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人高兴,那边,应燕荷却浑身颤抖,往日里的娇气都没有了。

    她的清白,没有了。要是被人发现,这辈子都毁了,再也嫁不了人了。这还不算,于三那个混蛋竟然还威胁她,要是她不把家里的银子跟首饰拿去给他,他就主动去告诉别人,她的清白是被他毁了的。

    面对这样疯狂的人,应燕荷害怕了。她以前的阴狠叫嚣,只是针对应家人,那都是虚的,空的,再面对别人的时候,她永远只有害怕。

    被于三逼到这个份上了,应燕荷心里还想着怎么谋害别人。让她给银子,行,只要于三去溪坑村找潘家人,告诉他们应燕秋定亲了,挑拨他们来闹事,到时候,她不但要毁了应燕秋的名声,更要毁了应燕秋的清白。

    有于三在,自己也遭遇了这样的事,她也要应燕秋试试那种滋味……应家,谁都不能有比她好的人。

    贪恋应燕荷身子的于三拿了她的银子,也就答应了她的事。

    北辰傲在古泉村住了几天,在实儿的恋恋不舍中离开了。在离开之前,他狠狠的警告了应燕莲一番——别想着男人的事,否则,他绝对不会饶了她的。而燕莲,亦是同样的警告他,若是他身边有花花草草的话,就趁机消失干净,别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两个人的针锋相对最先引起了应家人的不安,可见燕莲不管这么挑衅北辰傲,他多不生气,反倒纵容她的嚣张跟无理,最后就见怪不怪,也懒得去管了。

    “等我回来,”这是北辰傲最后跟应燕莲说的,这个傲娇的女人只是怒视着他,并没有回答,但心里早有了答案。

    北辰傲,你若许我一生,我便还你一世,不离不弃,不管前面如何荆棘,不推不让。

    应家人都在忙碌着春小麦的事,连燕秋也是,方有占更是成了免费的劳力,表现的积极又勤快,得了应家每个人的心。

    只是,他们的勤快在有些人的眼里,是相当刺眼的。勤快,聪明,表示的是有钱,有饭吃。

    应家人看着眼前叫嚣的人,都彻底无语了。

    “应燕秋,你生是我潘家的人,死是我潘家的鬼,别以为跟我家阿树退亲了,就能找另外的人家……这辈子,你只能成为潘家妇,”人家说的铿锵有力,应家人却觉得哭笑不得。

    若是没有定亲,面对这样的场景,应燕秋或许会觉得委屈,可这个时候,她的手被人这么有力的握着,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就是不知道,此话,从何说起呢?”燕莲笑眯眯的问着,心里却在思索着:这一次定亲,是私很低调的,知道的人也不多,就算传出去了,也不会有太多的人知道,她就在想着,这事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呢。

    她怎么觉得,只要是燕秋定亲,这事情,就折腾个没完呢。

    其实,这一点,燕莲还真的是胡乱猜测的。这潘家人被应家强行退亲后,心里是不甘的,尤其是应燕莲还带了那么多的银子跟田地。可是,心里不甘心也没有办法,但他们心里抱着一线的希望,毕竟退亲的女人是不好定亲的,找的人家也不会好,所以,他们一直在等机会。

    他们想着,过些日子,等事情淡了,潘家人再上门好好的说和说和,说不定应家人就会低头了,毕竟一个姑娘家家的,嫁不出去也不好。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有人来告诉他们,应燕秋定亲了。他们还不相信,后来,去跟村长一打听,才知道应家人买的地已经卖了,所以相信了人家的话,才急急的赶来,想要在争取一把。

    娶了应燕秋,那等于娶的是银子,谁会跟银子过不去呢。

    “我说大姑娘啊,这一女不侍二夫这话老话,你应该清楚的吧!?这应燕秋跟我家阿树定了亲,就是我家阿树的人,这话,总没错吧!?”潘家大姐理直气壮的质问,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是多么的可笑。

    “你们也觉得是这样吗?”燕莲看了围拢过来的好几十个潘家人,眯着双眼问道。

    “大姐说的对,这应家做的不厚道,这跟我家阿树定了亲,就是潘家的人,怎么能跟另外的人定亲呢?”潘家的人,早就忘记自己当初是多么的无耻了。

    “说的对,这应燕秋只能是潘家的人,我今日倒要看看,谁敢跟我潘家人抢亲,”有人强悍的撸起了袖口,恶狠狠的威胁着。

    这是土匪抢亲呢,还是干嘛?看到人家这样,燕莲眼角狠狠的抽了一,想着好在当初没有把燕秋嫁给潘阿树,不然啊,有的她娘哭的。

    燕莲刚张嘴想说什么,就见到应翔安站了出来,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弄的她有些错愕的挑了一眉头,还没等她开口询问,应翔安就横眉怒目的问道:“你们溪坑村的人,围住我应家门口,是想干什么?难不成,你们是来抢亲,抢人吗?”

    “就是,你们要干什么?”这一次出声的是应文杰,他站在应翔安的身边,挺直脊背怒道:“我妹妹已经跟潘阿树退亲了,何来一女不嫁二夫的说法?你们胡说八道,污蔑我妹妹的名声,当心我去衙门告你们去!”

    以前,应文杰或许不会那么理直气壮,可现在,有个王爷姐夫,这个气,不壮也得壮啊!

    “告啊,告啊,你们去告,看看你们不要脸,还是我们不要脸,”潘家想着应家是女儿,要脸面,肯定不敢闹的太僵的,就故意挤兑的嘲弄道。

    这一回,燕莲站在谢氏身边,看着眼前为她们遮风挡雨的背影,笑了。

    “告就告,就是死,我应燕秋也不进你们潘家的门!”燕秋实在忍不住了,冲口而出怒道。

    “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呢?堵在人家门口,抢人还是抢银子?让开,给我让开,”外面,一阵的吵闹,不一会儿,就看到陶子跟他爹挤了进来,满脸怒火的质问着。

    “想干什么呢?以为我古泉村没有人了,来仗势欺人呢?”陶子爹冷哼一声质问道。

    这乡的人,都有些古怪。平视的时候,看到谁家好,就一肚子的火气,恨不得折腾死人家。可是,当别的村想欺负人家的时候,那就就一条心,齐心协力,那种凝结力,比亲情更凝固。这种现象,被燕莲称呼为——自家人,只有自己能欺负。

    陶子爹这么一吆喝,一旁看热闹的,跟他比较要好的几乎人家就吆喝质问起来了,毕竟燕莲在清明之前为众人做的事,大家都记在心里,没有忘记的。

    潘家人原先就觉得人带多点,给应家人一个马威,毕竟之前来的时候,古泉村的人都没有帮着应家人,反倒都落井石,到时候,他们肯定会逼的应家点头的。至于跟应燕秋定亲的,不过就是个死了娘的可怜虫,没有什么亲戚,能蹦跶出什么呢。

    可是,才多久,整个古泉村就变了。

    这就像是一出闹剧,让潘家人丢尽了脸面逃了出去。在潘家人离去的时候,潘家大姐怨恨的一句话,被燕莲听进去了。

    她说的是这个臭男人,果然是不安好心的。

    男人?会是谁?应文博?应祥德?好像都不可能——难道,应家,又有了新的对手了吗?

    不过,这场闹剧却让燕莲跟谢氏很开心,因为方有占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弃过燕秋的手,紧紧的陪着,护着,没有松开半分。而更让他们高兴的是,这次,应家的男人站出来了,不用燕莲去面对这一切了。

    这种感觉,真的让人很欢喜。

    “该死的,没用的蠢东西,”应燕荷知道结果是这样后,都快吐血了。她是看过潘家人的强悍不讲理,却没想到这么没用,带了那么多人都逼不了应燕秋,气的她浑身颤抖。

    既然这样不行,那就只能采取最后的法子了。想到了这里,她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阴狠,让看到的人吓的心颤。

    这个时候的古泉村,在经历了之前的暴雨跟之后的补秧之后,早稻苗子以快的速度成长,那样子,惊喜了一大片的人,让所有人都更喜在地里拔草看护,舍不得错过一点点。

    只是,这个时候,一个阴谋却在古泉村渐渐弥漫着,不是针对谁,只因为那翠绿的苗子,引起了好多人的窥视。

    整个古泉村有上千亩的地,一片的绿色,等到收成了,有多少的粮食,就算是不懂的人稍微的算一,那就不得了,更何况是懂得的人呢。

    看到这样的情景,让很多人蠢蠢欲动,尤其是京中的人。当初,上官浩要地跟之前北辰傲买地,都是派人来的,所以人家根本不知道真正拥有这地的人是谁。

    而人家觉得,古泉村这样的地方,也不会出现什么大人物,所以,心就更大了。

    “买地?”燕莲听到村长这么一说,错愕的瞪大了双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村长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缩了进去,脸上满是苦涩。

    ~~~~~~~~~~~~~~

    人家带小闺女来了,该送点啥呢?现在去街上,来得及吗?眨眨眼……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