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村长那个样子,燕莲开始重视起这件事了。

    “说说看,是怎么回事?”是有人瞧上了这里?

    村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告诉燕莲,可能是在他的心里,觉得燕莲跟京城里的人有关系,或许能帮到他,所以才来告诉她的。

    “是这样的,今日个早上,村头的柱子领了几个人来,穿的有模有样的,一到我家,就叫嚷着说要收了古泉村的所有地,还说不卖的话,当心这粮食都保不住,”这是村民的希望,经历了春雨的洗刷,这些早稻更加喜人了,却偏偏被人盯上,让他有些不安。

    瞳孔一缩,燕莲明白,这是遇到耍横的了,就不知道能不能横的过北辰傲了。只是,如今好像也不能把北辰傲的身份暴露出来,不要说与自己的关系,就他那战王的身份,也不适合显露出来,她头痛了。

    这北辰傲是个商人,好像对上硬一些的人家,也有点力不从心啊!

    “他们知道这地已经被人买走了吗?”燕莲沉声问道。

    “知道,让我告诉买走古泉村所有地的人说一声,这地,不卖……可能留不住,”村长颤抖了一说道。

    “呵,”燕莲一听,冷笑了一声,嘲弄道:“这是明晃晃的想抢呢!”谁都知道,经过春雨之后,基本上不出现什么大的灾害,收成就在眼前了。这些人,是打着买地的名头来抢粮食的,本事还真是高端啊!

    开垦好,种,开渠,避雨,补秧……这村民花了多少的心血才种出来的粮食,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想要一锅端了,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呢?

    若是这一次成功了,那么等到春小麦成熟了,也会遭遇一样的结果,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古泉村的一草一木。

    这样的事情,不能依靠别人,否则永远都被人欺负。她要做的,就是让村长把古泉村的人凝聚在一起,就如共同抵抗暴雨时的凝聚力一样,否则,古泉村是一盘散沙的话,迟早会出事的。

    “村长,”燕莲思索过后,表情严肃的看着他道:“你去聚集村里的男人,告诉他们,若是不护着古泉村的地,那么等地被别人抢走之后,他们就只能住在古泉村,而没有根了!”根,就是那些土地,没有土地,他们就不算真正意义上古泉村的人了。

    “可是……,”村长迟疑着,觉得这样根本解决不了。

    “村里那么多的男人,十个人一组,一天一个时辰轮流着,不耽误家里的事,也能让别人有点震慑,免得到时候不管谁家的地出事,大家的心里都不好过,”她要斟酌情况,“最好,最近不要让陌生人进村!”

    村长听了她的法子,点头想了想,觉得也有一些道理,就双手背着腰,脚步稳当的离开了。

    “怎么会盯上咱们的地呢?”谢氏呢喃,充满不解。“住在这里多少年了,也就今年诡异,个个都想买了古泉村的地,难道这都是宝地吗?”

    “是宝地,才引来那些不要脸的人,”于奶奶端着簸箕走了出来,面露嘲弄道:“这以往,古泉村的人混个日子,吃不饱,穿不暖,就连番薯也当个宝似的藏着,掖着,这日子是一点盼头都没有。可自从咱们村种了早稻之后,多少人成天盯着,就怕稻子了……这还不算是宝地吗?”

    有了粮食,日子就不一样,就有盼头,甚至孩子们都能吃一顿大米饭了。

    “那些人说的好听,说是买,就差直接挑明了让大伙把地契送上去给他们了,”应翔安抓抓头,愤怒的蹲在一边咕哝着。

    以前,自己没本事,让孩子们受了委屈,自己就是个拎不清的,可经过了那么多的事,让他喜欢上了一家人一起努力的生活,所以他拼命的开垦,让家里买许多被嫌弃的贫瘠山地,燕莲说,那也是能种粮食的……若是地被人夺走了,那他们还能在古泉村居住吗?

    因为村长的话,让应家人陷入了一片的不宁中。燕莲很想告诉他们,这地契写的都是自己的名字,让他们不要担心,因为这地除非自己点头,谁也拿不走。可是,越到这个时候,越不能告诉别人,否则危险的不但是自己,还有应家人呢。

    燕莲看到自家人都魂不守舍的,眼里充满了即将要失去家园的那种恐惧,让燕莲第一次痛恨自己那么弱小……能吃的饱,穿的暖,在这个讲究权利的年代,银子,重要却不代表一切。

    一种惊恐,弥漫在整个古泉村,就算是村长说了很多,可是天生就畏惧有钱有势的人家,不管村长说了什么,那股子共同吃苦的凝聚力怎么都凝聚不起来,而村里竟然还发出了只要谁给银子多的,就能把地给卖了的声音。

    “呵,”听到这样的声音,燕莲双眼里迸发出了冷冽,若是有人在这个时候拖后退,想把古泉村的村民都往死里拖的话,她不介意让古泉村的人知道,卖了的地,想要拿回去,想要得打粮食,是不可能的。

    谁,背叛了古泉村,那么,就不要怪她绝情了。

    四月,天气逐渐暖和起来,可是,弥漫在古泉村的声音越来越多,那种慌张,不安,让每个人的脸上都少了快乐,对未来惶恐不安。

    燕莲不知道北辰傲去哪里了,只知道自从那次他离开之后,就没有回来了。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她也不可能进京去打探他的消息,所以只能隐忍着,默默的注视着村里的一切,要把所有的不安全都掐死在萌芽中。

    “咯咯……,”最无忧无虑的该是实儿了,他正在院子里玩着燕莲画的跳房子,一边蹦跳着,一边发出了快乐的笑声,满脸天真,没有烦恼。

    燕莲搬了一张小桌子放在廊,拿了一叠的纸用木炭在画着什么,偶尔抬头跟实儿对视一眼,彼此露出会心甜甜的笑容,这日子,宁静,安好。

    “燕莲,燕秋,快,救命啊……,”突然的,一道尖叫声打破了沉默,让待在里绣着嫁衣的应燕秋都慌了,那针一个不稳,戳中了她的手,弄的她打了个寒颤,立刻把针一扔,冲了出来,慌张的问:“怎么了?怎么了?”

    “燕秋,你别急,先看看,”这村里的人,总爱咋咋呼呼的,没弄清事情之前,她真的很淡定。

    “燕莲,快去林瘸子家,毛氏堵着你爹娘,说你爹娘打了小燕儿,要他们赔银子呢,”来人气喘吁吁的急道。

    “什么?”燕秋跟燕莲自然明白小燕儿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只是关于那个伤跟她们的父母有什么关系呢?

    “姐,快走,去看看,”燕秋拽住燕莲的手就要出去,但被燕莲拦住了。

    “燕秋,你在家照顾实儿,我们没回来,你不要开门,不管谁来敲门,知道吗?”燕秋是定亲快要出嫁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至于不要开门……那是因为村里现在正是多事之秋,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燕秋担心,但想着姐姐那么厉害,一定能解决问题的,就压着内心的不安点点头说:“好,你放心,我在家里照顾实儿,”

    燕莲跟着人去林瘸子家的时候,已经里里外外围了不知道几层了,人声鼎沸的,吵吵闹闹,饶的燕莲头都痛起来了。她努力的从人群里挤了进去,走到了最里层,看到了哭泣的小燕儿,怒气冲冲的谢氏跟紧握拳头的应翔安。

    “燕莲来了,”有人看到她,立刻惊叫了一声,引来了所有的眼光。

    “来了怎么样,不就是一个破烂货,你们当她观世音啊!?”毛氏格外的嚣张,冲着燕莲怒骂着,上次,自己受到的羞辱,这一次,自己统统都要拿回来。“这谢氏打人,大伙可亲眼瞧见的,谁来了都没用!”

    “娘,怎么回事?”燕莲没有跟毛氏一般计较,看林家那些人的样子就知道了。这个女人,又欠收拾了。

    谢氏一看到她,跳的厉害的心落了,瞅着毛氏怒道:“我跟你爹原本想去看看你四叔家开的荒地,路过这里的时候,听到了小燕儿的哭声,就过来看看,是她举着棍子在打小燕儿,我一见,急的不得了,就慌里慌张的上去拦着,她要打我,你爹就夺了她的棍子威胁她再打孩子就收拾她,结果她就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的,说你爹跟我要打她,才闹到现在……,”

    “谁打那小丫头了,你那只眼睛看到了?”毛氏梗着脖子嗷嗷的叫着,颠倒是非嚷道:“明明是之前你们虐待了小丫头,打了她,还给她换了衣服,装什么好人呢?”

    “行了,别说了,”林瘸子看到人越来越多,心里的卑微弄的他很不自在。

    “什么别说了,林瘸子,你个孬种,自己媳妇被人打了,还让别说了,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竟然嫁给了你,”毛氏就是个上这杆子惹事的,人越多,她越来劲。

    ~~~~~~~~~~~~

    还有一章四千,晚上更新,懒懒不会忘记加更,谢谢亲们的月票……继续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