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的银子,自然是我的!”应燕荷坚持自己的己见,不想跟杨娇儿扯皮。她知道,自己跟杨娇儿正式对上几次,可每一次自己都输,甚至都没让大哥知道。

    现在的大哥,一心就是为他生了儿子的杨娇儿,连娘都不关心,捧着儿子就跟得了全世界似的,看她心里俺恨不已。要知道杨娇儿有这么大的本事,当初,就不该让她进门,免得她如今在家里作威作福。

    相信娘也是这么想的,她听话的儿子已经完全变了。

    从未感觉过银子会烫手的杜氏,这一次,真的是难了。她原本想着,有了银子,家里的人至少会忌惮一,想要她的银子,总要对她好……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个个要她把银子交出来,不交出来,这日子,好像就不能过了。

    杜氏心里的纠结,大伙都不知道,反正那是她该承受的。而应祥德知道杜氏在应翔安那边闹的事情,还连累了自家的后院跟应燕荷,就怒气冲冲的威胁着她,要是再敢找二房的麻烦,就别怪他不念夫妻的情分,休了她。

    不是他想厉害,而是村里的风言风语已经传的他受不了了。他只是希望有口热饭吃,有个帮着拾掇拾掇,家里别那么多的事就可以了。可为什么只是最简单的生活,他都过不了呢。

    如今的杜氏已经牛不起来了,所有人都看不起她,都想拿捏住她,她的日子不但没有因为得到银子而改变,反倒更是可怜。

    对燕莲来说,直接要应祥德休了杜氏,那还是便宜她的。她要的是杜氏生不如死,毕竟当初的杜氏就是仗着银子作践别人的,如今,没有了银子的她,能起什么风浪?

    女儿被毁,这辈子想找个好人家,那是不可能的。至于那孙子,呵呵,应文博这个人如此的无情,她敢保证,只要应文博发达了,只会带走杨娇儿跟孩子,是不会理会自己真正的亲人的。

    这些冷酷无情的做法,都是杜氏在无形中传给应文博的。

    当她看到儿子享福,自己过得水深火热的,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受——燕莲表示很期待。

    梅以鸿的伤势在应家人的精心照顾,开始结疤,没有因为大热天而发生流脓或者发炎的事,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你没事别到处乱走,被人家看到了,麻烦就大了,”见他站在顶上来来回回好奇的走着,燕莲的脸都黑了。

    他这是找揍的节奏吗?

    “我现在都好了,”话外之意是:我谁都不怕了。

    “……,”燕莲黑着脸怒道:“你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那我呢?我家人呢?麻烦你别做恩将仇报的事,行吗?”都是些什么人,把这里当成什么了?

    北辰傲是,这个家伙也是,弄的她的心里一阵的火气。这个家伙离开好几个月了,也不知道待在那个角落疙瘩,不知道是死还是活呢。

    他什么时候谁要走了?面对应燕莲突如其来的怒气,梅以鸿觉得自己很无辜。

    “我不走就是了,”坐在顶的椅子上,他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应燕莲,你男人呢?我在这里住了那么久,看到你家所有人了,就唯独没看到他,他是做什么的?”娶这么一个聪明的女人,也需要勇气吧。

    “死了,”做什么的,鬼知道。

    “额,”梅以鸿一愣,傻傻的看着她问道:“实儿说他爹爹去别的地方了,要很久才回来的……,”这离开跟死了的差别,可是很大的。

    燕莲是满额头的黑线,因为她知道实儿口中的爹爹是谁,就是那失踪的北辰傲。这个死男人,给实儿一些希望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害的实儿经常落寞的看着大门,那种小眼神能让人看的心碎。

    “他还小,不懂事!”需要跟他解释那不是实儿的亲爹吗?

    “是吗?”这有爹没爹的,还需要很大才知道吗?梅以鸿觉得,在这里,有时候,自己的想法都会被颠覆,跟以前的认知是完全不同的。

    “应娘子,”楼,突然传来了呼喊声。

    “谁啊!?”谢氏从灶间出来,出声询问道。这家里有个陌生人,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

    “大娘,我们是京城来的,少爷让我等带东西给应娘子,”,门口的人在古泉村住过一些日子,所以跟谢氏也是认识的。

    “噢,你们等会,我就来开门,”一听说是京城来的,谢氏的表情都变了。

    阿虎要留在顶上,燕莲没法子,就只好楼跟人家谈事情。

    支开了谢氏之后,燕莲开口问道:“粮食的重量出来了没有?”这村里,没有粮仓,就算是,她也不敢放,免得出问题,所以在各家分了粮食之后,她就上官浩给人,把粮食全部运走了。

    而上官浩也厉害,不想白做事,就直接找了北辰傲的人,让他们把粮食运走,而她只想知道,这总共得了多少的粮食,好知道自己这一万两银子什么时候能还清。

    要是还了一万两银子,她跟北辰傲就没多少的瓜葛了。以后自己的粮食卖不卖,卖给谁,就不需要看他的脸色了。

    “出来了,”人家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折叠好的纸递给她。

    燕莲接过来打开,细细的看了一上面的数字,然后思索了一问道:“你家少爷可曾说过什么?”

    “少爷说比预期的要高许多,”当时少爷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脸上可是充满惊喜的。

    “是吗?”可为什么她觉得还是少了呢?

    “应娘子,我家少爷想知道,这一批粮食,你打算如何处理?”这是整个村的粮食,聚集起来,比任何一户富贵人家家里的都多。

    可以说,应燕莲如今拥有的地,比京城任何一位都多。京城里的人有庄子,有田地,请的人帮种,不是人家自己的,这心,自然就不会积极了。而应燕莲这边的地,都关系到村民自身的粮食,当然会更加的积极。

    而她的地,都是出两茬的粮食,跟别人比起来,又胜了一大筹。

    “先留着吧!”这些粮食还不能卖,她得想个法子,让人家都知道,她手里有粮源,这样,她就不需自己去求人家,而是让人家主动来找自己买。

    上官浩的人得了消息,就先离开了。因为上官府如今还用不到粮食,所以这买卖也就不存在了。

    而燕莲心里则在思索着,半年的粮食在九月底收成,她得把粮食收在自己的手里,那才是有最好的。她要在古泉村选一块干燥的地,盖一个粮仓,免得自己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不舒坦。

    梅以鸿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但他的表情却是充满惊愕的。因为他完完全全的听到了应燕莲跟人家的对话,知道应燕莲手里握着的竟然是几十万斤的粮食,完全的傻眼了。

    他是将士,自然知道粮草是一场战争最为紧要的。每一年,秦国都会有战争,就看是大是小了。若是小点的,熬熬过去,也就结束了。可是,若是大型的战争,得几年时间的,那粮草,就是最为紧要的。

    秦国,一直缺的都是粮草!

    而这个女人,到底什么身份,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粮食呢?难道,她买断了京城里所有的粮食?不,不可能的,她没有那么多的银子,那几十万斤的粮食,可不是一笔小钱。

    梅以鸿发现,自己越是跟应燕莲相处,越是觉得她古怪神秘,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妇,为何所做的事,都是那么诡异的呢?

    她的谈吐完全不像是一个乡妇人,可穿着打扮确确实实是,但那身气度又不像,让他迷惑了。

    这整一个矛盾的女人。

    “娘,我不想写字了,”实儿的情绪有些低落。

    “好啊,”燕莲知道,他肯定又是想起了北辰傲,心里诅咒那个做事不靠谱的男人,脸上却挂起笑容,诱哄着道:“实儿,咱们今天什么都不做,字不写,书也不看了,娘教你玩游戏,好不好?”

    “玩什么?”这能玩的,他都会了。

    对上孩子一点都不好奇的双眸,燕莲囧了。她知道,实儿很聪明,但凡自己教的,他都举一反三,玩的比自己都好,所以现在说到游戏,这个小家伙就一脸不屑的样子,狠狠的伤了她的心。

    这孩子的亲爹,到底什么来路,弄个孩子出来那么聪明,弄的她都有些汗颜了。这应家是没有那么好的遗传基因的,所以呢,这问题,就出在实儿的爹爹身上了。

    “这一次,保证玩的不一样,你去喊冬生过来,再让你燕琴小姨也过来,人多了,才好玩,”之前被实儿打败了,以至于她在心里一直想着,怎么样才能让他玩的高兴又不容易厌烦,真的是绞尽脑汁啊!

    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了一个。

    “好,”实儿歪着头看了她好一会儿,弄的燕莲有种莫名的心虚,好像做了亏心事似的,那种表情,格外的诡异。

    “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可爱了呢?”看着实儿的背影,燕莲嘟囔着。

    梅以鸿听到了她的叨咕,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自己还从未看过这样相处的母子,还真的有些意思。他默默的站在顶的暗处,看着应燕莲在实儿离开之后忙碌的身影。

    她从里搬出了一团的布,然后走到了院子里两颗树的中间,开始缠绕起那些步,不一会儿,这两颗树中间就绑上了一层层的布,看着跟蜘蛛似的。

    疑惑的盯着她的背影,纳闷她到底要做什么。

    不一会儿,三个孩子就蹦蹦跳跳的来了,有说有笑的,没有人会觉得实儿年纪会跟他们不合群。相反的,只要跟实儿在一起玩的孩子,多会莫名其妙的以他为先,这种现象,燕莲老早就看出来了。

    “娘,我们来了,要做什么?”实儿站在门口,看到被绑成古怪的数,有些狐疑的问道。

    “姐姐,”应燕琴的嘴角一直洋溢着笑容,自从老那边出来后,她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多,没有人再骂她了。在二伯家里,所有人都对她好好的,没有人因为她是个姑娘就骂她,不喜欢她。

    “你们看着,”燕莲也不多解释,从脚的框子里拿出一个缝制好的球形东西,在手里抛了几之后,往缠绕的布中间也扔,那球,就进去了。“要不要试试?”

    “就这么玩吗?”实儿有些情绪低落的问。

    “你扔扔看,就知道了,”燕莲没有解释,反倒扬起一抹奸诈的笑容说道:“谁扔过去最多的,今天有奖励,扔的最少的一个,要受到惩罚的!”

    “这也太简单了,”实儿嘟囔着,还是有些不高兴。

    燕莲没有说话,直接弯腰拿起一个小圆球递给他,让他试试再说。

    实儿拿过之后,就这么随意的一扔,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球,被布给夹住了,并没有穿透过去。

    “咦?”几个孩子跟楼上的梅以鸿都发出了惊疑的声音,显得有些不敢相信。

    “要试试吗?”燕莲抬头看到梅以鸿,挑着眉头问道。

    “好,”梅以鸿也没矫情,直接从顶跳来,让几个小家伙都惊呆了。

    他接过燕莲递给自己的布……球,双手用劲,往前一扔,结果跟实儿一样,那球,被卡住了。

    “娘,你为什么打过去的时候,球是跳过去的?”实儿抬头好奇的问道。

    “秘密!”终于在实儿的面前扬眉了一回,燕莲故作高深的说着,然后上前取了卡在布上的球,然后把自己扔过去的球也拿回来了。

    之后,几个孩子都试了一,发现只有冬生在莫名其妙的情况把球扔过去之后,所有人都没扔过去一个。

    而后,他们都觉得燕莲能扔进去,那是巧合,要她再试试,而且是连续试三个。燕莲嘴角含着笑,那手就这么随意的一扬,那球,就从布里穿过,什么障碍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实儿的双眼里满是疑惑,想着明明是最简单的,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复杂呢。

    ~~~~~~~~~~~

    还有一章三千的,稍后送上,谢谢亲们的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