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的你还不明白?”北辰傲恼怒的看着眼前幽幽抱怨的女人,恨不得伸手掐死她了事,免得自己牵肠挂肚的。

    面对他的咄咄逼人,燕莲缩缩脖子嘟囔道:“你做什么了?你什么都没说,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知道你战王想干什么?”她又是不他肚子里的虫子,能知道他有什么打算。

    看着她嘟嘟囔囔的,尽显不满,好像说错的是他,弄的他眉头一皱,怒上心头,想着自己为她奔波劳累,为她暴露出自己战王的身份,她却还嘟囔自己什么都不说……脑子里还在怒气冲冲,手却伸了过来,一把拽过怒气冲冲的女人,想也不想的封住了她喋喋不休的红唇……。

    “唔……,”上一次是失误,这一次呢?燕莲懵了。

    “闭上眼,”面对她傻愣愣的样子,北辰傲不由的笑着在她耳边呢喃着,把她吻的腿脚发软,依偎在他怀里的时候,才好整以暇的问道:“现在,你明白我的心意了?”这个倔强的女人,别的咋咋呼呼的,却像从未亲吻过似的,让北辰傲的心里又偷偷欢喜了一把。

    心,跳的厉害,那种炽热的感觉能把人燃烧了。燕莲清楚的明白,对北辰傲,她是无法拒绝的,毕竟这个男人能任由自己放肆,从不在自己或者应家人面前摆出王爷的架势。只是,想到他的身份,让她不由的又退缩了。

    前世,她看过太多原本相爱却因为门不当户不对而分离,甚至有的成了相爱相杀,那是爱到极致变成了恨,才会这样的手段,所以她害怕感情,害怕最后最爱的人会变成最恨的,所以她不敢爱。

    前世的她,坐拥多少人羡慕的资产,可总是独来独往,身边没有一个宠她疼她的人。她也羡慕别人,可更怕自己会受到伤害。

    察觉到了她的退缩,北辰傲用力的勒紧了她的细腰,蛮横的质问道:“你应燕莲还有怕的吗?”

    那句蛮横你还带着不屑,激起了应燕莲心底里的桀骜,柳眉一竖,对上他幽深的黑眸,梗着脖子道:“谁害怕了?”

    “不怕就好,那就收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次再给我听到你要给实儿找新爹爹的话,你就洗干净你的脖子,”威胁的话说完后,见她满脸都是不以为然,锐利的双眸一眯,一口狠狠的咬住了她嫩白的脖子,在她吃痛的挣扎起来后,才阴沉道:“本王说的话,从不带玩笑的!”

    神经病啊!捂着自己的脖子,燕莲心底的桀骜不驯彻底被激发出来了,她挺直脊背跟北辰傲对视着,嘲弄道:“战王,记住今天说的话,若是我知道你身边出现任何一个女人,只要你没法子推的,不管什么身份,请记得以后离我远远的,我不是非有男人不可的!”

    不是非有男人不可,你干嘛给实儿找新爹爹?想到这个,北辰傲又吃醋了,心里纠结了,连话都不想回答,直接扑上去狠狠的吻住她……。

    两个人在林子里再被扑跟反扑中互不相容,保护应燕莲的两个暗卫心里纠结着:要不要捂上双眼呢?

    这边,两个人火热,那边,黄媒婆带了人家过来相看,应家人尴尬的应对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这谁能料到北辰傲今日回来,更会做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他们以为北辰傲会救燕莲,完全是因为他看在燕莲有本事的份上,根本没想过他会看中燕莲,这让他们到现在还在战战兢兢中,尤其谢氏跟应翔安,他们没有忘记北辰傲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大……大叔,大婶,”被黄媒婆推了推,示意他开口的方有占腼腆的挠挠头,结结巴巴的开着口,却不料自己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娇嗔的“噗嗤”声解决了他暂时的尴尬,让他忍不住抬头望着发出笑声的人。

    充满真诚的双眼落在前面笑逐颜开,皮肤白嫩的娇美人儿上,那有些沧桑的脸上顿时涌上了红晕,而燕秋被人家的诚挚眼神看着,出现在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红晕,慢慢的被晕染在整张白嫩的小脸上,更显得妩媚风情,把人家看呆了,连双眼都挪不开了。

    这边两人是含情脉脉,那边,黄媒婆懵了。这不是要给大闺女找的夫婿吗?怎么就跟小闺女看对眼了呢?

    而谢氏等人也纠结了,今天到底闹哪样啊!?

    等到北辰傲拽着红唇微肿的应燕莲回到应家的时候,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稍微用心看了一,就明白了其中的意味。

    这算不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呢?原本是她想找夫婿,却没想到给燕秋找了个看对眼的,这还真的是什么人配什么人,姻缘天注定的。

    有了燕莲的拍板,应家人也不矫情了。你方有占被人退亲了,我家闺女也是退亲的,说太多反倒失去了简单的意义,于是,方有占莫名其妙的就跟应燕秋定亲了。

    虽然只是口头约定,但方有占还是个有眼力劲的,拿出了身上的一块玉佩,当着应家人的面交给了应燕秋,然后跟着黄媒婆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看的燕莲拍额,这恋恋不舍的样子闹的黄媒婆是拆散他们的恶人似的,怎么看怎么诡异。

    “呼,”等到方有占跟黄媒婆走了之后,谢氏才重重的松口气。好在人家看中了燕秋,不然的话,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了。“可憋死我了,”

    “呵呵……,”燕秋跟燕莲一看到她那个样子,就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笑了。

    “娘,你跟北辰叔叔去哪里了?”实儿见大人的事情办完了,就好奇的扑过来问道。

    原本因为燕秋跟方有占的事情而避过了被询问的局面的燕莲一听到总是拖自己后腿的儿子,很想一把抱住他,把他扔的有多远就有多远——他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怎么总给自己扯后腿呢。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包括北辰傲,里面隐约还带着笑意,想看看她会跟应家人说些什么呢。

    “小孩子家家的,别问那么多,”面对那么多道炽热的视线,燕莲表情不变的把手覆盖在小家伙的脸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那……实儿的新爹爹呢?”新爹爹成姨夫了,实儿的新爹爹又没有了。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应燕莲如今最悲催的想法。她干嘛把实儿教的这么无视自己的威严呢?呜呜……儿子,你这是狠狠的在拆娘的台,你明白吗?她都感觉到一道吃人一般的锐利视线,让她想躲都没有办法。

    “问他,”被逼的没有办法了,燕莲把问题抛给了北辰傲,毕竟这事会这么混乱,都是他的错,为何要承担的却是自己独自一人呢。

    视线,“唰”的一,都落在北辰傲的身上了。可惜,人家的脸庞是铜墙做的,面对那么多双眼神,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抱起实儿,很是郑重的问道:“实儿,让我当你的爹爹,可好?”

    “啊!”众人一片惊呼,被这话惊呆了。

    而唯一没有惊呆的就数实儿了,他满脸惊喜的看着北辰傲问道:“是真的吗?”

    “是真的,”北辰傲看到他高兴的样子,嘴角的笑容也忍不住的高高扬起。

    “话别说的那么满,想娶我,实儿必须成为北辰府的长子,我不想委屈他,”第一眼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瘦弱可怜的实儿,心里就放不他了。这也许是天生的母子缘分,就算不是她生的,但对他的疼惜是一点都不少的。

    “燕莲,”谢氏一听到她的话,立刻惊呼了一声。

    这实儿的身份不明,亲生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这北辰傲贵为王爷,想娶你就已经是高不可攀的事了,还想让实儿成为北辰府的长子,这不是让整个京城的人都在笑话北辰傲买一送一吗?

    这年头,别说王爷,就算是普通人家的人,也极少愿意娶未婚生子的女人。一是名声不好听,二是孩子不是亲生的,心里总有膈应。除非是那些死了婆娘或者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为了传宗接代,才会娶带着身世不明的孩子的女人为妻。

    这会儿,北辰傲看中了燕莲,燕莲竟然还拿乔,这激怒了北辰傲,后果他们都承担不起。

    到不是说谢氏心狠,不喜实儿,只是他们之间的差距存在,而她想着,燕莲若是进京了,实儿留在这里,谁也不会亏待他的,所以才不赞同她在北辰傲面前放肆的。

    “他是我的儿子,委屈了谁,都不能委屈了他!”燕莲的双眸里唯有坚决,没有后退。

    伸手摸着实儿的头,望着懵懂的实儿,北辰傲的嘴角微微上扬,轻柔的道:“北辰府的长子嫡孙有什么尊贵的,本王让他成为战王府的小世子……,”

    “战王府的小世子”这几个字眼冲进来燕莲的心里,重重的撞击了一她的心,顿时,那颗原本防范的心有些柔软了。

    好像,这个男人,是真正的把实儿纳入他保护的范围内,连自己这个做母亲的都比不上。

    ~~~~~~~~~~

    突然纠结了:以前六千字三章,如今一万字三章,好像就没多啊……。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有啥求啥!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