着的娘身上,见自己满怀委屈的喊着她,她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终于崩溃了。“娘,你好讨厌,”丢一句话后,站起来风一般的撤退,洗脸,换衣服去了。

    “秋……秋儿,”谢氏懊恼的看着自己离去的小女儿,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大女儿,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呢。

    应翔安也去收拾了,所以,刚才还搞笑的画面就成了冷兮兮的,弄的燕莲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犯了个错误——自己的决定对他们来说,还是太震撼了。

    至始至终,唯有于奶奶安稳的拿着碗,没有做出太离谱的事来。

    应翔安跟燕秋在离开一会儿后,洗了脸,换了衣服,很快就出来了。

    “姐,你说的是真的?”应燕秋是率先打破沉默的,完全忘记了刚才被喷的一幕,兴致勃勃的看着一脸淡定的人问道。

    连带实儿在内,一共有六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燕莲吞吞口水,有些不自然的说:“只要能对实儿好的,我……,”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谢氏满脸惊喜的站了起来,那夸张的举动,打断了她的话,弄的她有些目瞪口呆的。

    “好,燕莲,只要你愿意,娘去找媒人,一定给你找个忠厚老实,对实儿好的人,”谢氏是信心满满,恨不得立刻就抓了人来给自家女儿相看呢。

    “对对,姐姐那么好,一定会找到疼她的人的,”应文杰咬着筷子,颇为赞同的说道。

    其实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表情告诉燕莲,他们都很愿意,只是刚才那么激动,完全是被她突然这么说吓到了。

    看着个个表情兴致勃勃,燕莲抽搐着嘴角,表示无语。

    “娘,给实儿找的爹爹会比北辰叔叔对实儿更好吗?”对于爹爹这个称呼,实儿没有排斥,因为他们都有爹爹,等自己有了爹爹后,那爹爹对他,是不是也跟北辰叔叔对他那样,摸摸他的头,可是教他认字,陪着他玩呢。

    燕莲要是知道她儿子心里的爹爹标准是这样的人,肯定连伸手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这乡人家,能认个字就算了不起了,还能教他认字,他当北辰傲这样的人满地都是吗?

    “额,怎么样才算跟北辰叔叔一样好呢?”燕莲问的小心翼翼,她怕自己这么一说,伤了孩子的心。

    “实儿要爹爹教实儿练功夫,带实儿,教实儿写字,认字,还有画画……,”实儿伸手小手指,很有爱的数着,但他每伸出一根小手指,应家人的眼圈就缩一,等到他说完后,众人都沉默了。

    燕莲扶额,这按照实儿的标准,这辈子,她就别想嫁人了。

    “实儿,这爹爹找的不一定会实儿说的那些,但娘保证,他一定会带着实儿做很多的事情,”要是接受不了实儿,她也就没有兴致嫁人了。

    不管怎么样,总要试试的。

    “真的吗?”实儿微微有些失望的嘟囔着。

    “娘从不骗实儿,娘保证,这个爹爹,只要娘找到了,那实儿一定会喜欢的,”她并不想实儿小小年纪就被一大堆要学的东西束缚住。既然没有显赫的家世,那就习惯乡的生活,学会掏鸟蛋,学会在泥地里打滚……。

    “嗯,”实儿点点头,因为他没有见过,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爹爹。

    谢氏对这件事很积极,原本,她是希望给儿子找媳妇的,但听到燕莲这么说了,觉得燕莲的事才是关键,就放在心上,开始积极的往媒婆那边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谢氏的锲而不舍之,终于找了一户让燕莲觉得满意的人家。

    年龄二十,家中只有一个父亲,没有其余的亲人,只因为母亲病逝,耽误了成亲的年龄。原先定了亲,女方嫌弃男方因救母花了家里原本娶亲的银子,变成了欠债的,就翻脸退亲,连之前的定礼都不还了。

    燕莲只觉得这人太忠厚了,被人欺负了也不出声。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他家没有乱七八糟的亲戚。这忠厚人有个特点,就是耳根子软,要是有太多亲戚,你一句我一句的,就算是没有别的心思,最后也都变了味。

    过了清明,原本该的雨都停了,让整个古泉村的村民都乐了。

    “你肩膀上的伤虽然愈合了,但还没好全,可不能用劲,知道吗?”看到燕莲换上新衣服,乌黑的头发也梳的整整齐齐的,怎么看都比村里哪里没生过孩子的姑娘好,谢氏就觉得今天的事情,有谱多了。

    用劲?燕莲怀疑的睨了她一眼,心里腹诽着:今日是相亲啊,不是比武啊,用的着用劲吗?

    “娘,等会人来了,就随意的坐着,别问东问西的,知道吗?”她主要是怕谢氏一个激动,把人家给吓跑了。

    “该问的,娘还是要问的,”对于这一点,谢氏可不退让。

    过了晌午,应家人都在等着媒婆带了人家来,那谢氏因为紧张,抓了布开始洗洗刷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相亲的人是她呢。

    燕莲抱着实儿,坐在椅子上格外的淡定,完全不觉得今天相亲的人是她。她都觉得,今天最不紧张的人就是她了。

    “叩叩……,”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应家人都动了起来,谢氏更是扔了自己手里的抹布,激动的喊着:“来了,来了……,”门,“咯吱”一声开了,谢氏看也不看的就笑着说:“黄媒婆,快,快请……额,”当她抬头看到来人的时候,那喜悦的语气也消失了,表情都僵住了。

    “娘,谁来了?”察觉到谢氏的不对劲,燕莲开口问道。

    “是……是北辰公子,”谢氏看到北辰傲,莫名的涌上了一种名为心虚的心情。

    “北辰叔叔,”一听到他来了,最为高兴的就是实儿,他突然从燕莲的怀里跳了起来,燕莲伸手都抓不住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往大门而去,心里涌上了不好的感觉……。

    谢氏侧身,北辰傲走了进来,一看到冲着他扑过来的小人儿,立刻伸手抱了起来,伸手刮了一他的小鼻子,笑眯眯的问道:“这么高兴?”

    实儿的双眼闪亮闪亮的,颇为激动的点点头说:“是啊,北辰叔叔,实儿要有爹爹了!”

    北辰傲嘴角的笑意僵住了,他看了一眼颇为高兴的实儿一眼,然后把眼神落在了那边坐在椅子上不知道看什么的女人身上,皱皱眉头之后和蔼的问道:“实儿的爹爹不是没有了吗?”

    “是啊,但娘说,要给实儿找个新爹爹,”实儿不知道他娘死的不能再死了,还火上浇油的说:“我们都在等实儿的新爹爹呢,”

    实儿,你这是想要害死娘吗?燕莲接受到北辰傲飘过来的冷飕飕的眼神,有种拔腿而逃的感觉。她看到儿子啪嗒啪嗒的跟北辰傲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说了,就觉得额头冷汗直冒……。

    “那实儿喜欢新爹爹吗?”北辰傲用尽全力克制着自己想掐死应燕莲的冲动,温柔的问道。

    燕莲拼命的跟实儿眨眼,可实儿只觉得她是跟自己在玩,就“咯咯”的笑着说:“娘说,实儿一定会喜欢新爹爹的……,”

    实儿面说什么,燕莲都听不见去了,她的心里就闪过两个字:完了。

    气氛,有些古怪,唯有实儿的声音不带任何的影响,里面还含着喜悦,其余的人都觉得事情不对劲。

    “大娘,把实儿抱好,”北辰傲把怀里的实儿温柔的塞给了谢氏,谢氏意识的抱着,却不敢对上他的眼神,虽然他是笑着的,可总觉得那双眼里隐含的扑天的怒火,弄的她抱着实儿的手都还在颤抖着。

    “你干嘛?”看到北辰傲一步步坚定的走了过来,燕莲不淡定了,站起来有些慌张的问。

    本来她不这么动,就不会显得古怪,可她动了,还带着心虚,就让应家人更觉得诡异了。

    “应燕莲,你都是我的人了,你还想给实儿找新爹爹?”北辰傲的一句话,砸在应家人的心口,把所有人都砸晕了。

    “北辰傲,你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了?”燕莲一见他要坏了自己的名声,就立刻跳脚对峙着,被他的胡说八道气的想杀人了。

    “还说没有吗?”北辰傲面色不变,信心满满。而燕莲则急着解释,反倒有了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北……北辰公子,”应翔安知道他的身份,结结巴巴的开口想说什么,但被北辰傲打断了。

    “人我带走,等会回来,”他一说完,不等燕莲反应过来,直接拽过她没有受伤的手,搂在怀里,借着应家水缸的位置,快的带着人跃了应家的顶,弄的人都消失了,应家人的嘴巴还大大的张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最高兴的,也就是实儿了。

    看到实儿不但不担心被抢走的娘,还那么兴奋,应家人都无语的看着他,好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娘,”应燕秋想到了什么,突然不安的说道:“姐姐不在,那黄媒婆带着人来……,”会不会出事啊!?

    “这……这……,”谢氏抱着实儿,慌了。

    被北辰傲带着进了后山之前,因为一直在跃,所以燕莲是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扔去了。等到脚踏实地之后,还不等北辰傲开口,她就狠狠的抬脚踢了他一怒骂道:“会轻功,了不起啊!”

    尼玛的,吓的她快吐了。

    这踢打,对北辰傲来说,不轻不重。他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女人,突然露出了一抹温柔的渗人的笑容,语气不轻不重的道:“应燕莲,你胆子好大啊!”

    被他阴阳怪气的样子吓的缩了一脖子的燕莲在心里暗暗责骂一句自己孬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心虚的,就梗着脖子翻着白眼,没一点气质的道:“北辰傲,战王爷,你高高在上,何必跟我这样的小人物过不去呢?”

    “你……,”又被气的要吐血了。

    “我就一小妇人,带个孩子,不想过什么奢华的日子,也不喜欢京城的富贵,只想在古泉村陪着家人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你就别掺和了,行吗?”深呼吸之后,燕莲坦然的望着他,很认真的说道:“你是北辰府嫡子,神秘的战王爷,娶的夫人,王妃肯定是要名当户对的,而我虽然是乡间的小妇人,可要的是唯一,不喜欢三妻四妾,跟别人分享一个男人,”就算她生过孩子,她也要这样。

    虽然找的乡人或许有很多的不好,可至少那个人可以一起苦,一起哭,一起笑,而不是让你一个人坐在富丽堂皇的子里,一个人哭,一个人苦。

    听着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后,北辰傲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拧眉不悦道:“谁跟你说,我三妻四妾,要名当户对了?”这个自作聪明的女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自以为是呢。

    他以为,他在王府里告诉她的无奈,在众位大臣的面前维护着她,以着她的聪明,早就明白自己的心思,却没想到她会越想越离谱,竟然想要给实儿找个新爹爹,她胆子真够肥的,是自己太放任的缘故吗?

    撅撅嘴,燕莲不满的嘟囔着:“难不成,你堂堂一个战王爷,要娶我一个生了孩子的妇人当王妃不成?”她总觉得北辰傲不是看中她这个人,而是看中她手里的本事,所以才会死死的缠着自己。

    不管是那个头脑好的,就不会看中她这样的。她不想被利用,也不觉得北辰傲对她是真心的,所以才会想找个伴来拜托北辰傲的纠缠。

    原本以为她找个人嫁了,就不会再跟他纠缠不定了,没想到被实儿这个小叛徒给破坏了。

    ~~~~~~~~~~~~·

    在不在一起呢,纠结!月票月票,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