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的那么好听,能不能成为战王府的小世子,可不是嘴上说说的,”别的她不知道,但北辰府里还有个难缠的老妇人,对北辰傲虎视眈眈的什么表妹,这样的人,往往都是不折手段的,她不想让实儿成为牺牲品。

    明白她担忧的是什么,北辰傲伸手揉了一她满头的秀发,宠溺道:“放心,我会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既然认定了,那就是他的人,他的人,不管是谁,都别想欺负。

    有了北辰傲的话,应家人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而原本叫着北辰傲为北辰公子的燕秋纠结了,这会儿,该叫什么?

    姐夫?好像还差点!王爷?叫了,姐姐估计会把人家赶出去——那还是叫北辰公子吧!

    燕莲心里清楚,不管北辰傲怎么在乎自己,也不可能立刻就跟自己成亲,带着实儿进战王府的,所以她想让燕秋跟方有占的亲事先定来,选个好日子把亲事办了,免得到时候又出什么状况。

    若在发生退亲的事,那事情就大条了。这不是有银子就能解决的,燕秋的名声就真的难听了。

    “……,”看着实儿又乖乖的跟着北辰傲进睡觉去后,燕莲满脸的无语——她是该说北辰傲奸诈呢,还是说自己傻?这家伙,摆明了就先收买了实儿的心,才弄的实儿完全无视了自己这个当娘的。

    可是,他们不是一直水火不容的吗?什么时候,只要北辰傲一句话,实儿就乖乖点头了呢?

    过了清明,天气不那么热了,燕莲见实儿有北辰傲照顾着,不用自己操心,就悄悄的上了顶,扭动着受过伤的肩膀,但却不敢用力。

    好在如今伤口已经愈合了,只要不用力的碰到,就会慢慢的好转,让她的心情多少好了一些。

    抬头看着晴朗的星空,想起了之前的滂沱大雨,让她觉得世事无常,就如这天气一般,无法控制。

    “看到这遍地的绿色,心里有什么感觉?”北辰傲悄悄的上来,伸手环住她的腰,牢牢的,不许她动弹。

    燕莲在挣脱了几后,见始终挪不动,就白了他一眼道:“废话,当然是高兴了!”不过,傲娇过后,她还是依偎进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的味道,嘴角高高的扬起,表示自己如今的心情很不错。

    见她没有挣扎,嘴角还洋溢着笑容,北辰傲的嘴角也裂开了,拥抱着她笑道:“等到早稻收了,古泉村的村民应该会很高兴吧!?”高兴的,还有更多的人,只是如今,还不能被她知道,否则,她肯定要炸毛。

    “看到这一片翠绿,所有人的心情都会好的,”燕莲眯着双眼笑道。

    “很有成就感,是不是?”靠在栏杆上,两个人就这样看着远处的景色,觉得心情格外的好。

    “不单单是一片翠绿,接来,该是春小麦了,”如果不是清明的时候,雨水特别的大,春小麦早就种了。不过,这个时候,也不迟。

    “春小麦?难道还有冬小麦吗?”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话。

    “呵呵,是啊,”看到他惊奇的样子,燕莲忍不住笑出声,然后睨着他问道:“北辰傲,你不是北辰府的二少爷吗?怎么就成了战王爷呢?”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恐怕连上官府的少爷跟少夫人都不知道北辰傲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吧。

    “呵呵,那并不是我想要的,”对于她,他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而是坦然的道:“北辰家族族规:若嫡子只有一个人,就定要为官,从庶子中选出一个能力不错的接管北辰家族的所有生意……若是有两个嫡子,那事情就更简单了。而我大哥能控制自己的性子,当官,自然是最好的,而我,桀骜不驯,我娘更是不喜我……,”

    轻柔的嗓音里包含了许多的委屈跟不公,尤其是自己亲娘的逼迫……北辰傲把自己的过去一一说了出来,说到那场战争,不由觉得好笑。

    “上官府的少夫人梅以蓝是大将军梅振的女儿,我原本只是跟着梅振去凑热闹的,却不料梅振深陷险境,为了救他,我只能拿了令牌狐假虎威,率领将士打算救出梅振,却不料一战成名……,”而梅以蓝称呼他为师兄,主要是他跟梅以蓝的大哥梅以鸿是师兄弟,所以感情才会特别的要好。

    从北辰傲的话里,燕莲知道,他这个战王当的是莫名其妙的,又加上他不愿意为官更入了皇上的眼,才成了最为神秘的战王。至于之前经商的他,并不得自己母亲的喜欢,只不过,在他的手里,北辰家族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了京城的头一份,才让北辰老夫人把注意打在了他的身上。

    她是觉得北辰傲做生意有一手,那么当官肯定也行的,就想破了北辰家族的族规,想让北辰傲娶了向岚心。可惜的是,向岚心等待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成功——这样的躲躲藏藏,反倒更逼急了老夫人,这以后,事情就更麻烦了。

    “这些,就是关于我的一切了,”北辰傲说完之后,见她愣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就伸手推推她问道:“你呢?”

    “我?”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个,燕莲淡淡一笑道:“我就一个简单的农家女,土生土长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之前的应燕莲连村都没有出过,有什么好稀奇的。至于如今的自己,那可不好解释,还是低调一些好。

    没有特别的吗?北辰傲挪开目光,心里却在思索着:他是第一次看到不会泼辣嚣张,满地打滚叫嚣的乡妇人,她的强悍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是高高在上,只用一个姿势,就能让人低头的。

    不说她对于种地的惊天想法,就单单她跟实儿的相处方法,那别说是他,恐怕是每个人都没有见过的。她不把实儿当成孩子,而是当成朋友似的,不管什么,都要明确实儿的心思,让他说出来之后,告诉他对与错,从不责骂。

    所以,每一次看到这样的他们,他就忍不住的深受诱惑,想要挤进这中间去,感受他们之间的温情。

    对于燕莲的隐瞒,北辰傲没有多加追问,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无关紧要的,把所有的烦恼都抛之脑后了。

    应燕秋在没有惊动别人的情况,悄悄的定亲了,亲事选在了八月。就算是瞒着,事情还是透露出去了。

    “死了娘,欠了银子,穷的叮当响的,呵,应燕秋也就配嫁这样的人,”应燕荷听到消息后,让人打听了一,知道应燕秋定的是这样的人家,不但没有阻止,眼里还满是兴奋,想看看应燕秋是怎么过苦日子的。

    “燕荷妹妹,你想太多了,”杨娇儿挺着大肚子,娇媚一笑道:“这人家是不好,可应燕秋带着上百两的嫁妆进了方家,这日子,还能不好过吗?”靠近应燕莲是不可能了,那就折腾的他们没好日子过。

    自己的日子不好过,谁也别想着好过。

    原本脸上挂着得意笑容的应燕荷一听到杨娇儿的话,笑容就僵住了。她忘记了,应燕秋有百两银子的嫁妆,心里恨的咬牙切齿的。

    就算娘再怎么疼她,都没有那么多的银子,更何况娘现在没有银子了。自己的亲事,怎么都比不上应燕秋的,面上就露出了不服跟怨怒,恨不得抢了应燕秋的银子,好让她嫁不出去。

    把应燕荷的表情看在眼里,杨娇儿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高深的笑容,若有所指的道:“唉,可惜了潘家,一百多两的银子啊,竟然看到拿不到,真是心疼啊!”

    “人家都退亲了,心疼死也没有用,”杜氏从里出来,没有了往日的花哨,穿的衣服都是打补丁的,神色更是憔悴,可是眼里的尖酸并没有消失。“娇儿,这挺个大肚子,你就别站外面了,万一有个好歹,文博回来,又得怨恨我这个娘虐待你了,”对于儿子把杨娇儿捧在手心里的事,杜氏是心里怨恨极了,想着等她生孩子后,再好好的收拾她。

    她仗着大肚子,娇滴滴的说一句话,再眼眶红一红,把儿子迷的团团转,连亲娘是谁都不知道了。这还不算,如今,还拾掇着燕荷去闹事,这燕荷都十六了,在不定亲,等以后就不好嫁了。

    之前发生的事,弄的她的名声都不怎么好了,她想着这附近不好找,就让媒人找的远些,条件一般般也行,只要不耽误她就行。

    在这个紧要的关头,燕荷再出事,就真的难以挽救了。

    杨娇儿知道杜氏不待见自己,可自己又需要一个生孩子的地方,就抚着肚子,故作委屈的道:“都是娇儿不好,娘,你就别生气了……文博回来告诉我,说大夫告诉他,这怀着孩子不能老躺着,到时候,生孩子容易出事,我才出来走动走动的……,”

    面对杨娇儿那矫揉造作的样子,杜氏是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自己当初是怎么鬼迷心窍的被她被迷住的,让她进门的。

    ~~~~~~~~~~

    无语泪奔,电脑掉地上了,想一巴掌拍死自己。四十六票了,亲们继续努力,五十票加更唷!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