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莲瞅着毛氏,瞥了一眼林瘸子,见他是满脸的麻木,那双浑浊的双眼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丝希望,让燕莲忍不住的有些不忍。

    一个家,是温暖的,幸福的,可她在林瘸子的脸上,没有看到温暖,看到的是精疲力竭之后的麻木。

    “你说我爹娘打了你,打了小燕儿,你说吧,这件事,要怎么办?”燕莲瞅着得意洋洋的毛氏,淡淡的问道,里面满是轻蔑。

    毛氏的后面是她的儿子小瘸子,他望着燕莲的时候,双眼缩了一,有些害怕的退了一步,靠近了他奶奶。

    毛氏可没注意到这些,她此刻是激动的,恨不得仰头咆哮几声,但那么多人看着,就忍不住的搓搓手,一脸大方的说:“都是乡里乡亲,我呢,也是个大方的,讲道理的,也不为难你爹娘,只要你家拿出二……不不,五……唔……拿一百两的银子给我,我就大大方方的不追究了,不然,我就带了小鱼儿上京城,告的你爹娘坐牢!”

    “哗!”当众人听到毛氏说一百两的时候,众人哗然,看着她的眼神都变了。

    整个古泉村的人都知道,这应家二房发达了,光是给闺女的嫁妆都有那么多,那私底,自己手里握着的肯定是更多了。若是谢氏说,当初,他们是掏光了家底给应燕秋办嫁妆,肯定是没有人相信的。

    虽然众人羡慕,私也在议论,但后来发生了人家送鲜姜的事,就私议论,人家发家致富靠的是鲜姜,可谢氏跟他们解释,那是人家送的,并不是她家的,这事情就弄的云里雾里——但不管如何,谁都没有想着要抢了人家的银子。

    如今,看到毛氏那明抢的做法,个个都议论着,觉得毛氏太贪了。一百两,那也开的出口,真是不要脸。

    对于人家的不屑跟嘲弄,毛氏就当人家是放屁,反正拿了一百两的银子,她就算离开古泉村,这日子过的也舒服了,人家怎么想,怎么骂,反正她听不到了。

    在这里,男人是个瘸子,儿子是个瘸子,害的她出门都被人嘲弄,那种感觉,真不是滋味,所以,今天,无论怎么样,她都要拿到一百两的银子。

    “毛氏,你要不要脸了,我……,”谢氏一听到一百两,差点厥过去,嘴里骂着,但被燕莲拦住了。

    “一百两?”燕莲笑眯眯的点点头,在毛氏充满期盼的眼神点点头说:“我有……,”看到她的双眼一子就亮了,她故意迟疑了一,极其腹黑的问道:“只不过,也不知道我爹娘打了你哪里,你这一身的肉,得那么贵,也不知道卖多少一斤呢!”

    “我怎么就不贵了?”毛氏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反倒大声的嚷嚷说:“不单单是我一个,还有小燕儿呢,”说着,她就想去抓小燕儿,可惜这孩子被毛氏打的一看到她就跟老鼠看到猫似的,不但害怕,连站都站不住了,这会儿在她娘的怀里,任凭毛氏怎么拽都拽不走。

    “是,你贵,就不知道你这一身的肉值得多少?”燕莲的脸上满是诚意,连看的都觉得她是诚心想给银子的。

    “……,”毛氏吃不准应燕莲是什么心思,想多讹一点,又怕应燕莲翻脸,说少了,自己心疼,就思索了一后说道:“一人五十两……,”

    “哦,”燕莲恍然的点点头,然后上瞅了她一眼,寻思着问道:“你这一身的肉……能比猪肉贵吗?一头猪都卖不了五十两啊!?”猪还能吃呢,她毛氏好吃懒做,谁敢要她啊!?

    “哈哈……,”等到燕莲的话一说完,引来了哄堂大笑,有的人笑的太厉害了,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瘸子娘,你称过没,这一身肉,有多贵啊!?”有个妇人抹着眼角的泪水,好笑的问道。

    “算过没,好让我们大伙知道知道,这古泉村的猪没多贵,人倒是贵的很啊!?”五十两,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呸!

    这一人一句的奚落,弄得毛氏满脸涨红,叉着腰,做茶壶状,满嘴喷水的怒骂道:“关你们屁事……,”中间骂了一句特别难听的,然后回头看着燕莲,恼怒道:“应燕莲,我也不跟你争辩,今儿个,这一百两的银子,你不给也得给,否则就拉你爹娘去坐牢,”

    “你不是只有五十两吗?怎么就一百两了?”于奶奶在谢氏的身边开口质问道。

    毛氏面色一僵,黑着脸道:“小燕儿是我侄女,林家还没分家呢,这银子,当然归我了!”这般的理直气壮,这般的不要脸,看的好多人都摇头,想着林家到底造了什么孽,娶到这么一个媳妇。

    娶妻娶贤,这有个拎不清,闹不明白的,这日子想要好起来,是比登天还要难啊!

    燕莲看着毛氏就跟看着跳梁小丑似的,见林家没有一个出来维护着,可见所有人对她都是冷心到彻底的,就想着这个女人留在古泉村,肯定得折腾个没完没了,到时候盯上自家,那真的是头大,不如寻个时机,把毛氏给赶出古泉村,好免了祸害。

    这是个认钱不认人的,之前就想为了银子把小瘸子的另一条腿给卖了,更何况,如今卖的还是小燕儿呢,她肯定是双眼都不眨一的。

    想到了这里,燕莲就瞅着避着毛氏十几步远的林家人,扬声问道:“林大哥,林二哥,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这林家因为本身存在的原因,每一代都不好娶媳妇,人家四代,他们家只有三代,所以这年龄跟辈分,就有些古怪了。

    林家两兄弟的年龄跟她四叔差不多,所以毛氏跟杜氏才会合拍。

    林瘸子本名林有富,小燕儿的爹本名是林有贵,只因这名字娶的跟他家的情况实在是不相配,加上他们人卑微,人家给娶个绰号也不敢反驳,久而久之,这本名,别人都忘记了,喊的都是绰号。

    林有富见自己媳妇这么闹腾,燕莲对他们还是客客气气的,脸都红了,觉得这是被人红果果的打了一巴掌,格外的难受。而林有贵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咬咬唇,想说什么,但想到目前家里的情况,又偷偷的叹息一声,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应燕莲,你别玩什么猫腻,我告诉你,这林家啊,我做主,你就别问这两个没用的男人了,连个屁都蹦不出来,还算是男人吗?”毛氏轻蔑的看了一眼林家两兄弟一眼,想着有自己的威胁,这两个男人绝对是不敢多说一句的。

    “毛氏,你别太猖狂了,我的男人,凭什么要被你说?”突然的,一道被压抑之后的声音爆发出来了,引来了众人的关注,竟然是小燕儿的娘黄氏。她抱着小燕儿,浑身颤抖,满脸怒气的盯着毛氏,眼里有说不出的恨意。

    若是眼神能吃人的话,恐怕毛氏早就被吃的尸骨无存了。

    对于黄氏的叫嚣,毛氏根本不看在眼里,而是不屑的扭头看着站在一起的林家人道:“爹,娘,你们就不管管?这二弟妹不把我这个当大嫂的看在眼里,爹娘就看的过去?”那张狂无礼的样子,顿时引来了众多人的不满。

    “这太过分了,”一个拄着拐杖出来看热闹的老太婆哆哆嗦嗦的在别人的搀扶往前走了一步,敲着手里的拐杖道:“这当儿媳妇的,不把自己的公婆看在眼里,这是要造反吗?”

    “祖婆婆,你别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这老婆子是村里最为年长的,辈分最大的,连实儿看到她,都不知道算第几代了。

    这样的人,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不孝。

    “就是,跟这样的腌臜货置气,不值得,不值得,”旁边的人也不停的劝着,就怕老婆子一个生气,厥过去,就是大事了。

    “祖婆婆,你别生气,”黄氏跟着劝了一声,然后对上毛氏的双眸,苦笑一声道:“毛氏,你也别为难爹娘,是我没用,生了个女儿,才有着你拿捏爹娘……你毒打小燕儿,还想诬陷别人,还想讹一百两的银子,你要不要脸啊!?”

    “黄氏,喊你一声二弟妹是抬举你了,你别给脸不要脸,”毛氏见她拆了自己的台,就眼露阴狠,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不要脸吗?”黄氏摸摸小燕儿的后背,听到孩子的抽泣声,突然望着毛氏,眼里闪烁着决绝道:“是,是我不要脸,眼睁睁的看着你毒打小燕儿也不支吾一声,就想日子好好过……,”

    “燕儿娘,”林有贵红着眼眶,有些无力的喊着。

    黄氏抱紧了怀里的小燕儿,想起了燕莲说的话,冲着林有贵苦笑一声道:“我憋不住了,就算林家不留我,我也要说……不说,我的燕儿就留不住了,”失去了这个女儿,她,还有什么呢?还是什么都没有!

    “行了,别唧唧歪歪的,我没时间跟你闲聊,”毛氏不耐的嚷了一句,拿捏黄氏,是她最在行的事了,所以完全不把她的怒气看在眼里。“应燕莲,这银子,你到底给不给?”

    一直被忘记了的燕莲看够了好戏,伸手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鼻子,无奈的道:“燕儿娘说燕儿身上的伤是你打的,你说是我爹娘打的……这谁也说不清,一百两也不是小银子……所以呢,我觉得你说的也对,咱们还是进官衙好好的说说,看看官老爷是怎么判的,”想银子想疯了,想用衙门来压她,把她当傻子吗。

    若她是之前的原主,说不定就会被毛氏的一番恐吓吓住了,毕竟百姓最怕的就是官了。但是,她不是,就算真的跟爹娘有关,她只要塞一些银子,情况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毛氏一听到她说去衙门,脸色大变,咬牙切齿的怒道:“应燕莲,那是你爹娘,你忍心你爹娘挨板子吗?”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毛氏,你别痴心妄想了。”黄氏见她越来越过分,就抱着燕儿握紧拳头怒道:“你也不用威胁爹娘要带走你儿子,我走,我带着小燕儿走,这个林家,留给你,让你嘚瑟去,你要告燕莲爹娘,我就去告你,告诉想要打死我家燕儿……,”想到女儿身上的伤,黄氏眼眶红红的,都哽咽了。

    黄氏的话一说完,众人才恍然为何林家人如此的窝囊,一句话都不说,原来是被毛氏拿捏住,要带走林家唯一的根,才会一言不发的。

    “你们……你们真是糊涂,”刚才气的要倒仰的祖婆婆这会儿又敲着拐杖,怒视着沉默的林家道:“林家出了这么个媳妇,你们还任由她猖狂……这种不孝不顺,不和不善的毒妇,你们早该休了她,让她滚回娘家去,看看在娘家,她能不能那么猖狂了!”

    燕莲听到这个祖婆婆的话,很想问一句:亲,你也是重生的吗?这气势,这语气,这表情,让她无比的崇拜啊!

    她也想这么横一回,可惜的是,辈分太小,横不起来啊!

    “祖婆婆……,”林有富期期艾艾的喊着,想说些什么,却始终说不出来。

    看到林有富那个样子,毛氏心里暗暗得意,想着管你们说什么,只要拿儿子威胁住了林家人,任由你们挑拨什么都没有用。

    “嫂子,你说你大嫂要带走孩子,离开林家……她要怎么养活孩子呢?”燕莲故作好奇的问着,双眼快的跟黄氏眨了一。

    这毛氏,只不过是瞎咋呼,真的要她带这孩子离开,她哭都来不及,还能横的起来吗?也只有林家这几个被她拿捏在手里习惯了的人,才被她给糊弄住了。

    “我不清楚……反正林家没银子,”黄氏是个聪明的,明白了燕莲的意思后,低声的回道着。

    “这没银子,毛氏凭什么那么有底气啊!?”有人好奇的问道。

    “谁知道,谁不定林家的银子都落在她的手里,她才那么横的!”

    ~~~~~~~~~~~~

    迟来的加更,再次求月票,有月票有加更唷——到六十五票加更五千(懒懒像欠债的,呜呜……)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