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粮食都是当着大家的面称的,”来人表情严肃的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户人家的户主叫什么?”燕莲翻看着资料,想着找出这户最少的人家有什么不同之处没有。

    来人翻看了记账的本子,低头看着说道:“林大友,他家一共有三亩水田,所种植的粮食都比人家少了三层。”

    “娘,林大友家是个什么状况?”记着重量的账本一直交给燕莲保管着,应家人也知道,这是京城里托付的事情,所以谁都没有多问,连他们一家也都是每亩留三层的粮食,其余都被人拉走了。

    “林大友?”谢氏一听,思索了一会儿道:“噢,他啊,就是蔓儿的爹,之前跑了,在外面混的不怎么样,就回来了,”

    “那她家的地呢?”记得林大友没有回来的时候,各家的早稻都已经种好了的。

    “蔓儿娘自作主张卖了的……不过,自从林大友走后,蔓儿家的地都是大伙亲戚帮着搭手种的,从未荒废过,按道理来说,这粮食也不会差的,”谢氏低声嘀咕着,最后像是自问自答。

    “这林大友可不是个好东西,以前嫌蔓儿娘生了三个女儿,成天的打骂,后来蔓儿娘生了儿子,他又觉得家里穷,过不去了,抛娘儿五个,自己跑了,”于奶奶在一边整理着稻杆,一边不满的说道。

    “恩,原先也是个好吃懒做的,但说是如今变了好多,地也勤快了,蔓儿娘逢人就夸,满脸的喜悦呢!”谢氏想起这些,心里不免有些担忧,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猫腻。

    要是真的藏了粮食,那等于他们家得了六层,其余的四层才算留给人家的,这样做,多不厚道啊!要是被人家发现了,是要戳脊梁骨的。

    燕莲越听越不得劲,觉得这其中有猫腻。原本好吃懒做的人,就这么在外面转一圈就勤快了,那天懒人就没有了。这林大友,肯定有问题。

    “走,咱们去看看,”眼里抓着本子,跟站在自己身边的两人说。

    那两人也没反对,少爷吩咐的,让跟着她,什么都听她的,他们只要照做就可以了。

    “燕莲,都是一个村的,有什么事,好好的说,可千万不要吵起来,知道吗?”谢氏有些不放心的叮嘱着。

    “我知道,”若是误会,好说,可若不是呢?这样的人留着,只会危害整个村。

    燕莲带着人,沿着村里的小路往林大友家去,一路上遇到不少的人,她也稍微的打听了一,知道林大友家的地种的粮食收成还是不错的,甚至还超过了人家。听到这,燕莲的眉头就深深的皱起来了,想着这只是林大友的决定,还是背后有人拾掇着。

    她想到,自从有人威胁村长后,就没了声音。可这样的威胁不像是假的,谁看到银子搁在自己的面前而不动摇呢。

    难道,这其中的不定性因素,就是那个林大友吗?

    想到了这里,她没有直接往林大友家去,而是去了村长家,把情况跟账目都交给他看了一,请他定夺。

    “村长大叔,原本这村里的人都挺齐心的,交的粮食也没出什么幺蛾子,”她知道,有些人毁打些小心眼,但只要数量不多,她也不计较。可是,林大友的数量实在太多了,要是有人学了,到了半年,这事情就更难办了。“可林大友从外回来,就出了这样的事,这事情该怎么解决?”

    村长听了这事情后,眉头深锁,迟疑着道:“这林大友这些年到底干什么去了,大伙谁都不知道,要是他心里有什么打算的话,可就不好了。”

    “我不管他是打算,当初卖地的时候,可没要求他家媳妇的,都是大家自愿卖的……再说了,三层的粮食,足够他们一家吃的了。人心,还是不要太贪的好!”燕莲的语气有些不善了,那不是针对村长的。

    看今年的形势,若春雨绵绵,没有早稻,上半年,大伙什么收成都没有。要是半年干旱,何收成有没有现在的三层都不一定呢。

    村长感觉到了燕莲的怒气,想着不能让林大友一个人坏了古泉村的好事,就蹙眉说:“走,咱们上他们家看看去……,”

    燕莲等的就是村长这句话,就跟着往林大友家去。

    “那是孩子们的口粮,你要背什么地方去?”蔓儿娘看到一袋袋精心装好的粮食都被搬了出来,就急急忙忙的问道。

    “老子拿去有用,你别唧唧歪歪的挡了老子的财路,”林大友见粮食收了,晚稻也去了,自己根本不用装了,就恢复了原貌,恶声恶气的道。

    蔓儿娘一听,拉的更紧了。“什么财路,你想干什么?”那是孩子们的粮食,要是没有了粮食,她还怎么活啊!

    林大友背着粮食,原本就重,又被拉着,更是一步都迈不了,就“砰”的一声,把粮食扔在了地上,抓起一边的一根棍子,就要往蔓儿娘的身上招呼着……。“我打死你个老娘们,也不瞧瞧自己什么德行,也配跟老子站一边……给老子当娘,都嫌你老,”他一边狠狠的打着,一边嘴里咒骂着。

    “娘,娘……,”几个孩子一见,都惊恐的叫着,不明白好好的爹爹,为什么变的那么恐怖。

    “别过来……,”蔓儿娘身上挨着棍子,但更心疼几个孩子,只能苦苦的忍受着,不想连累孩子受到责打。

    “林大友,你干什么?”村长一进来,看到他这么没头没脑的往自家媳妇身上招呼着,就立刻怒吼一声,上前抢了林大友手中的棍子,扔一边后怒声质问着。

    林大友先是一愣,看到进来的是村长后,就露出个无赖的笑容,指着躺在地上的女人说:“这是我家的媳妇,我要打就打,碍着村长什么事了?“

    “你这么没头没脑的打她,打死人怎么办?几个孩子还小呢,你想让他们没娘吗?”村长气急败坏的质问着,想着之前人家还恩爱的很,村里人都说林大友是良心发现,浪子回头了呢。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林大友吊儿郎当的瞥了一眼几个抱在一起,浑身颤抖的孩子们,撇撇嘴不屑的道:“那几个赔钱货,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早死早超生呢!辈子,投胎到富裕人家,也算是我这个当爹的对得起她们了,”

    这杀人的事,在他眼里,竟然如同儿戏一般,让站在院外的燕莲听了,双手紧握,恨不得一拳打死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那是他的亲生孩子,竟然这般心狠手辣,他在外面,到底混的是什么营生?一般来说,对人心狠的人,在外面,只要狠的出手,都能混的去的。

    这个林大友,越来越不简单了。

    “杀人是要偿命的!”燕莲走了进来,站在几个孩子身边,给予他们无形的保护。

    “什么人?”林大友看到一个身穿鹅黄罗裙,皮肤白净,五官清秀,气质绝佳的女人进来,就露出了色眯眯的双眼,紧盯着人家不放。

    对上林大友那红果果不要脸的表情,燕莲是恨不得一手劈死他。

    “你是林大友?”燕莲厉声问道。

    “是啊,小娘子,你是哪位啊?”林大友的双眼一直不安分的转动着,想着这要是村里的姑娘就好了,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能得手呢。人家后面还跟着两个男人,可见一定是有来头,有身份的。

    他是惹不起富贵人家的,还是小命要紧啊!

    “我是谁,你别管,我只想问你,你家今年出了多少的粮食?”燕莲见蔓儿娘还躺在地上起不来,手臂上,脸上,都是红痕,都淤青的肿起来了,心里不由的更厌恶林大友了。“怎么样?能起来吗?”她扶着蔓儿娘细声的问道。

    两世为人,她最最看不起的就是动手的男人。

    蔓儿娘挣扎了一,依靠在燕莲的身子站了起来,身子还微微的颤抖着,可能是哪里打伤了,显得格外痛苦。“燕莲,谢谢你!”被扶着坐到了凳子上,蔓儿娘才睁开红肿的双眼,感激不已的道。

    自己就算躺在地上死了,林大友也不会哼一声吧。她一直以为,他是真的改了,心里还高兴不已,没想到,这都是自己在做梦。

    “燕莲?应燕莲?”林大友最近听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名字,所以一看到她,双眼就亮了,那打量的眼神更加放肆了。“啧啧,未婚先孕,没有男人,这日子过的真是可怜,看在你比那老娘们美的份上,老子就可怜可怜你,收了你,让你滋润滋润,怎么样啊!?”

    那不可一世的语气,流里流气不要脸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怒了,尤其是燕莲,这是她重生之后,第一次被人这么羞辱着,这怒气,还真的让人无法忍受。

    “可怜可怜我?”燕莲挑眉,冲着他妩媚一笑问道:“我家有半亩多的大子,有地,有银子,你有什么?除了几个孩子之外,你还有什么?”

    嫌弃的看了一眼几个哭红脸的孩子,他摸摸鼻子,嘚瑟的炫耀道:“只要你跟着老子,老子一定让你吃好的,喝好的,穿的自然是更好的,”

    “你连孩子都养不活,能养得起我吗?”燕莲跟他周旋着,硬生生的忍着心里的恶心,好奇的问道。

    “你放心,只要你跟了我,这银子,保管你花不完!”自信满满的林大友看着没有让人信服,只让人觉得恶心。

    “燕莲,你别听他胡说,买地的银子都被他花完了,他还有什么银子,”蔓儿娘急了,怕燕莲上当,就好心的劝着。

    “死婆娘,别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子一拳打死你?”林大友见她插嘴,立刻恶声恶气的恐吓着。

    “你打啊,你打啊,你卖了孩子们的口粮,不是要逼死我们娘五个吗?”蔓儿娘看到这样的男人,想死的心都有了,就什么都不怕了,直接对上林大友吼着。

    “你还给脸不要脸了,”林大友见她跟自己“哼哼,”就满脸戾气的举起了拳头,准备一拳打在人家的脸上,被燕莲抬着手臂挡住了,然后在林大友跟众人惊愕的时候,一个过肩摔,就把孔武有力的林大友摔了个底朝天。

    连北辰傲都被她摔过,更何况是林大友这么个窝囊废了。

    “啊哟,”林大友被摔了之后,立刻摸着自己的后背,“嗷嗷”的直叫,其余的人,包括村长在内,就跟看到鬼似的的惊恐表情看着燕莲,想着刚才他们是不是看错了。

    燕莲才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她就是无法忍受被人羞辱,尤其是被人用色眯眯的眼神上打量着,好想她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就这么红果果似的,弄的她心中的怒火早已经忍受不住了。

    “你也知道疼吗?”燕莲的一只脚,踩在了林大友的胸口,用尽力气,然后狰狞的质问道。

    “放……嘶……放开我,”被踩的心口疼了,林大友脸色惨白的叫着。

    “为什么呢?刚才,你不是很威风,想打就打,想杀就杀吗?现在,怎么连我一个女人都比不上了呢?”燕莲附身看着他,满脸的嘲弄跟不屑。

    “你个臭娘们,别给脸不要脸,有本事你今天杀了我,否则的话,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林大友忍不住这样的屈辱,厉声狂叫着,那样子格外吓人。

    燕莲知道,林大友就是那种虚有其表的男人,骨子里怕死的很,所以扬扬手中的本子,冷笑一声说道:“你偷了粮食,也不知道是什么罪名了!”

    在路上,她听村长说了,但凡偷了粮食的人,是村里可以处置的,完全不用交到官府里去。因为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没什么比粮食更重要。人家偷了粮食,就是害百姓的姓名,那罪名,等同于杀人。

    这么重要的一件事,燕莲当然不会放过了——这个林大友,更是该死的。她相信,只要村民发现了他的真面目,没有人愿意留着他的。

    ~~~~~~~~~~~``

    懒懒今天请假了,因为懒懒今天农历生日,明天是阳历生日,这么有意思的生日,懒懒定然不能错过,所以更新暂时定为八千,当懒懒请假,可不要生气,不给月票,不给礼物喔,懒懒会伤心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