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燕莲也没瞒着,反倒看着他后面精致宽大的马车,好奇的问:“爷是来寻小妇人吗?”这古泉村里,她不觉得他还能认识谁。

    轩辕卫笑着点点头,吩咐身后的人帮着提了燕莲手里的东西后,才看着古泉村的一片青绿说道:“小娘子上次说了,要种两茬的稻子,老朽好奇,来瞧瞧,”自从早稻种后,他是真的没有看过。

    不过,此番看到一片的绿意盎然,心情,也莫名的好了。

    见人家是来看早稻的,想着他跟北辰卿是熟悉的,就领着人家往村里去,然后想起还不知道人家姓什么呢,就开口询问道:“还不知道怎么称呼爷呢?”人家的身份,肯定不简单的。

    北辰卿就是个当官的,跟北辰卿交好的人,最简单,这官位也不小啊!

    轩辕卫想了一,自己这称呼,还真的不好说,就思索了一会儿后说:“老朽在家排名老三,就唤老朽三爷吧!”

    “好,”燕莲抽搐着嘴角,知道人家是怕自己猜测到他的身份,可她很想告诉人家一句:就算你是皇上老子,我也不认识!

    对于燕莲会带奇奇怪怪的人回来,应家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燕莲简单的介绍了一后,就让谢氏去备饭了。人家是踩着饭点来的,这古泉村又没有馆子,难不成还让人家看着他们吃饭吗?

    “这鲜姜,小娘子不打算种了吗?”轩辕卫比较喜欢她的直性子,什么都不藏着掖着,有话就直说——可惜,在那个深宫大院里,这样的人,少之又少。

    因为人家好奇后院的样子,燕莲带着他看了,见后院已经换了模样,虽然一样是一片的绿色,但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就好奇的问道。

    蹲身子,看了一春小麦的长势,燕莲思索一会后说:“这鲜姜要的是个稀少,那才值点钱……如今,家家户户都会种些鲜姜,多了,就不值钱了,所以小妇人不打算种……还是等到冬天的时候,种些卖银子吧!”

    “呵呵,小娘子颇为精通经商之事啊!”见她没瞒着,反倒直接说着,不禁让轩辕卫觉得好奇,她就不怕自己泄露出去吗。

    “这是避其锋芒,免得降低了冬姜的价值,”所有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只看是怎么利用了。

    轩辕卫原先是想来看看早稻,打探一对古泉村不利的人到底是谁,可跟应燕莲聊着聊着,就越发觉得她不简单。

    原本,只是一个小问题,聊的是关于土地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引到了百姓的头上,再后来,是朝廷,是权利……这些话,应家人是不懂,可一听到那些让人胆战心惊的字眼,就够他们吓的浑身颤抖了。

    “燕莲,咱们是小老百姓,这皇宫里的事,跟咱们没关系,可不能再乱说了,”应翔安大着胆子,在燕莲身边小心翼翼的叮嘱着,免得惹祸上身。

    燕莲看着他惊恐不安的样子,抿嘴一笑道:“爹,你想的太多了,我只不过是跟三爷谈生意之道,你别想的太深了,”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谈一句皇子争夺,皇宫权利的话。

    轩辕卫听了她的话,失笑的摇摇头,想着她比自己预料中的更聪明,更懂得明哲保身。

    她说的是生意之道,而自己听的确是帝皇之道,这个应燕莲,还真的有几分的意思。

    “是……是吗?”应翔安摸摸自己的头,有些疑惑的问着。

    “姐,娘说可以请客人入座用饭了,”也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加上姐姐吩咐了一句:家里有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寒酸,于是,她也出来帮着。

    “三爷,家里没什么好东西,可不要嫌弃,”人家装,她也跟着装,装不了的,就落落大方的面对,一点都不绝对不好意思。

    “许久没吃过这道地的农家菜了,今日,可要好好的尝尝,”看到后面的人往前一步,想要阻拦,轩辕卫就话中有话的回应着,也给了后面的人一些警告。

    “三爷,”人家是明白了,可想起三爷的身份,实在不敢大意。

    “难得今日高兴,可别扫兴了!”淡淡的扫了一眼开口的人,暗中怒瞪了一眼,让他适可而止。

    被警告的人暗暗叫苦,想着皇上要出事,他这小命今日也就落在这里了。可提醒皇上也被惦记着,他是里外不是人啊!

    谢氏是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做出好吃的来,所以以前上官府送来的那些干货,都被她拿出来做了,虽然有些舍不得。做法,燕莲早就教会了她,所以她并不担心。

    燕莲让人把桌子搬到了顶上,让谢氏他们在楼吃着,免得这顿饭,他们吃不饱又吃的别扭,还要卑微的低头,这还是在自己的家里。这种感觉,让燕莲想想就觉得不舒服,所以也不管自己一个小妇人陪着人家陌生男人吃饭是不是对的。

    “爹娘还是不习惯三爷的气势,就让他们在楼用饭吧,”燕莲见他身后有人服侍着,就坐后笑着解释。

    “这是什么?”对轩辕卫来说,这桌上的东西,很多都不是他认识的。他固然明白应燕莲的做法,但自己没有表明身份,又只是个不熟悉的客人,能得到这样的招待,也算是他们客气了。

    “观音螺的肉,”从上官府里得来的狗爪螺的肉干,做成的菜是鲜美的,但是那样子,实在不敢恭维。她又担心人家忌讳那略显卑微的名字,就善意的更改了一,反正在前世,有许多的地方就这么叫的,她也没撒谎。

    “观音螺的肉?”轩辕卫的语气有些古怪,纳闷这古怪的东西,自己从未见过。

    “嗯,那是从上官府里得来的,有人送给上官府的夫人尝鲜,夫人觉得那东西古怪,有些渗人,就让人丢了,刚巧小妇人那会儿在上官府里,就要了来……这味道还是不错的,但总比不上新鲜的鲜味,”燕莲见人家都谨慎的看着自己,无奈的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之后,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好让人家知道,有毒的话,先死的是自己。

    跟这样的人吃饭,真的好累啊!

    轩辕卫见她吃了,就拿起筷子尝着,之后点点头,满意的说:“不错!”

    你觉得不错就好,免得我这一顿饭吃的跟得便秘似的,浑身不自在。

    吃饱之后,轩辕卫依靠在栏杆处,看着远处的一片摇曳,顿觉得心里舒服极了。

    “若是所有的百姓都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就是国富民强的时候了!”对于这一刻,每一代秦国的国君都在期盼着,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多少个国君是死不瞑目的进入皇陵的。

    “只要不懒,丰衣足食,还是可以的,”她见过太多懒惰却找各种借口的人,这样的人,是天上掉金子,也不会起来捡一的,只会抱怨为什么不掉进他们的怀里,还要他们幸苦的弯腰去捡。

    “秦国的百姓是勤勤恳恳的,他们希望过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简简单单的日子,但是其余四国对秦国虎视眈眈,连年的战争,如论百姓多么的勤劳,也经不起战争的苦!”说出了这番话后,轩辕卫心里有些惊愕,因为他从未跟别人说过这些话。

    他是皇上,是高高在上的,不能低头,不能软弱,更不能被人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所以这些……他是第一次说出来,而告知的不但不是自己的皇后,亲人,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这多少让他觉得心惊。

    燕莲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因为她再怎么聪明,也无法从原主的身体内得到关于其余国家的消息,因为她根本得不到。而她,知道国跟国之间会有战争,会有嫌隙,可万万没有想到,秦国竟然会是处在这么尴尬的境地,不免有些惊呆了。

    “为何有战争?”总有个借口,不是吗?

    “各国有各国的无奈,比如秦国,耕地丰富,粮食自给自足,但兵马不强,”这也是被别国盯上的缘由。

    当初,步步退让,甚至连梅大将军都差点出事的情况,北辰傲一举成名,对他来说,心里的喜悦是无法用言辞来形容的。若没有北辰傲,他不知道那场战争之后,秦国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别国是兵马强壮,但没有粮食?”这样的问题,一想,就明白了。

    “是,”轩辕卫笑笑说:“秦国疆土大,耕地多,就如你说的,不懒,吃饱都是可以的……但别国,在天气好的情况,吃饱是勉强的,更何况是到冰雪或者出现自然灾害的情况,出现的问题就很大了。”

    “战争,只会让国家越来越穷……,”借口,只是上位者的解释,其根本就是心里的野心。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把百姓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不顾将士的生死,这样的人,不配为一国之君。

    “呵呵……每个人都明白,却无可奈何,”或许,他也有这样的想法,可惜的是,秦国如今还没有那么强悍。

    ~~~~~~~~~~~~

    求月票,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